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t+hill

·舟山詩詞·淘海洗玉集 – My Poems, and etc.

Archive for the ‘Sichuan Earthquake’ Category

Earthquake News, 7

leave a comment »


四川大地震:纪念汉旺镇—我的出生地

前言
  四川大地震将近一个月了,逐日上升的死亡数字,一张张触目惊心的图片,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让我总想写点什么。但想到那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霎那间的楼倾房覆,那慢慢流尽的鲜血,渐渐停止的呼吸,还有生者无助的寻找和绝望的哭泣,像巨大的梦魇一样压在我的胸口,让我想哭,想喊,却发不出声音。即使能,我的文字在这巨大的灾难前是这样苍白无力,也许不能表达其千万分之一,也就一直没有写。但是当我看到我的出身地—绵竹县汉旺镇成为一片瓦砾时,我觉得必须写点什么了。
  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简称东汽厂)是我出生的地方。它是一个制造发电厂的核心部件—汽轮机的国家特大型企业,由于关系国计民生,被列为三线建设项目之一。1969年我父亲从上海调到四川支援三线建设,1981年我们举家迁往祖籍河南。这种大跨步式的工作调动很有点南征北战的味道,这反映了当时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个人价值观:祖国需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他在东汽的经历是他走遍大江南北建设祖国的光荣历史的一部分,而我们兄弟三人则自豪地成为了他光荣历史的见证:我哥哥出生在上海,我出生在四川,我弟弟出生在河南。自然,兄弟三人中我对四川情有独钟。这是一个职工近万的大厂,加上家属有一,两万人,除了厂区,电影院,文工团,图书馆,子弟学校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我母亲就是厂文工团的专业演员,曾经扮演沙家浜里的阿庆嫂),就像一个发达的小城镇。它的一切都是我日后乐此不疲的夸赞对象,这引起了我河南同乡的普遍不满,认为我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嫌疑。它在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不仅因为它代表着国有大中型企业的黄金时代,承载着父辈意气风发的流金岁月,更因为记录着我的无忧无虑的童年。

学校
  那时候没有网络,电脑,电子游戏,DVD,音响,更没有艳照门,超女,F4,四大天王,甚至谁家要是有个14寸的黑白电视,晚上8点以后一定是高朋满座等着看«加里森敢死队»或«敌营十八年»。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我的童年比现在孩子们的童年要快乐的多。弹弹珠,打纸片,打烟盒,玩泥巴,跳大绳儿,剪刀石头布,捉迷藏,还有和女孩儿玩过家家的游戏,看她们一边跳皮筋一边念马兰花的童谣…………整天玩儿得昏天黑地,一切是那么天真烂漫,甚至是肆无忌惮。那时的岁月,就像蓝天上的白云一样无拘无束地四处飘荡,偶尔会跑得有点远,但是太阳的最后一缕光线总会把我们带回夜晚的眠床;又像绿野上嬉戏的清风一样无羁,就算有无害的灰尘夹进来迷了眼,只要有谁安慰地吹几下,就会又立刻疯着跑着继续他的游戏。
