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Silent Witness (沉默的证人, 2005)

leave a comment »

沉默的证人

──隐秘杀手在身边不留痕迹,心理战术让真凶原形毕露:《沉默的证人》揭开七具女尸十年悬案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我又杀了一个人。一旦你让我开始,我就不会停止…………

  二十五集悬疑侦破剧《沉默的证人》(原名《死亡日记》)首播于二零零五年,号称目前国内顶级悬疑片,不可多得的一部侦探片,有的观众说完全可以作教材使用。
  一大批实力派演员的加盟为该剧增添了又一亮点。曾主演过《大雪无痕》、《玉观音》、《绝不放过你》的著名演员杜源、“警察专业户”董勇、凭借《突出重围》荣获第一届金鹰电视艺术节观众最喜爱男演员奖的王志飞等均在剧中有重要戏分。几位主要角色都有鲜明的性格,出场的人物都有疑点,尤其是后半部分,王志飞演得最棒,他用心理学来控制别人,有一种被吸引的感觉,情景生动,跌荡起伏,给人留下极大的诱惑力。
  本剧由《让爱做主》、《绝对控制》、《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潜伏》、《迷雾》等热门电视剧的导演姜伟执导,首次涉足犯罪心理学领域,着重围绕着犯罪心理学和科学技侦等智慧型破案手段来讲述与众不同的故事,与普通的公安题材刀光剑影不同,没有血腥场面,看似安静,但却惊心动魄!
  从一桩普通的谋杀案开始,在郊区点兵山深处同坑掩埋着尸骨,经法医鉴定,确认这是历时十年、手法单一的连续杀人案……在纷乱无序的线索中,年轻警察周马(林熙越)在老刑警刘宝生(杜源)的指导下,在犯罪心理学专家陈俊威(王志飞)的启发下,从死者身份、经历、身世、学历等人文特征入手,运用犯罪心理学的视角寻找隐身于茫茫人海中的元凶。导演姜伟说:“2001年时我在央视看到了贵州省一起连环杀人案,然后又受到美国大片《七宗罪》的启发拍摄了这部《沉默的证人》。其实这部剧的凶杀恐怖场面极为有限,以往的公安题材电视剧很多,但讲述的大多为警方逮捕罪犯的过程。《沉默的证人》则用专业性的描写,以推理过程来推动剧情发展。”被人称为“警察专业户”的董勇在谈到自己再次饰演警察形象时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一个小警察演到了公安局队长,也算是慢慢成熟了。在《沉默的证人》中,我饰演的刑侦科队长只相信侦查手段,忽视了推理以及心理较量战术,最后依据心理手段让罪犯承认犯罪事实后自己才彻底接受了这个侦破方式。
  《沉默的证人》音乐原曲的名字叫做Conquest of Paradise (“征服天堂, 1492”),是一首电影主题音乐。整曲只有一个主旋律,贯穿始末,配合男女低音的合唱,更显得刚劲,具有力量:
    理想让我们坚强 冲破黑暗的阻挡
    理想让我们坚强 决不放弃希望
    偷过泪水能看见 闪烁的星光
    穿越风和雨跟随 生命的光芒

曾黎:在《沉默的证人》中饰演“冯薇”;《男人装》模特……一个女人,一个警察,一个“沉默的证人”
  对于《沉默的证人》这部剧,我不想再有太多的评价,大家都给了它很高的赞赏。“它是中国现代警察剧的顶峰之作,是无法超越的经典,是未来此种电视剧的领路人……”这样的赞词我已听得太多太多,今天我想说的是本剧中的女二号──冯薇(曾黎)。
  冯薇,云港市公安局重案组侦察员,在执行公务时被点冰山一号案的连环杀人凶手连捅数刀置死,死时还是一个风华正貌,对未来的工作充满激情的女青年。她美丽、聪明,做事谨慎、认真,敏捷,干练,她具有一切警察应具有的素质,所以她是完美的,她是一个神话!
  先说说她在剧中给我留下的几个最深刻的印象:
  1、鹰哥抓住叶小晶(车晓)当人质,小晶随时都可能有危险,大家都不敢靠近。这样僵持了一会,小晶抓住空挡,把鹰哥拌倒在地,枪飞了出去。这时听到一声枪声,现场静极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音乐突然响起,只见冯薇从很远处的一辆车中举着枪走出,她一步一步走近,走的很沉稳,高跟鞋的“嗒嗒”声配合着音乐很有节奏的响着,脸上的神情充满了警察的威严。当时我真的被震了,顿然有一种想当警察的冲动。
  2、冯薇与叶小晶在咖啡馆里谈事,她知道凶手在跟踪小晶,小晶说要去卫生间,她让小晶把风衣和围巾留下,之后她换上了小晶的衣服,拿起周马送给她的发卡。也是在那时音乐响起,冯薇面无表情,看不出一丝紧张与恐慌,我想当时的她已是视死如归。
  3、冯薇很热爱她的职业,热爱到可以为它牺牲爱情、付出生命,只是可怜了她的那张漂亮脸蛋。说起她的长相,我不得不赞叹两句:冯薇的五官很精致,再加上不错的身材,近乎1米7的个子,这种冷美人的气质很符合她警察的形象。这种形象很容易被人记住,我也是那时被她吸引的。但到后来,她的长相在我心中开始模糊起来,而她说话时简练而又有些冷漠的语句,做事成熟干练的样子,时不时的透露出对周马的关怀却在我心中越发的清晰起来。作为警察,她无可挑剔,她说过:“我是一个警察,抓住罪犯是我的使命,我没有权利去选择。”所以,她选择了永远的离开人世。而她的敬业精神也得到了最高级别的升华。
  我认为,作为警察冯薇胜过叶小晶百倍、千倍,所以在爱情上,她注定要输给这个平凡的叶小晶。叶小晶没她漂亮、没她能干、甚至没她和周马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但是爱情不是谁更强谁就可以胜出,冯薇的完美反而成了她最大的弊处。爱情要的是感觉,两情相悦的感觉。只可惜她和周马以前有这种感觉,现在没了。坚强的她只好再一次忍痛成全这对苦命鸳鸯,临死前还不忘给周马打电话,解开两人的心结,然后独自选择离开。其实我真的希望剧中能有一个不同于周马的人喜欢她,呵护她。其实她是需要人照顾的,即使她很坚强。
  对于她的死,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遗憾”。为了引出凶手,她换上了叶小晶的衣服,明知有危险,但还是想冒死一拼,因为凶手太狡猾了,如果这次机会不把握,恐怕以后很难再找到证据将他绳之以法,再说周马和叶小晶的事也令他很痛心,所以她决定冒险试试。这样的说法似乎行的通,但还是有些牵强。难道她平时的聪明与谨慎都没有了吗?她完全可以延长时间,巧妙的通知袁可为他们组织一个周密的计划,就是因为瞬间的冲动和周马那小子?显然说不通。所以我认为与其说冯薇是被凶手杀死的,倒不如说冯薇是被作者的笔杀死的。因为冯薇、周马、叶小晶的三角关系,作者出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原则,必须让冯薇死,而陈俊威则变成了借刀杀人的工具。
  综观全剧,我认为冯薇是其中最有亮点的人物。我只是想在这里把对她的喜爱、敬佩、理解、惋惜……都发泄出来,希望大家能同我一起分享!

