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Gui-Chui-Deng (鬼吹灯)

leave a comment »

内容简介
  什么是鬼吹灯?
  《鬼吹灯》是部奇书,小说中作者首创历史上四大盗墓门派——摸金、卸岭、发丘、搬山,其中摸金是技术含量最高,规矩最多的门派。“人点烛,鬼吹灯”是传说中摸金派的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定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有谚为证: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蜡,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水银癍,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
  《故事大纲》
  故事以一本家传的秘书残卷为引,讲述三位当代摸金校尉,为解开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谜,利用风水秘术,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一处处失落在大地深处的龙楼宝殿。毕竟那些龙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举动,都迵异庸俗,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历史的神秘面纱正一层层地被揭开……

  精绝古城
  胡八一上山下乡来到中蒙边境的岗岗营子,带上了家中仅存的一本书——《十六字风水秘术》,闲来无事将书中文字背得滚瓜烂熟。之后参军到西藏,遇上雪崩掉落一条巨大的地沟当中,胡八一利用自己懂得的墓葬秘术逃得不死。复员后,胡八一和好友胖子一起加入了一支前往新疆考古的考古队。一行人历经万险来到了塔克玛干沙漠中的精绝古城遗址,进入了地下“鬼洞”。洞中机关重重、陷阱不断,这神秘的鬼洞似乎在一位先知的掌控之中……
  龙岭迷窟
  一只出自陕西乡间的绣花鞋,引领摸金校尉进入一座废弃的唐代大墓,没想墓中套墓,西周的幽灵冢切断了所有的退路。悬魂梯是地狱的通道,还是无限的黑洞?
  从精绝古城逃生的人背上都长了一个眼球形的印记,果真是几千年前的魔鬼诅咒显灵?唯一了解秘密的考古专家孙教授一见这个印记惊恐万状,只道:天机不可泄露……
  云南虫谷
  远古的文明,失落的宝藏,神秘莫测的古墓,没有什么痹烩些元素更能吸引观众的眼球了,现在世界上正在兴起一股“古墓经济”,美国商业大片《盗墓迷城》《夺宝奇兵》,经典电玩游戏《古墓丽影》,无不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这些虚拟出来的“古墓”,使人们在舒适的电影院或者家中,跟随着电影或者游戏中的主人公展开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大冒险,体验前所未有的刺激。
  《鬼吹灯》,就是这样一个系列形式的文字冒险故事,三位当代摸金校尉,利用风水秘术,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那些失落在大地上的一处处龙楼宝殿,沙漠、雪山、森林、峡谷、急流、草原、鲜为人知的神秘动植物,危机四伏的陷阱,步步惊心,环环紧扣,超越极限与想象力的挑战,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揭开一层层远古的神秘面纱。
  昆仑神宫
  如何解开雮尘珠的秘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雪域藏地。香港古董商明叔为了寻找《格萨尔王》中传说的魔国冰川水晶尸,雇请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寻找。
  一行九人进入青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300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国遗址,寻找古格银眼,据说它是藏地的地理座标,可以断定冰川水晶尸就在喀拉米尔,而且许多线索都与雮尘珠暗合。
  在喀拉米尔的龙顶冰川,独眼白狼王率领狼群守护着冰川下的秘密;九层妖塔下埋葬的水晶自在山引发了雪崩;一条隧道直通风蚀湖,这里是白胡老鱼和斑纹鲛的战场,它们到底在争夺什么,是风蚀湖的霸主地位,还是在“戏珠”?翻过湖边的山冈,一座石窟中的城市展现在眼前,城中灯火通明,死气沉沉……
  黄皮子坟