  再大一点儿,进了学校,那些高大的水泥建筑就像托塔天王的宝塔,把我们这些小孙悟空都关了进去,值得庆幸的是还有课间可以放我们出来。那是多么快乐的课间啊!记得我们经常在老师的带领下玩儿丢手绢的游戏,有几次被丢到了没有觉察到,等到发现时那个小朋友已经找到位置蹲下了,只好再找个别的小朋友丢在他后面。当时只知道没心没肺地玩,现在想起来其中似乎有我挺喜欢的一个女孩儿。不好意思启齿的是,现在有时还会有点儿厚脸皮地想她把手绢丢给我是不是因为她也喜欢我。长大以后读了一片叫苹果树的外国小说,上面说人从5岁就开始恋爱了。我觉得这一定不适应于中国人,因为有种族的差异。但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吧,那篇小说可是载在世界中篇小说名著选里的。比较安全的办法是从这个年龄再推后两年,这句话也许就对了,这样的话是7岁,正是我上学的时候啊。7岁的时候的感情,可以叫做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吧。但这终究是无从考证。我实在庆幸它的无从考证,正是无数这样无从考证的事构成了我的童年,那模模糊糊的音容笑貌,那若隐若现的故事情节,现在想起来还那么让人留恋,让人神往。
  我属于挺调皮的那种,看到《加里森敢死队》后特别崇拜里面的那个扔飞刀百发百中外号叫酋长的人,于是充分发挥想象力做了一个飞镖,其实就是把一根大头针用胶布固定在铅笔上。飞镖既然做好了就要用,当然不能扎人,只能扎树。事实证明舞刀弄枪确实是男孩子们的梦想,不久班里就掀起了玩飞镖扎树的热潮。但我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这严重违反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基本原则。终于办主任老师被惊动了,她展开了调查,发现没有头绪后她占用了两节她自己的课—语文课的时间来揪出罪魁祸首。男同学(当然如果女同学乐意和坏人坏事勇敢作斗争也欢迎)必须一个一个站起来揭发谁是这起恶行的发起者。不言而喻,尽管百般抵赖拒不承认反咬别人我还是被揪了出来。后果很严重,写了检查,被通知了家长,父亲狠狠修理了我一顿,然后让我向老师道歉。他教我怎样说,他说一句,我哭哭啼啼地跟他说一句,一遍遍直到他满意为止。我虽然调皮,可自尊心非常强,在那天去学校的路上,我把准备上交的罪证—那把飞镖给扔了,也没有向老师道歉。幸运的是老师也没有再计较,我想可能是我父亲知道我面子薄不好开口替我道了歉。这件事儿也许是我一生中做的最恶劣的行径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挺有成就感的,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感受领导新潮流的快感。
  这些都发生在那个学校里。上学是老老实实朗读“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的时候,放学后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天堂。在学校的时候盼望放学,放学后盼望着永远不用再去上学,我做梦都想地震把学校的大楼震塌,这样我们就永远也不用上学了,至少可以逍遥几个月。可是在我眼里,学校的大楼是那么严整,那么结实,就像老师严肃的面容,让我无法心存侥幸……可是,它们在一刹那间坍塌了,瞬间掩埋了200多个鲜活的生命。一起坍塌的还有家属楼,厂房,还有其他配套设施,也许有我曾经住过的楼房,我曾经流连忘返的电影院,我曾经玩过捉迷藏的家属院。
  我知道,那坍塌的是我的儿童乐园,我的梦想宫殿。我天真烂漫的记忆,曾经是一只身姿轻灵的鸟儿穿梭于鸿蒙的时空,现在它的巢已支离破碎,它将在何处栖身呢?我清澈嘹亮的歌声,曾经是一条欢快激荡的小溪一次次把我带回童话的花园,现在它落满了灰尘堵满了石块儿,是否也要像生者的泪水死者的血液一样,将要干涸呢?我的笑容,曾经是烂漫的映山红收藏在岁月的相册中,现在崩裂的地层把它埋入那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它是否也触到了死亡的寒冷呢?

