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Beijing 2008 Olympics

leave a comment »

也说两句奥运开幕式
  西西里柠檬2008年08月11日16:16:20于[五味斋]
  应该说开幕式的上半部,总体来讲还是如诗如画的。《歌唱祖国》非常动人,圣洁的理想和太多的悲苍,是言语无法承载的,听着孩子天真的童声,把人带回到那么遥远、充满苦难却又真正富于诗意的过去的年代,百感交集,心中大恸。
  而最浪漫、最大胆、最富诗意和创造性、也最具审美价值的天才构想,则是山水画轴。江山如画,极具文化的代表性与象征意义,画卷既展开了深远的历史时空,同时又烘托出一种中国文化独有的优雅气质,超然脱俗于一般的体育盛会那种热闹欢腾的老作派。应该说山水画卷这个构想,其本身独立的艺术性,已经超越了奥运开幕式的意义,而具有经典的永存价值。
  击鼓而歌倒计时的设计,有很强烈的戏剧效果,摄人心魄。这样一个开场,也无疑是令人难忘的天才之笔。
  当然这个开幕式的总体设计和艺术表达方式,带有很多张艺谋个人的风格特点,换一句话来讲,就是他个人的俗套。比如整体结构缺乏多元化的色彩,缺乏前后衔接的内在律动和神韵。用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的话,就是缺乏《黄河大合唱》、《东方红》、《长征组歌》那样的块面之间衔接转换的艺术魅力。
  前半部分中,郑和下西洋绝对是败笔。从精神层面来讲,中国文化有更伟大的东西,毫无必要向世人宣示这种所谓的大海远征的“气概”,再说要讲,为什么不讲鉴真七次东渡、玄奘万里西行?搞几排浆在满场搅来搅去,毫无创意与美感,更无民族特色,实在是媚俗媚世的一大败笔。还有万人太极也没有体现出虚实相映、钢柔相济乃致天人合一的意境,构思太简单,无异于比较好看的广播体操,当然气势还是有的。据说还有背《论语》,不过我一句也没听懂,而我这样半不拉的都没听懂,到底有没有人听懂就很可疑了。当然张艺谋是想在节目中融入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但这显然超出了他个人的能力。
  下半部看得我大脑一片空白,可见乏善可陈,基本上就是声光电化、霹雳舞的那一套,只不过是规模化、上层次而已。真正是没有中国特色、没有文化特色的人人可为的大路货。当然最后的歌还是不错的,但是从前面那些断落,导不出一种明确的感情归宿,也就是说开幕式落到最后这一点时,感情基调不确定,迷迷糊糊的。好的主题歌不但歌好,而且一定需要一种感情基调或者说共情氛围的铺垫,歌声一起,观众如醉如痴,仿佛心灵闸门洞开,众水汇流。。。如果一首好歌没有共有情绪、情感的导引、渲染、铺垫或暗示,等歌声唱起的时候,观众的心情各式各样,羊群里跑只驴,什么样的都有,因此就会出现有的人觉得好听、浪漫、有余韵,而有的人听了就想睡觉或起烦躁,这说明这首歌镶嵌出了问题,也就是说,它没能给自个儿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为观众共情之流所默认的合适的位置。
  最后唱歌的那个舞台,是非常的不如人意,还搞些人上上下下范跑跑,俗不可耐。让人想起上海的东方明珠,以及大赤包什么的,总之整个下半部,也就是现代化部分,实在是非驴非马,不过这也恰恰是中国当代精神风貌的一种体现。
  当然话说回来,算总分张艺谋还是及格的,他还是热热闹闹、有时是令人惊异地把西人酸葡萄了一把。而且国人整体人文素质如此这般,实在也无法把所有的不如意都踢给张艺谋一个人。
  最后我觉得,现场摄影转播水平,也是有待提高的重要方面。西人转播,颇懂得绿叶红花之道,善于抓拍观众表情,于无声处,往往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比如每当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总会有成群的天使飘落到观众之中,而高明的摄影师,往往能够捕捉到观众中那些无与伦比的动人瞬间,恰恰是这些动人的瞬间,常常会和美妙的艺术重叠在一起,永久地存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四眼狗,看雪花牌电视,虽不中,不远矣。对了,大家觉得闭幕式会是啥样呢?嘿嘿。

假的真和真的假──说说奥运会上的《歌唱祖国》
  西西里柠檬2008年08月12日11:15:47于[五味斋]
  “假唱”这个说法,首先在概念上有问题,大家想过没有?都别激动,嘿嘿。
  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假唱”是怎么回事,后来才迷迷糊糊搞清楚了,但是要说《歌唱祖国》是“假唱”,也还是讲不通的。
  为什么说不通呢?因为我们作为观众,是被歌声打动了?还是被小女孩的表演打动了?我想当然是被歌声打动了,而歌声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所以不能说《歌唱祖国》是假唱。
  再重复一遍,开幕式上《歌唱祖国》的歌声是真的,不但是真的,而且很纯真、很天真、很认真,一丝一毫的虚假都没有。如果我们没有为歌声所感染,没有从中听到童真无邪的赤子之心,那本身便是对童心的亵渎。
  就算现在我知道了演和唱是两个孩子,我也没有觉得一丝一毫的“虚假”。为什么呢?因为两个孩子都一样的天真无邪,唱的天真无邪,演的同样天真无邪,所以哪一个孩子都没有“作假”,开幕式上表演的孩子,难道不是很投入、很忘我、很认真吗?
