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

with 2 comments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意为“梵音海”,藏南门隅之邬坚岭地方人,藏历第十一绕迥之水猪年(一六八三年,清康熙二十二年)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从小资质灵敏,曾拜五世班禅为师,落发受戒,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后被迎至布达拉宫,在著名学者桑杰嘉措的直接培养下,学习天文历算、医学及文学等,对诗的造诣很深。火狗年(一七零六年),仓央嘉措被『解送』北京途中,据说行至青海湖滨时去世,时年二十四岁。有的记载中说他是舍弃名位、决然遁去,周游蒙藏印等地,后来在阿拉善去世。

考据仓央嘉措的情歌

  仓央嘉措之一生虽传奇如神話,然其功底遠未及“学贯藏汉”之水平。此非怪也,蓋其修行在於佛教,所寫詩歌,實為「金剛道歌」,原本藏文。其歌者,常引女性,比擬也,隱喻也,或有所指代,未必關乎男女之情。後世之人,感其經歷坎坷、命運多殆,而英年早逝,遂賦以『情僧』之號,恐謬之所宗。
  今之所譯其詩,或多有轉譯自其他漢譯,甚或引申原意以求風雅者。以漢譯標準之『信、達、雅』,實失「信」也。然此宗教、歷史之爭,非文學藝術之範疇。正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時不關風和月』。佳美之態,流暢之文,人所共享。以下摘錄于道泉之白話文本(較近原意)及曾缄之七言文本(多有潤色)。

附《仓央嘉措情歌選編》:

☆《見與不見》──English translation by Divertida LZ
  你见,或者不见我      You see me, or not see me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I am there – not sad, nor happy
  你念,或者不念我      You miss me, or not miss me
  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The feeling is there – not come, nor leave
  你爱,或者不爱我      You love me, or not love me
  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The love is there – not more not less
  你跟,或者不跟我      You follow me, or not follow me
  我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My hands are in yours – not give up not apart
  来我的怀里,或者      Come to my arms, or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Let me live in your heart
  默然 相爱         Love quietly
  寂静 欢喜         and Joy peacefully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
  少女俏丽的脸蛋,浮现在我心上。

  心中爱慕的人儿,与你白头偕老。
  如从大海深处,采来奇珍异宝。

  邂逅相遇的娇娘,浑身散发着芳香。
  恰似白色的松石,拾起又抛向路旁。

  已是意马心猿,黑夜里也难以安眠。
  白日里又无结果,不由心灰意懒。

  已过了开花的时光,蜜蜂儿不必忧伤。
  既然是缘分已尽,我何必枉自断肠。

  凛凛草上霜,飕飕寒风起。
  鲜花与蜜蜂,怎能不分离?