《沉默的证人》剧情质疑
  看完整部《沉默的证人》后心里不禁有所感想,也来凑凑热闹发表一下感想吧!总体感觉整部戏拍的不错,选场景以及背景音乐都是很有水平的!演员的表演也是一流,主要的人物角色都能充分的表现出来。但美中不足就是故事的情节不太好,实属一般,这应该不是原著吧?小说我没看过,所以不太清楚。就这部戏的故事而言感觉这部戏写的思路就不太好。大凡这类影视作品应该悬念很高的,在《证人》一剧里在第十四集里就已经有明显的迹象表明凶手是陈俊威,作者完全可以写周马如何运用心理学把凶手找出来嫌疑人多一点最后才发现是陈俊威这样可以让观众有更多猜想,情节也可以更丰富更好看。这是方法之一。
  既然作者一定要按照现在这个思路去写,也可以。但本剧的最后几集有很大的硬伤,不符合逻辑、不合理。前面已经有一些细心的朋友指出了一些错处了,这些小错误我看也算了,但后面的就是很严重的错处了,首先说冯薇之死,这角色可是本剧的重要人物哦,也是深受众多观众喜欢的角色,我想问一下她真的一定要死吗?有这必要?有人说冯的死是抓住老陈的关键,这不太乎合客观规律吧?大家都知道老陈在杀小薇之前已经背着一条人命和弄伤一个人了,而且周马已经掌握了点兵山一案的真凶就是他!情理中老陈已经死定了吧?仅背着苏安惠的人命已经出不来了。加上周马对他的了解用心理学来攻击,他心理防线一定崩溃,点兵山一案也将会告破。再退一步说,就算因为证据不足不能拘留老陈,也一定是公安人员的重点看守的对象了,还能让他轻松的去跟踪所谓的叶小晶也就是冯薇到这么避静的地方再把她杀掉?
  太不可思异了吧?太没道理了!好!你是编剧,我忍了你!既然你硬要冯薇死,我也认了!但请问大哥能把小薇的死写的好一点吗?合理一点吗?如果非要她死,我觉得作者应该写她在做卧底的时候死,或者可以写激烈警匪大枪战在枪战中小薇为保护小晶中枪身亡……这样既能表现小薇的伟大的光辉形象,死的美丽、死的伟大!总比在黑暗的死胡同里被变态老陈抓起来连刺数刀至死要好吧?大家说不是吗?这样写让人感到的小薇英明一世却在老陈面前显的很无能!大家应该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吧?刚开始几个回合小薇是占了上风的,明显作者是想说明小薇是训练有数的优秀警察,而老陈是不懂功夫的!结果竟然这样一位优秀的警察会因为不小心摔在地上而送命吗?写的太勉强了吧?依我说小薇摔在地上后,会在老陈过来之际坐在地上飞起一脚直踢老陈的档部或者是拿刀的手腕,用高跟鞋踢人是很伤命的!老陈肯定会就此倒下,然后小薇会跳起来脱掉高跟鞋过去按住老陈的头部用鞋跟往老陈的头部猛砸!这样就制住老陈了,这样会更符合训练有数的公安战士所应有的能力,而不是死的那么难看。这样死法既不好看!也让小薇的光辉形象毁掉!广大小微迷一定会伤心的!对吧?就算一定要写小薇非死在老陈手上不可,就写老陈在暗处暗算小薇吧。这个死法可以更说明老陈的鬼乍,没有毁小薇的形象!好了就说到这里了!这是本人的一些看法!

