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Tang Qi books

leave a comment »

作者簡介:

  唐七公子,兼职作家。擅长古言小说,情节跌宕,擅长用幽默的语言述说令人心伤的故事,感动无数年轻读者。二零零九年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举成名,取材于《山海经》,并延续『三生三世』系列创作了《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步生莲》。随后出版《岁月是朵两生花》、《华胥引》等作品,《华胥引》获首届『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铜奖。

開心網評:

  我吧,挺村儿的,没见过啥市面。稍微有点儿小乐能笑半天,稍微有点儿小福能美一宿。还总想把小滋小味儿都抓手心儿里,攥紧喽。没事儿再拿出来尝尝,乐乐。
  就今儿吧,我又看一小说,乐的是花枝乱颤,精神涣散啊!
  哦,对了,书名儿叫《岁月是朵两生花》,唐七啊,你就逗死我吧!我无怨无悔的!
  我就琢磨呀,都是那些字儿,怎么让你换换位置,排列排列,就那么逗了呢?
不行不行,我得抄下来。可是,我越看越觉得的犯愁,这基本上就是获得一整本手抄《岁月是朵两生花》的行为啊!我震惊了。
  可是这冲动的小火苗在我胃里一顿晃悠,烧的我几乎是经脉逆转,精神错乱,惊心动魄……
  幸亏我喝了口凉水之后,终于决定放过这个反璞归真,抄一本书的机会。

精彩摘錄:

