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My home, my laugh – 我爱我家

leave a comment »

电视剧《我爱我家》(1993-1994)经典台词

★、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志新)
★、真金不怕火炼,真情不怕表现;真理不怕实践,真儿不怕化验。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上学路上手拉手,放学路上一道走;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
★、爱情不分老少,人生没有单行道。(圆圆)
★、天灵灵,地灵灵,我本是皇天第一名,听说你家出了事儿,我不远万里来到你家中啊啊!我一路走的急匆匆,脚下的大炮红通通,一块儿猪肉十斤整,一百个鸡蛋不挂零啊啊!(孟朝阳跳大神)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熊将带熊兵,一准揭不开锅。
★、有病不能老慎着,有女不能嫁混子。
★、其实我们孟老师说呀,像这种类型的女孩其实属于最不幸的,她没有现在,因为她孤独地站在世界上;也没有过去,因为她的过去还没有到来;也没有未来,因为她的未来已经过去;她不可能已经变老因为她从来没有年轻过;她也不可能年轻,因为她已经老了;她不可能死,因为她从来没有生活过;她也不可能生……(小凡)
★、只许她花天酒地牵着狗,就不许我革命路上拉着手?
★、花天酒地拉着狗,革命路上牵着手。
★、量不大,一见就喝,一喝就醉,一醉就吐,一吐就睡……(艳红)
★、我想起了董存瑞炸碉堡,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邱少云坟烈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黄继光堵枪眼,我用青春赌明天!欧阳海拦惊马,你用真情换此生……(志新)
★、我是离休不离岗,离婚不离家啊……(老傅)
★、想当年……我是谁呀,又专又能,又工又农,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老傅)
★、赫赫洋洋,日出东方,大仙在此,尽扫不详,口吐三昧之火,眼放如日之光,捉妖,使天蓬元帅,破鬼,用阵杀金刚,尔等妖魔鬼怪,快快来此受降,无谓言之无义,免得我动刀动枪,降妖除怪,大吉大详,急急如律令啰……
★、民兵训练扛过枪,游泳比赛渡过江,文攻武卫受过伤,忆苦思甜吃过糠……
★、黑板报,威力大,人民拥护敌人怕。(老傅)
★、不练不说,没把式;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又练又说,真把式……(老傅)
★、成绩不说没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老傅)
★、不知道的,以为你妈在练功;知不道的,以为咱家起哄呢……(老傅)
★、前两天我看你还和黄世仁的闺女差不多,怎么今天就变成杨白劳的女儿了?(老傅)
★、郑燕红,你中了我的奸计啦!(志新)
★、原来耶稣就是你这个样子,我一直以为耶稣是外国人呢。(老傅)
★、于大妈那人你们也知道,那也是个专管六国贩骆驼的!这俩老太太在一块能嘀咕出什么好事来吗?(老傅)
★、你学的是什么? 中文!人家美国再发达,我就不信他中文也比我们发达?!(老傅)
★、在一个伸手不见六指儿的夜晚……(葛优)
★、我姥姥长得那难看劲儿啊,您是没瞅见,十八岁就像八十似的。日本鬼子,好色吧?各村都修了炮楼,走到我们村口,一见到我姥姥─他扭头回去了……
★、上次志新哥闹胃病,还是我买了两只烤鸭才治好的。(小张)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姆门,姆们,姆们……姆们不说谁说?姆们不管谁管?(老和)
★、那真是鱼找鱼,虾找虾,绿叶专佩大红花。可耐可耐,人见人爱。(老和)
★、自从几百年前那万恶的嘉庆皇帝把我们老和家满门抄斩以后呀,我们老和家的人是死的死,散的散!(老和)
★、我们祖宗要是太监我们都哪来的?(和平)
★、要是我说出去,你买五斤包子撑死我。(孟朝阳)
★、今天中国队还真是踢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啊,像以往常犯的那些毛病,像什么带球撞人啊,持球啊,三秒违例这些毛病啊,都没有犯嘛……(志国)
★、我是一到那杀猪的地方,就听见你爸爸叫唤了!(于大妈)
★、我是一条披着狼皮的狼,化身成美女的蛇,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混进羊圈里的骆驼……大家对我的批评为,让我敲响了警钟,拉起了警报,好似当头一棒,迎头一击,大呵一声,猛击一掌,飞起一脚。从今往后,我绝对老老实实、决不乱说乱动,一定规规矩矩、绝不造谣惑众,用劳动的汗水洗刷自己的污点,用勤劳的双手创造自己的未来,翻然悔悟,痛改前非,重塑自我,再度辉煌……(小张写“检讨”)
★、什么,你们都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了?
★、傅明同志今天在家中亲切会见了郑千里同志,双方切梭棋义三局,第一局我没赢第二局他没输,第三局我要合棋他不干。
★、他就是三分钱买的耗子一巴,贵贱不说,他不是个东西啊!
★、咱不比吃比穿,咱比的是思想境界。
★、最后还把我和六指反锁在一间屋子里,妄图利用我们男同志的某些天生弱点造成即成事实以便混水摸鱼……(春生)
★、这背影儿……也就和一般犯罪分子的背影差不多吧……
★、你猜怎么着?那小子现在成了著名书法家了,不是旗人么,二话不说给归到皇族里头了,字儿值大价钱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他那整套的红木家具,那汽车,那家电,那洋房,还有那一身的肥肉,原本都属于我的啊!(贾志国)
★、不该做的事我没做呀!圆明园的火不是我放的,波黑战争不是我挑起的,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我没参加……(圆圆)
★、第一次下毒手心里难免有点儿别扭吧,心黑手狠也得有个过程,尤其是残害儿童……(志新)
★、那学校能去吗?听说那学校学生初一就谈恋爱,初二就同居……反正到了高中就有带着孩子来上学的了。(志国)
★、在改革开放形势一片大好的今天,你按耐不住反革命野心公然从阴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扇阴风点鬼火,或造谣于街头,或策划于密室,拉少年下水,诱少女上床,唯恐天下不乱,企图乱中夺权,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不对呀!我上学往东走,放学往西走,那我怎么回家呀?(孟老师)
★、是谁成天,管着你们吃,管着你们穿,操心这个算计内个,一天忙到晚,忙里不吃闲,干不完的活,收不完的累,我还费力不讨好,我还落埋怨。(和平)
★、我挨他们家十来多年,我容易么我?我混得还不如小张呢,里里外外忙活一天,晚上还要陪主人睡觉。(和平)
★、穷人遍地跑,看您找不找。(和平)
★、实在是不能吃了!没了!!!~~(葛优)
★、清早起床,只见一轮红日映朝阳…………我来到商场,看见一位农村老大爷乐呵呵的,左手抱一台大彩电,右手抱一个大冰箱,一路小跑……(圆圆)
★、北京紧挨着首都……(圆圆)