车晓:在《沉默的证人》中饰演“小晶”冯薇和小晶的对话分析
  冯薇:“我就是想问你在周马这件事上,你究竟怎么想的?”
  小晶:“我真的已经不爱他了。”
  冯薇:“我希望你的话是由衷的──不再爱他了。因为我发现我还爱他。我想跟他和好,像过去那样。”
  小晶:“周马说过,谁追他,她就娶谁。”
  冯薇:“我要是去追他,也许会迫使他作出决定,最终去选择谁。不然对大家都是种折磨。”
  小晶:“知道了。你去跟他说吧。他一定会答应你的。”
  冯薇:“今天,我和周马分析陈俊威的时候,还说陈俊威可能对周马报复。或者报复他的家人亲属。他说他幸亏是单身。他的话让我觉得很辛酸……”
  ====================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我觉得对于三人这种尴尬的局面,冯薇表现地很坦然、豁达。能够面对他人,也能够面对自己的心。而叶小晶却显得比较虚伪,明明心里还喜欢周马,却说真的不爱他了,还让冯薇去找他吧,太虚伪了,爱周马像作贼一样,不够光明磊落。
  冯薇说:“我要是去追他,也许会迫使他作出决定,最终去选择谁。不然对大家都是种折磨。”
  其实冯薇经过几个月的观察,已经知道周马的心是偏向叶小晶的,但由于自己是为了任务而暂时离开,所以周马不愿意就这样“甩”了献身事业的冯薇而去和叶小晶谈情说爱,所以一直吊着这件事情。而冯薇已经看清出这个僵局迟早是要打破的,她不愿意周马这样难受,所以冯薇以进为退,通过追来逼周马选择他早已在心里作出的决定──叶小晶,她心里非常清楚,她去追周马,周马一定不会答应,而且一定会刺激周马对她表明态度──他爱的是叶小晶。
  反观叶小晶,是以退为进,不停的声称要退出,要把周马还给冯薇,可她这种表态实际效果是迫使周马无法回到冯薇身边。其实叶小晶要真想退出,早就应该调动工作,离开这个单位,后者去其他城市,那才是真正的退出。
  这一进一退,冯薇和叶小晶的人品、格调、智慧已经分了上下。
  我只能说,叶小晶这个女的,不算坏人,甚至看上去楚楚可怜,但这个女人命很硬,克相很重,冯薇如此英雄气概,周马如此聪明绝顶,都只能受制于她。当然叶小晶从来不是故意,但她从来都是别人不幸的制造者。这种女人是最可怕的。

沉默的证人分集剧情

第1集
  沿江城市云港,一个神秘的杀手将一女孩残忍地杀害…………一年后…………去港市武警支队协助深圳警方调查一个文物走私案,在一次行动中扑了空,队长袁可为觉得此案另有蹊跷。市局宣传处警员周马为调动到刑警队的事找到袁可为,却得知其女友刑警队重案队警员冯薇已经很多天没有上班了,周马找到冯薇,得知她想要辞职去上海做生意。周马正式调到刑警队任职,被派遣到刑警犯罪心理学研究室,一心想搞刑侦的周马百般不快,但随即他得知犯罪心理学研究室的刘宝生在参与一个敲诈案的侦破,一名敲诈犯在对本市最大的宠物食品公司“优宠”实施敲诈,周马也参与了此案的调查。周马在宿舍苦等冯薇一夜,却得到冯薇辞职要与他分手随朋友去上海做生意的消息,内心痛苦的周马强颜欢笑。与此同时,一年前的那个神秘杀手又出现了……市刑警队得到消息,点兵山发现一具女尸。

第2集
  袁可为率领众警察来到点兵山现场,市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的法医叶小晶由于局里的挑选任务晚到现场,袁可为提出批评,优宠敲诈犯进一步作案,刘宝生运用犯罪心理学给敲诈犯作了一个特征描述。周马想参加点兵山案件的侦破,被袁可为训斥。周马满腹牢骚,刘宝生和小晶开导。原来在一年前有一个叫闻玉明的女孩追求过袁可为,后来这个女孩离奇失踪。现在点兵山发现了五具女性尸骨,袁可为心情复杂。周马去找冯薇,想最后挽救他们的感情,冯薇对这份感情虽然眷顾,但还是留下周马独自离去。点兵山发现的女尸身份已确定,是一名在校学生,叫刘贝贝。袁可为领导刑警队各部门全力侦破,他派周马陪同叶小晶去点兵山现场做勘察,周马反感。优宠敲诈犯再次作案,刘宝生仔细分析罪犯的作案过程,然后带领周马赴长途汽车站抓捕犯罪嫌疑人……

第3集
  刘宝生与周马抓获的敲诈嫌疑人是一个长途客车司机,人赃俱获,但这个老司机抿不交待犯罪事实,无法结案。刘宝生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向周马讲解破案思路,令周马百般敬佩。对点兵山死者刘贝贝的调查也有进展,一个叫郭平的人在刘贝贝死前曾经和她通过电话,还有一个电话也来自公用电话,通话人有待进一步查找。刘宝生和周马聊天的时候说到叶小晶,周马对小晶有了初步的了解。优宠敲诈嫌疑人还是守口如瓶,刘宝生提议找他在社科院的导师,犯罪心理学专家陈俊威与嫌疑人进行一次谈话。叶小晶从五具尸骨中找到一颗牙齿的线索,袁可为将这条线索交给周马查,周马虽然不满意,但还是从这颗牙齿的线索确定了点兵山案的另一个死者──李婷的身份。冯薇与一神秘男人约会巧遇周马,斗殴之后,周马黯然离去。刘宝生在案情分析会上作了陈述,他的推断得到了叶小晶在法医学上的证实。会后,袁可为向叶小晶解释自己一年以前没有和闻玉明谈过恋爱,言语中流露出他对叶小晶的爱慕,但是叶小晶态度冷淡。陈俊威应刘宝生的请求,准备与敲诈嫌疑人谈话,二人来到敲诈嫌疑人的家,得知敲诈嫌疑人与他的妻子的感情始于他们的幼儿园时期……

