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Drama That Had Been Banned

leave a comment »

地下交通站───反派明星的经典

剧名:地下交通站
发布: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首播:山东卫视,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
导演:英达
编剧:英壮
主演:吴樾(蔡水根);刘金山(白翻译官);英壮(石青山);颜冠英(贾贵);……
类型:场景喜剧

看点:侦缉队长贾贵那张全中国都难以再找到的独一无二、空前绝后的汉奸脸───对黑藤太君阿谀奉承,对老百姓倾轧欺诈;黑藤太君乱学的中国成语,处处惹笑;野尻太君象蠢猪一样的可爱、狗熊一样的笨拙;……这恐怕就是一度被停播的原因吧:(。

黑藤语录
★、皇军是来保护你们的,只要你们拥护我们,按照孔子说的,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魏先生,你能归顺皇军,说明你用心良苦,居心叵测。
★、为了抓住石青山,我要不惜一切,全力以赴,变本加厉,狗急跳墙……
★、简直是虎口拔牙,如入无人之境……
★、我限你们三个月之内,不管死活,一定要活捉石青山!
★、我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我只是想孙先生瞻仰我的墨宝,请您当面夸奖。
★、那我可就现眼了!
★、所以,我们要黄鼠狼给鸡拜年,多加小心!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偷鸡不成,再放把米。
★、真是朽木不可烧也。
★、我是为了亲善而来,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今天来是存心跟您切磋书法,并非公干,你就不必如此讲理!
★、好,那我就不知天高地厚,鲁班门前耍大刀了!
★、两个黄狸鸣翠柳,一枝红杏出墙来。
★、不必了,我回去以后就净身!
★、别看我穷凶极恶,可是我哥哥不穷啊!
★、我们鬼子讲话,很有信用!
★、我是小人不计大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
★、只要你以后跟着皇军,我保证你,升官发财,荣华富贵,长命百岁,死有余辜……
★、我现在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我们要先找到证据,然后顺瓜摸藤,一网打尽……
★、不!你是心有余力不足,我要找一个心有余力也有余的人。
★、虽然比赛这个锦囊妙计是鄙太君想出来的,但是比什么还是要各位绞尽脑汁!
★、我幸运地成为了安丘城里的蝎子屎,也就是说,为了维护大日本皇军的脸,我就不能顾自己的脸了。
★、你每次执行皇军的任务都要别有用心,就是特别的用心。
★、知道这次叫你来居心何在吗?其实你不知道我的阴谋!
★、后天,野尻太君的贱内要做寿!
★、回去告诉村民们不要担心,皇军会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一样对待牲口的,我就不远送了,你们请留步!
★、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人逢喜事精神爽,又娶媳妇又过年。
★、这个差事一点都不肥,很瘦,而且,不可告人!
★、这是一个不可告人的行动,所以,我只告诉了野尻大佐。
★、你这次的任务已经寿终正寝了,只要你为我效犬马之劳,你被八路俘虏的事情,我就死不认账。
★、虽然我绞尽脑汁,但还是黔驴技穷。
★、初次见面,别来无恙啊!
★、哪里哪里。我只是略懂一点人话而已。
★、没关系,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为所欲为!我会死不认账!
★、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最近脑子有点毛病,今天就不接客了。
★、自从十九世纪以来,西方列强如狼似虎,对你们的土地望眼欲穿。
★、什么?你答应我了?我这不是白日做梦吗?
★、诸位都亲眼耳闻目睹了刚才的事了吧?
★、警备队投降八路,让我兔死狐悲,悲痛欲绝,绝处逢生。
★、我现在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不能去司令部了。
★、八路现在太猖狂了,竟敢光明正大的给司令部送传单和萝卜!简直是没有忌惮。
★、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们一定不能蒸馒头,要争口气。
★、绝对不能让八路在皇军的地盘上,为所欲为,大闹天宫。
★、所以我想在你们那调点人过来,以便改头换面,浑水摸鱼。
★、虽然比登天还难,但是我还是贼心不死。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原形毕露。
★、我还是耿耿于怀,贼心不死!
★、俗话说,苍蝇专叮没缝的蛋啊!
★、野尻这个混蛋,真是不太讲理,真是生可忍熟不可忍。
★、我是鞋正不怕脚歪。
★、如果谁敢违抗你的命令,你可以先奏后斩──先揍他们一顿,要不听话就斩了他们
★、太好了,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我们应该狼狈为奸,让他们至于死地而后生。
★、我私通八路?是绝无仅有的。

《地下交通站》:贾贵(颜冠英 饰)贾贵语录
★、我唾你一脸狗屎!
★、牛什么牛?你他妈才当几天汉奸啊?
★、你以为汉奸是个人就能干吗?
★、嘿,在安邱还就没有我不敢打的人?!───除了八路!
★、如果你不跟我们走就当场枪毙了你,然后再活埋!
★、你不老老实实在大日本国待着,吃饱了撑得没事跑这来干吗来了。
★、废话!八路要比我来得勤,你这就成了抗日根据地了。
★、笑什么笑?谁都不许笑…………(看到日军士兵也在座,马上弓身赔笑)……皇军,您笑您的!
★、找一馆子,让老百姓和皇军比吃饭。要说饭量,谁他妈的也不比不过皇军!
★、不是伺候人,是伺候太君!
★、皇军又不是良民,哪来的良民证?
★、皇军没来的时候你欺负我,皇军来了还欺负我,那皇军他妈的不是白来了!
★、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奸!