精彩片段

老傅退休,局里把他的桌子搬到了妇联办公室────
傅明:离不开我?离不开我怎么今天把我那个办公桌儿给搁到……搁到妇联那屋去啦?
志新:您什么时候开始主持妇联工作啦?听着新鲜呀!
和平:爸,您说您也是,您上人妇联那屋办公,反正您……反正您是够没劲的!
志新:关键是群众影响不好……别回头您临了老了老了的再弄出点作风问题,您在咱们这一片儿威信可是挺高的。
傅明:……明天我就给局里打个报告,坚决不到妇联那屋去!
志国:怎么了?
傅明:我刚进去就见个女工,跟办公室几个人嘀嘀咕,嘀嘀咕,我让她有话摆到桌面上说,她说这话不让我听,只能说给妇联同志她们娘家人听……什么娘家婆家,全国一盘棋,都是共产党一统天下一家人嘛!后来说是她丈夫打她,胸口抓得青一道紫一道,“要不是您这儿坐着个大老爷们儿不方便,俺就脱下来让您瞧瞧……”妇联那几个女的说话也是欠妥,“没事儿的大姐,老傅咱副局长也不是外人……”你们猜那女工怎么说?“别说是副局长,就是副总理俺们也不能随便让他瞧!”你说你那个鬼样子嘛!哪个副总理愿意瞧你呀!

和平:您看您刚退下来一个星期,放松了思想改造,资产阶级思想立刻趁虚而入───您马上沾染了一切向钱看的恶习,撕去了所有温情脉脉的面纱───志国,最後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吧?咱俩在兵团的时候你辅导过我。
志国:对,见于《共产党宣言》───爸,您要怎么多钱干什么?

小张:大姐,你上次不说以后让我当家做主?买菜作饭都由我总负责……
志新:唉唉唉……你那是使唤丫头拿钥匙,当家不做主啊……
小张:二哥哥你这个说法我可就不同意喽,解放都40多年喽,我怎么又成了丫头了?我们这个行业叫做家庭服务员,属于劳动人民。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么,我不作主哪个做主?
志国:小张小张,你那是,那是国家的事儿归你作主,我们家里这点儿事儿,你就……
小张:大哥,国家的事情我都能作主,就不要说你们家这点小事情喽!
和平:我说小张啊,你别在这儿跟我们裹乱行不行?我们这儿正哄着爷爷……瞧瞧,你把我也弄乱了吧?我们这儿正劝爷爷回来领导家庭日常工作那!
傅老:不要说什么领导嘛,保证后勤工作嘛!
小张:爷爷您老一回来我往哪里放?我不能没的上任就下台哟!
傅老:这个……我们可以集体领导嘛!我在一线真抓实干,你退居二线当当顾问嘛!
小张:我刚刚18岁就退居二线当了顾问,好让人心酸呦!

傅老:今年1月24日午时许,你们在厨房做饭时和平说:“我觉得两口子老在一块也是怪没劲的,有个短期分离倒是好事。”志国说:“就是长期分离我也没有意见呀!”那时我也正要往厕所去,无意中听到了。今年2月8日上午6时45分……
和平:爸~~您瞅您这是干嘛呀?我们两口子开玩笑的话您记那么清楚干什么呀?知道的您是关心我们爱护我们,不知道的以为我婆婆去世两年多您心理变态呢您……
志国:和平,那有你那么跟咱爸说话的?不过爸,您说您干的这事儿也怪让人没法儿夸您的!您赶紧把您那小破本儿撕喽啊,我们既往不咎,黑不提白不提这事儿就算完了。

老傅戒烟────
老傅:唉呀~~~这个问题就要慎重了,你们知道,我17岁就参加了革命,在严酷的对敌斗争中学会了抽烟,那时侯的条件都很恶劣,经常连饭都吃不饱搞烟就更困难了,真可以说是“少年壮志无烟抽”啊。
志新:那您把烟戒了不就得了?
老傅:怎么?像困难低头吗?不,我们是用特殊材料制出来的人就能够抽用特殊材料制出来的烟,这么说吧,凡是点燃能够冒烟的,除了导火索以外我都抽过。
志新:爸,那您现在怎么跟刚放出来似的?
老傅:刚放出来?我现在这感觉跟刚抓进去差不多!
和平:戒烟期间进食量增大是正常现象。
志国:可看着咱爸这么暴饮暴食总不由得让人回想起60年……
老傅:怎么能比60年呢?60年我好歹还有烟抽嘛!当然香烟质量是差一点,人称“紧嘬牌”,必须“背着风,就着灯,儿子叫爸不敢应”───可也聊胜于无嘛……