★、人一旦有了追求,光阴就荏苒了,岁月就如梭了,时间就白驹过隙了。
★、人民医院宰人民;人医的医生们艺高人胆大,所以他们这里收费也收得特别胆大。除了特别傻的人民群众,我们一般的人民群众是不会随便来人医看病的。
★、不对啊,悉尼怎么不是欧洲的了,悉尼有个歌剧院吧,就是因为有这个歌剧院,悉尼才被称为音乐之都的,音乐之都是欧洲的吧。那悉尼肯定就是欧洲的了,我没说错啊。这番话逻辑严密,有条有理,我們双双被她绕晕,坐进椅子里思考悉尼到底是不是欧洲的。
★、不良妇女和良家妇女的区别就在于,不良妇女习惯向多个男人撒娇,良家妇女一般向某个男人撒娇。
★、他们俩的事儿以后你要再掺和就把你送去新东方学英语。
★、你和我干爹属于旁系三代血亲以内,婚姻法注定你们今生不能结婚。但你不要害怕,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我刚才亲了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再等我十一年,等我初具规模就可以把你娶回家了。
★、你的创作经历是从帮人写情书开始的?是的,所以现在我写小说就写的是言情小说,如果那时候我是帮人写请假条、保证书、检讨书什么的话,说不定现在写的就是报告文学。
★、你说话不算话,我要诅咒你一辈子买方便面没有调料包。
★、原以為一切才俊都是又才又俊的。
★、听周越越说他们学建筑的有很多人都是秦漠的粉丝。粉丝们还在网上自发建立了一个民间组织来拥护支持秦漠,叫做禽兽俱乐部。这个禽兽俱乐部顾名思义,里边的每一个会员无论男女都是禽兽。我第一次听她这么说的时候,心里直犯憷,想这姓秦的得是多禽兽一个人啊,才能有这种感召力把五湖四海的禽兽们都聚集在一起。后来我才弄清楚,禽兽是对秦漠的粉丝的昵称,这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流行说法,就比如,说如果是周越越的粉丝就得叫月饼,如果是我的粉丝就得叫颜料一样。
★、周越越说我应该好好管管颜朗,他才八岁,已经知道卫生棉是干什么用的了,而她周越越八岁的时候,还纯真地以为卫生棉是一次性鞋垫。我说我们家颜朗确实不能跟你这种八岁还在读幼儿园大班,用『飞龙在天』这个成语造出『陈飞龙在天上飞』这样句子的人相提并论。周越越气得踢了我一脚。
★、哦,就是说他什么都不会了?那可以建议他去考公务员。
★、那些叹息的瓶子像起伏的海洋,和你擦肩而过的遗忘,是我一生的惊涛骇浪……
★、因为想你才会寂寞,因为爱你才会难过,听到你的名字都会让我失措,因为想你才会沉默,因为爱你才会落寞,我们的故事不想对任何人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念着我,还是选择忘记当作是解脱?你还会不会想到我,你还会不会继续爱我,再见面的时候是拥抱还是错过?
★、在欧洲文化熏陶下的童话故事,无论开头悲惨得如何惊天动地也往往逃不了一个恶俗的结局;由亚洲文化滋生出的浪漫情缘,则无论结局忧伤得如何有创造力也往往逃不了一个狗血的开始。
★、在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社会里,学会打麻将是非常重要的。(导师生病了,会打麻将的三个学生都被叫去陪床,不会打麻将的被安排去代课。)
★、大部分男人生平最热爱的事就是花钱和其他男人分享同一个女人,俗称嫖妓;最痛恨的事是其他男人不花钱就和自己分享同一个女人,俗称戴绿帽子。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跳过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尽管生产关系发生了巨变,连黄河都前前后后改道了七次,但男人们在这方面的价值观丝毫没有受到外力冲击,坚挺地传承了下来。为数众多的男人们始终热爱嫖妓而不热爱戴绿帽子,并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一般不会迎娶一个婚前就给他们戴了绿帽子的女人,比如说未婚妈妈。
★、她妄图使我坚信,每个女人都是天使,且不管你在认识男主之前有没生过孩子,只要你是女主,你就能得到幸福;但要成为女主,你必须得首先成为一个爱在雨中漫步的文艺女青年。
★、如今这个时代什么都讲究原生态,男女关系也不能例外,并且在这个方面取得长足发展,已经直接回归到上古『意投则野合』的纯天然原始状态。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十一世纪环境破坏严重,大自然已不能提供良好的隐蔽环境,使野合的条件受到极大限制。
★、孟姜女痴情啊!我一个搞艺术的,那小子竟然说我像孟姜女,把我说得这么痴情,他不是羞辱我么,人身攻击啊这是。我想再怎么也得挽回半个未来艺术家的面子,就随口说我这两年其实夜夜出入烟花之地,早已修炼成一个绝代妖姬。
★、对于穷人来说,流不流行不重要,流不流感才重要,但对于潮人来说,流不流感其实不重要,流不流行才重要。
★、山上覆盖的林木在如此寒冷的冬天依然郁郁葱葱,树冠参差纠缠,紧紧挨在一起,远看构成一道谱系不清的私家菜——清炒西蓝花。
★、岁月是朵两生花,涉江而过,花开千朵,惊回眸如何才是我爱你。
★、市场经济之后,我们没有办法选择挨不挨宰,但万幸还可以选择在哪里挨宰。
★、我们在青春年少时遇到彼此,那是最洒脱美好的时光,那是最不成熟的时光,可我们的喜欢没有在一个维度里过,从来都是错位的。可本来,我们本来可以的。
★、我们搞艺术的,从来不拘小节……
★、我在床头坐下,目不斜视地望向前方,前方是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一首关注粮食和石油问题的歌曲冉冉在室外升起:油and米,我喝你,什么什么的。
★、我最喜欢他的那篇《谁是最可爱的人》,大冬天英勇跳冰窟窿拯救失足未成年儿童的黄继光同志实在太值得我们学习了。他的其他东西我也看的,都写得挺好的,不过这几年倒没看他有什么新作品出来,大概是江郎才尽了吧,可惜了。他早期还有一篇什么来着,写得挺狂的,那真是有文采啊,我读了立刻就喜欢上他了,我想想我想想,好像叫一个神经病的日记,对,就叫一个神经病的日记。
★、我深刻认识到社会果然已经不再淳朴了,因为做好事要想不被舆论谴责竟然显得那么的困难。
★、我爱你你不爱我你爱上别人我死了你终于发现你爱我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吉祥物。
★、我觉得这歌写得又辨证又有逻辑,并且所有歌词都没有语法错误,这真是太不容易了。
★、放眼整个生物界,永远是花花公子最希望女人们能够活得开放。首先心灵为他们开放,然后身体为他们开放,归根结底还是身体为他们开放,等女人完全开放了,就可以把她们随手放开了。
★、明星的衍生产品价格就跟明星的包养价格一样,基本上都不遵循市场规律的。
★、明白的道理就不是哲理了,哲理本来就是不明不白的道理。
★、烟花是夜之情妇眼角流的泪,光棍是男女比例失调犯的罪。
★、现在这个社会,文人出了名都当艺人去了,艺人出了名都当文人去了。
★、生活就像是一趟长跑,只要能坚挺地跑过那个最痛苦的临界点,不需要下载任何数据包,人的体能就可以自动升级。
★、电话里起码有两分钟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眼看着人民币在沉默中从手机账户里义无反顾地流出去,不禁让人想起一个四字成语……沉默是金。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间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该忘。
★、真名士,自风流,真明星,自风骚,对待娱乐圈,我们永远要有一颗颠倒黑白的心。
★、科技进步了,社会发展了,东方卫视的『莱卡我型我秀』和『加油!好男儿』标志着我们国家现在也进入男色时代了。继70年代末邓小平同志成功带领我们实现了科学技术对于生产力的转化之后,我们的媒体也成功带领帅小伙们实现了生殖力对于升值力的转化。如今,长得帅不仅能当饭吃了,还能拉动内需促进国民经济增长了。但是我们也不能骄傲,相对于日本这种把牛郎事业发展成一国文化的国家来说,我们国家还太逊色,在这方面对于帅小伙的开发还很不够,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还需要继续努力,迎头赶上。
★、第一步,抬头;第二步,闭眼。这样,眼泪就都流进心里了。
★、篮球场旁边的小树林。那里有石桌石凳,植物光合作用剧烈,氧分子含量丰富,令人心绪平和,不容易产生激动过头以至于殴打对方的情况,是众多情侣们谈判分手的首选之地。
★、编辑表示欣慰,看完后建议我重新写结局,把白血病换成肺痨,她觉得《对面竹楼上的裸女》作为一部乡土气息浓厚的文学作品,不适合使用白血病这样时尚的、富有韩国气息的文化元素。
★、要不怎么叫中国移动,就是告诉你在中国要好好打电话就得边打边移动。
★、越是其他方面顺利的男人,越是希望在感情上遭遇坎坷,你不给他坎坷,让他轻易得手,他就找其他女人坎坷去了,这样,你的命运就会变得很坎坷,现在让他坎坷,主要是为了将来你能不坎坷。
★、这年头都聊生人呢,谁聊人生啊。倒是可以聊聊人性,先聊聊人,再聊聊性。
★、这怎么可能,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在一起,就算你变成路边的一棵草,教室里一把椅子,蛋糕店里一个羊角面包,我也不会……抛弃你
★、这真是苛政猛于虎也,大学生猛于苛政也。
★、适才见笑于此潘郎者前,吾甚愧甚愧,宁与其母行周公之事,亦不愿美男子前失颜至此,吾恨矣。


★下载★天碟书架爱问资料新浪微盘微盘搜索百度云盘

Written by Boathill

2013-06-14 at 21:35

Posted in book, digest, review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