  要说这个世界的假,真的里面就充满了假!不是吗?那些令人作呕的歌星,都是真人真声在台上唱吧?皱著眉头、把脸拧成一团、声嘶力竭、要死要活地在唱……这算是真唱还是假唱呢?要说这是真唱,那这种真里面,就包含了百分之二百的虚假。在我们这个时代,用真实来包装的虚假,才是社会的病根所在──假之假,是伤风感冒;真之假,比如所谓的“真性情”,则是心脏病、肺结核。所以在这个娑婆世界,真中亦有最彻底的假,而无限夸张,借假打真,本身也是一种邪恶。
  当然《歌唱祖国》一唱一演,不能说是一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缺憾,但只此而已。因为奥运开幕式本身就是表演性质的,完全不同于音乐演唱会,所以真、假的标准是有差别的。音乐演唱会上就算真人到场也不算真,只有真人真唱才算真。但大型表演的标准就有所不同,就象西岸讲的,电影演员不是常有配音吗?不是常有替身吗?唯一说雅典奥运点火那一箭也是假的,更让人笑破肚皮。其实艺术中表现方式的真假尺度,并不影响艺术作品内涵的真实性。所有最优秀的演员,可以说都是“假”的,但他(她)们却能表达人类内心世界无与伦比的真。在艺术中,真的实质,超越了假的形式,这正是人类艺术的价值所在。两个孩子一唱一演,是艺术完美性选择中的一种缺憾,但缺憾不等于虚假。只有当或唱或演本身虚假的时候,我们才有根据说那是假的,才能合情合理地说那是在假唱。
  有的朋友也许认为,一唱一演对幕后唱歌的孩子不公平,其实这明显是愚见了。如果按同样的逻辑,难道能演不能唱,对幕前的孩子就公平吗?其实这本来是两个孩子之间偷快的合作,如果我自己是哪个能唱的孩子,假使反过来被安排到前台,我还不干呢!我会觉得自己的歌声比什么都重要。
  大人心灵受的污染多、烦恼重,不自觉中,就会用绝对自我的个人主义和水仙花意识来看待两个孩子的“得”与“失”,而两个孩子赤子之心中,未必作如是想。我觉得奥运结束后,电视台应该专访两个孩子,让她们在一起再一唱一演,或同唱同演。反正吧,我个人觉得《歌唱祖国》再真实不过了,如果两个孩子在我身边,我会一手抱一个……嘿嘿。
  总而言之,所谓“假唱”,其实是因为我们感受不到真实或者心中有魔。在当代中国,的确存在太多的假之假和真之假,但并不能由此就乱推到这一曲令人难忘的《歌唱祖国》。
  假唱?见你的鬼去吧!