老傅:今天吸三根,明天4根,后天5根,这主意不错。
和平:什么呀,今儿3根,明儿2根,……
老傅:哦?这个想法很古怪嘛。

警察给老傅录口供────
老傅:看到一个人,走在前面,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一拐弯……就不见了。
警察:(紧张地追问)后来那人怎么了?
老傅:我估计啊……他是到家了。
警察:……
傅明:总而言之,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起持刀伤人的案件……
男警:老同志,案件发生的时间是晚上。
傅明:哦……对,是晚上。晚上,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不管白天晚上,都要遵纪守法。啊,不要以为是晚上,就可以随便杀人哪!啊,同志,我这个话说得对不对呀?
男警:对对,您这话没错;不过……说不说都成。

亲家母到傅家────
(1)
母亲:傅局长,一块儿聊!我们小史姑娘呀,打小就喜欢您这样的革命老前辈,能见上您一面儿,心里就别提怎么乐啦!是吧小史?小史姑娘还最爱听红军长征的故事,老傅局长把您长征的事儿给她说一段儿?让她也受受教育!
老傅:长征……我没参加呀!
母亲:您那是谦虚!革命征途上哪儿有您没参加的事儿呀!要不,您干脆打建党那年说起,他们12个人开会是您在门口儿给放的哨吧?
老傅:哪儿的事呀!那会儿还没我哪?我是27年生人……
母亲:27年?想起来啦!南昌起义!甭问,您放的第一枪!“啪”!那叫一个响!那叫一个脆!
老傅:没有没有,我45年才参加革命,抗日战争……
母亲:瞧瞧,他们抗了8年都没抗成,您45年一事加进来,小日本儿立码投降啦!
老傅:不不,那还是毛主席、朱总司令他们领导得好。
母亲:对对,毛主席、朱总司令、还有您,你们仨一块儿领导。
老傅:没有我,我就是一般干部……
(2)
和母:贾志国,这只批着人皮的狼!
和平:妈!怎么说话呢?他要是狼我不也不成母狼了?连我们家圆圆不也成狼崽子了?您不也成狼外婆了吗?
(3)
志国:你妈跟咱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和平:你再说癞蛤蟆我跟你急!凭什么你爸是天鹅,我妈就是……有你爸那模样的天鹅吗?
(4)
和平:我妈没文化,能怨我妈吗?
志国:怨我。

志文:您让岩浆给烫死了,您化作一缕轻烟滚滚而去……
老傅:我看呀,还是你先给我滚滚而去吧……

老傅:想当年,日本人出三百块大洋买我的人头,我都没有动摇过!
志新:你是不能动摇,您一动摇…………脑袋没了…………

家庭纠纷调解中心────
大妈:(正在给一对年轻夫妻调解)不是我偏向女同志说你,家庭当中啊夫妻发生什么事情,男同志也不能动手打人呐。
女的:就是!
男的:唉?
大妈: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个小爱人这个身体,这个弱不禁风的,你要把她打坏了那可怎么好啊?
女的:不不,不是他打我……哼……(向男)你敢打我么你反了你了……是他呀,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呀,勾搭小女孩!
大妈:噢,他打牌呀!打牌可不好!你耽误工作不说吧,你看要是警察……
女的:哎呀不是,他勾引小保姆!
大妈:噢,警察来抓赌啊!啊我说什么来着,啊,是不是……
女的:哎呀什么呀,她才十七八!
大妈:噢他打二四八,噢那太大了,要玩儿啊,就玩儿那个一二四分的大包庄啊……
女的:你真是打岔!
大妈:哎哟,还要打架,哎呀,这可就不好,这个赌钱呐,他可以改呀,当年我们那老头子,就是由赌钱───改成抽大烟了嘛……
和平:(与志国进)大妈,那个我来问问……
大妈:唉等一等啊,我们得有个先来后到……
和平:唉唉
大妈:……这个一对一对儿解决啊……(回到座位上)哎呀……说到哪儿了?……
男的:我说啊,咱们啊,还是回去私了吧,不是我真没……得得得,我豁出去,再跪一次暖气片儿行不行?
女的:量你也有这贼心没这贼胆儿!哼,好啊今天碰上一个这么个真聋天子……
大妈:哈哈,你们看看,我们的工作怎么样啊
和平:嗯好。
大妈:从我们这儿出去的,都是这个劲头儿。我们这儿有一个口号,叫做哭哭啼啼上这儿来,嘻嘻哈哈回家去!嗯你们两个怎么样啊?
和平:啊我们是来问问办手续的事儿……
大妈:啊我们这儿啊,得先进行调解,实在是感情破裂了没办法挽回了再考虑离……啊,唉?(指和平)是你先提出来的吧?
和平:啊不是……
大妈:是你(指志国)!见异思迁!
志国:唉对……也不是!我们不是来离婚的,我们是来领奖的。
和平:唉对。
大妈:啊,早说呀,领养,是不是?这个按照政策呀,凡是这个不能生育的夫妇都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志国:不是领养,(一字一句)是领奖,三等奖……
和平:唉三等奖。
大妈:噢赡养啊,唉,每一个公民都有这个义务,这个抱的孩子也有这个义务,这个你们放心(和平拿出一袋手纸),你们是预备领养一个……