  野鸭恋上了沼地,一心要稍事休息。
  谁料想湖面封冻,这心愿只得放弃。

  为爱人祈福的幡儿,竖在柳树旁边。
  看守柳树的阿哥,请别用石头打它。

  用手写下的黑字,已经被雨水浸湿。
  心中没有写出的情意,怎么也不会擦去。

  印在纸上的图章,不会倾诉衷肠。
  请把信义的印戳,打在各自的心房。

  默想上师的尊面,怎么也没能出现。
  没想那情人的脸蛋儿,却栩栩地在眼前出现。

  若能把这片苦心,全用到佛法方面。
  只在今生今世,要想成佛不难。

  时来运转的时候,竖起了祈福的宝幡。
  有一位名门闺秀,邀我去她家赴宴。

  露出了皓齿微笑,向着满座顾盼。
  目光从眼角过来,落在小伙儿的脸上。

  若依了情妹的心意,今生就断了法缘;
  若去那深山修行,又违了姑娘的心愿。

  贡布小伙的心,好像蜜蜂撞上蛛丝。
  刚刚缠绵了三天,又想起佛法无边。

  启齿嫣然一笑,把我的魂儿勾跑。
  是否真心相爱,请发一个誓来。

  真情属于自己,不知它的价值。
  一旦被人夺去,不由又气又急。

  和我相爱的女友,已被别人娶走。
  心中相思成疾,身上皮枯肉瘦。

  情侣被人偷走,只得去打卦求签。
  那位纯真的姑娘,在我梦中浮现。

  初三的月儿光光,银辉清澄明亮。
  请对我发个誓约,誓言象满月一样。

  我和情人幽会,在南谷的密林深处。
  没有一人知情,除了巧嘴的鹦鹉。
  可爱的巧嘴鹦鹉啊,千万别在人前泄露。

  胡须满腮的老狗,心眼比人还机灵。
  别说我黄昏出去,回来时已是黎明。

  锦被里温香软玉,情人儿柔情蜜意。
  莫不是巧使机关,想骗取少年的情意。

  洁白的仙鹤,请把双翅借我。
  不会远走高飞,去理塘转转就回。

  一箭射中鹄的,箭头钻进地里。
  遇到了我的恋人,魂儿已跟她飞去。

  柳树爱上了小鸟,小鸟对柳树倾心。
  只要情投意合,鹞鹰也无隙可乘。

  恋人美丽俊俏,更加情意绵绵。
  如今要进山修法,行期延了又延。

  骏马起步太早,缰绳拢得晚了。
  没有缘分的情人,知心话说得早了。

  一百棵树木中间,选中了这棵杨柳。
  可是我从不知道,树心已经腐朽。

  山上的草坝黄了,山下的树叶落了。
  杜鹃若是燕子,飞向故乡多好!

  会说话的鹦鹉,从贡布来到这里。
  我那心上的人儿,是否平安健康。

  一双眸子下边,泪珠象春雨连绵。
  冤家你若有良心,好好地看我一眼。

  在离别远行的时候,送你的是多情的秋波。
  永远以微笑和真情,来把你思念相迎。

  翠绿的布谷鸟儿,合适要去门隅?
  我要给美丽的姑娘,寄过去思念的讯息。

  东方的工布巴拉,多高也不在话下。
  牵挂着我的情人,心儿象骏马飞奔。

  达不地方气候温和,达布姑娘长得俊俏。
  如果没有“无常死神”,他们定能白头偕老。

  风啊,从哪里吹来?风啊,从故乡吹来!
  我幼年相爱的情侣啊,风儿把她带来!

  在那西面峰峦顶上,朵朵白云在漂荡。
  我那意增旺姆啊,给我燃起祝福的高香。

  大河中的金龟,它能将水乳分开。
  我和情人的身心,没有谁能够拆开。

  蜂儿生得太早,花儿又开得迟了。
  缘分浅薄的情人啊,相逢实在太晚 了。

  仅仅穿上红黄袈裟,假若就成了喇嘛。
  那湖上的金黄野鸭,岂不也能超度众生。

  涉水渡河的忧愁,船夫可以为你除去。
  情人逝去的悲哀,有谁帮你消忧?

  到处在散布留言,留言令我心烦。
  我心中爱恋的情人啊,眼睁睁望着她远去。

  双亲不在眼前,故乡远在他方。
  眼前不用悲伤,情人胜过亲娘。

  我言慢行行,您道君且住,问君此心可悲切,何日再相会?
  风从哪里吹来,风从故乡吹来。少年时代的情侣,风儿把她带来。

  天空洁白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到远处去飞,只到理塘就回!

  初三月儿弯弯,清辉洒满心田。请您答应我吧,要比十五还圆。

  东山崔嵬不可登,绝顶高天明月生,
  红颜又惹相思苦,此心独忆是卿卿。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发发草上霜冻,再加使者寒风,
  当然就是他俩,拆散花儿蜜蜂!

  写的黑色小字,已被雨水冲去;
  未画的心的图画,要擦也擦不掉它!

  盖的黑色印章,不会把话来讲,
  请将信义小印,嵌在各自心上。

  心中热烈地爱恋,问伊能否作侣伴?
  答道:除非死别,活着便决不离散!

  我观修的喇嘛的脸面,却不能在心中显现;
  没观修的情人容颜,却在心中明朗地映见。

  在那众人之中,莫露我俩真情,
  你若心中有意,请用眉眼传递!