  本书源起: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有一处被称为千古之谜的鲜卑山洞,又名大鲜卑山“嘎仙洞”,洞内有北魏时期的摩崖石刻。山洞幽暗深邃、神秘莫测,隐藏在莽莽原始森林中。嘎仙洞不光是北魏鲜卑族发祥的圣地,也是鄂伦春族古老的福地。传说在远古洪荒的年代,嘎仙洞曾是东海下的“海眼”,是通往冥冥洞府的入口。关于此地的传说不胜枚举,就像是白山黑水间似真似幻的海市蜃楼,但可以肯定的是,大鲜卑山嘎仙洞在历史的长河中,默默地见证了许多繁荣的消亡,带着无数的秘密留存至今。
  胡八一出国在即,整理旧物时翮出一张老照片,那时,他和胖子正作为知青在大兴安岭的山区插队,山里的生活让年轻气盛的他们如鱼得水。为了换几斤水果糖上山打黄皮子(黄鼠狼),为了给人治病捉熊取胆。没想到二人误入一座坍塌的黄皮子祠。传说几十年前,一伙号称“泥儿会”的胡匪曾从黄皮子祠挖出一口描金嵌玉的箱子,随后这伙胡匪和箱子就一起消失在了漠北草原。
  此时,恰逢战友丁思甜来信邀请他们去草原做客,二人欣然前往,哪知正赶上牧牛受惊。为寻找丢失的牧牛,三人和牧民老羊皮进入俗称阎王殿的百眼窟。在这里,竟有一些日本“给水部队”的遗迹,一座没有房间的怪楼,一个编号是“0”的地下室,更可怕的是,两只全身白毛的黄皮子一直尾随着他们……
  南海归墟
  本书源起:《列子●汤问》有曰:“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为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归墟的说法自古已有,传说天下之水皆汇于归墟。实际上,归墟正是古人对海底深渊的一种生动描述,而南海中的深渊和无底洞,更是当代最尖端科技都无法探测的神秘存在。偶尔出现在海面的无底旋涡,则被渔民们称为“海眼”。故事中提到的“南海归墟”正是处于复杂如迷宫般的海眼之下。
  南海中有处珊瑚螺旋海域,这里一年四季风暴不断,海难频发。据史书记载,在珊瑚螺旋之中曾有过一个青铜文明高度发达的恨天之国。自秦朝之后,相关记载彻底消失了,恨天国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迷踪之国。
  从美国治病回来的陈教授借举行家宴之机,请求胡八一去寻国宝秦王照骨镜,这面镜子的失落之地正是南海的珊瑚螺旋。众人商议过后,决定去南海寻觅失落的宝物,顺便做些“采蛋”的生意——采捞南海明珠。
  一艘无人驾驶的幽灵血船出没于白雾茫茫的海面;天空中下起了鱼雨,海面上出现了一堵巨大的水墙,难道是传说中的“龙上水”?还没接近珊瑚螺旋,匪夷所思的怪事接连出现。这时,座船底舱的夹层中不时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密谋着什么,要将这帮探险者置于死地……
  怒晴湘西
  本书源起:辰州,即今湖南省沅陵县,聚居着苗、侗、土家等众多少数民族。元朝初年,辰州为乌兰哈达部所破,由于不堪元人的种族歧视和奴役,湘西诸州爆发号称“九溪十八峒”的反元起义,元军因不服水土,加之战事频繁,伤亡巨大。朝廷忙命四川行省派兵前往镇压。反元军依据险隘的地形,利用本弩竹矢等原始武器,与元军展开激烈的战斗,但寡不敌众,终被镇压下去。
  琉璃厂的名家乔二爷请胡八一为他选处吉宅,聊天中,八一得知乔二爷发家于一座元代大墓,墓中“有水无鱼”。元墓真有如此神秘?
  胡八一心想去湘西寻找千年内丹救多铃性命,于是向曾去过湘西的陈瞎子打探消息。陈瞎子得知Shirley杨是搬山道人鹧鸪的后人,不禁唏嘘感叹起自己前半生的风云岁月。
  话说半个多世纪之前,正值壮年的卸岭盗魁陈瞎子伙同军阀合盗湘西瓶山元将之墓。墓中机关重重,几次均未得手,死伤甚众。于是陈瞎子联络搬山道人,告知瓶山中有千年丹丸,四处寻找雮尖珠的鹧鸪哨为之心动,决定同卸岭众盗一同发掘瓶山……
  时光荏苒,两位巨盗已化作历史的尘埃,当初他们从湘西盗出的宝物如今展现于博物馆内,遍身的纹饰好像密码一般,无人能解……
  巫峡棺山
  考古学家孙教授深夜潜入博物馆,被胡八一发现。无可奈何之下,孙教授逐渐表露心迹:他多年研究发明,四川的确有明代观山太保修筑的地仙墓。观山太保靠盗墓发家,将所盗之异宝悉数埋藏于地仙墓中,此墓就好比是一座“古墓葬博物馆”。孙教授一辈子怀才不遇,总想在考古界做出惊天之举,找到地仙墓一定能让他扬眉吐气。
  既然地仙墓中藏尽天下异宝,一定有救人性命的丹鼎。众人正苦于无从下手,哪知孙教授酒后吐出一段关于地仙村的民谚:“好个大王,有身无首;娘子不来,群山不开;烧柴起锅,煮了肝肺;凿井伐盐,问鬼讨钱;鸟道纵横,百步九回;欲访地仙,先找乌羊……..“
  这段民谚就像一位向导,引导着孙教授和胡八一等人一步步地接近地仙古墓。
  三枚摸金符、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鬼吹灯》华丽终结,尽释重重疑窦。

