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Archive for the ‘life’ Category

Dream

leave a comment »


  …………
  他像平时一样来了。
  瘦瘦的脸颊,神情细致。
  似乎还在高中时代,又感觉时间过去了许多年。
  昔日的同学,难得能经常聚在一起谈得来的好友。
  其实我们俩都是比较闷的,聊的无外乎書法、刻印、诗歌、古籍一类的。
  可今天不一样的是,他好像很高兴,说话也多,一直侃侃而谈。
  说着许多不靠谱的笑谈,但我很细心地听着,感觉很好。
  聊着聊着,也不知为什么就坐着他骑的车一路回家了。
  是他的家。和记忆中的不一样的街道和住宅楼。
  忘了自己的二八车放在哪里了。
  到了他家楼下,才想到天都黑了,我怎么回家啊?
  也意识到自己家不再和他家是邻居了,离得还挺远。
  心里估摸着如果走回去需要多少时间。
  周围的景致好清晰,非常有细节。
  要过一条马路,再走约莫四五站地的样子。怎么这么远?
  又想刚和父母吵了架,是回去呢还是在外面晃一夜。
  可看他聊得正热闹,不知怎么张口。
  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也累了。
  心思飘离,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倾听着黑暗中莫名的紧张。
  最终还是跟他說,借我自行车用用,要回家了。
  他很仗义地說骑车带我回家。
  这么晚了他居然还能在路上遇到熟人,客套、问好。
  於是我们又开始一路走一路往回聊。
  或者也许,我们一直站在楼下,只是我的魂儿自在地忽悠了一会儿。
  夜很深了,不得不提出是否在他家凑合一夜的想法。
  以前两家住的近,从來没出现这种情况。
  很矛盾提出超常的要求。
  我迷迷糊糊地在楼道的扶手上滑过,想當然地滑到了楼下。
  楼梯变成了物理世界奇遇记里的平面。
  难道进入的大门不是一楼吗?
  一个孩子坐在角落里告诉我找错门了。
  我只好又滑向二楼,再高些三楼……
  他站在门口等我。
  看來我适才的确离开了一会儿,是思想还是身体难以回味。
  我这才记起來问他,怎么搬到这里?
  他一边领着我进屋,一边向我解释起来。
  客厅过道处有条大狗,或是个穿着道具的小孩。
  他說,没事儿的,你轻一点,别吵醒它(他)就行。
  我不知道其所指,只惦记着怎么绕过门口和屋里堆积的箱子。
  我礼貌地问,叔叔阿姨都还好吧?
  我父母出国了一年,去的是堪培拉,他接着說。
  在非洲么,还是美洲,我心里画着世界地图。
  所以中科院的房子就不能住了,他說。
  科学院有这样的规定?我心里疑问。
  他们回国後,重新分房,就搬来了这里。
  房间里的照片,显示了住宅的主人。
  是专业记者的采访,写着著名科学家洋以亭的名字。
  我看不清字迹上写的是不是个草書的洋字。
  他接着甩给我一個爆炸消息:
  你看过新闻說洋以亭教授和咱们学校校长结婚的报道吧?
  我这会儿听着已经灵魂出窍了。
  你你你,你又不姓洋的啊?!什麽意思嘛?
  让我想想,难道分不清你的姓氏和洋字的区别了……
  當大脑越来越慢,感觉迟钝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快醒了。
  仅是还有一层意识,试图继续去捕捉他更多的解释。
  不能就这么醒來吧?还有许多问题要问。
  可接下來的故事只能我自己圆了。
  但我必须……

2015.10.26. 凌晨記梦,於北美西雅图。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Boathill

2015-10-26 at 06:00

Posted in diary, life

Tagged with , ,

Henry’s Taiwan

leave a comment »


A new Chinese restaurant in Taiwan cuisine.
Location: 549 156th Avenue SE Bellevue, WA 98007 (425) 213-5392
Henry's Taiwan in Bellevue Chinese Arts in Henry's Taiwan Henry's Taiwan
Fried Fish on Rice Savory Hot Tenden Fried Tofu Roll

  老谷做的台湾菜,新颖的主要在小吃一类。主菜花样不算很多。还有南北风味的几种面,大海碗。比较适合中午的饭局。如果是晚餐,建议用红豆汤或烧仙草当甜点溜缝儿。
  菜单快览
  蚵仔煎(蚵在此音似『鹅』,闽南话为ǒu ā jīan,就是『海蛎鸡蛋饼』):Oyster Omellete
  肉元,或碗粿(不念『碗果』,念『窝桂』)───是用地瓜粉做的小吃;
  麻辣牛筋(台湾风味,微辣,偏甜)
  鸡卷(实际上是用地瓜粉/米粉和猪肉做的)
  煎包,韭菜煎饼,……
  米棕
  鱼排饭,肉燥饭,和便当饭
  三杯鸡
  蒜泥白肉(切得很薄,缺少北方的蒜醋和劲头)
  椒盐排骨(这个做的一般)
  红豆芋元汤(甜点)
  烧仙草

More pictures of Seattle on skydrive or picasa.