  虽然肌肤相亲,却不知情人真心;
  不如地上画图,能算准天上星辰。

  若随美丽姑娘心,今生便无学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又负姑娘一片情。
☆(另譯)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見。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附《六世达赖情歌六十六首》:

其一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注:此言倩影之来心上,如明月之出东山。

其二
转眼苑枯便不同,昔日芳草化飞蓬,饶君老去形骸在,变似南方竹节弓。
注:藏南、布丹等地产良弓,以竹为之。

其三
意外娉婷忽见知,结成鸳侣慰相思,此身似历茫茫海,一颗骊珠乍得时。

其四
邂逅谁家一女郎,玉肌兰气郁芳香,可怜璀璨松精石,不遇知音在路旁。

其五
名门娇女态翩翩,阅尽倾城觉汝贤,比似园林多少树,枝头一果娉鮓妍。
注:以枝头果状伊人之美,颇为别致。

其六
一自消魂那壁厢,至今寤寐不断忘,当时交臂还相失,此后思君空断肠。

其七
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清明过了春归去,几见狂蜂恋落花。

其八
青女欲来天气凉,蒹葭和露晚苍苍,黄蜂散尽花飞尽,怨杀无情一夜霜。
注:意谓拆散蜂与花者霜也。

其九
飞来野鹜恋丛芦,能向芦中小住无,一事寒心留不得,层冰吹冻满平湖。

其十
莫道无情渡口舟,舟中木马解回头,不知负义儿家婿,尚解回头一顾不。
注:藏中渡船皆刻木为马,其头反顾。

其十一
游戏拉萨十字街,偶逢商女共徘徊,匆匆绾个同心结,掷地旋看已自开。

其十二
长干小生最可怜,为立祥幡傍柳边,树底阿哥须护惜,莫教飞石到幡前。
注:藏俗于屋前多竖经幡,用以祈福。此诗可谓君子之爱人也,因及于其屋之幡。

其十三
手写瑶笺被雨淋,模糊点画费探寻,纵然灭却书中字,难灭情人一片心。

其十四
小印圆匀黛色深,私钳纸尾意沉吟,烦君刻画相思去,印入伊人一寸心。
注:藏人多用圆印,其色作黛绿。

其十五
细腰蜂语蜀葵花,何日高堂供曼遮,但使侬骑花背稳,请君驮上法王家。
注:曼遮,佛前供养法也。

其十六
含情私询意中人,莫要空门证法身,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断红尘。
注:此上二诗,于本分之为二,言虽出家,亦不相离。前诗葵花,比意中人,细腰蜂所以自况也。其意一贯,故前后共为一首。

其十七
至诚皈命喇嘛前,大道明明为我宣,无奈此心狂未歇,归来仍到那人边。

其十八
入定修观法眼开,乞求三宝降灵台,观中诸圣何曾见,不请情人却自来。

其十九
静时修止动修观,历历情人挂眼前,肯把此心移学道,即生成佛有何难。
注:以上二诗亦为一首,于分为二。藏中佛法最重观想,观中之佛菩萨,名日本尊,此谓观中本尊不现,而情人反现也。昔见他本情歌二章,余约其意为蝶恋花词云:静坐焚香观法像,不见如来,镇日空凝想。只有情人来眼上,亭亭铸出娇模样。碧海无言波自荡,金雁飞来,忽露惊疑状。此事寻常君莫怅,微风皱作鳞鳞浪。前半阕所咏即此诗也。

其二十
醴泉甘露和流霞,不是寻常卖酒家,空女当垆亲赐饮,醉乡开出吉祥花。
注:空行女是诸佛眷属,能福人。

其二十一
为竖幡幢诵梵经,欲凭道力感娉婷,琼筵果奉佳人召,知是前朝佛法灵。

其二十二
贝齿微张笑靥开,双眸闪电座中来,无端觑看情郎面,不觉红涡晕两腮。

其二十三
情到浓时起致辞,可能长作玉交枝,除非死后当分散,不遣生前有别离。
注:前二句是问词,后二句是答词。

其二十四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其二十五
绝似花蜂困网罗,奈他工布少年何,圆成好梦才三日,又拟将身学佛陀。
注:工布藏中地名,此女子诮所欢男子之辞