过敏式的政治,或政治式的过敏
  送交者:西岸2008年08月12日17:11:39于[五味斋]
  有点烦了,因为所谓假唱的玩意还在争。
  早上CNN报了这件事,主持是一堆非常地NEGATIVE的形容词,总的印象就是中国上层干预,以相貌取人造成了假唱,可见中国政府的虚伪和残忍之类的,最后让观众投票表示意见等。当时不知道更多的情况,也无法确定是否是事实,但CNN把这件事上升到政治角度是无疑的。
  但在西方生活多了应该知道鬼子们在看待中国的事物时喜欢用自己的对东方有限的知识下定义,对中国这种“共产主义国家“是用冷战中的自淫的宣传来解释的现象并不少。昨晚同样CNN的专题,那个传统保守主义的家伙(记不住名字,反正每晚晃一次)谈到开幕式的太极表演,说是在没有MARK的情况下竟然能如此整齐,不可思议。唯一能解释只能是如果有人出队,就会被枪毙,共产主义国家都这样,另一个来宾是赞同的。他是从太极表演联系到中国的军力,到对美国的挑战,是个看上去滑稽但在他是正正经经的一个讨论。
  楼下有总结事件的过程,看上去比CNN的更可信。是因为有高官不满意林的嗓音,但没说要双簧。中央审查大型节目在北京的人大致都知道,POLITICALCORRECT哪里都有,美国也不例外,不过不是政府一级审查,因为不是政府主办,自然没权。但所谓的审查一般只有否定权,如何改动是经手人的事情,比如导演。因为你再大的官也就是个看法,哪怕是决定性的看法,也不可能自己去找人确定人。如果承认这个更合乎事件逻辑,那么就是说所谓杨是因为相貌不理想所以不能上的决定更可能是导演的意思,而不是政府的意思,因为政府是要换掉林,而不是杨,而那个政府官员是否知道杨的存在都是值得怀疑的,至少目前没证据,很可能就是说要个嗓子更好的。把这种事与政府直接联系说虚伪残忍就是象CNN一样,非常DECEPTIVE。
  老谋子不论从早期影片或后来的商业片不论你是否喜欢,都是很成功的,该出名的出名,该挣钱的挣钱。他显然是唯美主义者,从他历次选所谓谋女郎的过程和结果可以知道。如果老谋子更喜欢林的形象,但不得不屈从中央而换掉林的声音,从政治的角度讲是不是可以说是他反抗政府的粗暴干预,尽可能地保留了自己审美标准的表现?没能彻底维权,但维护了一半自己的艺术权利,是反独裁的英雄?而那个政府官员是不是个更重声音不重相貌的不懂PR的土共?但至少以貌取人的罪名不能安他头上。
  任何一件事都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决定于解释的出发点。上述是否是事实我不敢说,只是根据这里有的信息的一个分析解释,当然与很多人的根本不同,但合乎逻辑。你如若认定中国政府是虚伪,老谋子是奴才,那会是一种解释,大概也是比较容易的解释。但要有一个前提,就是那个政府官员是知道演员,即类似导演的人物,没看到这样的证据。
  这里给你另一种解释,出自不同的出发点,也有假设前提,就是所谓审查者只有否决权,不具备事情具体如何做的决定权。
  至于什么算好的相貌或好的嗓音不是讨论的内容。
  对这个假唱的看法恐怕多样,但看事情如果永远是从坏的出发点想,假设不合逻辑的前提,那总是都是坏的结果。人们这样生活还对未来有什么意义呢?
  还没见到老谋子自己出来说吧?