小河
  从我们厂到汉旺镇,只隔着一条小河。童年的很多事情都和这条河有关。河在童年的我心中是个危险的地方,记忆中父母就不断告诉我们发水冲跑小孩儿的事儿。不知这件事儿真实与否,有件事儿确实是真的:有一个中学生不慎把标枪掷过学校的围墙而掉进了河里,他下河去捡却被水冲进涵洞里溺水死了。这个学生最后被按照烈士的规格开了追悼会。这个故事在我心里第一次留下了死亡的阴影。因此,对我来说,活动领域从家属楼扩大到那条河几乎是一场探险,我相信是哥哥直接或间接把我带到了河边,因为年长我4岁的哥哥在我心目中几乎是个英雄,只有对他的追随才能使我有足够的勇气到那里。我还记得在河边看着哥哥所在的班级从河那边走过来的情形,当时我心里充满了对他们能越河远游的羡慕。弯弯曲曲的小河在四川阴暗的天空下穿过郁郁葱葱的原野流向远方,它源源不断地滋养了我对于外面的世界最初的向往。
  这条河与我似水流年的童年水乳交融。首先把我和这条河联系起来的是打仗的游戏。在我们的经典游戏中,打仗永远是男孩子们最为热衷的,为了做一个勇敢坚强的战士,我们会不惜把行头弄脏,身体受伤,家里的东西用光。最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大孩子,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他把全厂的儿童和少年集结起来,按照军事编制组成了一支大军。为了让这支大军名副其实,他把家里所有的木料用来做了无数只木头枪,军官佩手枪,士兵佩冲锋枪。我还记得我们这支大军手拿武器在河边浩浩荡荡进发的情景。我哥哥的任务是侦查敌情,一次在河边执行任务时不小心掉下岸去磕破了头。他眉头上留下的伤疤成了他的永不磨灭的勋章。至于我,因为年纪小,虽然没有他们那样叱咤风云的机会,但我有表现军人风范的方式,那就是充分发挥皮鞋的作用。皮鞋在那时还算奢侈品,因为弟弟还没有出生,我是家里的宝贝,父母给我买了一双新皮鞋。有了它,行军的时候我无所畏惧,特别是碰到有积水坑泥巴地什么的,我会在稀里哗啦泥水四溅中夸张地踩踏过去,这时,伙伴们只有站在原地敬慕不已。这无疑给了我极大的满足感,我模糊地记得幼小的我踩过水洼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这一形象成为我童年的经典回忆。后来,电影闪闪的红星上映后,因为我长得特别像里面的潘冬子,大人们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潘冬子,我的红色儿童的形象一直维持到我们家搬到河南。酷爱打仗游戏的另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我臂力大增。我们经常比赛谁投手榴弹投得远。其实并没有手榴弹,只是河床边儿普通的石子儿。苦练的结果是不知不觉我投得越来越远,这项本领使我荣幸地代表幼儿园到绵竹县参加比赛,夺得了什么名次记不得了,还在小学代表班级在校运动会上夺得掷垒球第一名,得到的奖品是一把尺子和一块儿毛巾。
  除了行军打仗,我们还特别喜欢另一个游戏。河中间有一块儿大平石,我们站在石头上,盯着水面看,要不了多久,就会产生一种感觉:感觉我们所在的石头像一艘舰船,正乘风破浪驶向前方。然后我们会闭上眼睛,张开双臂,像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罗斯一样,享受那种飞翔时心旌荡漾的感觉。那时四川潮湿温软的风吹过我稚嫩的脸庞,潺潺的水声鼓动我想象的羽翼,使我感到要漂浮飞升起来。除了流水声,四周一片静寂,可以听见原野呼吸的声音。太阳像一枚轻浅的红唇浮现在天空,似乎在宣告爱情已经降临到每个人身上。那是一种大爱,那男女无关,那是在和童年恋爱,和自然恋爱,和世界恋爱。它简单纯洁得像空气,你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可它却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渗入你每一个毛孔,滋润你的每一寸肌肤,浇灌你的每一块儿心田。
  现在,这条河,曾流淌我的童年梦想,已接近干涸了;河之上的天空,曾放飞我无拘的向往,被死神的翅膀遮蔽了;河边的绿野,曾结满我青葱的目光,也快要枯萎了。我的童年的舞台剧的背景都消失了,我到哪里去找它呢?

