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Legend Poems

古人笔下的乳房

作者:西窗先生
编按:乳房之于女性,不止是身体之器官,更代表了一种美丽曲线和一份自信的状态。本文作者十分细致地向读者介绍了古时文人笔下有关女性乳房的描述与比喻,可谓比拟纷呈、美仑美奂。本文引用详实,叙述有致,词意优美,创作愉快!

  前几天看到一篇博文,说在中国古代的香艳文学中对美女的赞赏多从乌青发,柳叶眉,桃花脸,樱桃口,青葱手,杨柳腰,金莲足,白玉肌这些方面进行描摹,唯独对胸部讳莫如深,似乎在古人的审美情趣中,人们有意无意地忽略或忽视了乳房的作用和地位。也许是出于对哺育人类的乳房的敬重而成为禁忌,也许是古时女子受世俗观念影响而束胸太紧,衣衫宽松,山隐峰藏,让乳房失却了应有的风光。在平时阅读的古诗文中,描写女子胸前尤物的文字确实少见。然而,古之文人,大多是“骚”客,撩裙解带,偷香窃玉,频繁接触青年女子是他们的嗜好,对于乳房的视觉美感及缠绵揉搓时的快感,他们是深得其味的,不过,为了矜持与高雅,多数文人怕流于庸俗,敢看敢摸,却不敢言不敢写,是把玩者多而留墨者少,但不敢写并不代表他们不喜欢!当然,也有敢于冲破旧俗大胆直抒胸臆真实表露喜好的文士,他们借以物象,含蓄而富有韵味地表达了他们对乳房的喜爱。通过资料收集,总结归类,才知古人笔下的乳房竟是这般模样。

一、紫葡萄
  唐宋时期,我国的诗词文学已达鼎盛,出现了很多著名的文学名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杨万里,欧阳修,苏东坡,柳永等人写出了大量的优秀诗文,对于推动当时的文学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虽然这些大家的作品中也不乏艳作,但却几乎找不到有关描写乳房的文字,其实,他们常是挟妓而游,风流成性,御女众多,他们对乳房是再也熟悉不过了的。以他们的才情,写一首赞美乳房的诗词,并非难事,可是他们却没有做到,不如有文才的妓女赵鸾鸾,她就敢在《酥乳》中这样大胆地写出:
  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绵雨膏。
  浴罢檀郎扪弄处,灵华凉沁紫葡萄。

  把被郎君扪弄过的双乳喻成“紫葡萄”,让人意象出紫葡萄的圆润、饱满、晶滢与水嫩,给人以无限遐思。此后,“紫葡萄”便成了后世文人暗喻乳房的代名词。如明代王偁《酥乳》诗云:
  “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园。
  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

  清代董以宁的《沁园春·咏乳》写道:
  拊手应留,当胸小染,两点魂销。讶素影微笼,雪堆姑射,紫尖轻晕,露滴葡萄。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开襟处,正粉香欲藉,花气难消。当年初卷芳髫。奈惯起逾丰渐逾高。见浴罢铜漥,罗巾掩早,围来绣袜,锦带拴牢。逗向瓜期,褪将裙底,天让何人吮似醪。幽欢再,为娇儿抛下,湿透重绡。
  把美乳写成这样,男人能不痴迷?

二、鸡头肉
  如果把“鸡头肉”看成是家禽中的“鸡头”上的肉的话,那就太低估古人的智商了。那丑陋的鸡头岂能与美艳的乳房相比?其实,古人笔下的“鸡头”是一种水生植物“芡实”的俗称,果实呈小圆球形,上尖端突起,形如鸡头,剥开后有软肉裹子,壳内有白米,洁白似珍珠,玲珑剔透、温软鲜嫩。正因为如此,当年,想像力极为丰富的唐玄宗抚摸着杨贵妃裸露的乳房很有感触地说““软温新剥鸡头肉”。无独有偶,宋代朱淑真在《圆子》一诗中也用“鸡头肉”来称赞自己不被人赏识的乳房:
  轻圆绝胜鸡头肉,滑腻偏宜蟹眼汤。
  纵可风流无处说,已输汤饼试何郎。

