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Zhu-Xian(诛仙)

leave a comment »

萧 鼎:诛仙
英文名:海外版”Jade Dynasty”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前六册),花山文艺出版社(后两册)(首本:2006年4月15日)
中心联: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chú)狗。日月无情,转千世屠枭雄!横批:取其而代。

诛仙笑话
★、一位小竹峰的美女在望月台练功时,不小心跌至台下的垃圾桶中。此时焚香谷的一弟子经过,看见这一名双脚露在外头的美女不禁叹了一口气:“唉青云门就是大派,真是浪费,这女人至少还可以用上十年,再扔了。真可惜!”
★、一天野狗道人问小环:小环,你喜欢什么花?小环还没说就被周一仙抢了:你怎么不问我喜欢什么花?小环几人同时好奇:周一仙不是只喜欢钱的吗?怎么还喜欢花了?只听周一仙正气凛然地说:贫道只喜欢两种花,一种是有钱花,另一种是随便花!
★、一次,一次野狗道人请林峰吃饭,中途上了趟茅厕,回来时,裤子湿了一大块。林峰问:“你的裤子怎么湿啦?”野狗:“自从我成名之后经常这样。”林峰:“经常这样?”野狗说:“可不是!经常是旁边的人撒着尿突然转过来大叫,‘这不是野狗道人吗?’”
★、幽姬一天半夜起来,恰巧夜空一颗流星划过,幽姬连忙许了心愿:希望我能变漂亮些。谁知刚许完心愿,流星“嗖”地返回来,对她说:大妈!你诚心为难我,是不?!
★、李询好不容易逮着鬼厉了。于是便压着往焚香谷而去。半路经过河阳一家,鬼厉曰:“酒瘾难耐,要不你在这儿等会,我进去买壶酒!”李询大怒:“呸!你当我白痴啊!你在这儿等着,我进去!”
★、窗台上有一书,名曰:《明天我要嫁给你》。小凡路过,发现此书,欲看清书名,旁边陆雪琪见状忙告之曰:“明天我要嫁给你。”小凡脸红,片刻后像醒悟过来一般痴痴吐出两个字道:“真……真的?”
★、话说小灰和鬼厉到一酒馆喝酒,刚喝两口,就发现杯子里有只苍蝇。“喂,小二,”鬼厉叫道:“酒里有苍蝇。”“苍蝇?那绝对不可能!”小二说:“老实对您说,在给您端上来之前,我把所有的苍蝇全拣出来了!”
★、话说时间又到了青云门七脉会武。大竹峰杜必输赌瘾难耐,下注买最后第一名,卖的很火几天,赌注就涨到了一万两银子。很不幸的是,这一万两银子被王二叔中的。众弟子不解,问王二叔:“你是怎样赌中的?”王二叔说:“我连续三天梦到‘7’这个数字,3×7=24,所以我买了第24号会赢。”众弟子大惊:“3×7=21,怎么会是24呢?”王二叔也吓了一跳:“真的?这回买错了,下次买21号。”
★、话说李询去青云山小竹峰搓澡。李询静静地趴在搓澡石上,眼睛望着前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那坚实而宽阔的臂膀开始微微颤抖。这种感觉?李询的心仿佛都要碎了,他轻轻地对小竹峰搓澡美女说:“你用力搓吧,我甘愿承受这一切苦痛!”。美女微微一笑,眼角流漏出关爱的目光,没有用任何语言去安慰他,只是用力的抚摸着他的后背。李询眼圈红了,几滴泪珠顺着脸变流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转过身来抓住美女的双手:“你就不能轻点吗”?
★、话说这陆雪琪对小凡日思夜想,想的失眠了于是乎,引出下面对话──雪琪:“师父,我又一宿没睡着。”水月:“你怎么没试试为师教的数数的方法。”雪琪:“试了,我数到了487865。”水月:“然后你睡着了吗?”雪琪:“不,这时天已经亮了。”
★、这个由于天天修习太极玄青道,宋大仁困了,遍回到自己屋中,以便打个盹。当他刚躺下,吴大智便来敲门问时间,大仁估摸了一下说:“快到午时三刻了。”他刚入睡,敲窗声又响了起来:“大师兄,您知道时间吗?”他只得再次回答:午时四刻。”敲窗师兄弟太多,他根本无法睡好,于是写了个小条子贴在门窗上:“我不知道时间!”太瞌睡了,大仁再次躺下。但几刻钟后,小凡又敲起了窗户:“大师兄,现是寅时差一刻!”
★、青云山,通天峰。话说这七脉会武多了一项新考点:文学测试。苍松道人出题:写了一句话让弟子们点标点,此话是:“女人如果没有了男人就恐慌了。”小竹峰的答案是:“女人如果没有了,男人就恐慌了!”而大竹峰的答案是:“女人如果没有了男人,就恐慌了!”
★、鬼王宗把各大门派带到百兽谷,一弟子喊道,是青云门的向前走一步。各弟子向后退了一步,只有萧逸才没有退,死在鬼王宗的刀下。鬼王宗走后•••••青云弟子们异常气愤,掌门道玄真人开会说:“萧逸才这娃是个好娃,就是反应慢了点儿……”
★、由于李询太卑鄙龌龊,受到各大门派的剿杀。其中不乏魔教散仙。最后李询筋疲力竭落在一个悬崖边上。他看了看前面那些想取他人头的人,说道:“杀我可以,但给我个理由,也让我死的瞑目。”
  雪琪:“一加一等于几?”
  李询:“二。”
  雪琪:“你知道的太多了!”
★、小凡:大师兄,你用我的烧火棍了吗?
  大仁:没有,我没用。
  小凡:你真没用?
  大仁:我真没用!
  小凡:唉,你是第6个承认自己没用的人了……

