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Bao-pu-zi

leave a comment »

东晋葛洪语录(《抱朴子》名句摘抄)

★、学之广在于不倦,不倦在于固志。
  见晋·葛洪《抱朴子·崇教》。固志:坚定志向。这两句大意是:学问的广博在于学而不倦,学而不倦在于志向坚定。二句严密的逻辑,指出学问的博大精深来源于学而不倦,能作到学而不倦的内因在于目的纯正,志向坚定。苟子《劝学篇》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枳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可见学问在于积累,而积累必须有恒心,有志者事竟成。可以这两句说明青年人应树立正确的学习目的和坚定的志向,才能有强大的学习动力,才会作出巨大的成就,

★、用得其长,则才无或弃;偏诘其短,则触物无可。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用人如果用他擅长的方面,那么人才就不会被弃之不用;如果片面责难他不擅长的方面,那么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不合意。出自《抱朴子·博喻》。诘(jié):追问,责问。

★、疏广散金以除子孙之祸。
  晋·葛洪《抱朴子·守塉》。疏广:西汉宣帝时人,任太子太傅五年,后称病还乡。把皇帝所赐黄金广济乡人。他认为把钱财留给子孙,其子孙“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刚益其过”。本句大意是.疏广把自己的钱财散发给乡里邻居,为的是消除子孙后代未来的灾祸。疏广所为,不失为远见卓识之举。那些倚仗自己的权势、地位和优裕条件极力为子孙谋利益的人,对子孙看似爱之,实则害之,即使留下遗产如金山银山,不知道自力更生的不肖子孙也会坐吃山空,挥霍净尽,甚至为非作歹,作奸犯科,作父母的恐怕不能辞其咎吧。

★、明治病之术者,杜未生之疾。
  晋·葛洪《抱朴子·用刑》。杜:断绝。这两句大意是:深明病理和医术的人,可以杜绝没有发生的疾病。医术高明的医生,深明病理,了解疾病产生的原因,可以在疾病还没暴露出来之前先作预防,不使疾病产生,可用于说明良医不单能治疗疾病,而且能预防疾病;也可用以比喻为政和处世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预防、杜绝事故的发生。

★、官达者,才未必当其位;誊美者,实未必副其名。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选:显贵。当(dang荡):适台。誉美者:被赞誉称美的人。副:符合。这两句大意是官职显贵的人,才能未必就适合他所占据的位置;设赞誉称美的人,他的行为未必与名声相符。古人立身道德讲究“名实相符”,但在封建社会里的十普遍现象是位高才下,名实不符。可用于对这种社会现象的讽刺,也可用以提醒人们对“官达”、“誉美”者要考察其实际表现不可因其地位、名声而轻信。

★、水则不决不流,不积不深。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决:疏导,开通水道。这两句大意是:水道不疏通,水就不会畅通奔流;水若不积蓄容汇,也就不会成为深广的江海。这两句以水为比喻,前句说明在学习中遇有疑难,困惑不解,如果没有人具体指导,解疑释难,就不会茅塞顿开,一解百解;后句说明学习是一个渐进过程,如果不能坚持不懈,日积月累,就不能成为知识渊博、有学问有本领的人。

★、火则不钻不生,不扇不炽。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钻:指钻木生火。炽:炽烈,火旺。这两句大意是:不去钻木就生不出火来,不用扇煽,火苗就不会炽烈旺盛。比喻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必须具备相应的外因。因此,要搞发明创造,要促进事业的兴旺发达,必须先创造必不可少的条件,否则只能成为空谈。

  ★、金以刚折,水以柔全,山以高陊,谷以卑安。
晋·葛洪《抱朴子·广譬》。以:因为。全:保全。陊(duò堕):坠落。这几句大意是,金属所以易断折,是因为它刚强;水所以能安全,是因为它柔和;高山容易发生山崩而坠落,是因为它高;山谷所以能平安自适,是因为它低。几句以自然物性为喻,阐述一种哲理,一种社会现象:刚强耿直的人,容易受挫折、遭打击;柔和无争的人,则能够明哲保身。“露头的椽子先烂”,“树大招风”,地位高的头面人物,竞争者多,树敌也多,易受攻击,也容易倒台;地位低下的人,默默无闻,不被人所知,也不为人所重,倒常平安无事。