第4集
  陈俊威与敲诈嫌疑人的谈话开始了,他从敲诈嫌疑人夫妇的浓厚感情为切入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敲诈嫌疑人最后对他的敲诈行为供认不讳,周马对陈俊威大为崇敬。他与叶小晶谈到陈俊威时,叶小晶却突然沉默了。周马离开后,叶小晶以假身份预约陈俊威进行心理咨询,刘宝生欲撮合周马与叶小晶,周马不屑。周马参与了与深圳警方联合抓捕走私嫌疑人的行动,他乔装等待嫌疑人的出现,不料嫌疑人竟然是冯薇!慌乱之际,周马出现严重失误以至于任务打乱,深圳警方的方队长暴跳如雷。同到刑警队后,袁可为怒斥周马被叶小晶听见,叶小晶内求刘宝生为周马解围,刘宝生告诉周马自己以前的痛苦经历,激励周马走出低谷,继续工作。周马查找李婷的线索,同进,与刘贝贝联系过的郭平也被传讯,虽然他的口供没有什么破绽,但是袁可为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此人可疑。周马思念冯薇,叶小晶夜访周马,告诉他可以帮忙打听冯薇的消息,周马送叶小晶回家,小晶讲述了自己自卑自闭的原因──她的父亲是一个中学老师,被诬陷非礼过她的女学生。周马极力安慰。叶小晶找了陈俊威做心理咨询,吐露了她对周马的好感……通过对郭平的血液检查,法医确认刘贝贝死前不久与郭平发生过性关系……

第5集
  在审讯中,郭平承认刘贝贝是一名高级应招女郎,同时,调查的结果显示郭平仅仅是与刘贝贝发生过性关系,并没有杀死她。刘宝生告诉周马叶小晶期望被关怀,周马不解。在刘宝生的指导下周马查到死者李婷生前也是暗做色情生意,刘宝生就点兵山案向陈俊威请教,陈俊威断定这是一起典型的心理犯罪。从叶小晶新发现的线索入手,袁可为等人又确定了一具尸骨的身份──教师陈淮。这条线索由周马跟进,刘宝生注意到叶小晶对周马的好感,鼓励周叶相恋。袁可为和叶小晶谈到一年前闻玉明的失踪,袁可为暗示自己的爱慕之心,叶小晶却婉言拒绝。袁可为找到周马倾诉,周马表示一定会帮助他接近叶小晶。市局局长许中岳来到看守所秘密接见冯薇,原来冯薇辞职是要去执行一个特殊的卧底任务,许中岳指示冯薇打入一个叫苏安惠的女人为首的走私集团内部,冯薇受命。周马有意无意的在叶小晶面前夸袁可为,叶小晶不悦。

第6集
  周马向叶小晶解释最合她与袁可为是出于好意,叶小晶无意间想起了复查点兵山现场时候的一条线索。周马跟进此线索,证实了死者陈淮生前也是从事色情行当。按照许中岳的计划,走私集团头目苏安惠因为偷漏税被关押,与冯薇在同一间牢房。病人石隐到陈俊威的心理诊室做咨询,陈俊威为他的病情着急,但石隐始终胡言乱语,陈俊威也无能为力。周马出色的完成了对死者李婷的调查,得到陈俊威的首肯,然而刘宝生所做的点兵山案件凶犯特征的描述,却与陈俊生的意见不尽相同,周马对刘宝生详细分析案情,最后得出结论:凶手选择受过高等教育的堕落女性行凶,点兵山案件的侦破向前进了一步。周马乘胜追击,独自驱车前往点兵山,他将车停在山下,徒步来到掩埋尸体的地方,静静地体会凶手作案时的心理,下山后周马竟发现他的汽车后备箱里有一具全裸的女尸……

第7集
  周马作为嫌疑人被看管,袁可为给周马送宵夜,看见叶小晶正在与周马谈心,袁可为无奈的离去。袁可为领导刑警队积极侦破,叶小晶对尸体进行了仔细检查,刘宝生分析凶手的心理动机,经过一个不眠夜之后,终于洗脱了周马的嫌疑,案情分析会上周马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得出凶手心理升级,挑战司法的结论,这与会前袁可为刘宝生的推断一致,死者的身份也确定了──林小芬,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堕落女性。凶手也被确认为与点兵山案件为同一凶手──一个变态的连环杀手。罪犯的猖獗给市局刑侦队带来巨大的压力,与此同时,看守所内的冯薇正想方设法接近苏安惠。石隐到陈俊威处复诊,陈俊威的结论是石隐记忆力很好,但是精神上还是存在问题。刘宝生找到陈俊威谈论案情,陈俊威表示会尽全力协助此案的侦破。在高层领导列席的案情分析会上,刘宝生语出惊人,把点兵山案件和十年前的两起未破的悬案联系在一起……

