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Redflag Cuter

leave a comment »

石一楓《紅旗下的果兒》書摘

★、车轮组成的长流只能带给人一种联想,那就是历史的车轮滚滚他妈的向前。(而)他这个用脚走过千山万水的人,也注定要被轮胎们碾过吗?
★、古力歪戴着镶金星的混纺学生帽,骑着一台卸了后座的锰钢自行车。他也不下车,一条腿杵在墙上,就像一只正在撒尿的大狼狗。三只大狼狗在一堆破烂之间共商大事。……他经常一整天跨在车上不下来,指使陈星和小北完成各种任务。拿破仑得势的时候也就这派头。
★、古力连家伙都不掏,大大咧咧地走到对方面前,当众跳起了脱衣舞。他一边脱,一边问那些孩子:“见过皮皮虾玩球儿么?”那些孩子正在含糊,古力已经脱光了上衣摆造型。我的妈呀!他的身上有好大、好清晰的一片纹身,说皮皮虾玩球儿那是谦虚,实则是一幅二龙戏珠组图。
★、作为一个部队大院长大的小孩,小北从小怕在胡同里打巷战,就是因为在这里常常发生这种情况:让人家关门打狗,躲都没地儿躲。不像四通八达的大院儿,上演的基本是豹子追羚羊的速度战。
★、在陈星和小北的价值观里,“当流氓”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他们甚至经常用“流氓”来自我标榜。但流氓也有流氓的原则,他们要做的是高尚的流氓,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流氓。本着这个原则,他们应该对张红旗知恩图报,就像鸡鸣狗盗之徒对孟尝君一样。
★、警察说:“所有犯人都不是我们送的。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送了进去。”
★、要不您把我们放出去真打丫一顿得了。也算这趟炮局没白进。……但是我们再进来,就得交代是您教唆的了。
★、(警察)回头吩咐陈星和小北: “你们俩互相监督。假如一个跑了,另一个举报就算将功赎罪。”张红旗到外面推车,还听见小北乐呵呵地对陈星说:“你要仗义你就赶紧跑吧,也给我一立功的机会。”
★、现在好了,陈星和张红旗这两个“配对儿”的困难户自己走到了一起。更让配对爱好者们惊喜的是,他们发现这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配”在一起,竟然有那么“配” 。一个是孤傲不羁的浪子,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他为了她身陷牢狱,她为了他声名狼藉。这是什么效果?这他妈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香港烂片《天若有情》啊!无需表决,全票通过。
★、我还年轻,却已经老了。……他们平白就抹杀我所处的人生阶段,把我看成了一个从青春期跨越哺乳期直奔更年期的女智者。
★、对于新出现的这一对儿,老师却连管都不去管。反正这种学生就算不早恋,也得惹别的祸,早恋反倒能起到遏制真正的犯罪的作用。这就是差学生的特权。
★、沈琼大概将喋喋不休地说话视为维持两人关系的胶水——而且不需要是双面胶,只要她这一面够稠够密就可以了。
★、相比之下,后来的黄色光碟市场就健康得多,进货渠道多元化,市场竞争激烈。
★、听完外国音乐,看完外国女人,他们还会去操场上打篮球,被外国男人的胳肢窝熏得眼冒金星。
★、直到沈琼走了,连背影都变成了小小的一条线,他才反应过来,“要幸福呀”是一句日本电视剧里常用的台词。他刚才享受的是一次经典的分手告白。
★、对于他的请教,老师遗憾地说:“这些东西初二不是就讲过吗?现在才问实在太晚了。”小北继续厚颜无耻地说:“文革耽误了十年,您不都赶回来了么?我只耽误了六年而已。”他还眼泪汪汪地恳求:“您可千万不要放弃我啊!”
★、父亲的内心充满了厌恶——厌恶一切。但厌恶久了,连厌恶的力气也没了,就只剩下了漠然——生活在别处,对什么事情都毫不关心了。
★、一个流氓要是主流起来,能让主流的人都感到肉麻。
★、那你说, 大学考不上,军校不想上,他能干什么?真可惜,国家没开设一所流氓大学。
★、那个女生是南方人,一会儿说自己家里是官员,一会又说家里是做生意的。到后来才知道,在那儿地方,这两种身份基本上是一回事。
★、学生中出现了两个“周氏兄弟研究会”,一个是“周树人周作人研究会”,另一个是“周润发周星驰”研究会。