★、名美而实不副者,必无没世之风。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副:相称,符合。没世:永久。风:风范。这两句大意是:博得美名而与实际不副的人,必无永久的可以传世的风薄。世界上有许多名不副实的人或物,凭借机遇、势力、欺骗宣传或其他原因,名噪一时,甚或名重一世,但却经不起时间老人的检验,最终必将还其本来面目,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金舟不能凌阳侯之波,玉马不任骋千里之迹。
  晋·葛洪《抱朴子·用刑》。凌:渡。阳候:古代传说中的波涛之神,此指洪波巨浪。任:胜任。骋:驰骋,奔驰。这两句大意是:金制的船不能横渡洪波巨浪,玉雕的马不能胜任千里驰驱。船的功用在于渡河,马的功用在于奔驰。金舟玉马既贵重又精美,却无渡河之实和驰骋之用,因此徒有“舟”、“马’之名,而无“舟”、“马”之实,只具有可供观赏的工艺品价值而已。~所说明的是成事必须务实的道理,颇有鉴戒意味。

★、千仓万箱,非一耕所得;干天之木,非旬日所长。
  晋·葛洪《抱朴子·极言》。一耕:一次耕耘。干天:冲天,耸人云天。木:树。旬日:十日。长(zhǎng掌):生长。这几句大意是:千仓万箱的粮食,不是一次耕耘就能得到的;高人云天的大树,不是十天工夫就能长成的。这几句话是比喻任何事业的成功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想得到硕果,就必须不断努力,坚持不懈地下工夫,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必须经过渐变的过程。可用于说明对待学习和事业应持的态度。

★、小疵不足以损大器,短疾不足以累长才。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疵(cī刺):小毛病。本句大意是:不能因为一点儿小毛病就损坏一个大的器物。这句话说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上任何事物都有缺点,不能吹毛求疵,因小失大,看人待事都应这样。可说明事物的相对性及衡量人才的标准。

★、西施有所恶而不能减其美者,美多也。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西施:古代著名的美女。恶:丑。这两句大意是:尽管西施也有长得美中不足的地方,但并不减少她的美色,因为她长得美的地方太多了。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上再美好的事物,从不同的角度和视点去观察,也总能找出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白璧微瑕,并不影响整体的美。这两句可供论述瑕不掩瑜的遭理,也可供论述对任何人和事都不能求全责备的道理。

★、锐锋产乎钝石,明火炽乎暗木,贵珠出乎贱蚌,美玉出乎丑璞。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锐锋:指具有锐利锋刃的刀、剑等。钝石:粗笨的矿石。炽(chi赤):原义是火旺,这里是燃烧意。璞(pú仆):中间藏有美玉的石头。这几句大意是:锐利的刀剑来源于粗钝的矿石,明亮的火光来源于燃烧的暗木,珍贵的明珠出自轻贱的河蚌,华美的宝玉出自丑陋的璞石。自来人人都喜爱锐锋、明火、贵珠、美玉,却每每忘了它们来源于不起眼的钝石、暗木、贱蚌、丑璞。这几句可供论述伟大往往孕育于平凡之中的道理,也可供论述从质朴中可以提炼出精美的道理。

★、云厚者,雨必猛,弓劲者,箭必远。
  晋·葛洪《抱朴子·喻蔽》。劲:强劲。这几句大意是:云层密厚的,下的雨一定很猛;硬弓强劲的,射出的箭一定很远。这几句说的虽然是自然现象和物理现象,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可用于论教和治学,说明博览今古,学贯中西,根基扎实,功底深厚的人,他的见识、成就、学术造诣就会超出一般人。

★、粉黛至则西施以加丽。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黛(dài代):青黑色的颜料,古代女子用来画眉。西施:春秋末年越国著名美女。本句大意是:有了化妆品的装饰,越国美女西施会更加美丽。此名句以比喻象征手法说明学习的道理。即使是学富五车的人,也像西施需要粉黛一样地需要学习,孤陋寡闻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此句比喻巧妙,寓意深刻,其道理通过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来,显得既通俗又含蓄,既具体可感又耐人寻味,从而增强了文句本身的艺术魅力。