Written by Boathill

2010-07-24 at 17:00

Life Art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Boathill

2009-07-14 at 20:00

Posted in Chinese Arts, life, Photograghy

Tagged with ,

Love vs. Marriage

leave a comment »


剧名:王贵与安娜(二零零九)
导演:滕华涛
编剧:六 六(原著)、滕华涛、曹 盾
主演:林永健(王贵);海 青(安娜);奚美娟(安娜妈妈)

剧情
  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一种日积月累,是一种沉淀,是一种过往生活的堆积。幸福是一种感觉,你注意到其中细如发丝的微小眼神,你忽略了无心的过错,你放平了生活好像舞台剧的心态,只如喝茶般慢慢适应由浓烈到随和、由刺激到不经意的一缕微甜,你就会觉得幸福。
  安娜出生于上海,是大城市的人,在70年代,户口有时候就是身份的象征。王贵出生于乡下,同样在那个年代,这户口也就成了王贵的身份象征。王贵经人介绍和安娜相识并展开追求,可在那时,安娜对王贵的态度不光是没有好感那么简单,还有一种从骨子里的鄙视。安娜在初恋对象刘波和自己并不看好的追求者王贵之间犹豫着。
  作为一名老实的大学老师,王贵似乎注定要在这场不知对手的追求战中扮演一匹黑马。他憨厚纯朴的品质得到未来丈母娘的力挺。安娜妈把王贵当成女婿,甚至还自己倒贴嫁妆给王贵让王贵来充好人。安娜就这样被连哄带骗带强行的与王贵闪电成婚了。尽管安娜心里充满了委曲与不情愿,但在安娜妈的暗中调和下,安娜和王贵过起了平平淡淡的日子。
  婚后的生活有矛盾,但在王贵的包容和忍让下,矛盾一一得到化解,两人的感情慢慢地加深。
  不久,安娜怀孕了。女儿安安出生后,王贵妈来城里照看安安。由于生活习惯以及对孩子的抚养方式的不同,婆媳间自然产生了矛盾。安娜与王贵刚刚开始的正常生活被打乱,两人间甚至出现了离婚危机。最后以王贵的赔礼道歉和不再让母亲来城里的承诺渡过了危机。此后,在安娜为上大学而要打掉第二个孩子、是否让安安去幼儿园、儿子二多子病重王贵去讨百家米以及王贵有没有藏私房钱等无穷无尽的生活琐事上两人不断出现矛盾,日子一天天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娜无意间发现自己对王贵由原来的厌恶渐渐生出了许多怜爱。原本平淡的生活增添许多的温馨。
  王贵所在的大学新来了一位女实习老师–肖桂芳。出于对新同志的关心,无论在工作及生活中,善良的王贵都给予肖桂芳很大的帮助。肖桂芳在尊重和感激之余,对王贵产生了超乎同志关系的感情。一直以来都不太被安娜看得起的王贵,也被肖桂芳的温柔和关心所感动。
  正好安娜由于工作原因出去参加两个月的培训班。安娜不在家的日子里,肖桂芳常常来王贵家搞卫生、陪孩子。安娜回家时,对家里的整洁和两个孩子的懂事惊讶不已。从王贵的变化里,安娜有了不好的预感。
  让安娜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她亲眼看见王贵与肖桂芳手拉手走在路上。而之后的安娜态度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没有斥责没有吵闹,王贵面对安娜内心充满了内疚。为了挽救家,为了能得到安娜的原谅,王贵在家努力表现讨好安娜,在学校则处处躲避肖桂芳。并调换了自己的工作。结果,肖桂芳怅然出国深造,王贵与安娜一家的生活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安娜初恋情人刘波回来的消息,在安娜心里掀起了波澜。一次同学聚会后,两人开始频繁联系,依然单身的刘波向安娜展开了不顾一切的追求。安娜想起与刘波过去的点点滴滴,也有些心动。安娜正好犯了胃病,刘波常常登门看望,对安娜照顾有加,安娜似乎又找回了当年与刘波在一起时的那种幸福。刘波表示要带安娜走。安娜的心颤抖着,也向往着。但最后面对憨直的丈夫,面对一双可爱的儿女,安娜拒绝了刘波,选择与丈夫和孩子一起简单而平静的生活。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女儿安安结婚并怀孕了,儿子也婚期将至。步入老年的王贵感到身体有些异常,在体检中发现肠子上长了异物,要开刀确诊是否有问题。他谁也没告诉。不动声色的张罗完儿子的婚礼并向安娜交待好家里的诸多事情。王贵心里踏实了,终于将自己在等待着第二天最后诊断的事告诉安娜。
  两口子互诉几十年来的心声,在温暖的气氛中,缓缓地睡去…