张艺谋的政治错误
  王霄
  写下这样一个题目,是完全认真、客观并严肃的。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是完全本诸一个中国公民爱护与保卫国家利益的义务与责任的。
  张艺谋所犯下的这个政治错误,就是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公然演出了击缶,而且是千人击缶,而且是将其作为开幕式从倒计时到正式开演的第一个节目、第一个所谓中国文化元素推出的,不但让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在各国来宾和全世界人民面前丢了大脸,而且污辱了中国的国格。
  这并不是给张艺谋扣帽子。
  先来说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击缶是什么意思。
  缶就是瓦罐瓦盆,在先古时期本来并不是乐器,后来成为一种最低级的乐器。中国古乐器有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类,土就是陶类乐器,有埙、陶笛、陶鼓等,缶甚至都不能正式入其类,可见地位之低。
  长期以来,“击缶”或者说“鼓盆”,一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两个主要涵义:一是下层人民最下等的娱乐,二是葬礼场合表示悲伤的礼节。
  从第一个意思说,据《墨子•三辩》中记载:“昔诸侯倦于听治,息于钟鼓之乐;士大夫倦于听治,息于竽瑟之乐;农夫春耕夏耘,秋殓冬藏,息于瓴缶之乐。”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时森严的等级制度,“击缶”“鼓盆”只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的娱乐。到汉代,桓宽《盐铁论•散不足》载:“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淮南子•精神训》载:“今夫穷鄙之社也,叩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为乐矣”。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击缶这种娱乐形式逐渐式微,大概只有叫花子要饭时的特殊表演形式——敲钵,还能略见当年下层社会人民击缶之遗韵了。
  从第二个意思说,《周易•离》九三爻辞载:“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耄之嗟,凶。”意思是说,在太阳西沉时的光辉下,不叩击瓦器而歌唱,那么垂暮老人会嗟叹的,这是一个凶兆。这反映了当时一个民间习俗:对即将去世的老人,人们要鼓缶唱歌,以安抚老人,祝愿将死者顺风顺路。战国时期的庄子妻死,鼓盆而歌,则进一步将鼓盆走向丧礼。这个习俗一直流传下来,北齐颜子推在《颜氏家训勉学》中说:“荀奉倩丧妻,神伤而卒,非鼓缶之情也。”宋代岳珂在《宝真斋法书赞》载:“闻有鼓盆之戚,不易派遣。”在元、明、清的文学作品中,“鼓盆歌”、“鼓盆悲”、“鼓盆之戚”之说,更为常见。这一习俗流传至今,即今天许多农村的丧葬仪式中,那个孝子出殡时的摔瓦盆。
  由于缶这个乐器具有上述两个特点,因此它在中国历史中扮演了很多政治角色,一些脍炙人口的故事也因此而流传至今,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战国时的“渑池会”:
  秦王使使者告赵王,欲与王为好,会于西河外渑池。赵王畏秦,欲毋行。廉颇、蔺相如计曰:“王不行,示赵弱且怯也。”赵王遂行。相如从。廉颇送至境,与王诀曰:“王行,度道里会遇之礼毕,还,不过三十日。三十日不还,则请立太子为王,以绝秦望。”王许之。遂与秦王会渑池.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赵王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奉盆缶秦王,以相娱乐。”秦王怒,不许。於是相如前进缶,因跪请秦王。秦王不肯击缶。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秦之群臣曰:“请以赵十五城为秦王寿。”蔺相如亦曰:“请以秦之咸阳为赵王寿。”秦王竟酒,终不能加胜於赵。赵亦盛设兵以待秦,秦不敢动。
  这个故事的政治要害,是秦王强迫赵王为其弹瑟,并命史官记录下来以辱赵王,蔺相如遂以血溅五步逼秦王击缶,相应地使秦王的身份更降一级,以回击赵王鼓瑟之辱。
  经由这个著名的故事,缶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意味着什么,一目了然:它已经从最低级的乐器和丧葬仪式中的特殊礼节,演变为一个包涵政治上屈辱敌手和对方的、完全政治化的器具。
  既然如此,笔者认为,击缶纳入奥运会开幕式,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有政治涵义在其中的。
  其次,我要说张艺谋有意为之。