汉旺镇
  过了河就是汉旺镇。镇上三百六十行的店铺应有尽有。它琳琅满目的商品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对我们有天然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被一件事情大大的强化了:有一次我生病了,母亲从镇上给我买了一碗麻辣面,我发现只有生病才能吃到的东西这么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只有在镇上才能买到。米花糖,山楂片,三大炮,夫妻肺片,麻辣面……,每次从饭馆前经过,那诱人的香味,店家高亢婉转的叫卖声和从外面看进去淡淡的炊烟让我实在难以挪动步子。除了和大人一起来,这是我们至少有个几分钱才能涉足的地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曾绞尽脑汁,听说镇上的中药店收购蝉蜕,我曾拿着捡到的蝉蜕到镇上的中药店换钱。不知道是这个信息不正确还是我的蝉蜕的数量太少,我没有换到一分钱。这个挫败丝毫没有减少我对镇上所有东西的向往,尤其是那些好吃的。后来我就经常像一条小狗一样跟着哥哥到镇上去享受那些美味,或者只是饱饱眼福,因为他口袋里会时不时有点零花钱。显然父母不喜欢我们在镇上买东西吃,父亲就曾经说过他亲眼见过那个我最神往的面馆的老师傅用刚擤过鼻涕的手揉面。很显然这个轶事或谎言并没有让我对镇上的美味做太多消极的联想。相反我暗自计划过要把镇上所有的东西都尝一遍,这个计划到我们家调离汉旺的时候还没有完成。
  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满目疮夷了。学校倒塌了,小河不再美丽,汉旺镇被夷为平地。那里纠纠缠缠的雨,曾经滋润了我反反复复奔跑追逐的身影。那里布谷鸟的叫声,曾配和着我的脚步,播种了我生命的春季;它逶迤秀丽的山峦,曾像川剧韵味悠长的高腔陡调,带我到一个又一个神奇的境遇。在这里经历的一切,组成了我生命的地图,使我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里的点点滴滴,蛛丝马迹,构成了我生命的密码,是我能彻底解读自己。现在,我的儿童乐园,我的梦想宫殿,你在哪里?
  一场雨下了,淅淅沥沥,它浇灭了一息尚存者最后的希望,为他们送行。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它在清洗这个巨大的伤口,抚慰这片刚刚经过剧痛的土地。残垣断壁和巨大的起重机沉默地对立着,救助者开始哭泣。幸存者在帐篷中进入了梦乡,不时发出痛苦的梦呓。那手握铅笔的孩子的手,已经被伸开;那些漂亮的小书包,已经被摆上小小的坟头,里面放着孩子心爱的玩具;那用指甲刻出的遗书,带着无比的骄傲和无比的痛苦,已经永远刻在大人的心里。
  我要记住你,那消失的城市,那被围困的河流,那扭曲的山峦,那伤痕满布的土地;我要记住你,那在天崩地裂中辗转而保护孩子的人,你蜷曲的身驱给了他生命的空间;那在黑暗中互相呼喊着对方名字的人,你的话呵护了那烛光一样微弱的呼吸;那些徒手救助别人的人,你们的双手是幸存者“回家的路基”。我要记住你,那最先倒塌的教学楼,使藏在楼板中的谎言暴露无遗;那愤怒的声讨,那麻木的回避。我要记住你,三十年后的又一场浩劫,崛起的中国经历的又一次洗礼。我要记住你,那三岁孩子标准的敬礼,凝聚了中国在苦难中的尊严和感动;我要记住你,那个令人尊敬的老人,他真诚的泪水,打动了整个世界的心。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隐隐约约中,蓝色的炊烟已从帐篷中升起,成为这个巨大的坟场上生命的旗。战士们的身影在雨中播撒灾难后的第一抹绿。雨啊,你下吧,雨后的彩虹会更加璀璨,更加美丽,因为它里面消融了最黑的夜,灌注了最滚烫的血,在最纯净的泪水中淬过了火。