媒体推荐
● 大海神秘莫测,水下生物凶险无比,海底古文明让人叹为观止。
● 海洋禁忌之多,海底探险之奇,使你惊叹声不断。
● 运用易经八卦,知识丰富。
● 语言独到、幽默、情节紧凑惊险。

  流行原因剖析——《鬼吹灯》为什么这么火?
  作品本身:情节曲折起伏引人入胜,和当今网络游戏流行打怪趋势一致。
  游戏精神:盗墓本身就是亡灵和盗墓者玩的一个藏猫猫的游戏,读者参与其中,不仅体会惊险刺激,也可以挑战智力,《达芬奇密码》的流行也证明了这一点。
  教育意义:此书专业性非常强,从历史,天文,地理,甚至植物学知识都有涉及,无疑是本户外运动很好的科普教材。
  神秘作者:据悉,作者从来不以真面示人,并且称自己只有高中文化,而广大灯丝坚决不相信,更有好事者从各个角度来证实作者的身份……
  猎奇心理:从几年前一款有无数恶心僵尸的《生化危机》的流行来看,习惯了钢筋混泥土的白领们,对自然界的珍禽怪兽,奇花异草充满了猎奇之心。
  寻宝情结:每个人心底的那个寻宝情结——小时候,我们都坚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某个地方埋着一个宝藏……
  《鬼吹灯》神秘热到烫粉丝狂猜作者身份(南方都市报)
  你能想象吗?东北密林中有辽代萧太后墓和日军地下基地;精绝古城两千年前有一位具有特异功能的女王;云南水下发现金字塔式的献王墓——这不是现实,而是小说!近日,一部糅合了现实和虚构、盗墓和探险的小说《鬼吹灯》成为网友热捧的对象,连续几个月位居百度小说搜索榜首位,超过了《诛仙》等玄幻作品。《鬼吹灯》的粉丝自称“灯丝”或“粽子”(作者用在小说中,指尸体)。在灯丝们打造的百度“鬼吹灯吧”里,帖子总数已经达到16万多条。
  灯丝们不仅讨论小说中的细节,而且为小说改编影视剧选演员,甚至炮制了《鬼吹灯》的名词解释和图片,比如“尸香魔芋”、“摸金符”、“人面蜘蛛”等。最近,为了作者在书中写到一个“抽签”的情节涉及到概率论,不少自称数学高手的网友还在网上激烈争论书中写的概率是否出错,搞得好不热闹。
  粉丝狂猜作者身份
  《鬼吹灯》讲述退伍兵胡八一和胖子等人在东北、新疆、云南、西藏等地寻找古墓的探险故事。作者有模有样地给自古以来的盗墓者分派,“鬼吹灯”是其中摸金派的秘术,即盗墓者进入墓穴,必须在东南角点上蜡烛,如果蜡烛灭掉了,说明这墓的主人不愿意你拿它东西,拿过的都得放回去。
  《鬼吹灯》今年3月开始在网上发表,4月起点中文网获得《鬼吹灯》的版权,人气直升。虽然作者“天下霸唱(blog)”声称这部小说全都是自己“瞎编”的,但仍挡不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之潮,每个章节的付费点击率达到一万以上。10月,《鬼吹灯》的第一、第二部先后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在“鬼吹灯吧”里,作者的身份是网友们最关心的。很多人猜测,从小说内容看,作者“天下霸唱”应当“有相当的生活积累和文化沉淀,对收藏、易经都有相当研究,文笔也很老辣,无论情节铺排还是人物形象刻画都很到位,不可能在30岁以下”。还有不少网友猜测,作者本人或其祖上一定搞过盗墓这一行。