第8集
  刘宝生将点兵山和十年前的两个未破的悬案联系在一起,断定凶手是同一个人,并给凶手作了详细的特征描述。苏安惠的律师来探视,原来苏安惠是跨国贩毒集团头目鹰哥的情妇,苏安惠想早一点离开看守所,并让律师打探王红蕾(冯薇)的底细。叶小晶向周马表白爱意,周马碍于袁可为的存在而婉言拒绝,为了避免二人的关系变复杂,周马鼓励袁可为大胆追求叶小晶,而袁可为顾及到叶小晶与常人不一样的性格,始终无法直接表白爱意。法医专家协助调查点兵山案件,根据专家找到的新线索,周马等人又确定了一具尸骨的身份──方芳。不料方芳身份确让让叶小晶十分伤心,原业方芳就是八年前诬告叶小晶父亲的那个女学生。方芳的死意味着这桩冤案很难再平反。陈俊威意识到石隐的病情有甩加剧,就找到石隐的弟弟石显,石显根本不想管,陈俊威怒斥石显。周马开始着手调查方芳生前的事情,他找到了方芳的好友,也是叶父亲当年的学生──卢蓓,但是这个卢蓓却拒绝合作。冯薇想尽办法,终于得到了苏安惠的初步信任。

第9集
  冯薇巧妙的摆脱了另一个女犯人的纠缠,最终获得了苏安惠的信任,得到了走私集团内部的资料,本来可以离开任务的冯薇向许中岳请示继续任务,以获取苏安惠背后的贩毒集团的资料。周马证实了卢蓓当年也做过色情生意,方芳的死和卢蓓有直接的关系。许中岳看出叶小晶和忆越走越近,为了避免冯薇完成任务回来之后形成的三角恋爱的关系,许中岳开始阻止周马和叶小晶恋爱。周马说服卢蓓澄清当年叶父亲被诬陷的事实,被此事困扰了九年的叶小晶终于抛开了心中一个包袱,扑进周马的怀中痛哭不止,而这一幕恰巧被袁可为看到,袁可为找到周马表示他已经放弃追求叶小晶,而此时周马也左右为难,周袁二人的关系变得微妙……

第10集
  袁可为率领刑警队搜集各方面的线索,寻找凶手作案的线路。周马和刘宝生研究凶手的犯罪心理,一步步接近凶手。冯薇已经获得苏安惠的信任,苏安惠离开看守所的时候表示会帮助冯薇脱身,条件是出来之后要帮她做事。为了确认尸骨身份,周马前往闻玉明的哥哥闻玉光家寻找DNA检材,但是一无所获。陈俊威对石隐的治疗没有间断,但是石隐的病情不见好转。叶小晶意识到周马和袁可为之间的关系有所转变,虽然二人努力要从容面对,但三人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尴尬。叶小晶只能明确的向袁可为表示她更喜欢周马。叶小晶和周马在餐厅邂逅陈俊威,周马才知道叶小晶是在陈俊威的诊所里做的心理咨询。陈俊威也知道了叶小晶的真实身份。周马和刘宝生前往南京闻玉明老家寻找DNA检材,闻玉明相册里一张照片引起了刘宝生的注意……

第11集
  从南京回来的刘宝生一直闷闷不乐。苏安惠想让冯薇早日脱离看守所出来帮自己,但是考虑到冯薇的安全,许中岳决定让她晚一些再离开看守所。刘宝生找到陈俊威谈论案情,陈俊威提出凶手是精神病患者的新思路,刘宝生困惑。通过DNA鉴定,闻玉明被确认为点兵山的死者之一。周马开始对闻玉明生前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新的线索不断出现,但是案情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与此同时,精神病患者石隐却行踪成迷……各种迹象表明:连环凶手马上会对一个叫方燕秋的女人行凶,袁可为和刘宝生仔细分析了形势,做好了部署。大战在即,刑警队气氛异常紧张,。周马了解到闻玉明生前的一些情况,他认为闻玉明和袁可为的关系不同寻常,于是找到了袁可为证实,二人发生激烈争吵,周马才得知凶手马上就要出现!周马觉得自己在外围的调查工作完全是捕风捉影,向刘宝生抱怨,刘宝生突然爆发,怒斥周马……

第12集
  经过一番的线索的分析,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石隐,袁可为做好部署之后亲自带人冲进了石隐家中,而此时此刻,石隐正在点兵山搬运方燕秋的尸体。未能参加围捕行动的周马在办公室和刘宝生焦急的等待结果。叶小晶到石隐家中检查,找到了一些线索,根据这些线索,袁可为等人终于在点兵山脚下将石隐抓获。审讯室中,石隐交待了他每一次作案的时间地点和经过。石隐被确认为点兵山凶杀案的凶手。在办案过程中,许中岳屡次想阻止周马和叶小晶恋爱,刘宝生觉得另有蹊跷。周马因为不能参加审问石隐而万分苦恼,刘宝生和陈俊威苦心劝导,周马希望自己能在犯罪心理学领域显示自己的身手!通过对石隐本人的观察和对审问纪录的分析,刘宝生显得非常困惑和沮丧,因为石隐和当初刘宝生作的凶犯特征描述完全是南辕北辙。