  “渑池会”这个载于《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的故事,长久以来收入中学语文课本,不但在民间广为传播,而且是具有高中文化水平的中国人所应具备的一般文化常识。张艺谋即使不了解击缶的原本意义,但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故事,不可能不知道击缶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出现代表了什么政治意涵。
  特别是,开幕式中的所谓击缶,那个道具并不是缶,如果要说更像什么,从形体和声音效果来看,说是鼓更合适一些。张艺谋完全可以用“击鼓而歌”来作为这个节目的名字,但他却独出心裁地非得将其命名为缶,可见是有意为之。
  当年蔺相如为使秦王击缶,不惜血溅秦王,以死相逼,才达到一雪国耻的目的。今天,身为中国人的张艺谋,国家对其不薄,甚至将奥运会开幕式导演这一重任委托于他,他竟然趁此机会,上下其手,打着张扬中国文化元素的幌子,花着国家和人民的银子,将古人必须以死相拼的一雪国耻的行为,移花接木、堂而皇之地搬演到如此重要的场合,以自辱国家与国人,其心可诛,其过难恕。
  负责开幕式审查的奥组委负责官员,对于这样一个严重但并不高深的常识性错误,他们竟然没有发现,或者发现了予以放行,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渑池会的故事,也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受了张某人的忽悠。
  张艺谋的居心叵测,终于使中国领导人在世界近百个国家首脑面前蒙羞,使中国人民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受辱。历史将永远记载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这一刻,中国人以击缶向全世界自表是一个贱民,中国这个国家已经行将就木。
  这样一个重大政治事故,本不该发生,但竟然发生了。即使我们不去追索更深远的原由,但对张艺谋进行必要的处分,是必须为之的。否则,难谢天下。

奥运荣光如幻:棒杀之的捧杀

  昨夜京城灯火璀璨,贵宾云集,中华民族梦圆奥运。但为了这剎那间的辉煌,全体中国人付出了太多的汗水与泪水。今届奥运,中国面临两种严峻的考验,一是棒杀,二是捧杀,相比棒杀,捧杀更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奥运开幕式的精彩,政客们的觥筹交错,一百多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皇室成员出席开幕式,这种四海宾服、万邦来朝的景象,似乎强汉盛唐的再现,而一些外国媒体也不吝讚美之词,高呼「中国时代的来临」,彷彿一夜之间,中国已然崛起。
  奥运的光辉遮挡了当局对百年国耻痛苦的回忆,中国崛起的讚美之词让国人迷失了前进的方向,中国彷彿站在世界之巔,一呼百应,而高官们在世界领袖们的簇拥之下,儼然成为全球盟主。
  其实,这种奥运荣光只是幻景,就像太阳底下的冰山,瞬间便会融化,中国的大国地位并不可能通过一场歌舞昇平的奥运就可以彻底奠定。
  西方国家在棒杀之后,又祭起捧杀的法术,这些讚美之词既有客人对东道主的客套,也有不怀好意的用心。一方面将中国捧上神坛,承担起跟中国国力难以相衬的国际责任与义务,比如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缅甸袈裟革命等等;另一方面行蛊惑之术,将中国引入西方国家早就部署好的迷魂阵,成为亦步亦趋的跟班或者任意鱼肉的对象。
  今次奥运的筹办过程,相当於一次痛苦的长征,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更是灵与肉的折磨,未享其利,先受其害。正如京城百姓所言,希望这场梦尽快过去。
  倾国之力代价极大
  一切为了奥运,为了奥运的一切,为了一切奥运,当局倾举国之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国际人权的被告席上,中国政府被西方社会一次又一次地羞辱,而疆独、藏独的暴力恐吓,也让国家陷入草木皆兵的惶恐之中。北京希望通过举办盛世奥运,洗脱一百多年来蒙受的国耻,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形势比人强,无限风光的背后,是屡经打压的耻辱。
  西方国家在今次奥运对中国既打又拉,既棒杀又捧杀,都是为了驯服中国,将中国从一条独立自主的巨龙,驯服成老实听话的山羊。如果不清醒地认识到这点,喝下西方的迷魂汤,恐怕将会万劫不復。
  歷经劫难的中国,对棒杀有很强的反弹力与警惕感,但对捧杀却缺少天生的免疫力,中华民族极易从自卑的极端走到自大的极端,尤其对西方国家的迷魂汤更是缺乏辨别力,和风薰得国人醉,西方的讚美之词下,当局入耳入心,骨头渐酥。
  至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因为举办奥运而大国崛起的,美国不是,英国不是,日本也不是,中国也不可能。其实,中国要真正屹立於世界之林,领袖群伦,依靠的是敢打敢拚的国家风格,面子是别人给的,而地位则是靠自己拚的。

孔庆东:中国,向世界倾诉

  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必将整成一场“掀起你的头盖骨”的视觉盛宴,这已经是猪八戒他岳父高老员外都知道的超级秘密——因为中国的导演都改行当摄影师了嘛。所以孔老师扒光了两棵章丘大葱,洗得洁白翠绿,外加两张鱼香茄子饼,往电视机前一坐,主要的精力就放在听觉上了。