  本报记者联系上了作者“天下霸唱”。与他在网络上公布的信息一样,“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28岁,天津人,目前与朋友在天津合资开了一家小金融公司,写作完全是业余兴趣。笔名“天下霸唱”来自一个网络游戏。
  上海一媒体不久前曾采访了作者,称作者只有初中文化,曾在深圳打工洗盘子,这个说法曾在网友当中引起一阵轰动。张牧野告诉记者,该媒体其实听错了,自己绝非初中文化,也没有在深圳打过工。但他表示,自己确实学历不高,是一个“见了文化绕着走”的人,很少读书,四大名著就看过《水浒传》,平时只看体育和财经的新闻,只买游戏和战斗机的杂志。
  内容“都是瞎编的”?
  张牧野写小说最初源于“哄女朋友”。当时他和女友一起在网上追着看一个鬼故事连载,作者迟迟不更新,女友着急了。张牧野就说,不就是瞎侃吗,我也会,于是在网上写了第一个鬼故事《凶宅猛鬼》。现在《鬼吹灯》出名了,当初的女友却也早分手了。
  面对记者的采访,张牧野一直声称自己所有的内容都是瞎编的,虽然很多网友指出了文中的“摸金校尉”、“尸香魔芋”、“人脸蜘蛛”、“倒斗”等都确有其事,作者写的盗墓器具、兵器、古墓中的情况、尸体状况等也都符合真实情况。但张牧野说,自己只是根据平常看来、听来的一些东西,加上常识和想象写出来的。张牧野一再强调,写小说只是自己的业余爱好,不但不会作为专职,甚至不希望身边的亲人朋友知道。
  张牧野解释说,“摸金校尉”在曹操时期是官方掘墓队员的专职名称,“黑驴蹄子”和糯米能驱鬼是因为他听说东北民间有这样的说法,“尸香魔芋”来自热带的“尸臭魔芋”,“人面蜘蛛”是非洲的一种大蜘蛛和普通人面蜘蛛的结合体。
  “瞎编说”让很多网友不能接受,那些丰富的知识从何而来呢?在记者一再追问下,才终于初见端倪。张牧野堪称“野闻收集专家”,各种新鲜奇闻他常常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虽然很少读书,但他看电视时除了体育节目,就爱看央视的《探索●发现》以及国家地理频道的考古节目。他还酷爱军事,对美军熟悉得不得了,在书中写胡八一等人用的枪械,让专业人士都无可挑剔。
  《鬼吹灯》的图书编辑项竹薇告诉记者,《鬼吹灯》其实就胜在“似是而非”。天文地理无所不包,真真假假混在一起。很多东西后面作者还加个注解,比如写※尘珠时,后面注着: 尘珠、避尘珠、赤丹,是自古多次出现在史书中的中国三大神珠……让很多人信以为真。学地质的人看了昆仑山一章,觉得不对,但对于古墓文化又不了解;学考古的人觉得古墓写得不正确,但写到地理环境又好像挺真实的,似是而非的效果,就让读者不断在追求真实和享受奇闻之间获得极大的阅读愉悦。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从事金融信托业务工作。本名张牧野。天津人。