  我天真烂漫的记忆,那只穿梭于鸿蒙时空的身姿轻灵的鸟儿,它的巢没有破碎,它将永远栖身在我心中。我清澈嘹亮的歌声,那条一次次把我带回童话花园的欢快激荡的小溪,它要涤荡灰尘冲开石块儿,带着生者的泪死者的血,引领我到一块儿更富有的地域。我的笑容,那收藏在岁月的相册中烂漫的映山红,它要在那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温暖那死亡的寒冷。
  高山于07/06/2008

父亲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
  解放军报2008-06-11 10:18:42
  6月10日,他们真的飞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和你们一样,守在塔台的记者难以相信,也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宁愿等待,哪怕
  这样的等待遥遥无期。
  11天来,泪也干了,心也痛了,你们和大家在用坚强和执着等待他们归来。他们知道,你们是坚强的,你们是深明大义的,所以他们走得壮烈而潇洒。
  你们知道,作为飞行员的妻子,嫁给他们,就等于嫁给了蓝天,就与风险紧紧拴在了一起,可你们义无反顾,和他们认真地爱着,勇敢地爱着。
  你们知道,作为飞行员的子女,喜欢爸爸在蓝天潇洒的飞行英姿,喜欢爸爸披着彩霞驾着战鹰凯旋的样子。爸爸走了,可他在你们心中的形象,变得更加高大。
  “爸爸是为人民而牺牲的,我以他为荣。”得知噩耗,邱光华的儿子邱锋含泪安慰母亲。同在一个单位工作,父亲一直是他心中的偶像:飞行34年,他早已把飞行融入了自己的生命。接近退休的年龄了,这次救灾他本可以少飞,可残酷的灾情,让他一次次冲锋在空中生命线上。我一定会完成父亲未了的事业,邱锋说。
  你们知道,此次救灾的航道,处处充满险情。失事地域陡峭的高山峡谷,连一个人站立都非常困难;湍急的岷江,更难寻觅一块能够托起生命的平台;遇上诡秘的云雾气流,更让人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可他们在你们的牵挂和祝福中,驾着雄鹰一次次化险为夷,救民于危难之中。李月是年轻飞行员,妻子汪玉告诉他,只要有机会就要多飞呀,灾区人民很着急。那段时间,她天天为丈夫做两件事:收集灾区气象信息、发平安短信。
  你们知道,大家都没有放弃。连日来,为了找到他们,军委领导坐镇指挥,从空中到地面再到水下,从将军到士兵,动用了一切技术手段用于搜救,调来了先进的航测遥感飞机,派出了海军潜水分队,数万军民几乎踏遍了映秀周围的山山水水。而今,他们已将生命写入蓝天,融入大地。
  陈林的妻子曾婧说,这几天,她一直活在梦里,梦见陈林就在身边。今天梦醒了,当军嫂承载的牺牲和奉献变成这个可怕的消息,那种痛啊,如同刀子突然扎进心里。她知道,领导和战友们尽力了,陈林走得没有遗憾,她必须用坚强重新站起。
  你们知道,他们是在用生命飞行。抗击冰雪,你们倾力支持,当时他们所飞航线一样因气候恶劣而充满危险。当时王怀远的女儿王爽对爸爸说:爸,你快去报名吧,有很多人正饱受饥寒之苦呢!这次抗震救灾,灾区众多同胞正处在生死之间,你们更没有半点迟疑,异口同声地说:放开飞吧,家里有我!