★、必死之病,不下苦口之药;朽烂之材,不受雕镂之饰。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雕镂(lou漏):雕刻。这几句大意是:对于无法挽救的病人,不必再给他下苦口的药了(以免增加他的痛苦);已经朽烂的木头,不能再雕镂精美的花纹了(没有保存的价值)。良药苦口利于病,是对于可治之病讲的,若病入膏肓,无可挽救,还给病人吃苦口之药,只是徒然增加其痛苦罢了;“朽木不可雕也”(见《论语·公冶长》),雕了也没有美学价值,不能成为传世之作。故以此二句说明办事应实事求是,不能沽名钓誉,图幕虚名,否则只是白费功夫,甚至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虽云色白,匪染弗丽;虽云味甘,匪和弗美。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匪:非。这几句大意是:丝虽然说很白,不经漂染,不会明丽喜人;美味虽然甘甜,不经调和,不会脍炙人口。此条是葛洪在阐明教学的重要性时所打的比方,其目的在于通过未加工与加工过的东西的物性差别,说明教育和学习的必要性。生丝虽然很有价值,然而只有经过了漂染、加工,才能更加明丽。同理.人虽然是万物灵长,也只有经过学习,接受教育,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发挥出更大的人生价值。此条通过具体可感的实物,说明重视教育的道理,手法巧妙,表述生动。这是古人说理文中常用的一种表现手法。

★、临凝结而能断,操绳墨而无私。
  晋·葛洪《抱朴子·行品》。凝结:指难分难解的纠葛。操:掌握。绳墨:本是木工打直线的工具,比喻规矩或法度。这两句大意是:遇到纠葛而能作出决断,掌握法度而能无所偏私。

★、金钩玉饵虽珍,不能制九渊之沉鳞。
  晋·葛洪《抱朴子·广譬》。饵:钓鱼用的鱼食。九渊:深渊。制:制服,指钧得。沉鳞:沉在水底里的游鱼。这两句大意是:黄金做成鱼钩,白玉当作鱼饵,虽然都租珍贵,却不能钓得沉在渊底的游鱼。天下之物各有所用,只有用得其所,才能发挥它的最大功能,取得最佳的效益;用得不得其所,即使再珍贵,也等于废物。用人也应作如是观。

★、役其所长,则事无废功;避其所短,刚世无弃材。
  晋·葛洪《抱朴子·务正》。役(yì忆):驱使,任用。废功:不成功。材:问“才”。这几句大意是:任用人所擅长的本领,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避开人的短处,世上就没有可弃掉的人才。任用人的长处,因为是其所擅长,干起事来得心应手,就易于把事成功。人有短处,如果任用时能避开他的短处,只用他的长处,帮么世上就班有完全没用的人了。这几句用于说明任用人如果能扬长避短,则人人可用;能人尽其用,也就易于把事情办成功。

★、以玉为石者,亦将以石为玉矣;以贤为愚者,亦将以愚为贤矣。
  晋·葛洪《抱朴子·擢才》。这几句大意是:把宝玉当作石头的人,也会把石头当作宝玉;把贤人当作愚人的人,也会把愚人当作贤人。以前两句比喻后两句,说明一些人知识浅薄,目光短浅,贤愚不分,能把贤人当作愚人,也能把愚人当作贤人。以贤为愚会埋没人才,以愚为贤又会重用蠢才,这对国家对事业都是极其危险的。

★、良骏败于拙御,智士踬于暗世。
  晋·葛洪《抱朴子·官理》。御(yù预):驾驶车马的人。踬(zhì描):被绊倒。这两句大意是:良马失败于拙劣的驾御者,才智之士羁绊于昏暗的世道。好马须有良御,智士须逢明世。再好的马遇到拙劣的骑手和御手也跑不快;再有才智的人生在暗世也发挥不了自己的才能,不能有所作为。这两句以“良骏败于拙御”作比兴,通晓易明地揭示了“智士踬于暗世”的悲剧。这种以浅比深的说理方法可以借鉴。可用这两句揭示智士不能有所作为的原因,也可用以抒发智士逢暗世而不能有所作为的感叹。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故有跋涉而游集,亦或密迩而不接。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志向投合的人不认为山海的阻隔遥远,意见不合的人不认为咫尺的距离很近。所以有的人跋山涉水从各处来相聚,也有的人就在眼前却不相交往。

★、位高而器不称者,不免致冠之惑也。 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朋友之交不宜浮杂。

★、坚志者,功名之主也。不惰者,众善之师也。

★、过载者沉其舟,欲胜者杀其身。

★、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

Written by Boathill

2015-05-04 at 22:00

Posted in digest

Tagged with , ,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