★、小白:你说你很寂寞,为什么不去找你以前的玲珑姐而来追我呢?
  兽神:好马不吃回头草!
  小白:你们兽妖也有美女呀!我们两相隔这么远,你却来追我呢?
  兽神:兔子不吃窝边草!
  小白: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抛弃我呢?你这个混蛋!
  兽神:天涯何处无芳草!

原著诗词

滴血洞内遗刻
  芳心苦,忍回顾,悔不及,难相处。
  金铃清脆噬血误,一生总被痴情诉。
  铃铛咽,百花调,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

斩相思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负。
  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黑石洞•三尾妖狐
  小松岗,月如霜,人如飘絮花亦伤。
  十数载,三千年,但愿相别不相忘。

万人往
  天涯路,从来远。儿女意,向来痴。
  天高海阔八万丈,芸芸众生尽匍匐。
  星万点,月正明,苍天冷,寒如霜。
  可笑万物如刍狗,谁为覆雨谁翻云!

夜饮•兽神
  旧时意,沧桑过,还记否,伤心人。
  白发枯灯走天涯,一朝寂寞换宿醉。

醉花阴•陆雪琪
  落寞无主日沉苦,晚寐披衣舞。寒月空中悬,风拂纱帐,心思断愁肠。
  俯首对花花影动,东风意捉弄。面色胜倾城,却为情故,秀眉又轻蹙。

菩萨蛮•陆雪琪
  白衣似雪冷若霜,天琊清光万丈鸣。伫立寒风中,芳心为谁属?
  十年光阴过,恍惚如梦醒。噬魂天琊见,心却在悲鸣。

天仙子•陆雪琪
  九天仙子下凡尘。人间哪得几回闻?白衣胜雪天琊寒。相依扶,共患难。芳心暗许死灵渊。
  后山舞剑谁人堪。泪竹何处诉。斩断相思红颜苦。做逆徒,犹无悔。独守天涯人憔悴。

钗头凤•叹雪琪
  剑锋芒,情丝殇。红尘自古多凄凉。自彷徨,独心伤,素人天琊,无尽思量。狂!狂!狂!
  梦亦醒,人难忘。尽酒千觞叹蓝芒,夜凝霜,愁更长。剑透残阳,且歌且狂。凉!凉!凉!

卜算子•碧瑶
  奇花凌寒傲,铃音彻千古。滴血洞中见真情,一生只随君。
  十年寒冰室,身去魂不悔。天地惟有痴情怨,诛仙证真君。

蝶恋花•思碧瑶
  亦真亦幻缘何起,望极井底,几人生心际。正邪千古两不立,为伊也敢逆天地。
  立马横棍凭谁问,十年追忆,追忆成回忆。旦求独守君闺地,管他菩提惹尘粒!