  天下霸唱:我要说自己是作家,别人还不笑死?
  南方都市:你的小说这么成功……
  天下霸唱:怎么就成功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南方都市:你不知道自己的小说在百度搜索榜上排第一名吗?
  天下霸唱:是吗?我真是不知道。我就在起点中文网写,就是写着玩的。从来没上过百度什么的。粉丝跟我也没多大关系,我写个热闹,大家看个热闹,不就这样?
  南方都市:小说这么畅销,你有没有打算专门写小说?
  天下霸唱:怎么会呢,唉,我和作家什么的也差太远了吧。我现在都很后悔当初把自己真实名字说出来了。现在我老妈、身边的朋友都还不知道这事呢。要让他们知道我在写小说,那多不好意思啊!
  南方都市: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天下霸唱:我看上去也不像是个有文化的人吧?作家感觉都是假文酸醋的,我要说自己是作家,别人还不笑死?估计女朋友都找不到吧?开玩笑的。我现在做金融,我觉得这一行很有前途,虽然现在公司还一直在赔钱。
  南方都市:别小看畅销书,写好了很有前途的,也是个大成功啊。
  天下霸唱:我觉得成功至少该开宝马吧,我现在还开夏利呢。不过我是搞经济的,美国就有“古墓经济”,关于古墓探险的小说、电影、漫画、游戏和玩具,是一条很大的产业链。我觉得我们国家要说起古墓文化来,那不比谁都强,这一块很有潜力,我们真应该有人去开发一下。不过我写这小说就是玩一玩,自己好玩,倒从来没想靠这个挣钱。
  南方都市:也许就是你这种“玩”的心态比较放得开,所以写得好看吧?
  天下霸唱:可能有些人是被束缚住了,其实这东西就是瞎编呗。我每天写两个半小时,也没什么故事大纲,也不讲什么逻辑,也没什么结构限制,想到哪就写到哪。比如说你写到他们被困在一个密封的石室里边了,出不去怎么办?那我就让石头上开个缝不就行了。你写小说你做主,怎么编怎么有,不用想什么“合不合理”,关键是把字凑出来。
  南方都市:不过很多读者觉得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呀,比如他们找了很多图片证明“尸香魔芋”是存在的。
  天下霸唱:就是有真的有假的,混在一起。尸香魔芋是有来源的,我看过国外有一种“尸臭魔芋”。我写地点,写到东北、昆仑山,写那些地理环境,基本是真的;还有写动物基本都有原型。他们用的工具、枪啊,伞兵刀啊都是真的,精绝古城也确实有,但是情节就都是编的了。
  南方都市:读者都觉得你博通古今,知道那么多地理啊、风水啊、古物啊、历史、军事等内容。你会不会写小说的时候还上网搜资料?
  天下霸唱:搜啥资料啊。编故事一定不能被真实的东西牵着走。我都是靠记忆,靠我听来的看到的一些东西,从来不查资料。如果写自己不太熟悉的东西,就把它写成自己熟悉的东西不就行了。千万不要被资料限制死了。
  南方都市:写的时候是不是挺开心的?
  天下霸唱:挺过瘾的,特别是把里面的人物杀得稀里哗啦的时候,特别有一种发泄的感觉。也是一种解压吧,工作压力挺大的。