  在《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里,玉郎也借此夸赞了慧娘一番:玉郎摸至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后来,清代陈玉璂在《沁园春·咏乳》中也借用了此喻:
  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株林野史》描写子蜜与素娥调情,暴露了女子的自信与男人对“鸡头肉”的钟情:“因素娥只穿香罗汗衫,乳峰透露,遂说道:‘妹妹一双好乳。’素娥脸红了一红,遂笑道:‘哥哥你吃个罢。’子蜜就把嘴一伸,素娥照脸打了一手掌道:‘小贼杀的,你真个吃么?’子蜜道:‘我真个吃。’遂向前扯开罗衫,露出一对乳峰,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乳尖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剪灯馀话·江庙泥神记》也这样写道:“褪出鸡头带笑扪,夺得鸾篦称娇与。”这样一来,“鸡头肉”就成了乳房的另一个意象代词。

三、塞上酥
  安禄山当着唐玄宗的面称赞杨贵妃裸露的乳房是“塞上酥”。安禄山是胡人,远离京师,为讨好皇上,竟认了比他小十几岁的杨贵妃为干娘,后得以自由出入皇宫,因唐玄宗过分宠爱杨贵妃,对杨贵妃与安禄山的暧昧关系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并且,还与安禄山共同欣赏杨贵妃的乳房,足见唐玄宗的大度。据宋·刘斧《青琐高议·骊山记》:“一日,贵妃浴出,对镜匀面,裙腰褪,微露一乳,帝以手扪弄”,出对子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从旁对曰:“润滑初来塞上酥”。对于“塞上酥”,安禄山是很熟悉的,那是他家乡的特产,是一种用牛羊奶制成的柔腻松软的酪制品。而杨贵妃那软温恰如新剥鸡头肉的乳房,如果他没有像唐玄宗那样扪弄过,怎知其润滑得似初来的“塞上酥”呢?据说,自安禄山把杨玉环的美胸比拟成“塞上酥”后,唐宋及以后的诗文中“酥胸”一词便开始大量出现。不仅那些名气不大的文士在放手使用,就连那些整天陶醉在女人怀里,却对乳房视而不见的名牌大腕,也在其诗文里明目张胆地让女人的酥胸曝露在世人眼前了,于是,酥胸便在古人的文字里荡漾。如《南歌子》云:
  “翠柳眉间绿,桃花脸上红,薄罗衫子掩酥胸。一段风流难比,像白莲出水中。
  宋代周邦彦《浣溪沙》:
  “薄薄纱橱望似空,箪纹如水浸芙蓉,
  起来娇眼未惺忪。强整罗衣抬皓腕,更将纨扇掩酥胸,羞郎何事面微红。

  秦观《满江红》也有“脸儿美,鞋儿窄。玉纤嫩,酥胸白”之句。《西游记》第七十二回孙悟空看见女妖精们洗澡的那一段中也写道:“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以上诗句只是对女子乳房的静态描写,体现一种细嫩凝滑之感,只是一种平实的铺叙,而明代诗人朱克生在《秋舫日记.莞尔唐史》中,把杨贵妃的姐姐,被唐明皇封为虢国夫人的酥胸描绘得更具生气与活力。
  “虢国夫人娥眉长,酥胸如兔裹衣裳。
  东莱阿胶日三盏,蓄足冶媚误君王。

  跳跃与律动,让虢国夫人的胸前成为令人迷恋而神往的“动感地带”。“酥胸如兔裹衣裳”实是神来之笔,令人折服。

四、菽发
  何为菽?乃五谷中稻、黍、稷、麦、菽之菽,豆类之总称也;所谓菽发者,初生之豆苗也。古人将乳房喻为菽发,是取其鲜嫩之意,多用于描写十三四岁少女刚刚发育之乳,渐隆渐丰,柔韧而坚实。如孙原湘《乳》:
  个人第一是兰胸,菽发凝脂隐约中;
  一抹红挂严结实,却逢郎手自通融。