  果然不出所料,从19点50开始,2008鸟巢杯中国文化大讲堂徐徐拉开帷幕了。中国人会“击缶”,两千多个“小力巴”每人守着一个泡菜坛子,藏头缩脖,一通乱拍。张艺谋不知听了谁的主意,伪造了这个令南郭先生自愧不如的合奏大车间,来冒充中国的“盛世礼乐”。我几年前写过一篇文章《从灯笼鬼到琵琶精》,批评张艺谋的装神弄鬼,自毁才华。此后老谋子光明正大了不少,但这个开头又犯了老毛病,弄得主次不明。真是“击缶,击缶,应是绿肥红瘦。”
  好在后面的展开部,张艺谋作坊确实才华横溢,挥洒得可圈可点,让大多数中国普通民众着实豪横了一把。怪不得七年来中国的春晚越办越糟呢,原来人才和智慧都留到这个夜晚了。如果要批评,自然也可以批他个千疮百孔。但我们要注意欣赏角度——这场开幕式,不是单给咱中国人看的,或者说主要不是给咱中国人看的。中国人会写字,会唱戏,会打拳,有文房四宝、四大发明,能九天揽月、五洋捉鳖,这些还用跟咱中国人唠叨吗?你听听那舒缓幽怨的音乐,那是一种什么旋律?那叫“如泣如诉”。在表面的宏伟绚烂之下,中国向世界款款深情地倾诉着:“世界啊,我被尔等冤屈多时了。我有灿烂的礼乐,光辉的文明。你们有的我都有,你们没有的我也有。今天,我忍了那枪林弹雨的扫射,我花了这海水般的银子,挨家挨户都请到了,你们吃着喝着,且听我王老五诉说诉说,我跟尔等是同一个世界啊,我跟尔等是同一个梦想啊……”
  这倾诉,应该说是真诚的,也是动人的。一百多年前,西方的生物学家认为中国人的大脑比西方人的重量轻,属于“弱智民族”。西方的语言学家认为汉语是一种“野蛮人使用的原始语言”。西方的所有学家认为中国人是“东亚病夫”。1932年,那个叫刘长春的中国运动员,独自远征第七届奥运会。他高大的身躯,粗壮的手臂,却擎不起那面垂头丧气的青天白日旗。今夜目睹北京上空如“失火的天堂”一般的绚丽,我们眼前不禁浮现出那个东北汉子忧伤的眼神。那个眼神中深藏的,就是我们今天正在倾诉的“中国梦”。
  听懂了这个倾诉,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那种视觉上的过分的炫耀。其实我们在体育问题上用得着那么自卑吗?早在三皇五帝时代,中国的体育事业就起步了,只不过那时候不叫“体育”而已。无论奔逐、跳跃,还是投掷、射击,无论打球、骑马,还是举重、格斗,中国都是这个世界的领跑者。最近一位美国人还发现,是中国的探险家最先发现了美洲,是中国的船队引发了欧洲的文艺复兴。然而,这个领跑者不知什么时候,稀里糊涂地变成了“东亚病夫”,甚至到了要向顾拜旦大叔学习“体育”,才能达到“保国保种”的地步。
  于是,从洋务运动开始,中国就向世界倾诉了。康有为在他的《大同书》里具体谈及了体育教学,主张小学生应该“专以养体为主,而开智次之;令功课稍少而游嬉较多,以动荡其血气,发扬其身体。”昨夜的奥运开幕式,我们看到的正是“血气动荡,身体发扬”的一个大同世界。数年来的奥运宣传,已经使妇孺皆知“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句话,甚至有左派人士激愤地说这不符合毛主席“三个世界”的伟大划分。其实,同一个世界里当然可以再分若干层次,两者并不矛盾。但我们所说的同一个世界,应该是生机勃勃、和谐兴旺的世界;我们所说的同一个梦想,应该是博大深邃、美丽纯洁的梦想。倘若世界没有听懂中国的倾诉,那同一个世界就还是彼此争夺资源,弱肉强食的世界,同一个梦想就还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那种梦想。那这奥运会,也就谁办都一样了。
  此番奥运,百鸟朝凤,居然呼啦啦来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这是连韦小宝称颂的“鸟生鱼汤”也未做到的功业啊,不禁令人想起“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展望一万多“巴图鲁”争夺那302张金饼,必然煞是好看。而100多位大酋长齐聚鸟巢,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极为难得的“大会诸侯”。布什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参加在美国本土之外举办的奥运会的总统,虽然也顺便带来些碎布头乱石块,但总算给咱“击缶”一回。布什的老爹亲自担任美国代表团的名誉团长,小布什则担任美国啦啦队的队长,阿美的牛仔风格毕露无余。俄罗斯总理普京虽然不当一把手了,仍是一副镇定自若的大将风度,冷冷地看着运动员入场,宛如《世说新语》中谢安的“小儿辈大破贼”的神情。中国各级领导这两天忙得不亦乐乎,政治局委员倾巢出动,迎接各路大宾。从电视里明显看出胡锦涛一天到晚“老主席”着,略微显出疲倦,而温家宝虽然“总理发”,但鬓角透出斑白之色,显然是忘了染发,窥一斑而知全豹,可见举国上下是何等奔忙。
  然而这一切奔忙,都在李宁的太空漫步中,升华成满天的兴奋了。中国一边倾诉,一边给全世界人民上了一堂中国文化普及课。孔老师虽然讽刺了张艺谋两句,但仍郑重建议,开幕式录像应该做为世界各地孔子学院的保留课程。单向的倾诉,是不能达成真正和谐的世界的。唐人韩翃诗曰:“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孔老师则希望:“此夜北京传圣火,祥风遍染五洲霞。”当中国不需要倾诉的那一天到来时,不晓得我们的同胞,能够怀着大同之心,慈爱之心,多听听别人的倾诉否?