卜算子•田灵儿
  朱绫腰间缠,龙首暖心田。虹桥之上定私身,可知旁怨语?
  无意传法诀,但插深情种。青梅竹马却无欢,再会知无缘?

西江月•小白
  九天白狐入凡,清丽英勇服众。百年囚困玄火坛,一朝长啸震天。
  今朝留恋岐山,悲叹痴儿枉怨。奇法威慑青云徒,是为疼惜血传?

西江月•金瓶儿
  红颜贝齿轻叹,风情万种依旧。谈笑间侵并阴阳,犹有花枝余颤。
  玲珑前痴私语,青龙后耍智谋。紫芒光中托俏体,何时以现真心?

青玉案•苏茹
  杏眼圆睁俏师娘,心性急,不服输。真心相待众弟子。不嫌不弃,悉心教导,难言心中苦。
  伉俪情深百年恋,多次昏厥为不易。望断天涯心不甘。明月相怜,今宵难圆,只盼夫早归。

雨霖铃•鬼厉
  相顾相分,白衣如雪,青衣凝翠。望狐岐思无绪,
  终不可相执手,始不能与相守。
  十数载,烟霭茫茫。秀美清竹对心枯,寒冰床上念不忘。
  孰无错?岂知怎赎过!
  噬魂扫尽南疆土,寻良方,却使失望。
  烈酒入喉,本应是醉里消千愁,却不料,酒入愁肠,愁上又加愁!

减字木兰花•林惊羽
  御剑擎空,袖袍挥过风卷雾。碧光驰骋,横扫剑芒尽戮魔。
  怒海腾龙,乘风架浪踏云端。亲斩鬼神,天地狂啸唤惊风!

其他:

陆雪琪
  月魄霜魂塑倾城,而今只愿莫相逢。
  竹林暗夜风雨恶,寂寞悬崖冰雪横。
  对擂已知心有属,抗命何惧违师承。
  天琊三尺龙吟下,君在地府第几层?

碧瑶
  九州阴灵齐吟唱,诸天神魔共想望。
  以我血躯祭神明,奉为牺牲心亦伤。
  三生七世惟念君。永堕阎罗又何妨?
  只为情故凄凉时,虽死不悔痴情惘。

碧瑶吟
  春去春归更几时?魂飘梦宿无处知。
  断肠女子曾垂泪,伤心花儿欲辞枝。
  流年多恨长哀晚,难渡相思河汉浅。
  当日双影似在目,如今梦回天涯远。
  天涯远,泪点点,生死易判情难断。
  翩翩蝴蝶梦中飞,竹林轻拥飘花随。
  只知此身为君生,何惜此命救君危。
  必做世间痴情人,君生我死忍从分。
  漫洒鹃血染红云,今生来世两不闻。
  宿世恩仇最难消,知是爱恨几曾饶。
  瑶析碧碎长消散,百世千年永寂寥。
  人道妖女多无情,生杀予夺等闲轻。
  却不见青云山上痴情死,漫天飘花为何红?

田灵儿
  天资颖慧意气昂,娇俏女儿神飞扬。
  粉面含情花解语,笑颜逢春玉生香。
  清凉宝珠谐连理,琥珀朱绫伴鸳鸯。
  如水光阴欢乐度,当年未肯顾痴郎。

小白
  狐面人心尘世行,何妨楚楚并盈盈。
  焚香谷里结新友,玄火坛边忆旧情。
  百年豪饮图一醉,万里梦回已三更。
  我今憨眠君莫笑,须解无债一身轻!