  清代有三个写乳房的高手,各写了一阕《沁园春·咏乳》,嵌入了“菽发”二字,相互唱和,把少女的乳房描绘得玉润珠圆,玲珑晶莹,香气扑鼻。朱彝尊高唱“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陈玉璂对曰“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董以宁则和之以“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对古人精妙之喻,深为叹服。
  可是,有当代乳房文化研究者,对古人把乳房比拟成体积小巧,形态纤细的紫葡萄,鸡头肉,菽发,便得出中国古代对乳房的审美限于纤小,崇尚恰堪一握的“丁香乳”的观点。殊不知,古之文人,描形状物,写意抒怀,都是先因形而起意,然后是意实而形虚,他们并不限于一事一物之实体,而是取其意象,发人遐思,得无限意韵。今与古似,古与今同,如果古人真的对只有紫葡萄大小的乳房而大加赞叹的话,那岂不是一种病态?如果对号于鸡头肉的体积而入座于“小乳”的审美观中,今之乳学者,岂不偏颇?因古之有以“山峰”喻乳房者,果有乳如山者乎?乳学者谬也!

五、玉峰
  如果说紫葡萄,鸡头肉,菽发是用于比拟女子乳头之纤嫩,尚可接受,如因此而得出古人喜小乳细腰而拒丰乳肥臀,就有胡乱联系的嫌疑。古人把女子的乳头都写得那么的鲜嫩娇艳,那乳头之下更是风光旖旎了。谁说古人不喜欢大乳房?这不,很多文人不是在“玉峰”中留恋忘返了么?朱彝尊的“两两巫峰最断肠,添惆怅,有纤褂一抹,即是红墙”,陈玉璂的“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潘绂庭的“两两巫峰隐隐费思量。兜得愁无底,遮来体更香。横阑好梦最牵肠,小小魂灵飞不出红墙”,张劭《美少女乳》中的“融酥年纪好韶华,春盎双峰玉有芽”。清代临川山人《花露荫》中的“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拟乳为峰,足见乳房之高峻挺拔,以玉为衬,更显女子乳房之洁白温润,女人高耸的玉峰常撩拨得男人心旌激荡,尤其是突兀胸前隐于罗衣却又欲破衣而出之乳峰,最是让人销魂。吴耳有的《七绝·伸腰》:
  “一团红玉下鸯帏,睡眼朦胧酒力微,
  皓腕高抬身宛转,销魂双乳耸罗衣。

  那“销魂双乳耸罗衣”之句,就一“耸”字即能让人生发许多联想,令人动情,会惹得很多男人有撕剥罗衣的冲动。
  所以,有着高耸玉嫩的大乳房的古代女子大有人在,像现代人那样喜爱突兀丰满大乳房的男人也比比皆是,所以,说古人以小胸为美,谁信?

六、馒头
  用鸡头肉和菽发来描摹女子的乳房,显得有些隐晦和含蓄,如果不经一番解释,我们是断然不知是美乳的象征的,好在有些文人走了通俗的路子,用我们平常熟悉的物事来形容乳房,让人一目了然,倍感亲切。比如馒头,就是身边之物。馒头形圆色白,篷松而有弹性,用其比做乳房,形象而通俗。《冯梦龙民歌集三种注解》中有一曲《馒头》的民歌,这样写道:“姐儿胸前有两个肉馒头,单纱衫映出子咦像水晶球。一发发起来就像钱高阿鼎店里个主货,无钱也弗肯下郎喉。”白花粉嫩,圆润柔韧,质感丰盈,形象逼真,女人丰腴酥胸恰如肉馒头一般,于饥饿之男人,有饱食之欲望。也许是受古人之启发,现代人也爱用馒头喻胸,喂“旺仔小馒头”者,实是对平胸或小胸之女子之戏称,虽有些可恶,却也形象。

七、雪、粉
  自古至今,国人以“白”为美。乳房,作为女人非常重要之器官,自然是越白越好。故古诗词中“雪胸”、“粉胸”者甚多,略举几例以佐之。温庭筠《女冠子》:
  “含娇含笑,宿翠残红窈窕。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寄语青娥伴,早求仙”。
  敦煌曲子词中这样描写女子的乳房:“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陈玉璂的《沁园春·咏乳》中的“拥雪成峰,挼香作露”之句。五代花间词人孙光宪《浣溪沙》有“翠袂半将遮粉臆,宝钗长欲坠香肩”,其中,“粉臆”就是指酥胸。雪,晶莹洁白,又松软如绵,粉,既白皙又滑润,所以,以“雪”“粉”喻胸,体现了乳房的质感,从而体现了古人对乳房的真实感受与喜爱。