摘录
★、人生在世,一爱难求。找一个爱你的,女人会享福一辈子;找一个你爱的,女人会劳碌一辈子。(安娜)
★、不要光看面子上风光,你要问我,我觉得新社会比旧社会不知道好多少倍。你再看怎么跟我讲以前的好,我都不愿意回去,我是吃够了大户人家的苦。这些,你都不晓得。……我托共产党的福,让我可以做劳动人民。要不是共产党,我肯定也活不到今天。为什么我叫你找阿贵,我就是因为疼你。我想你借借他家几代贫农的福分。你从小体弱多病,小姐的福气没有多少,小姐的毛病你倒都有了。跟了阿贵,你就改换门庭了,你也是贫农的媳妇了,菩萨会保佑你的。……我看到过的有钱人家的生活,没有一个有好结局的。今天被绑架了,明天又被撕票了,后天又被挤垮了,故事多得很……我都不要讲,一讲几天几夜。只有像你这样才会眼红有钱人家的生活。像我这样的,从小就巴不得自己家是种地的,平平安安一世。你看我的奶妈,到今年都八十六了,还能自己下地,耳不聋眼不花。上次我回去看她,带了点大肥肉给她吃,她吃得不晓得有多香,胃口好的很!我要能活到她那副模样,我这一生就满足了。人这一生图什么?不就图个不疼不痒,一觉睡过去寿终正寝吗?
★、……环境要你老实,你不老实都得老实。环境要你不老实,你想老实都老实不了。你姐夫,在劳改所管犯人,哪个进去的时候都老驴,出来的时候都毕恭毕敬。所以说,老实不是个人的事情,是社会的事情。讲到这里,我就要忍不住再夸新社会好了。新社会就是好来就是好,把男人都管教得服服帖帖的。(安娜妈)
★、每个人都是会变老的,只是,如果我们能够一起变老,优雅的老着,不是很好吗。…………你知道,我们人老了以后,眼睛为什么要花掉吗?那是为了要让这个世界,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印象派,越来越美,人这一辈子,其实都是在清楚和模糊当中度过的。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的眼睛看的清楚,但是我们的心是模糊的,年纪老了,我们的眼睛模糊了,可是我们的心是清楚的。”“总之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追求一种平衡的美。
★、婚姻的本质,在个熬字。先是生米煮成熟饭,而后是熬成米粥。我们不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吗?水能载舟,亦能煮粥啊!那男人就是米,意思就是把米熬成粥。这个粥字,怎么写?……对了。两个躬身驼背的老人,被岁月的米黏糊在一起,一辈子就熬这个粥。……这可不是消极。这是积极。这就是你我对婚姻态度的区别。你觉得这个熬字,是煎熬,跟熬药似的,满屋子味儿,憋得难受,可我觉得这个熬是煲。……这个煲字,就是广东人煲汤,外头卖的煲仔饭的煲。这玩意儿可讲究啦!这锅粥要好,汤要浓,全在个煲的火候上。慢工出细活。你就看着这小火苗,似有若无,上头的水温温地冒泡,刚开始时清汤寡水的,到后来满屋子飘香,准备上桌。你那熬药,和我这熬汤,哪个有滋味?……人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无烦恼,那不叫幸福。什么是幸福,那得靠比较才能得出。
★、这人人都盼着上天堂,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天堂平静安宁,你看佛平静吧,佛安宁吧,所以说呀,这个人那,遇到什么困难和麻烦了,都喜欢到庙里烧香拜佛,把事情呢,都交给佛,供佛吃,供佛喝,希望自己老了呢,能上天堂,而佛呢,自己本身就在天堂,你知道佛心里怎么说吗?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呀。人人都盼着入地狱呢。
★、两口子在一起啊,每天歌舞升平的,不吵不闹的,那不叫幸福,两个人每天在一起吵吵闹闹的,这才是幸福的组成部分呢,不是有这么句话吗,叫磕磕碰碰都是情,恩恩怨怨总是爱。
★、男人嘛,是重大义,而女人拘小节,可生活中,大义少,小节多,所以我们看起来就很难缠。……男人的大义是什么,是指家庭在发生严重危机或冲突时候的决断能力,你比方说,当你的太太,她的父母需要大笔资金周转的时候,而你不会故意的为难她;她失去了亲人,这个时侯你要坚决地站在她的身后;她下岗了,你要主动的承担起全部的家庭的负担,这些就是大义呀。而小节呢,她买了新衣服回来,你夸了她没有啊;她生病了,你是不是问寒问暖了呀;特别是她过生日,送花了吗。大义嘛,十年八年才发生一次,所以在家里你看起来就很平静,而小节,每日的功课,就好像和尚念经,日日有口无心,所以你老婆她在家里看起来,就非常聒噪。这两者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大得很。男人如果拘了小节,女人就肯定懂大义……要把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得像蜜月旅行一样,事事处处呢,以你的太太为中心,这样当你面对大困难的时候,你比方说,你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你失业了,需要你老婆支持你;你的父母需要人照顾,她绝对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你想啊,那平日里全都你表现了,那这十年八年才轮到她表现一回,你说她能不尽其所能吗。但是,如果平日里,你没有对她鞍前马后的呵护,她十年八年才得一次报复的机会,你想她能放过你吗。所以,男人不要老是抱怨老婆不懂事啊,在家河东狮吼啊,对自己的父母不孝敬啊,等等等等。还有,男人不能老说女人是花瓶,是装饰,是摆设,关键时刻帮不上忙。关键时刻她要是跟你作对,那是因为要对你平日里不拘小节进行反击,是淤积已久的怨气地发泄。平日里你对她不好,关键的时刻,她为什么要对你好呢。(王贵)
★、人生就这么些时间,年轻时的轻狂是因为不懂得宿命的天定;中年的彷徨是为年少轻狂所付出的代价的追思和悔恨;这一切也许将留给老年去慢慢去消化、回忆、直至遗忘……
★、男女结婚无外乎就有两种——一种是攀高枝,意思就是说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还有一种就是低就,就是七仙女嫁给董永。七仙女嫁董永的幸福指数远远要比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要高得多得多。哪个灰姑娘不想嫁一白马王子,那白马王子身边得多少灰姑娘啊,就算你真嫁给他了,那那些姑娘还惦记着呢,你怎么办。董永就不一样了,董永是个穷小子,他没见过仙女,他连村姑都不敢想,他突然娶一仙女,那他不得宝贝坏了呀。
★、我不吃蛋,因为蛋压根就没好过。说谁不好,叫坏蛋,骂人叫混蛋王八蛋,调皮叫捣蛋,爸爸说弟弟不听话叫操蛋,说人黑就黑得像驴屎蛋,说谁不走运叫倒霉蛋,说人笨叫笨蛋傻蛋,考试考不出来叫吃鸭蛋,吹牛叫扯蛋,事情办砸了叫完蛋,看人不顺眼就叫人滚蛋。这么多蛋,哪个是好词儿?我不吃这个坏蛋。(安安评蛋)
★、那小品不是说了吗?你不理财,财就不理你啊!