精彩对白
老六:您放心,我连我亲妈我都不告诉!
贾贵:这他妈算什么啊,我连我自个儿都不告诉!

黑藤:你懂个屁!
贾贵:多谢您夸奖,其实我连屁都不懂!

黑藤:你看我的脸色行事!
贾贵:对,你的脸一直就那么色。

贾贵:太君,经过我们仔细地盘查,蔡水根很可能就是八路!
黑藤:哦?
贾贵:也很可能就不是八路。
黑藤:你们两个废物,什么也没盘查出来!
贾贵:这不赖我们。
黑藤:你们是不是说走嘴了?
贾贵:没有!绝对没有!我一去就不止一遍地告诉他们:“小子,不是黑藤太君让我们来的。”
黑藤:混蛋!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二百两吗?
六子:好像应该是三百两吧?
贾贵:混蛋!二百两就不少了!

黑藤:建立王道乐土需要牲口,维护新秩序更需要牲口。总之皇军和牲口是不能分开的。
贾贵:对,有牲口就得有皇军。
黑藤:郭村长,你们郭家村是模范村,希望那里的牲口也是模范牲口。
贾贵:明白吗?
村长:那是,那是,牲口嘛,都是为皇军效力的。

黑藤:……对付武工队,我们更要变本加厉、狗急跳墙……
贾贵:太君,您再着急也不能跳墙啊……

黑藤:不管死活,一定要活捉石青山!
贾贵:不是不管死活吗,怎么又要活捉?
黑藤:我说的是不管你们的死活!

贾贵:去年皇军不是偷了美国的珍珠么?
黑藤:是珍珠港。
贾贵:皇军偷了美国的珍珠───港,美国能不急么?能不打你么?

黑藤:大夫怎么说?
贾贵:大夫说您这病啊,根本不用治,治了也是白治。他说您这是水土不服,肯定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黑藤:什么意思?
贾贵:他没直说,我琢磨着意思就是:您不老老实实在大日本国待着,吃饱了撑得没事跑这干吗来了。
黑藤:巴嘎,敝人来此是为了帮助你们建设王道乐土。
贾贵:是啊,太君,您多不容易啊。
黑藤:难道我堂堂大日本武士真要成了秋后的蚂蚱了?
贾贵:不能够,您且得蹦跶呢。

黑藤:你们穿长袍?就是穿上旗袍也能让人认出来!
汉奸:是!我们穿上旗袍不成妖精了吗?

贾贵:我蒙着脑袋挡着脸,蹶着屁股跟他打了起来……
黑藤:你这好像是挨打的姿势。

半仙:哎呀,你这面相,还真是不多见呀!
贾贵:您不会看了也做恶梦吧?
半仙:当然不会,我根本就睡不着了!
贾贵:那您再帮我看看,我能纠缠哪个姑娘啊?
半仙:从你的面相来看,你不宜与女人纠缠。
贾贵:啊?!您这意思是,合着我就长了一张光棍儿脸呐?!

半仙:那姑娘是哪年哪月生的?
贾贵:这我哪儿知道?我就知道她长得……
半仙:她多大?
贾贵:这我哪儿知道?我就知道她长得……
半仙:她住哪?
贾贵:这我哪儿知道?我就知道她长得……
半仙:她姓什么?
贾贵:这我哪儿知道?我就知道她长得……
半仙:你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
贾贵:您别看我不知道她姓什么,可是我知道她爹姓许。

水根:都什么人吃饭不给钱?
宝禄:一流氓、二土匪,日本鬼子宪兵队,警备队、侦缉队,亲生儿子维持会……

有福:我刚才做梦梦见您了。
贾贵:梦见我?都梦见我干什么了?
有福:我梦见您把所有欠账都给还了。
贾贵:唉呦,那好啊!那咱们就两清了!
保禄:他不是八路……
贾贵:他妈的他要是八路我敢打吗?

水根:我可不想再去伺候别人了!
贾贵:不是伺候人,是伺候太君!