幽姬
  叱咤风云称朱雀,只今玄裳一幽姬。
  正邪有别乃宿怨,水火不容本仇敌。
  恶战倾心慕豪举,时闻众口颂雄奇。
  哪知祖师祠堂后,不复罡风舞白衣。

幽姬
  面附轻纱心附伤,石亭野径旁。
  暗香幽传寻径去,却见淡白裳。
  百年思,终不忘,断愁肠,难思量。
  碧剑白衣,桀骜天下。
  正魔距疏,又见沧桑。
  闲看亭前花落,静望天边云风。
  无情海岸意无情,又念淡白裳。

小环
  花苞欲放又微含,四海逍遥少愁烦。
  清水芙蓉天然色,冰糖葫芦自在甜。
  多端鬼术惊奇士,莫测神算动仙凡。
  识人见善不见恶,笑看秋去与春还。

玲珑
  知君妖孽不可留,峻岭崇山斩君头。
  几度痴心问对错,数夕泪眼叹恩仇。
  生前未肯成比翼,死后但求共绸缪。
  绝世巫术请君试,天荒地老缠不休。

水月
  轻烟袅袅拜仙神,一点凡心已蒙尘。
  宝殿争端不忍见,青云内讧似曾闻。
  伶牙俐齿无稍让,冷面寒心且修真。
  小竹峰上为首座,记否白衣地下人?

小凡•少年愁
  年少荒村日无忧,岁寒不知少年愁。
  苍天有眼人无情,喋血青云恨幽幽。
  从来坦荡世无争,何奈人心命运囚。
  长天一笑空遗恨,天地不仁万物狗。

兽神
  永生不灭又如何?千年相思换石隔。
  痴情不忘随心去,天地祭拜我惟魔。
  八荒火龙吞天下,十万妖兽为我奴。
  真爱即逝化情仇,生死相依泪恸歌。

万剑一
  斩龙碧芒过,魑魅尽胆慑。
  一代枭雄怆然悲,峥嵘岁月难复回。
  玉清殿,睥睨正魔天下。
  通天峰,弑师对错了然。
  仇情生死皆浮云,祖师祠堂伶俜归。

小痴
  痴痴对花花颜开,为女甘愿自身埋。
  梦里依稀故容色,画中分明旧情怀。
  中原逐鹿非无志,三界问鼎亦有才。
  但恨生死两难见,未得有路到蓬莱。

诛梦仙缘
  千年梦,弹指间,往事如水淡如烟。
  曲以终,人亦散,旧梦初醒已千年。
  青云现,梦中仙缘,风雨萧萧,饮尽花落又一宵。
  回眸笑,寻难真,万般思量缘中道。
  思悠悠,恨幽幽,狂心乘酒倚清愁。
  千杯酒人未醉,离愁有谁会?
  浮生叹,问世间,情之一物却为谁?
  天地不仁何为道?
  徘徊凡世,留恋人间。

兽神灭世
  凝眸千年的是笑意?是泪水?
  明灭不定的是希望?是绝望?
  命为伊生,愿为伊亡。
  奈何厮守不得。
  既然世不容我,何不我来灭世!

痴儿•小凡
  世间百事一一尝,看似心志坚逾钢,
  谁知腹中断肠伤?只留一丝心絮荡。

雪琪容:
  九天仙子落凡尘,媚目柔光摄心魂。
  白发未掠红颜面,朱唇碧影眷世人。

河阳:
  桃花独首旧城外,柳依何傍度光阴。
  春花秋月几落寒,百年光阴醉连连。

青云:
  碧影青山入九霄,七山连脉日散寒。
  千年青云无时断,仙人吟道倾渡船。

天音:
  秋叶满山卧红莲,大悲天音颂千年。
  红云不散欲妄念,金轮经渡化痴恋。

流波:
  东海流波山连川,十年光暑尽眼前。
  回望雨夜柔情时,缠绵辗转握红颜。

蛮荒:
  银沙万里不见野,洪荒遗种烛龙盘。
  旷野拔地一城起,王陵冥火笑人间。

焚香:
  玄火耀天夜如炎,狐狱赤炼铡锁伤。
  暗香旧阁不闻泪,葬花千万莫见残。

南疆:
  穷山恶水南蛮地,黑巫一坛血污连。
  十万黑水豺怯近,镇魔古窟兽神眠。

昆仑:
  暮雪仙山天池巅,玉虚通天朗凤观。
  冷云一牧胜人帝,灵台悬圃望群山。

修罗:
  恒古异界孤本传,血池骨海世人寒。
  阴阳风火皆安土,归蝶天忍樱木残。

Written by Boathill

2009-04-15 at 22:00

Posted in book, Poems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