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Dream

leave a comment »

  …………
  他像平时一样来了。
  瘦瘦的脸颊,神情细致。
  似乎还在高中时代,又感觉时间过去了许多年。
  昔日的同学,难得能经常聚在一起谈得来的好友。
  其实我们俩都是比较闷的,聊的无外乎書法、刻印、诗歌、古籍一类的。
  可今天不一样的是,他好像很高兴,说话也多,一直侃侃而谈。
  说着许多不靠谱的笑谈,但我很细心地听着,感觉很好。
  聊着聊着,也不知为什么就坐着他骑的车一路回家了。
  是他的家。和记忆中的不一样的街道和住宅楼。
  忘了自己的二八车放在哪里了。
  到了他家楼下,才想到天都黑了,我怎么回家啊?
  也意识到自己家不再和他家是邻居了,离得还挺远。
  心里估摸着如果走回去需要多少时间。
  周围的景致好清晰,非常有细节。
  要过一条马路,再走约莫四五站地的样子。怎么这么远?
  又想刚和父母吵了架,是回去呢还是在外面晃一夜。
  可看他聊得正热闹,不知怎么张口。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也累了。
  心思飘离,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倾听着黑暗中莫名的紧张。
  最终还是跟他說,借我自行车用用,要回家了。
  他很仗义地說骑车带我回家。
  这么晚了他居然还能在路上遇到熟人,客套、问好。
  於是我们又开始一路走一路往回聊。
  或者也许,我们一直站在楼下,只是我的魂儿自在地忽悠了一会儿。
  夜很深了,不得不提出是否在他家凑合一夜的想法。
  以前两家住的近,从來没出现这种情况。
  很矛盾提出超常的要求。
  我迷迷糊糊地在楼道的扶手上滑过,想當然地滑到了楼下。
  楼梯变成了物理世界奇遇记里的平面。
  难道进入的大门不是一楼吗?
  一个孩子坐在角落里告诉我找错门了。
  我只好又滑向二楼,再高些三楼……
  他站在门口等我。
  看來我适才的确离开了一会儿,是思想还是身体难以回味。
  我这才记起來问他,怎么搬到这里?
  他一边领着我进屋,一边向我解释起来。
  客厅过道处有条大狗,或是个穿着道具的小孩。
  他說,没事儿的,你轻一点,别吵醒它(他)就行。
  我不知道其所指,只惦记着怎么绕过门口和屋里堆积的箱子。
  我礼貌地问,叔叔阿姨都还好吧?
  我父母出国了一年,去的是堪培拉,他接着說。
  在非洲么,还是美洲,我心里画着世界地图。
  所以中科院的房子就不能住了,他說。
  科学院有这样的规定?我心里疑问。
  他们回国後,重新分房,就搬来了这里。
  房间里的照片,显示了住宅的主人。
  是专业记者的采访,写着著名科学家洋以亭的名字。
  我看不清字迹上写的是不是个草書的洋字。
  他接着甩给我一個爆炸消息:
  你看过新闻說洋以亭教授和咱们学校校长结婚的报道吧?
  我这会儿听着已经灵魂出窍了。
  你你你,你又不姓洋的啊?!什麽意思嘛?
  让我想想,难道分不清你的姓氏和洋字的区别了……
  當大脑越来越慢,感觉迟钝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快醒了。
  仅是还有一层意识,试图继续去捕捉他更多的解释。
  不能就这么醒來吧?还有许多问题要问。
  可接下來的故事只能我自己圆了。
  但我必须……

2015.10.26. 凌晨記梦,於北美西雅图。

Written by Boathill

2015-10-26 at 06:00

Posted in diary, life

Tagged with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