Written by Boathill

2009-06-30 at 22:28

Posted in Drama, life

A Love Test

leave a comment »


爱的选择题

───喝一碗孟婆汤,还是在桥下等一千年?

  传说人死后先到鬼门关,途经黄泉路,便来到忘川河边,河上有座奈何桥。
  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一喝便忘却前世今生。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你可以不喝孟婆汤,那就要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得你。千年之中,你看得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每个人都要走上奈何桥,孟婆都要问你是否喝碗孟婆汤,你会选择喝汤还是在桥下受苦一千年?

【短评】
  话说一个“愤青”可能会跺脚抬手打死孟婆,彻底解决这个死结,也为天下众生拔苦救急,永远消除这劳什子似的难题。可惜这只是个选择题,没有剧情的发展,我们也“奈何”孟婆不得……
  这里最关键的一个坎儿,就是你“今生最爱之人”。若是没有这个人,那么就像佛祖劝诫的那样忘却吧,一切过眼云烟、凡尘琐事都将如同老庄一样虚无,谁稀罕回到人间。
  若是真爱其人,那还有什么说的,千年等待的人,又何妨再等待千年……只要这辈子腻歪在一起的时间不够,跳入忘川就是唯一的选择。当然,对机会主义者来说,谁知道这不是另一个局:在忘川河里就不会忘记那唯一不想忘记的?万一她(他)忘了我怎么办?也许喝了孟婆汤之后有更快的机会重逢……
  所以跳与不跳,喝与不喝的选择只有两个,而理由却有很多:也许有的人不爱喝汤,也许不爱搭理孟婆,或怕汤里有毒;也许有的人不会游泳,或者怕自己记性不好等不了一千年……也许两个人约好了一起在河里等……也许没看清题目,就直接画勾了……
  但是,一定不能想的太多,否则你怎么经过测试?
  这仅仅是一个测试,不是吗?
  如果不是呢?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10-31 at 22:00

Posted in digest, lif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