  据四川省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介绍,成都军区抗震救灾部队失事的米—171运输直升机的黑匣子已经找到。截至11日20时30分,包括5名机组人员在内的18位遇难者遗体已经全部确认,预计12日白天开始运送遗体下山。
  四川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傅国柱说,省军区司令员夏国富已经于5日上山指挥。参与搜寻、运
  送的队伍来自部队、省军区、民兵、阿坝州政府干部和当地群众。
  傅国柱介绍,在失事现场,由阿坝州组织的法医和卫生防疫人员对18位遇难者遗体进行了非常规范的处理,包括拍照、DNA取样、身份确认、防疫、装袋。同时,还对遇难者遗体举行了默哀致敬仪式。
  据了解,遗体运送将于12日白天展开。由于直升机失事地带峡深谷陡,树密崖多,不通道路,雨多湿滑,气候复杂,遇难者遗体运送和队伍给养极其困难,遗体将先被转送至附近某高地。
  四川省军区参谋长张培敏透露,虽然目前参与运送的官兵已从600人增至1000人,接力运送营地从3个增至5个,但仍然不排除修建临时停机场,采取直升机运送。
  四川省军区雅安预备役团团部干部陈铭11日晚从失事地点因伤回到了映秀镇。他向记者反映,失事地点虽然距离映秀镇直线仅7.5公里,但山路呈锯齿形,而且竹林密集,视野不开阔,搜索队伍时常只能凭借竹林的晃动感知队友的方位。崖谷边,掉下一块大石头,听不见任何声音。一些峡谷,单人行进都困难。
  11日,四川省军区雅安某预备役团的唐奎和穆进博还从三号营地接力,将首批失事直升机部分遗物和残骸送至映秀镇。军方验证后,确认它们是遇难者遗物和失事直升机部分残骸。更详细的验证分析正在紧急进行。
  据中央电视台最新消息,5月31日成都军区失事的米—171直升机最后一名遇难者遗体已被找到。
  记者介绍,最后一名遇难者遗体已被找到,但是直升机黑匣子仍未找到,正在搜寻过程中。在
  失事现场,100多人已经达到,正在进行现场清理工作和司法鉴定工作。
  遇难者遗体运抵映秀后,可能有两套方案转运至成都:从陆路运输或从空中运输。目前映秀镇的停机坪上已经两架直升机在等待,到底选择哪套方案还未确定。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直升机失事现场下雪,虽然是夏天的雪,不会太大,但是会给官兵的行进带来很大的困难。
  据介绍,原定三天时间完成整个失事直升机的善后工作,但是目前困难相当大。目前仍在尽全力按计划进行,今天中午派出一个60人的工兵连开路。

萨苏采访手记:穷人泪
  汶川大地震之后,在中国政府宣布的哀悼日中,中国驻日本的使领馆也布置了灵堂,以供在日的华人和友好人士前往吊唁这次地震的死难者。
  在大阪总领事馆的灵堂前,不断有穿梭如潮的吊唁人群往来。
  他们中间,有在日工作的华人,有来自日本的友好人士,甚至,还有偷渡过来的“黑户口”冒险前来。
  不过,让我当时感到最为震动的,当属一个普通日本老人。
  当我们一行进入灵堂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一个谢了顶的老人在那里徘徊,样子有点儿奇怪,似要进来,又不似要进来的样子。
  两个小时之后,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老人依然在那里徘徊。
  我感到好奇,于是走上去询问。
  老人问我是做什么的,然后,略带脸红地问–“我可以进去吊唁么?”
  我看看他的样子,拄了一根拐杖,手里空空的,不象其他来吊唁的人,多半带着白色的花。
  当然,谁都可以进去,您要去么?
  我……我要去吧。老人犹豫着说。
  我带着老人走进灵堂,却见老人脸色越来越红,步子越来越慢。
  负责吊唁的领事,也注意到了这个老人。他走上前的时候,没有象普通吊唁者那样和领事握握手,而是直直地望着吊唁的祭台,一言不发。
  只见豆大的泪珠顺着他的眼角流淌下来。
  接着,老人丢掉拐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又是一个……泪飞如雨地痛哭起来。
  旁边的人都有些惊惶,莫非他的亲人有在四川遇难的?