第13集
  冯薇离开了看守所,苏安惠亲自来接她,苏安惠准备留在云港发展,这就意味着冯薇随时都会有危险。刘宝生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强烈的指责了自己工作做得不到位,并且提醒周马,他们的工作远远没有结束。石隐一改往日的合作态度,拒绝回答所有问题,并且否认自己以前的所有口供,刑警队餐厅,周马和袁可为为探讨案情发生争吵,几欲动手。许中岳严厉地批评了他们,但是工作中的默契让他们很快就和好了。周马刘宝生就案情向陈俊威请教,事后陈俊威意识到事情不对,马上赶往刑警队,大家才得知石隐原来是陈俊威的病人。陈俊威请求与石隐谈话被拒绝,刘宝生再次提议对石隐进行精神病医学鉴定也引起袁可为的不满。冯薇证实了苏安惠与鹰哥贩毒集团有密切关系,许中岳提醒她要小心谨慎,以为卧底身份暴露。石隐觉得这场游戏已经毫无意义,为求一死,石隐愿意指认杀人现场,众人押送石隐前往点兵山……

第14集
  点兵山上,石隐准确的指认了每次作案的地点,描述了时的心理和细节,刑警队会议上,正式通过了对石隐进行精神医学鉴定的决定,袁可为为此大为恼火。最终石隐被确定为间歇性精神病患者,专家的结论是石隐无责任能力。袁可为对鉴定和鉴定结论非常不满,但是他们也只能按照许中岳的指示,将石隐送至医疗部门,等待第二次医学鉴定。冯薇渐渐得到了苏安惠的重用,获取了更多的有价值的情报,冯薇对家人的思念也日益加深。刘宝生请求陈俊威以石隐的律师的身份跟石隐进行一次谈话,以免第二次鉴定确认石隐无责任能力,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陈俊威和石隐的玄妙谈话让所有旁听的人都摸不着头脑,石隐精神防线也全线崩溃,在审讯室里泣不成声。与此同时,叶小晶和周马在白水县石隐的老家发现重要线索:石隐在不久以前利用网络盗窃了大量的关于精神病医学鉴定的内部资料……

第15集
  刑警队召开紧急会议,袁可为认为石隐掌握了精神病鉴定的资料,才会被确认为精神病患者,袁可为准备将计就计,利用石隐还不知道有新的线索出现,在第二次论断后马上提审石隐,这与周马刘宝生的看法正好一致。当袁可为周马刘宝生叶小晶等人信心十足的前往看守所,却发现石隐已经自杀身亡!石隐的死给点兵山案件画上了一个句号,周马始终觉得自己在破案过程中没有任何贡献,而刘宝生却更多的是在反思以往工作中的错误。冯薇小心接近苏安惠,据她观察认为苏安惠在云港可能有情人,她马上把这个线索汇报给许中岳。为了拆散周马和叶小晶,许中岳将周马调到省厅资料馆写点兵山案件的报告。周马觉得蹊跷,但又不知怎么回事。刘宝生瞒着周马对以前的线索进行复查,发现了一些疑点,周马也察觉到刘宝生的反常,多次追问都被搪塞了过去。刘宝生要去北京参加犯罪心理学研讨会,周马送他到火车站,上车前,心事重重的刘宝生让周马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第16集
  刑警队已经在为别的案件忙碌了,而周马为了完成报告,还在研究点兵山案件和石隐。袁可为在查别的案子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些点兵山案的疑点,他追查到苏安惠的画廊,冯薇为了不暴露身份机警地躲过了他的视线。刘宝生回到云港,神秘的来到点兵山一个叫白纯的女孩的墓前,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只黑手正在慢慢向他伸来……刘宝生迟迟未归让周马很不安,他四处打听刘宝生的下落,却发现刘宝生根本没参加过北京的犯罪心理学研讨会。刘宝生的神秘失踪也引起了市局的重视,市东分局马上以失踪立案侦察。周马联想到刘宝生离开云港前的神秘举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向陈俊威求助,而陈俊威话里的意思觉得刘宝生很可能已经死于非命。冯薇向许中岳报告了一个重要情报:贩毒集团头目鹰哥马上会回到云港,她还巧妙骗过了鹰哥的手下,获得了苏安惠的进一步信任。袁可为还在查证点兵山案件与苏安惠之间的关系,当他跟踪苏安惠来到一家酒店,却发现苏安惠与陈俊威关系不同寻常……

第17集
  刘宝生的神秘失踪让周马非常困惑,叶小晶对周马的关心无微不至,但这丝毫也不能让周马放松下来。袁可为向许中岳汇报了跟踪苏安惠的发现,许中岳从冯薇那里证实了苏安惠和陈俊威的情人关系。叶小晶发现刘宝生的鞋底有他自己的血迹,这让所有的人都十分震惊,周马更是心乱如麻。这时他却发现刘宝生离开云港前在调查陈俊威!陈俊威与苏安惠秘密约会,陈让苏与警方合作,以铲除鹰哥,苏却坚持要做完最后这一笔生意。经调查,周马发现陈俊威身上确有疑点,为了找到刘宝生的思路,周马向袁可为请示想要出去走走。袁可为虽然担心,却也只能同意。周马来到汉州调查陈俊威的身世,发现陈俊威的童年非常不幸,周马又辗转北京调查陈俊威妹妹白纯的死,发现白纯的死与闻玉光有直接的关系,周马在调查陈俊威的身世的过程中还惊异的发现,他拜访的这些人,刘宝生都曾经来拜访过。于是周马加紧追查刘宝生的下落,在陈俊威的催促下,苏安惠找袁可为报案,表示愿意与警方合作,铲除鹰哥,而这时,鹰哥已悄悄的回了云港……