其二十六
别后行踪费我猜,可曾非议赴阳台,同行只有钗头凤,不解人前告密来。
注:此疑所欢女子有外遇而致恨钗头凤之缄口无言也。原文为髻上松石,今以钗头凤代之。

其二十七
微笑知君欲诱谁,两行玉齿露参差,此时心意真相属,可肯侬前举誓词。

其二十八
飞来一对野鸳鸯,撮合劳他贳酒娘,但使有情成眷属,不辞辛苦作慈航。
注:拉萨酒家撮合疾男怨女,即以酒肆作女闾。

其二十九
密意难为父母陈,暗中私说与情人,情人更向情人说,直到仇家听得真。

其三十
腻婥仙人不易寻,前朝遇我忽成禽,无端又被卢桑夺,一入侯门似海深。
注:腻婥拉荣,译言为夺人魂魄之神女。卢桑人名,当时有力权贵也。藏人谓此诗有故事,未详。

其三十一
明知宝物得来难,在手何曾作宝看,直到一朝遗失后,每思奇痛彻心肝。

其三十二
深怜密爱誓终身,忽抱瑟琶向别人,自理愁肠磨病骨,为卿憔悴欲成尘。

其三十三
盗过佳人便失踪,求神问卜冀重逢,思量昔日天真处,只有依稀一梦中。
注:此盗亦复风雅,唯难乎其为失主耳。

其三十四
少年浪迹爱章台,性命唯堪寄酒怀,传语当垆诸女伴,卿如不死定常来。
注:一云:当垆女子未死日,杯中美酒无尽时,少年一身安所托,此间乐可常栖迟。此当垆女,当是仓央嘉措夜出便门私会之人。

其三十五
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注:此以桃花易谢,比彼姝之情薄。

其三十六
生小从来识彼姝,问渠家世是狼无,成堆血肉留难住,奔去荒山何所图。
注:此竟以狼况彼姝,恶其野性难驯。

其三十七
山头野马性难驯,机陷犹堪制彼身,自叹神通空具足,不能调伏枕边人。
注:此又以野马况之。

其三十八
羽毛零乱不成衣,深悔苍鹰一怒非,我为忧思自憔悴,那能无损旧腰围。
注:鹰怒则损羽毛,人忧亦亏形容,此以比拟出之。

其三十九
浮云内黑外边黄,此是天寒欲雨霜,班弟貌僧心是俗,明明末法到沧桑。
注:班弟教名,此藏中外道,故仓央嘉措斥之。

其四十
外虽解冻内偏凝,骑马还防踏暗冰,往诉不堪逢彼怒,美人心上有层冰。
注:谓彼美外柔内刚,惴惴然常恐不当其意。

其四十一
弦望相看各有期,本来一体异盈亏,腹中顾兔消磨尽,始是清光饱满时。
注:此与杜子美所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同意,藏中学者,谓此诗以月比君子,兔比小人,信然。原文甚晦,疑其上下句有颠倒,余以意通之,译如此。