水井:北京奥运印象点滴

  导演奥运开幕式,对张艺谋来说,可谓得其所哉。布设宏大辉煌场面,营造惊人视觉效果,原是张艺谋的行当本色。从《英雄》,到《十面埋伏》,再到《满城尽戴黄金甲》,这种套路一以贯之,外表华美,内容苍白,是张艺谋如假包换的标志。奥运开幕式与张记电影如出一辄,只是由于得以调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因此更把张氏特色推向极致。张艺谋说,开幕式是中国文化的浓缩表现,所以主线定为四大发明和丝绸之路。任何一个认真的人,都不可能把四大发明当做中国文化的主线,正如不能把电话、汽车、飞机、电脑的发明当做美国文化的主线。有人把开幕式称为“视觉的盛宴”,说得好。不要试图透过华丽的外表,品味其中的内涵─那里面货色有限。大家看过了,热闹了,高兴了,张艺谋就算功德圆满,不必苛求。
  电视转播开幕式期间,镜头多次转向胡锦涛。胡主席从头至尾,正襟危坐,一个人充满画面,左右两侧二尺之内不见人影,予人孤家寡人之感,与开幕式的万民欢快气氛不合。再看美国总统布什,紧靠夫人身旁,随随便便一坐,站起身给别人让让路,隔着几个人、探着身子跟普京聊聊天,倒很轻松自然。此外,中国各位领导人的座位宽大舒适,而诸多外国政要,包括布什、萨尔科齐、普京,挤挤匝匝坐在一起,拭汗频频。主办者这样安排,或许是为获得万邦来朝的效果,让百年来受尽西方列强欺凌的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一把,只是反而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中国把选择旗手看得很重,一要名气响亮,二要形像威猛,否则不足以扬国威、振民气,而遴选过程密不宣人,更使旗手人选显得非比寻常。此外,护卫奥运会旗入场的八位体坛前辈,也是精挑细选,不但要看在体育领域的贡献,显然还要看本人政治历史是否清白,否则张燮林跻身其中,而庄则栋不得入选,就难以解释。有把年纪的人都知道,若论振奋民族精神,若论影响深巨,庄则栋是新中国第一人,即使委以点燃奥运主火炬台之责,也当之无愧。这样一位对中华民族体育运动发展居功厥伟的人物,从中国体育界所有盛典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也算是中国的一个特色。
  反观美国代表团的旗手,是去年刚刚入籍的苏丹难民拉蒙。拉蒙自幼饱受战乱之苦,六岁被送入死亡营,九死一生逃到肯尼亚,熬过每日一餐的十年难民营生活之后,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来到美国。今年,他以中长跑项目入选美国奥运代表队。近年来,拉蒙的故乡苏丹灾难深重,达尔富尔地区血流成河,引起世人关注。就在北京奥运开幕的两天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拉蒙力压NBA明星科比,被美国奥运选手们推选担任代表团旗手。“人文奥运”是北京奥运的口号之一,而高举美国国旗入场的拉蒙,才正是人文精神的体现。
  奥运开幕式曲终人散之后,西方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说,四年后的伦敦奥运开幕式,绝无可能与北京奥运开幕式媲美,因为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不能为一场运动会开幕式而如此挥霍纳税人的钱。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假设中国以奥运开幕式经费为题举行全民公投,多半仍会授权张艺谋任意调用公共资源。悠悠万事,唯面子为大。为婚礼办得体面,拿得出手,不惜咬牙勒紧裤带,大举债务,遑论事关国运的奥运会。民脂民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咱中国老百姓自己乐意,何劳西方媒体多管闲事。不过,张艺谋这次大把烧钱,老百姓心甘情愿,只能算是赶巧了。可惜这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事儿,难得遇上一回。官家烧钱多多,老百姓即便一百个不情愿,也奈何不得。
  国人注重形式完美,北京奥运开幕式把这一点体现得淋漓尽致。从一件小事,却可以看出一种不同的态度。日前举行游泳赛事的颁奖仪式,两位美国选手站在领奖台上,美国国旗升起,高奏美国国歌。《星条旗》尚未奏完,乐曲戛然而止。两位美国选手愣一愣神儿,咧嘴乐了。再看观众席上的布什,一边笑,一边鼓掌。庄重的场合,出了意外,大家一乐,也就过去了,没人把这当回事儿。不妨设想一下:在洛杉矶或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中国选手站在领奖台上,五星红旗徐徐升起,悲壮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突然中断。面对这种情形,我们的同胞们是否也能一笑置之?唯有自信,才能不疑神疑鬼,才能磊落坦荡,大度从容。

中国奥运梦圆,其实是一杯苦涩美酒!