精彩摘录

大山里的古墓
  ……
  我趴在大树上看见下面的人熊急得直转圈,忘记了自己身处限境,觉得好笑,对在另一棵树上的胖子喊:“小胖,你二大爷怎么还不走啊?跟下边瞎转悠什么呢?你劝劝它,别想不开了。”
  胖子……听我挤兑他,也不肯吃亏,跟我对骂起来:“胡八一,你他妈的就缺德吧你,下边这位哪是我二大爷啊,你看清楚了再说,那不是你媳妇吗?
  我哈哈大笑,指着下面的人熊对胖子说:“噢,看错了,原来这是你老姨,我可不给你当姨夫。”
  ……不过马上我的笑容就僵住了,树下的人熊正不顾一切的爬上我所在的这棵大树。
  ……我心中暗骂:“谁他娘的告诉我狗熊不会爬树?这不是坑我吗。”
  ……想不到今日我就要死在深山老林之中了,死到临头,不能丢了面子,得拿出点革命者大义凛然的劲头来,让胖子燕子好好看看我老胡绝不是孬种。于是扯开吼咙对燕子胖子二人喊道:“看来我要去见马克思了,对不住了战友们,我先走一步,给你们到那边占座了去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话要对革命导师说的,我一定替你们转达。”
  胖子在十几米外的另一颗大树上对我喊:“老胡同志,你放心去吧,革命事业有你不多,没你不少,你到了老马那边好好学习革命理论啊,听说他们总吃土豆炖牛肉,你吃的习惯吗?”
  我回答道:“咱干革命的什么时候挑过食?小胖同志,革命的小车不倒你只管往前推啊,红旗卷翻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天下剩余的那三分之二受苦大众,都要靠你们去解放了,我就天天吃土豆烧牛肉去了。”
  ……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一句主席诗词: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不过山下没有旌旗在望,只有人熊守候。

生意
  那人推了推鼻梁上架的大蛤蟆镜开口对我说道:“天王盖地虎。”
  我心说这词怎么这么熟啊,于是顺口答道:“宝塔镇河妖。”
  对方又问:“脸怎么红了?”
  我一竖大姆指答道:“找不着媳妇给急的。”
  “那怎么又白了?”
  “娶了只母老虎给吓的。”
  我们俩同时抱住了对方,我对他说:“小胖,你没想到中央红军又回来了吧?”
  胖子激动的快哭了:“老胡啊,咱们各方面红军终于又在陕北会师了。”

渡河
  眼下只好在雨中苦等,我也喝了两大口白酒,身上寒意稍退,时辰渐晚,天地间阴晦无边,四周细雨飘飞,被风吹成了无数歪歪的细线,我突然想起了那些曾经一起的战友们,只见河水愈加汹涌澎湃,越看越觉得心里压抑烦躁,忍不住扯开嗓子对着黄河大喊一声。
  自己也不知道喊的是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喊出去了心里痛快。
  ……
  胖子终于逮到了我的把柄,不失时机的挤兑我:“老胡你懂个六啊你,在这唱什么秦腔,你没听说过饮一瓢黄河水,唱一曲信天游吗?这可是在折的,到什么山头,就要唱什么曲。”
  我怒道:“你哪攒来的那么多臭词?什么喝黄河水,这水你敢喝啊?我他娘的就知道才饮长沙自来水,又食武昌塔嘛鱼。”

鱼骨庙
  ……摸金校尉的行规很严,倒开一个斗,只能拿上一两件东西,多了便是要环了规矩,看这位修鱼骨庙的高人,既然能在龙岭找到很多人都找不到的大墓,一定是个老手。越是老手高手,越看重这些规矩,有时候甚至把行规看得比命都重要,不过这些优良传统现在恐怕没人在乎了,现在的民盗跟当年闹日本鬼子差不多,基本上到哪儿都执行三光政策。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10-26 at 22:59

Posted in book, fiction, review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