八、兰、梅、
  朱彝尊《沁园春》:“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所谓“兰胸”是指女子乳房上散发出的味道,有芝兰之气。女人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有香味(即我们所说的体香),萧观音写有《十香词》。《十香词》由十首组诗,分别描写女人身上十个部位,均以“香”字结尾:
  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发)
  红绡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乳)
  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颊)
  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宵欢臂上,应惹领边香。(颈)
  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暖甘香。(舌)
  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口)
  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手)
  凤靴抛合缝,罗袜卸轻霜。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足)
  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阴)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元非噉沉水,生得满身香。(肌)

  唐末诗人韩偓有《席上有赠》一诗,不仅写出了乳房的兰花香味,而且还把乳房的粉嫩雪白及乳头的娇红都写了出来。
  矜严标格绝嫌猜,嗔怒虽逢笑靥开。
  小雁斜侵眉柳去,媚霞横接眼波来。
  鬓垂香颈云遮藕,粉着兰胸雪压梅。
  莫道风流无宋玉,好将心力事妆台。

  “粉着兰胸雪压梅”,可谓是色彩斑斓,意象万千,描写确实精到。

  综上所述,古人对乳房的描写是面面俱到,意象丰盈,构思精巧,比拟形象,形态逼真。从乳之形如馒头,状似玉峰,色如白雪,香似芝兰,到晶莹如紫葡萄,鲜嫩似鸡头肉,柔滑如塞上酥,动如兢兢玉兔,静如慵慵白鸽。从形态到质感,从视觉、触觉到嗅觉,从静态到动态进行了全方位的立体扫描,把古代女子的乳房以非常美感的画面呈现了出来,有力地证明了古今华人对乳房所共有的审美取向:白嫩、挺拔、圆润、丰满、匀称、弹性。

  在古典诗词中,不难找到有关描写女人乳房的华辞艳句。
  比如明代诗人王偁曾写有一首《酥乳》诗:
  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圆;
  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

  此诗用明月来比喻女人乳房的丰盈、圆润,显得很传神,很贴切。

  吴耳有一首题为《伸腰》的诗,却实际描写了双乳:
  一团红玉下鸳幛,睡眼朦胧酒力微;
  皓腕高抬身宛转,销魂双乳耸罗衣。

  清代诗人孙原湘对女人的乳香别有心得,有一首《即事》诗,就写到了女人醉人的乳香:
  水晶帘下恣窥张,半臂才遮菽乳香;
  姑射肌肤真似雪,不容人尽已生凉。

  张劭也写有“美人乳”一诗:
  融酥年纪好邵华,春盎双峰玉有芽。
  画槛横依平半截,檀槽侧抱一边遮。
  香浮欲软初寒露,粉滴才圆未破瓜,
  夹捧芳心应内热,莫教清楚着单纱。

  这首诗显然是在描写少女乳房刚刚初长发育,胸还有些平,乳头就像长出的玉芽。

  唐代诗人赵鸾鸾曾形容女人的乳房像雪腻香酥的白凤膏,乳头像紫葡萄,写的鲜活逼真,读之令人心摇神动:
  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白凤膏;
  浴罢檀郎扪农处,露花凉沁紫葡萄。

  清代文人朱彝尊写有《沁园春》一词,描写女子乳房也很有特色:
  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断肠。

  清人陈玉璂也有一阙《沁园春》词,更是把女人的乳房的美推向了极致:
  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词中精妙的运用多种比喻如:雪、珠、菽、鸡头、白玉、玳瑁、珊瑚等,细致入微地描绘了美女酥乳的美,真是画龙点睛、栩栩如生,放射着醉人的肉香,诱人的魅力,让人销魂……

Written by Boathill

2001-12-01 at 12:30

Posted in , Poem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