心理诊所,一特恶心的丑女找贾志国来看病────
丑女:我哪儿都好啊!我就是奇怪,你说这人要是长得好看点吧,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啊?
志国:长得好看点?咳,别人的事你就甭操心了。
丑女:我没说别人,我说我自己呢。
志国:你长得好看?
丑女:就因为我长得漂亮,那男的就来欺负我!
志国:这个男人喜欢女人吧!我,我跟您说实话吧,有图财的!有图貌的!有图人好、心灵美的!……
丑女:唉……
志国:……反正他得图一样。像您这种情况,哪条都不占,您就一百个放心吧…………
丑女:在我们家我长得最好看。我姥姥长得那难看劲儿啊,您是没瞅见,十八岁就像八十似的。日本鬼子,好色吧?可他们修了炮楼,走到我们村口,一见到我姥姥——他扭头回去了。我跟你形容形容我姥姥那长像……
志国:您不必形容了,我一看您我就能想像出来了。
丑女:我跟我姥姥可是两码事。我走大街上吧,净遇到那男的追我。远远的吧,就冲我笑模笑样的,走近了就冲我指指点点的。哼,一个个都没安好心!吓得我吧,每天晚上都不敢睡觉,就怕他们欺负我。
志国:我跟您说啊,您尽管踏踏实实地睡您的觉,我可以代表广大男同志,向您表个态,我们就是再——怎么着,也不会把您——怎么着,一看见您啊,我们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丑女:讨厌~~~~你是不是喜欢我?
志国:我不喜欢你。
丑女: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对我有想法!

导演:你以为是让你演床上戏啊?
傅明:你要拍,我也得会演啊?
导演:你会演,也得有人看哪~~~~

傅明得了重病────
圆圆:生、老、病、“那什么”是自然规律,不能因为他是你爸,你就老不希望他“那什么”,你爸要老不“那什么”,你爸不成妖怪了吗?
志国:怎么说话呢?你爸才是妖怪呢!

我们的愚人节────
志新:让她也上一当?(点头)唔,干这个我拿手儿……有了,咱给她换房!
小凡:换房?
志新:小凡,圆圆,我说,你们写:“换房启事,本人现有3居室住房1套,使用面积50平方米,有双水有双气有电话,因本人工作需要欲换本市平房1套,面积12平方米上下即可,三环路以外优先考虑,无煤气无上下水尤佳,背阳露雨也可商量。有意者速来面谈,联系人郑燕红……”

女友:看来你是这儿的常客?
志新:那也得分怎么说啦!这地方原先是一公共厕所,那会儿我倒是常来。打装修以后这还是头一回───如今这儿还挺像那么回事,就是味儿还有点儿不正。
女友:我看你跟他们老板还挺熟的。
志新:也不算太熟……(燕红浓装艳抹,托饮料一阵风上)
燕红:哟志新!你这个死东西来啦?
志新:啊?呃,……刚来。
燕红:讨厌!小方说来了个“假总经理”,我说也不是真的嘛!还到处蒙事哪?
志新:去你的吧你才……(想起被冷落一边的女友)那什么我来介绍一下───
燕红:嗨!这还用介绍?我们不是见过好几回了么!
志新:(一愣)见过?你们在哪儿见过?
燕红:这不是你常带到我这儿来的那位芭蕾舞团的于小姐么?
志新:什么于小姐?这位是……
燕红:那就是我记混了,对了,这是侯小姐,当空姐儿的那位。
志新:哪又蹦出一侯小姐!她是……
燕红:是朱小姐!珠市口卖肉的那个……
志新:哎───也不对!都让你弄晕了。这是牛小姐───牛丽丽,在外企工作。
燕红:(问女友)认识多长时间啦?
女友:才一个礼拜。
燕红:(大惊小怪地)都一个礼拜啦?够长的呀!我们志新交女朋友一般不超过三天就吹。
女友:啊?!
志新:(遮掩地)那都是人家看不上我,嫌我……
燕红:(打断)嫌我们志新同时交着好几个女朋友!怎么啦?为什么不可以脚踩几只船哪?
志新:不不!我最反对谈恋爱的时候脚踩几只船!
燕红:也是,等结了婚以后再踩也不晚呀!
志新:对───那更不成啦!
女友:贾志新!你不是一再向我保证你是个感情专一的人吗?
燕红:是呀,那没错!我们志新就是有这个特点:别看交的女朋友多,跟谁都是逢场作戏,甭管两人关系走到多深,从来不把感情轻易投进去。我估摸着,他打生下来到现在一点儿感情都没糟践,把最好的爱都留给你啦!

志新:你说!你是不是准备把我娶媳妇这是彻底搅黄了,以便取而代之?
燕红:哼,别自我感觉太好!告诉你,哪怕世界上就剩下你一个男人───
志新:(拦)别吧话说太绝!就剩我一人,你还不和我齐心协力,面对大自然,跟野兽搏斗?
燕红:如果剩下别人当然是这样,剩下你嘛,我只能先跟你搏斗完了再跟野兽搏斗!

志新请客户吃饭,想把家里人带上────
志新:要看我顺眼的,又尊重我的!
老傅:世上哪有这种人?

圆圆: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鲁冰花》)
老傅:我什么时候想起你妈妈的话了……

和平走穴────
和平:也就是阿敏阿玉阿英、阿东阿欢阿庆、说相声的阿昆阿巩阿文、演小品的阿宏阿山阿丹……说大鼓的,腕儿最大的就是你妈了。
老傅:(接电话)找谁?……和小姐?这没有和小姐。你是谁?……你不告诉我?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就不告诉你我是谁,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就告诉你我是谁…………什么?你是他的哥?我是他爸爸!
和平:要再找我,您就说和小姐出去了。
老傅:(接电话)噢。和小姐出去了!……啊?老郑啊!不是!我怎么能“和”小姐出去呢?!