★、也许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正在攻城,什么时候城池攻破,什么时候正义就会得到伸张,真理就会散发光辉。
★、昌平园在静静的夜晚也非常美。矮而陈旧的宿舍楼,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含蓄。枝脉宽大的松树的影子摇曳着,仿佛它们并非被风吹动,而风却是它们扇出来的。更好的还是风,外面凛冽的风,进了园子就温柔了,轻快了,而且不同于城里任何一个公园里的风。这里的风裹着泥土、青草、树叶的气味,此外就再没有别的杂质了。
★、有人把最好的岁月叫做“黄金时代”,其实哪里来的什么黄金“时代”呀。 “时代”太长了,而“黄金”的只可能是一个上午、一段旅程,甚至蓦然被晃了眼的一个瞬间。但只要有就足够了,再短也可以让人无怨无悔,所以才叫“一寸光阴一寸金”。
★、风从旷野上来,带着熟透了的稻子的味道,还有西山上的草和树木的味道。张红旗在陈星身边走着,感觉自己的脚变成了鳍。她正在金黄色的海水里游泳呢!她和他真的在分享好时光。金色的张红旗被这个时刻感动
了,她低下了金色的脸,几乎滴下几颗金色的眼泪。
★、世界剛剛度過了一次区域性经济危机,西方的少數人險些把整個東南亞玩死。当那些瘦得像猴儿一样的人民被迫失业,忍受饥饿,最终走上街头去暴动、去抗议时,刚刚捞了一票的金融大佬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们说:你们的市场经济还不够成熟!
★、走累了,他就来到静园草坪上,躺着,看星星。……跟着琴声,在心里哼唱那些曲子。他就这么把吉他一把一把地听少了,把星星一个一个地看灭了。
★、他没说自己被冻得感冒又转成肺炎在医院里躺了小半个月的事儿。到现在,身子还在发虚。张红旗点点头。她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又一想,眼前这个人几天以前还对自己大吼呢!不能哭给他看。于是她说:“要是没有你,我就被压扁了。按你的道理,我是不是该报答你呀?”陈星眨眨眼说:“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各行各业都在评选“跨世纪人才”,仿佛没评上,你就他妈的不配进入新世纪,你的日历就永远停留在一九九九年。
★、最让小北着迷的,还是她对“爱情”的态度。她让小北知道:爱情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狼狈为奸,不是青春期的躁动,爱情是心灵的交汇,是命定的情缘,是超越世俗,是最崇高最伟大的人类灵魂的震撼。
★、她的身体像免费进入的广场,心灵却是大门紧锁的圣地。
★、小北便追出去,找陈木。可陈木跑得快,早已溶化在夜色中了。……没办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萧何月下追韩信。
★、他太急于忘掉陈木了,因此重操了流氓犯的旧业。
★、还有一个老大爷,签证官问他:“到美国干什么去?”他说:“我孙子是美国公民。”没想到签证官是个半吊子中国通,楞说他对美国不尊敬。
★、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我算文化工作者么───反正我认为,中国人的生活缺少的不是别的,就是浪漫,我们从小就他妈的没受过浪漫教育。
★、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对我来说,我老公就是锁链,可失去了他,我才真是一无所有了呢!
★、杰出女性张红旗带着一丝窃想:怪不得那么多女人都成了小女人,原来当小女人是很幸福的。而结婚对于小女人来说,就像孩子手里唯一的一块糖,最享受的就是隔着糖纸闻味的感觉了。
★、房地产商仿佛正在进行最后的冲刺……别说北京五环路了,连秦皇岛的楼盘都敢叫自己“奥运板块”,他们信誓旦旦的预测:这时候再不出手,奥运过后就别想在国际化大都市立锥了——找一暖和点的水泥管子吧。
★、她对陈星说的第一句话是:“如果你有一个孩子,你觉得他应该叫什么名字?”
★、谨以此文,记录那段我们还年轻的岁月。

附:新浪爱问资料

Written by Boathill

2010-09-20 at 20:30

Posted in book, Chinese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