水根:这位老总,一共是一百一,您给一百行了。
汉奸:你看看我像是那给钱的人吗?
水根:瞧您这话说的,像,特别的像。
汉奸:今儿你可看走眼了,老子今儿没喝痛快,给什么钱。
水根:没喝痛快就不给钱了,黄队长可没交代过呀。
汉奸:黄队长?!黄金标?这里头有他什么事儿?
水根:老总,您还不知道啊,黄队长是我们鼎香楼东家的干儿子,这里面也有他一份儿。
汉奸:嘿,你还少拿黄金标来吓唬我,今儿我还就不信这个了我……我倒想看看,给了钱他还能把我怎么着。

贾队长:我求您了,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吃奶的孩子……
文先生:你真有八十老母?
贾队长:是啊!
文先生:那不能啊,你妈要有你这样的儿子早就气死了。
贾队长:那你就可怜可怜我这没娘的孩子吧。
文先生:那好吧,你看我这样说行吧:皇军从来不杀人,不放火,不抢粮食。
贾队长:哎,对……对……不对,我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啊。
文先生:那我这样说,皇军有好些日子没杀人,放火,抢粮食了。
贾队长:哎,是……是……是什么呀,敢情你是耍着我玩呢!
文先生:哟,这都让你看出来啊。

黄金标:野尻太君干嘛去了?
白翻译:野尻太君一生气就去吃饭去了……

黄金标:太君今天怎么没打我呀?
白翻译:那是我还没替你说话呢!

刘副官:皇军,您去哪里?
鬼子甲:我的,小便的干活。
刘副官:我也陪您厕所的干活。
黄金标:刘副官,让皇军先尿,记住喽。

贾队长:你怎么打人啊?
黄金标:我不打人,我打你!
贾队长:告诉你姓黄的,老子今天有紧急公务!
黄金标:你今天最重要的公务就是挨这顿揍!

贾队长:蒙汗药?不会吧?我怎么没尝出来呀?
石青山:那好,我再给你尝一回。
贾队长:不用,不用!您还留着下回给别的汉奸用吧…………您是怎么给我下药的?
石青山: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贾队长:下次我好提防这点儿呀……
石青山:嗯~!
贾队长:不不不,下次我好配合着点儿。

黄金标:我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三思而行、四大皆空、五官端正,我怕你查啊?!
贾队长:呸!你六亲不认,五毒俱全,不三不四,二话不说,一心捞钱。

汉奸:老太太,您在这儿晒太阳啊?
老太:没有,我在这儿晒太阳呢。
汉奸:老太太,今儿天气不错。
老太:你家挺阔呀,那你怎么吃饭不给钱啊。
汉奸:我是说今儿天气很好。
老太:你说你还没吃饱啊,活该,谁叫你吃饭不给钱的。
汉奸:我说我是八路。
老太:什么,你想白住啊,想的美。
汉奸:我是武工队!
老太:你是窝囊废呀,看着挺像。
汉奸: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我一枪毙了你。
老太:你爱理不理……

伪军:一看见石青山,我就说了句“弟兄们,抄家伙”。那帮兄弟一点都不含糊,涮的都举起了枪。
大头:还不错。
宪兵:就是有些举过了,都举过头顶了……
大头:合着都他妈缴枪了!
宪兵:其实我们也不想缴,可架不住石青山一句话说得有道理啊!
大头:什么话?
宪兵:缴枪不杀!
大头:你够可以的啊,他不就一个人吗?
黄队:石青山,一个人够了。
伪军:我也想和他拼啊,可他这么一说,我就想,没必要和他较这个劲。
大头:他说什么来着?
伪军:我今天是来取军火的,没你们什么事。
大头:那你呢?
伪军:我?我当时也没给他好脸:要取军火?你得自己搬!
大头:你还没打算替他搬哪?!
伪军:我想啊,两大箱军火,还有我们几条枪,他一个人也搬不走啊,我就说了:没辙了吧?……你就不会连着大车一快拉走?
大头:枪毙都便宜了你!

客人:我这有一好消息:这次鬼子去小徐庄清剿,又让八路打死三十多个。
掌柜:我这有一坏消息:这贾贵不在这三十多个里面儿。
客人:你说这安邱什么时候坏了风水,出了这么一个混蛋玩意?
掌柜:这您可错了,贾贵是混蛋不假,可他不是玩意啊!

富贵:八路军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
伪军:没事拿人家什么针线啊!
富贵:就是!
伪军:要拿也得拿钱啊。

鬼子:什么是鬼子?
伪军:你们这都不知道,你们就是鬼子。
鬼子:哦,你们是鬼子。
伪军:错了,你们是鬼子,我们是汉奸……

黑藤:十九世纪以来,西方列国对你们的国家是望眼欲穿,先后霸占了香港,澳门……
文老:还有台湾。
黑藤:你记错了吧?!台湾,是我们日本人霸占的。

Written by Boathill

2007-12-31 at 22:00

Posted in comedy, digest, Drama, humor, 搞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