小刘:自从见到了你以后,我的这个生活我的这个事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要你的身影从那个胡同口──噌──一出现,我的这个心里头就像那个油锅一样咕噜噜咕噜噜热血沸腾!我跟你说吧,咱们两个,是同样的理想同样的心,同是天涯沦落人,天下农友心连心,穷不帮穷谁照应,……我说这半天了你倒说话呀……
小张:我是在用不在乎掩藏真心。
小刘:哎呀,我这就想抓起你的双手,让你这就跟我走!
小张:谁知道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呀?
小刘:你连我都不相信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想用此情换此生了!
小张:真希望这场梦没有醒来的时候。
小刘:只有你和我,直到永远……

和平:合着你还替这个炸油条的守上了,一辈子不嫁人啦?
小张: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我又何苦一往情深?
和平:可就算你感到万分沮丧,也别开始怀疑人生呀~~啊?!
小张:每次从胡同口路过,不争气的双腿就不知不觉将我带向那油条锅畔,看到他那优美健壮的身影,潇洒自如的动作,不由得我爱恨交集,心如刀绞……
志新:您说的这位跟我们平时见的那个油渍麻花的黑胖子是一个人吗?

宝财:俺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俺比她大十多岁,照着辈份,她得管俺叫声舅舅。
春花:在包工队呢就看你俩眉来眼去的。舅舅搂着外甥女儿,舒服一会儿是一会儿。

志新:她确实是死了。这不,屋里有点热呼气,又缓过来了……
警察:没听说过。占点热呼气又缓过来了?那火葬场的大炉子不比你们家热啊!也没看谁缓过来呀?

和平:唉,大夫,怨我,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同学们,我也不是成心要活过来的……
医生:好啦好啦,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就不再追究责任啦!下回注意啊!
志新:唉怎么说话呐!您还盼着下回呀!

圆圆:我知道。上不了好初中就上不了好高中,不了好高中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工作就找不到好对象……
和平:诶……这话说的还………胡说!你一小孩字家家找什么对象。
志国:这话说的也在理。我就不是因为没考上大学,才娶的你妈…………
老傅:圆圆,你说说你以后怎么挣大钱啊?
圆圆:太容易了,首先上个好中学,然后上个好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然后找个好男朋友,呃~~~,剩下的我就不用操心了,他的钱不就是我的钱么,我的钱不就是他的钱么……

和平:圆圆要是长大了嫁出去连妈也不顾了,着养孩子不等于白扔吗?
朝阳:要是能找个象我这样的…………
和平:那还不如白扔!

志国:你妈说她今天中午做炒疙瘩,问你回不回去吃?
和平:你怎么不早告我啊,害得我喝大半碗破豆浆!
小桂:大姐啊,晚饭吃了吗?我特意给你留了点红烧肉,知道你爱吃。
和平:哎呦嘿,那……那就不用了,谁说我爱吃红烧肉啊?这等粗食如何吃得?我闻都不要闻,贫民食品穷人乐!
志国:唉,我没记错吧,早上起来还有人为根油条急赤白脸的,这会儿连红烧肉都…………你炒疙瘩吃多了吧你!
和平:炒疙瘩是什么东西?不认得!
老傅:和平啊,这刚出去一天的功夫,回来怎么就……忘本了?
和平:我不是忘本了,我是找到本了!哎呀算了算了,也就甭瞒着你们了,看你们一个个的也还算靠得住。今儿我才知道我们家也是有来历的,知道我是谁吗?剥削阶级后代!
大家:啊??????
和平:你们知道就成了啊,就不要外传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嘛!
志国:不会吧和平,你怎么又成剥削阶级后代了?看您这形象怎么看怎么像被剥削阶级啊!
和平:那不是岁月无情吗?要不是历史上你们这些劳动人民不甘心受我们的剥削,今儿个起义,明儿个造反,后个儿…………反正把我们折腾成今天这样了,我们剥削阶级容易吗?

老傅:她妈的错她就不能生育了?!
大妈:老人家,你说话不能带脏字啊。

傅明:唉,和平,这位同志是干什么的?
小凡:要饭的吧?
志国:别胡说,现在哪还有要饭呀!
志新:就是,都改要钱了嘛!
傅明:要真是这种情况,我这还有些零钱,赶紧把他打发走,别把咱们大好形势给耽误了。
志国:我跟您凑凑。
和平:瞧你们把人家想的这么,庸俗,人家不要钱!
志新:要人哪?这可就更难办了,你是有主儿了,圆圆还小,只能把小凡打发给他啦?
小凡:二哥,你别来劲啊,今晚上做恶梦我可跟你没完!
傅明:唉,和平,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和平:据他自个儿讲啊,是个有名儿的发明家。
志国:啊?有这模样儿的发明家吗,这是明目张胆攻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呀这是。
和平:人不可貌相,他因为在当地呀长期受压制受迫害,因人为阻挠诸多科学发明成果无法申请专利,以至于沦落到现在这地步。
傅明:噢,是个落难秀才!
和平:唉。
小凡:唉嫂子,这发明家你打哪儿捡的。要是有富余的?明儿我也捡一个,替我来考试。
和平:哪儿那么好捡只?可遇不可求,全凭巧劲儿。刚才呀,我一走进楼道,就觉着踩着一软软呼呼的东西,就听见,嗷,那么一声……
志新:唉,这声儿可不像是人叫唤的。
和平:正是这位纪同志。在咱楼梯拐角儿处正静卧思考呐,我一脚正踩在人家小肚子上……
志新:不是你说这么热闹敢情是一倒卧呀?讹上你了吧?
和平:没有,人家这有文化的倒卧那就是不一样,人家春生还直个劲给我道对不起,说躺的不是地方,妨碍我脚落地了。还给我讲了他的不幸……
傅明:唉,和平啊,他没向你提什么要求吧?
和平:没有。他说他过得很好。也就是~~~~三天没吃东西,八个月没洗澡,不记得上回在屋里睡觉是哪年的事了。