第18集
  袁可为与苏安惠面谈鹰哥的情况,碰见了冯薇,袁可为找到许中岳探问究竞,才得知冯薇卧底的真相。周马拜访北京的精神医学专家司徒教授,听了分析后司徒教授告诉周马这个案例很像高加索教会案──99年发生在俄罗斯的一个精神医学专家控制他人的精神实施犯罪的案例。在回云港的火车上,周马心情沉重。鹰哥抛开苏安惠将冯薇控制起来,好在暂时还不会有危险,许中岳和袁可为做了初步部署,准备将鹰哥贩毒集团一网打尽。周马谨慎试探陈俊威,陈俊威小心对答,没露出任何破绽。许中岳和袁可为不忍心和叶小晶说契冯薇就要回来,只能旁敲侧击地告诉叶小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坚强面对。叶小晶预感到有事要发生到自己身上。冯薇确定鹰哥在美仑酒店藏身,袁可为马上带人到美仑酒店对鹰哥实施抓捕。叶小晶和周马为了调查苏安惠的情况也来到美仑酒店,在地下停车场遇见正仓惶逃窜的鹰哥,鹰哥劫持叶小晶作人质,双方僵持不下,一声枪响,鹰哥应声倒地,开枪的人正是冯薇!叶小晶和周马惊愕不已……

第19集
  苏安惠因为摆脱了鹰哥而非常得意,她与陈俊威幽会时,陈俊威却露出变态杀手的本相,将苏安惠勒死在宾馆的床上!鹰哥手下阿三也欲向苏安惠下手,他在宾馆走廓里与陈俊威擦肩而过,随后却发现苏安惠已死于非命。冯薇回到刑警队,因为在过程中功勋卓著,被授予二等英模称号。袁可为代表许中岳和周马谈话,希望周马处理好他与冯叶二人的关系。周马左右为难。冯薇觉得此事只能顺其自然,厕地小晶却有意识的躲着周马。袁可为找陈俊威调查苏安惠的情况,陈俊威承认了两人的情人关系,却把苏安惠的死推到鹰哥身上。袁可为离开后陈俊威来到江边隐蔽角落,心情发汇自己心中的愤懑,却被一直跟踪他的周马看到,一切了然于胸。叶小晶决定退出三角恋爱关系,找周马分手并希望周马和冯薇能够和好,周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个叫朱艳的女孩在点兵山脚下被汽车撞伤,袁可为等人赶到现场,却发现了点兵山案件的凶手企图再次作案的痕迹,所有的人都惊愕不已!对此,周马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周马以推翻石隐案为前提,确定点兵山系列杀人案的元凶就是陈俊威……

第20集
  朱艳被抢救过来,袁可为等人到医院对她进行了询问,她却拒绝合作。警方仔细检察了朱艳被害现场,发现了许多和点兵山案件相似的痕迹,周马也密切监视着陈俊威,希望能找到证据,但是陈俊威隐藏得很好,周马很难有什么发现。冯薇向叶小晶坦言自己已经不爱周马,叶小晶陷入困惑之中,周马反复收听陈俊威与石隐的谈话录音,对陈俊威的影视也更加密切了,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陈俊威没露出任何破绽,对周马的监控也视而不见。在袁可为的再三逼问下,朱艳终于承认她也是做色情生意的。周马看到朱艳的形象后分析朱艳能够活下来的原因……朱艳和陈俊威死去的妹妹白纯长得太象了。周马提出让朱艳指认陈俊威,却被告知朱艳暂时失明了。周马夫奈,陈俊威意图以出国来躲避警方的追查,这时候,意图杀害苏安惠的阿三落网了。阿三与陈俊威在苏安惠被杀的酒店走廓曾经见过一面,为了阻止陈俊威出国,袁可为只好安排阿三辩认陈俊威,以争取破案时间。被指认后的陈俊威十分气愤,径直来到周马的办公室……

第21集
  在周马的办公室,周马陈俊威进行了一场针锋相对的唇枪舌战,二人都表示自己决不会轻易罢休。袁可为让周马和冯薇暂时搭档,冯薇说周马的分析报告像是外国小说,周马很不高兴。市里给许中岳施加压力,希望局里尽快破案。朱艳的眼科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医生说不久后朱艳就能重见光明。周马叶小晶一起吃饭,因为谈到冯薇失眠的事,结果不欢而散。叶小晶希望冯薇和周马能够和好。冯薇却质问叶小晶为什么一直躲避周马。朱艳复明了,并且指认了陈俊威。而对这一切,陈俊威十分从容。当冯薇去陈俊威家里查找证据的时候才知道,陈俊威早已纵火烧了自己的房子,把所有证据都烧得个一干二净。周马袁可为等人搜集陈俊威的办公室,发现了高加索教会案的材料,周马的推断得到了证实,现在就只差证据了。在审问过程中,陈俊威对伤害朱艳的事实供认不讳,但是他却拒绝回答关于点兵山案件的一切问题,袁可为十分恼火,但是由于找不到有关证据,只好作罢。周马为了案情有所突破,只能仔细的研究高加索教会案,希望能找到陈俊威的犯罪心理轨迹……