  领事赶紧上来拉老人,却拉不起来,又是磕了一个头,又一个头……
  大家都赶上来,终于将老人拉开。
  他飞快地叨念起来,日语混杂着中文的词句,我的日语不好,不能完全理解。
  但大概的意思,还是明白了。
  他说的是–“中国人于我有恩,我是该来报恩的……”
  原来,在侵华战争的时代,他的家庭作为“开拓团”来到了中国东北。当时,日本奉行侵略殖民政策,强占掠夺东北中国人的土地供“开拓团”垦殖,以解决其国内人口危机并试图通过这样的殖民活动永远控制东北。然而,不久日本法西斯战败,在苏军的攻击下,东北的日军全面崩溃,日本开拓团也乱成一团,纷纷逃难。被家人遗弃,只有十来岁的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他在病饿之中被当地的中国老百姓发现了。虽然有着多少年被欺负的仇恨,善良的中国人没有报复这个日本孩子,却同情地给他治病,给他吃的,让他和中国人的孩子一起生活。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他作为“残留邦人”回到了日本……
  然而,世事蹉跎,老人的后半生坎坷非常,因为种种原因破产,生活十分艰难,成为领日本政府救济金的“生活保护者”。
  “生活保护者”不允许有存款,定期要接受福址部门的检查,不可以任意出门旅游,如果有收入则从其救济金扣除同样金额,是日本社会最为底层的阶级。
  “中国遭了灾难,我该来报恩,可是我没有钱,我没有能力,就让我再磕个头吧!”
  老人哭着跪下,坚持再磕一个头。
  领事用力地拉住他,我看到,领事的眼圈也已经红了。
  拉着领事的手,我看到老人脸色很红,似乎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张开手心,把一张汗水浸透的一千元日元纸币递了过去。
  实在没有看到过这样破的一千元纸币了。
  老人哽咽道–“就收下我这一点钱吧,我是没有钱没有能力的人,‘生活保护’的钱只是让我吃饭的,这是我一天的饭钱,这个钱不犯法。让我今天一天不吃饭来报一点恩情吧。”
  不顾领事的推辞,老人执拗地强把这一千元纸币留下来,力气大得惊人。
  一时间,看到灵堂里所有的人,都为之动容。在老人磕头下去的时候,等待吊唁的两个女孩子随之泣下。
  他拾起拐杖,蹒跚地离去。背影孤独而带着一点凄怆。
  没有人拦住他或者安慰他。
  不知道别人怎样想,看到这一幕,我当时没有任何词句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只有任老人走去。
  一千日元,很多日本工薪族中午的一顿便当。
  一千日元,在心的天平上,怎么算。
[完]
  后来我知道,这件事CCTV给了一个相当长的报道,也许,这是一笔能够被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数额最小的海外捐款了吧。
  有的朋友认为萨写下采访手记•穷人泪这篇文章,目的可能是为了促进中日友好。其实这并非我的初衷,写这篇文章,仅仅因为现场这位老人的所为。无关民族,人性的光明一面而已。

汶川地震后的解放军
  汶川大地震,不仅聚焦了全球目光,也成为了中国军队罕见的大集结的号声。几天之间,10万战士从天而降、越岭而来、驱车而至,直入灾区,与灾难展开了搏斗。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的高度服从命令的精神,骠悍而不畏牺牲的精神,令人至为感叹。并从此中,我们可知,作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指挥千军万马十分有力,号令威严,令出必行!