春生:听说过五大发明吗?
和平:听说过!小学老师就讲过……是四大发明……
春生:加上我这个,不就五大发明吗?
和平:噢!
春生:我这发明的重要性我都不好意思说。简直就是改写了我中华民族的命运和世界文明的轨道,晚一天推广都是对整个人类的犯罪啊!
和平:哟你到底发明什么啦?
春生:一种新能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场能源革命啊!我的名字将并列于瓦特,牛顿,爱迪生之后而毫不逊色,下届诺贝尔奖,舍我──其谁哉?!你就等着在电视里看我领奖的镜头,还是在黄金时间实况转播。
和平:呦,你这新能源是什么呀。
春生:水。普普通通的水。大姐你知道水是由什么组成的吗?──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而氢和氧,是可以燃烧的。
和平:对。这中学老师就讲过这个。得电解以后的吧……
春生:我这发明绝就绝在不用电解,直接燃烧,啊。要在桶水里点上几滴我研制那个水基燃料母液,用筷子搅和搅和,啊。划根火柴往里一扔,噗的一声,火,半米多高,火苗子蹭蹭的。一桶水,烧光了为止。注意啊,用铁桶,木桶就烧没了
和平:呦,这是水吗?这是汽油吧?
春生:这就叫──点水成油。啊。在这水里点上几滴我这母液
和平:呦,那您这母液得特别贵吧得?
春生:真不贵!一间厂房,一台设备,每二十二分钟就生产一吨,相当于十来万吨油吧。
志新:你等会儿,等会儿。那您要是再添上几台设备,您这一天的石油产量比得上整个沙特阿拉伯了吧?
春生:反正和世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产量差不多。省着点儿也够全世界人民用了
和平:呦,那咱这儿还费劲吧力的奔什么小康啊,就让您一人儿受点累,咱就能一下子赶上世界先进发达国家了不是?
春生:嗯嗯……
和平:不过水要是这么使得那水该不够使了吧?
春生:耶,海水我也能点。
和平:噢……
春生:五大洋,这五大洲四大洋这水那么多,大姐您放心吧。
志新:嫂子唉,赶紧给国务院挂电话:能源问题春生儿一个人全解决了。这三峡工程塔里木油田大亚湾核电站就赶紧的下马啦,还有五年计划又得修改啊,别说提高百分之八到九了,就是提高百分之八万到九万~我看也行!而且全国人民还什么都不用干了,春生一个人单练就齐了。
春生:耶耶耶,还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我怎么也得找三五个打打下手吧。
志新:你给我呆着吧你!你当我们是傻子呐?这一段没人把你当骗子抓起来,算你走运!
和平:我听着也是够玄乎的,要真有这发明国家能不重视吗?
志新:你别说国家重视啦,世界都得轰动啊,你还能活到今儿个?那些石油大国早派人把他杀啦。你不是砸人饭碗吗?得了,我也不杀你,派出所
春生:唉唉,派出所不去!那儿不去不去……
志新:除非你今儿把实话说出来。
和平:春生儿,我们可待你不薄!还不向组织交心?
春生:我不是隐瞒不说……
和平:嗯……
春生:我是怕说出来,你们不信……
志新:不是,您兹要是不再说自个儿能改变世界命运,说什么我们都信。
和平:唉!
春生:那你们,千万要给我保密。
和平:唉。
春生:不然,又给我推入那火坑了,我──是一逃犯。
大家:啊?!

春生:我季春生人穷志不短,马瘦毛不长!几家……这收容所给我的一致结论是:一不偷、二不抢,不反对人民、不反对党。
和平:对!现在不是旧社会了,你要相信组织相信政府。咱们还有公检法,工青妇,报纸杂志电视台,有给你这样的人说理的地方!
志新:也有给你这样的人睡觉的地方!
春生:不不不,我睡这里很好嘛!─虽然条件差一点:不如地下通道宽敞,不如水泥管子通风,不如北京站里热闹,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哪!寒窑虽破能避风雨,白吃白喝苦也甜──这个锻练意志经受考验的机会我是坚决不能丢!

志新:可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你挺大一小伙子,往那儿一戳吧也一人多长,你往那儿一坐吧也半人多高,你说你往那儿一蹲吧远远儿一看也是个人,你说你往那儿一趴吧……
春生:大哥大哥,怎么一大早晨起来你就让我满地打滚儿……

志新:二混子!
春生:诶!~~~你怎么知道我的────笔名?

志新:想得你可美!据当地政府介绍群众揭发,此人是全乡臭名昭著的混混儿,从来游手好闲,一贯厚颜无耻,到处蒙吃蒙喝,穷得是叮当乱响。
和平:那逃婚……
志新:就他?逃婚?你问问有人肯嫁他么?当地民谣说,有病不能老慎着,有女不能嫁混子───别说六个手指的姑娘,就是六个鼻子的姑娘也不愿嫁他呀!
老傅:二混……春生同志,情况我虽然了解得不多,但我相信,造成你失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自身的,有社会的,也有家庭的。就家庭方面来说,你搞成如今这个样子,家里怎么不管哪?
春生:不是不管是条件不许可。就说我爹吧,单位特严,一般不让回家,老得在那儿盯着。
老傅:听听,这是为事业耽误了子女教育的典型例子!你父亲在哪里工作呀?
春生:监狱。
老傅:怪不得嘛。改造犯人是一项极其牵涉精力的工作。
春生:可说呢,要不人家警察叫他把自己改造好喽就成,不许他管我呢。
老傅:啊?!你父亲……是犯人哪?
春生:其实罪过儿也没多大─就是贪污了不到20万元公款───冤!
老傅:可不是……这还冤?搁“三反五反”那会儿早够枪毙的啦!
春生:光为这事它不判不了那么些年么?我爹他实诚,一没逼供二没动刑,就把自己以前造假酒卖假药那些老底儿全兜出来了。
和平:坦白从宽,判他多少年?
春生:人家说啦,像他老人家这罪过,再宽也是无期。

圆圆:这是天皇巨星张国荣!
和平:天皇?日本人?