  Janwoo 2008年08月10日07:16:07于[天下论坛]
  瞬间荣光海市蜃楼:中国奥运梦圆一杯苦涩美酒
  东方日报/在严密的保安之下,北京奥运昨夜正式开幕,贵宾云集,烟火盛放,华灯璀璨,鸟巢成为世界的中心,中华民族正式梦圆奥运。但在举杯欢庆的时候,我们不难发现,今届奥运的胜利者并不是十三亿中国人,而是西方世界,他们成功地逼中国喝下一杯苦涩的美酒,进一步将北京驯服成一隻听话的山羊。
  当局倾举国之力办奥运,单单是体育场馆、交通、环保等基础设施的兴建便是天文数字,而奥运安保的费用更是难以计算。鸟巢旁边的红旗七型防空导弹、苏二十七战机,青岛帆船比赛场地外的两栖特种兵,全国动员了四大军区的部队、上百万的警力,如此兴师动眾,相当於打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当然,在外交面和下的国家利益交换、忍让妥协,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北京希望通过举办盛世奥运,来证明中国的崛起,来洗脱一百多年来蒙受的国耻,重新恢復强汉盛唐时的四海宾服、万邦来朝的荣光,因此不计代价、不惜血本,无论是奥运圣火传递,还是各国领导人参加奥运开幕式,都创造了奥运纪录。
  殊不知,西方国家早就挖好了陷阱等北京自动往下跳,从去年开始,国际社会突然出现一股杯葛奥运的浪潮,无论是苏丹的达尔富尔问题,还是缅甸的袈裟革命,都与北京奥运掛起来,这股杯葛潮到今年三月西藏发生骚乱后达到了最高潮。随之而来的奥运火炬传递在巴黎和伦敦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中华民族的感情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支持藏独人士鞭打。
  即便是奥运开幕前,仍有支持藏独的英美人士明目张胆地跑到鸟巢附近进行示威。
  与民间赤裸裸的杯葛行动相配合,西方国家政府和政客则以半遮半掩的方式指摘中国人权纪录,美国总统布殊在出席开幕式之前特意在白宫会见中国五名异见人士,而法国总统萨尔科齐即便参加开幕式,也提出一份名单,要求北京释放政治犯。
  很明显,西方社会将今次奥运会作为一次羞辱中国、试探中国底线、测试中国挑战西方主掌国际规则主导权的良机。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国虽然梦圆了奥运,但西方也成功将中国从一条独立自主的巨龙,驯服成老实听话的山羊,他们才是这届奥运的最大赢家。
  据说,一种后悔与反思的情绪在北京高层蔓延。有人说,搞过这次奥运,中国未来五十年都不会再申办奥运。有人说,搞奥运想不到遇到这麼多困难,实在是得不偿失。
  的确,以民族尊严与国家利益为代价,换来奥运的瞬间荣光,这只是海市蜃楼般的盛景。这杯苦涩的美酒,即便吞下肚,恐怕也不会心情舒畅,而且反而可能后患无穷。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8-12 at 09:00

Posted in Beijing, News, Olympic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