第22集
  对陈俊威的审问还是没有进展,警方只能以招妓和暴力伤害起诉陈俊威。周马请叶小晶将高加索教会案的资料翻译完后觉得不可思议,而周马断定陈俊威是在掌握了这个案例之后,在石隐身上进行复制!陈俊威因为故意伤害而被判入狱三个月。出狱后他得知自己的出国计划落空了,在社科院的所有讲座也都取消了,他十分愤怒。周马终于在陈俊威的购书记录中发现了线索……陈俊生在和石隐的谈话中提到了“没有街道的城市”和“第二次诊断”,而这正是石隐非常喜欢的两本外文书的名字。书中主人公都是自杀身亡的,陈俊威就在大家眼皮下暗示石隐去死,所以石隐在那次谈话后不久,就咬断了自己的动脉。周马这个发现让大家非常震惊,同时又苦于没有证据。陈俊威要报复周马,经常跟踪他。袁可为早已料到这一点,派人监视陈俊威,以确保周马的安全。陈俊威约见一个叫汪小裴的应召女,警方得知这个消息后作了周密的部署,但是没有想到陈俊威开车兜了一圈风就掉头回家了。而这时,陈俊威换好衣服,从另一个楼梯口跑出去……

第23集
  冯薇和叶小晶面谈周马的事,陈俊威跟踪叶小晶,被冯薇察觉。冯薇知道陈俊卢要伤害叶小晶以达到报复周马的目的,为了取得陈俊威的犯罪证据,冯薇穿上叶小晶的衣服,向黑暗中走去。经过一番搏斗后,冯薇重伤倒在血泊中,冯薇用周马送的发卡刺伤了陈俊威,陈俊威夺走发卡坐上出租车逃离现场。众人赶到事发现场,均心痛不已。冯薇被送往医院,袁可为周马立即赶到陈俊威家中,却没发现任何线索。陈俊威逃离现场时坐的出租车司机指认了陈俊威的照片,陈俊威被捕,昏迷中的冯薇一直在念叨“发卡”两个字,根据这一情况,袁可为周马等人在陈俊威身上发现了被发卡刺破的一处伤口。周马送给冯薇的发卡成了控告陈俊威的关键证物。而寻找陈俊威丢弃的发卡成了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冯薇的死讯传来,袁可为许中岳等人心痛不已,周马更是伤心欲绝。许中岳等高级领导都参加到寻找发卡的队伍当中,周马和叶小晶安慰冯薇的母亲,才得知冯薇一直没将自己当卧底的事告诉母亲。发卡终于找到了,大家焦急的等待鉴定结果,这时政法委金书记告诉许中岳,市里组织了一个专家组,专门负责对陈俊威的审讯工作……

第24集
  案情的反复和冯薇的死让袁可为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周马苦心开导,袁可为感动,以苗峰为首的审问专家组来到刑警队,与众人分析案情探讨审讯方案。袁可为周马等人虽然对专家组的到来非常不满,但也只能尽力配合专家组的工作。同时,专家组也表现出了超常的信心和决心,准备趁热打铁,马上提审陈俊威。审讯开始的时候,陈俊威百般抵赖,但是在各种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陈俊威的防线不堪一击,他最终承认是自己杀害了冯薇,他还特意说明本来是想杀害叶小晶以达到报复周马的目的,冯薇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替死鬼。众人听了非常的气愤。虽然已经查明冯薇的死因,但是陈俊威身上还背着点兵山案件。陈俊威的心理防线没有崩溃,他拒绝回答专家组提出的任何关于点兵山案件的问题,决心以零口供了结此案。审问进行了好几天还是毫无进展,苗峰等三位专家非常疲惫,大家都非常焦虑。这时,周马提议改变审问,但是这个提议被许中岳否决了。无奈之下,袁可为周马和叶小晶直接找苗峰商量换人审问……

第25集
  苗峰对袁可为周马提出的换人审问的请示非常不满,周袁夫奈,许中岳严厉的批评了周马和袁可为,指责他们不该私下找苗峰商量。苗峰心脏病发作,许中岳请示上级之后批准由袁可为周马继续审理。周马却提出想要一个人去和陈俊威聊聊。西装革履的周马独自走进审讯室,陈俊威非常意外。周马从陈俊威的身世谈起,讲述了陈俊威母亲白远和妹妹白纯的遭遇,而这两个女人的死是造成陈俊威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堕落女性的群体仇视……周马的心理攻势看似温柔,但每一句话都直接击中陈俊威的要害……陈俊威的心理防线缍全盘崩溃,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陈俊威指认了所有的犯罪现场,根据他的交待,大家找到了刘宝生的尸体,点兵山案件几经周折后告破!市局为冯薇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大家都十分顷怀去世的战友,周马终于完成了刘宝生的心愿,举办了警察职业心理讲座,而周马也决心以犯罪心理学为武器,积极投入到打击犯罪的斗争中……

  最后,附剧中人物白元的《一九五五年赴莱比锡抒怀》一诗:

    我懂得灾难,懂得贫瘠。
    因为我出生后的第一眼,
    看到的是烽火,看到的是饿殍。
    你听到了吗?,妈妈!
    我要让你富强,
    我要让绿树覆盖您的河流,
    让太空亮起您的灯火,
    听到了吗?,妈妈!

    我是您的希望,
    告诉我如果有一天
    我的财富如河流如太空
    我死后,也决不会带走!
    留给这片土地吧!
    让它永远沐浴在春天,
    留给我的那些婴儿吧!
    让他们快乐的活着并繁衍,
    我会赤裸地死去,
    赤裸成灰烟,不带走一粒尘埃,
    你听到了吗?妈妈!

Written by Boathill

2007-12-31 at 22:00

Posted in digest, Drama, review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