老傅:就是不许写这个题目!
小凡:那也行,反正其它题目还有……啊,吸毒贩毒卖淫嫖娼贪污腐化行贿受贿,人工流产大家谈少女失身面面观,性变态同性恋小秘为何傍大款,留守男士和女士单身贵族生活圈,精神病园的精神病,少管所里的少年犯,你看我选哪个合适呢?

志新:我是在公园背英语──A、B、C、D、……正背着高兴呢,忽然听见有人喊,河里面小孩大大有,我管他那人呢,喊声就是命令,从到河边,往下一看,哎呀呀!!情况万分紧急,孩子生命垂危。怎么办!跟领导汇报?来不急了。向组织请示?等不了了。教孩子游泳?不感趟!袖手旁观!孩子就完了,下水救人。自己就悬了。怎么办!怎么办!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刻,我脑海中刷刷刷刷刷刷闪出来许多英雄人物。我想起里董存瑞炸暗堡,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邱少云焚烈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黄继光堵枪眼,我用青春堵明天。欧阳海拦惊马,你用真情换此生……就听见我大吼一声,助跑,起跳,加速,再起跳,”嗖”,一个漂亮的转体三周半加曲体后空翻……我下水以后我是先是仰泳,再是蛙泳,再是蝶泳,最后我是自由泳……迅速我接近这目标,一个金蛇缠身把孩子锁住,乘风破浪,游向对岸……不仅救起了落水儿童,捎带一脚,我把全国纪录也给破了……
老傅:就你,有一次把一个同学推到粪坑,弄得人家好几年吃饭都不香……

重塑自我那集,和平早起说眼圈黑────
志国:眼圈黑怎么了,你瞧动物园那熊猫,眼圈不比你黑,不照样当国宝?
和平:……脸上褶子也多……
志国:褶子多怎么了,你瞧动物园那犀牛,褶子不比你多,不也活的好好的。
和平:这眼袋也出来了……
志国:你瞧动物园那袋鼠……
和平:袋鼠那袋子长眼睛底下啊?!

老傅:玻璃板上为什么非压你老婆照片?
老胡:那我压你老婆照片?
老傅:烧锅炉的老李头他妈妈,改嫁。多大的喜事呀,你怎么不乐?
老胡:我有什么好乐的,她又没嫁给我!
老傅:那,我怎么就乐了?
老胡:那谁知道你们俩是怎么回事……

老傅:这个世界杯,我就得关心一下。
老胡:你知道世界杯是怎么回事呀,你就关心?
老傅:我怎么不知道啊,不就是这个足球比赛吗?依我看啊,这次的冠军还得是呀,咱们中国的!
老胡:咱们中国的?人家根本不让咱们去。
老傅:怎么着?他们那些国家在一块,就不带咱们中国玩,岂有此理?

胡太:是你公公!哎呀,我心里这块石头可算是落了地了!
和平:没落地上,全落我心里……
老胡:太太好些了吧?
胡太:你骗了我四十多年,气得我是“当头一闷棍,背后一甩砖”呀!
老胡:你看,咱们的孩子不能老放在别人家里……
胡太:别咱咱的,我可没这样的儿子……
老胡:孩子嘛,这都祖国的花朵……
胡太:你别气我,有这模样的花朵吗?

志国:唉唉,我可是吃过苦的,您就说这一九六二年吧,不过爸说的也对,和平年代太久了,隔三差五来点天灾人祸对你们年轻人也是个锻炼,是吧,爸?
志新:可谁成想美苏这哥俩他提前把冷战给结束了呢,多阴险呐,爸,这不是明摆着把和平演变希望寄托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吗?我有时候就恨自己生不逢时,为什么我们就没有生长在战争年代,或者索马里或者柬埔寨,最损也应该是塞尔维亚安哥拉,那地方才叫苦呐!

老傅:你看你总是那么不小心……啊?这这,这不是没有的事情嘛!
文怡:不要紧嘛,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
老傅:可我根本就不记得我犯过这错误啊!

和平:校长室被盗是怎么回事?校办工厂车间着火又是怎么回事啊?咱们班里的一名同学怎么就从单杠上摔下来,摔成一个粉碎性骨折啊?一定有人在背后给他下毒手啊!咱们班的管晶晶同学,怎么就在半路上晕倒,经查明是食物中毒啊?一定有人给他下了毒药!还有,咱们学校东面的那条胡同,高台阶那段,归国华侨王老太太,家财被盗,本人被杀,一定有人给犯罪团伙财点观风,收集情报!而那条胡同,正是你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咱们学校西边的胡同,大钟楼那段,从小吃羊肉吃多了的傻小子,天天呆在胡同里不动唤,那天怎么就跑到马路中间,被迎面而来的车子撞伤了?一定有人害他啊,而那条胡同,正是你放学的必经之路……
朝晖:停!我上学从东边来,放学从西边去,我怎么回家啊?
和平:那我就不管了……还有!咱们教语文的王老师,上学的时候为什么给小流氓围攻?教数学的李老师,为什么放学的时候被人爆打?教地理的彭老师,为什么大儿子长的一点儿都不像他?而彭老师支援西藏建设的一年多,彭师母怎么又怀上了?……

圆圆:唉对对对……唉唉唉,请坐吧朝阳叔叔,首先你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
朝阳:什么?我这形象还差呀?又英俊,又潇洒,阿兰德隆也不过如此了吧……(翻出一小镜子,照)瞧瞧,就像那珠穆朗马峰,你还能指望它高到哪儿去呀……
圆圆:那你也最好,戴个金丝眼镜儿,留个中分什么的,锦上添花么……

朝阳:我孟朝阳也是个有身份的人。
和平:就你还有身份?
朝阳:是啊,我有身份证!