其四十二
前月推移后月行,暂时分手不须衰,吉祥白月行看近,又到佳期第二回。
注:藏人依天竺俗,谓月满为吉祥白月。

其四十三
须弥不动住中央,日月游行绕四方,各驾轻车投熟路,未须却脚叹迷阳。
注:日月皆绕须弥,出佛经。

其四十四
新月才看一线明,气吞碧落便横行,初三自诩清光满,十五何来皓魄盈?
注:讥小人小得意便志得意满。

其四十五
十地庄严住法王,誓言诃护有金刚,神通大力知无敌,尽逐魔军去八荒。
注:此赞佛之词。

其四十六
杜宇新从漠地来,天边春色一时回,还如意外情人至,使我心花顷刻开。
注:藏地高寒,杜宇啼而后春至,此又以杜宇况其情人。

其四十七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注:谓人不知佛法,不能观死无常,虽智实愚。

其四十八
君看众犬吠狺狺,饲以雏豚亦易训,只有家中雌老虎,愈温存处愈生嗔。
注:此又斥之为虎,且抑虎而扬犬,读之可发一笑。

其四十九
抱惯娇躯识重轻,就中难测是深情,输他一种觇星术,星斗弥天认得清。
注:天上之繁星易测,而彼美之心难测,然既抱惯娇躯识重轻矣,而必欲知其情之深浅,何哉?我欲知之,而彼偏不令我知之,而我弥欲知之,如是立言,是真能勘破痴儿女心事者,此诗可谓妙文,嘉措可谓快人。

其五十
郁郁南山树草繁,还从幽处会婵娟,知情只有闲鹦鹉,莫向三叉路口言。
注:此野合之词。

其五十一
拉萨游女漫如云,琼结佳人独秀群,我向此中求伴侣,最先属意便为君。
注:琼结地名,佳丽所自出。杜少陵诗云:燕赵休矜出佳丽,后宫不拟选才人。此适与之相反。

其五十二
龙钟黄犬老多髭,镇日司阍仗尔才,莫道夜深吾出去,莫言破晓我归来。
注:此黄犬当是为仓央嘉措看守便站门者。

其五十三
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就里机关谁识得,仓央嘉措布拉宫。
注:以上二诗原本为一首,而于本分之。

其五十四
夜走拉萨逐绮罗,有名荡子是汪波,而今秘密浑无用,一路琼瑶足迹多。
注:此记更名宕桑汪波,游戏酒家,踏雪留痕,为执事僧识破事。

其五十五
玉软香温被裹身,动人怜处是天真,疑他别有机权在,巧为钱刀作笑颦。

其五十六
轻垂辫发结冠缨,临别叮咛缓缓行,不久与君须会合,暂时判袂莫伤情。
注:仓央嘉措别传言夜出,有假发为世俗人装,故有垂发结缨之事。当是与所欢相诀之词,而藏人则谓是被拉藏汗逼走之预言。

其五十七
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注:七世达赖转生理塘,藏人谓是仓央嘉措再世,即据此诗。

其五十八
死后魂游地狱前,冥王业镜正高悬,一困阶下成禽日,万鬼同声唱凯旋。

其五十九
卦箭分明中鹄来,箭头颠倒落尘埃,情人一见还成鹄,心箭如何挽得回?
注:卦箭卜巫之物,藏中喇嘛用以决疑者。此谓卦箭中鹄,有去无还,亦如此心驰逐情人,往而不返也。

其六十
孔雀多生印度东,娇鹦工布产偏丰,二禽相去当千里,同在拉萨一市中。

其六十一
行事曾叫众口哗,本来白璧有微瑕,少年琐碎零星步,曾到拉萨卖酒家。

其六十二
鸟对垂杨似有情,垂杨亦爱鸟轻盈,若叫树鸟长如此,伺隙苍鹰那得撄?
注:虽两情缱绻,而事机不密,亦足致败,仓央嘉措于此似不远噬脐之悔。

其六十三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其六十四
吩咐林中解语莺,辩才虽好且休鸣,画眉阿姊垂杨畔,我要听他唱一声。
注:时必有以不入耳之言,强聒于仓央嘉措之前者。

其六十五
纵使龙魔逐我来,张牙舞爪欲为灾,眼前苹果终须吃,大胆将他摘一枚。
注:龙魔谓强暴,苹里喻佳人,此大有见义不为无勇之慨。

其六十六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辛苦作相思。
注:强作解脱语,愈解脱,愈缠绵,以此作结,悠然不尽。或云当移在三十九首后,则索然矣。


摘自中国藏学出版社《情天一喇嘛》。

Written by Boathill

2010-12-26 at 14:00

Posted in digest, Poems

2 Responses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 other poems by Tsangyang Gyatso. Leave a Comment 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post.Leave a Comment […]

  2. […] other poems by Tsangyang Gyatso. Boathill @ 23:30 [filed under Poem Leave a Comment » 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