莉达: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可说的,说我恨你吧,我太不忍了,说我爱你吧,又太伪心了,全怪我好吃懒做,落到今天这一步,这进到里头,懒做是懒不了了,都得劳动改造,好吃这毛病兴许可以保留,唉对了,我赶紧告诉你我愿意吃什么,等你以后你有机会进去看我想着给我带。
志新:行行行行,说说说我记着……
莉达:饭,我比较喜欢吃西餐,日本餐也能将就,这个泰国饭和印尼饭揭长补短的换换口味还可以但总吃我可受不了……
志新:唉唉唉您放心您进的是中国监狱,不能老让您吃印尼风味,您说是吧?
莉达:啊,逢年过节的你想着给我带点儿应时当令的,什么端午节的粽子啦八月十五的月饼正月十五的元宵,不是稻香村的我可不吃……唉大年三十的饺子你得到沈阳的老边饺子馆……
志新:您是坐监狱还是坐月子呀?

和平:呦,许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小许:一阵阴风,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分局刑警队的同志,小段、小宋。
和平:刑警?知道知道,转逮坏人,一逮一个准,轻易不到好人家来!
小许:这个就是你们要找的和平同志。
和平:你们找我啊……
女警:别紧张,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
和平:我……我紧张什么啊我,我有什么可紧张的,我吧,一直就想为保卫咱们社会治安做点贡献,没逮住机会,怎么样啊,咱们这形式一片大好吧?综合治理出现成效吧?没出什么乱子吧?坏人表现还好吧?
女警:我还没问你问题,你们怎么先问起我来了?
男警:听小许说,你平时表现还不错?
和平:唉呦你甭听他瞎说…………他说得对,我平时表现是不错。

志国:各位领导,各位同志,今天我走上了新的领导岗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同头越”,“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忆往昔、看今朝、想将来”,“满圆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祖国跨上千里马,改革春风扑面来”,“问取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夜阑卧听风吹雨,野马冰河入梦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志国:……当我走上讲台,掌声响起来。我思绪起伏涛声澎湃,瞧着窗外。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不是我想不开,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没有黑就没有白,没有恨就没有爱,没有爱这世界就不存在……
和平:哟,这怎么这么耳熟啊?
志国: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和平:
志国:门前一株枣,岁岁不知老;阿婆不嫁女,哪得孙儿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不是不想爱,不是不原爱,怕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圆圆:……爸,那您就别在伤害我们了行吗?
志国:……同志们!男同志们,女同志们……老同志们,小同志们,在这的同志们,没来的同志们,没来的同志请举手……(自己笑得不行)
傅老:……可笑么?
和平:您就帮着乐乐吧(几人干笑一声)
志国:没来的同志怎么能举手呢?当然这是开个玩笑啰。也许有些同志不了解,我这个人,其实是很爱开玩笑的。今天早上刚出门的时候,我还跟我爱人开个玩笑呢,我说,我马上就要担任新的工作了,这和你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哟,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呀,好了,我的这一半也不要了,全归你了,你不就有一整个了吗?(自己接着笑)
众人:……(干笑几声)
圆圆:妈,妈妈妈,咱这笑什么呢?
和平:我哪知道啊,你爸笑咱就跟着笑。
志国:其实军功章是一种荣誉吗,怎么能随便开成两半呢?现在有很多歌词都不合理,有一首歌是怎么唱着来的,“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船票已经是旧的了吗,过期了吗,怎么能上船呢?上船也可以,上船以后可要补票哟,要不然就要被罚款啦……(自己又笑过去了)
圆圆:唉,爸,爸,您还是饶了我们吧,就你这也叫幽默呀?您还改回深沉吧。
志国:哎……
傅老:就是,就是吗,你看不好笑,非要笑,还笑得很不舒服吗。
志国:不是……和平,那你看怎么样?
和平:你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志国:你说……算了,你还说什么真话呀,你说假话吧
和平:说假话呀?
志国:啊。
和平:说假话,您这不怎么样,您这个……
志国:那要说真话呢?
傅老:说真话。
志国:啊。
傅老:那就更不怎么样了……

大夫:真是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大家,没想到我父亲哪,这么突然就去世了,没想到,所以我们家这房子呀……
老胡:啊杨大夫啊,事已至此,您就别客气了……
大夫:不是客气、不是客气,我爸爸真死了、真死了……

志新:就好像老太太按电门───直哆嗦呀……
和平:他谁按电门不哆嗦呀?

傅老:人家“遛达小姐”……
志新:什么“遛达小姐”?!那是丽达小姐……

小张:我是“明明白白你的心,渴望一份真感情……”
志新:可“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啊……

大鹏:我要是骗你,我是你孙子。
志新:你少跟我装孙子。

Written by Boathill

2003-12-31 at 20:00

Posted in Chinese, comedy, digest, Drama, humor, 搞笑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