  无疑,面对毁灭性的特大地震灾害,解放军、武警部队成了救灾抢险的主力,这是必然的。从来解放军与抗御自然灾害就没有分开过,哪里有天灾,哪里就有解放军。每一次遇到自然灾祸,任何地区的民众,只要看到了解放军,就会安心、安定下来。
  奥地利《新闻报》5月15日文章指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应对灾难的能力像中国军队这样出色,因为中国经常被灾祸所袭击,每年都有上千人死于洪水、矿难和其他灾难。对于中国人来说,中国的军人无疑是困境里的救星。
  在高度评价中国军队为抗震救灾作出巨大的贡献同时,我们还看到了什么?旁观今次的中国军队大集结,我们可以总结出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胡锦涛指挥有力,中央军委指挥中枢流畅快捷,军令贯彻毫无阻碍。胡锦涛在三军的高度威信,一览无遗。
  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后,胡锦涛要求军队和武警部队迅速组织出动,协助地方抗震救灾,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按照胡锦涛主席指示,军队迅速启动应急预案,13日上午,中央军委紧急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部署部队抗震救灾工作,决定成立全军抗争救灾工作领导小组,统一组织指挥全军和武警部队的抗震救灾行动。总参谋部下达《开展抗争救灾工作的紧急指示》,在全军范围内调集兵力支援灾区。总政治部发出《抗争救灾中的政治工作指示》,要求各部队发扬优良传统,发挥突击队作用。总后勤部火速调集帐篷、食品、药品等大批救灾物资,组织60支医疗队开赴灾区。总装备部为救灾部队配备了各种救灾器材,立即运往灾区。反应之迅速,格外出色。
  第二,解放军调动范围广,各大军区严格遵照中央军委命令,军令如山,召之即来,来之即战。中国军队的高度纪律性,令人刮目相看。
  据知,此次四川地震灾害调动的军队范围之广前所未有,从公开报道来看,目前中国七大军区中除了沈阳军区之外,其余六大军区都有部队参与了此次抗震救灾。在12日当天,驻灾区附近的部队就出动13600余人,在灾区担负抗灾救灾任务。
  中央军委指示,成都军区方面某师出动10000人,隶属空军的空降兵某部两个师和特种大队6000人,13日8时开始空运至灾区。成都军区驻渝某集团军48040名官兵抵达安县、都江堰和绵竹等灾区后迅速展开救灾行动,12支医疗防疫队立即投身医疗救护。驻滇某集团军2824人,13号凌晨开始从驻地向灾区机动。
  北京军区某工兵团救援分队抵达都江堰展开救援。空军部队星夜启航,出动伊尔-76、波音737等运输机39架次,紧急运送救灾人员和物资。海军陆战队2500名官兵出动,海军总医院医疗救援分队携药品、器械抵达灾区。
  继首批投入一万八千兵力弛援四川灾区后,14日,济南军区又奉命紧急抽调22000人连夜赶赴灾区执行抗震救灾任务。截至目前,济南军区投入抗震救灾总兵力已超40000人,32架直升机和大批次机械装备奋战在灾情最重的第一线。
  第三,解放军反应速度之快、集结速度之快、到达速度之快,都充分表明这是一支具有高度战斗力的军队。
  据知,解放军在13日当天就把11420名官兵空运到成都附近,创下解放军军史和中国航空史上单日出动飞机最多、飞行架次最多、投送兵力最多的航空输送行动纪录。国防大学李大光博士14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出动的兵力规模而言,这次空运救援行动在亚洲和整个世界也是空前的。另外知悉,此次出动的空军某空降军部队,作为中国唯一的快速战略部署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中的七支王牌部队之一。
  第四,中国军人不畏死,面对危难敢于献身。
  灾区震央的地形十分恶劣,空降行动面临极大危险,首批出动的4500名直属空降兵第一梯队,是全部写好遗书才赶赴灾区。抱着必死的心态奔赴战场,这是多么令人震撼的一幕。5月14日上午11点30分,空降某军100名空降兵在太平寺机场登上伊尔-76运输机,开始向阿坝自治州茂县地区实施伞降行动。
  据介绍,伞降目的地茂县地区平均海拔4000米,运输机在伞降区上空4000米空投伞兵,飞机飞行高度为8000米,在完全没有气象引导,地面情报空白,没有地面指挥的情况下,成功伞降15人。这15人的先遣分队在空降兵研究所所长李振波大校和空降兵某特种大队副大队长詹天雄中校的率领下分两波成功降落。军人不畏死,这样的军队就是无法打败的。
  尽管灾区不是真正的战场,抢险也不是军事上的战争,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敢于面对战争、善于面对战争的精神面貌表露无遗,对于这样的抱着大无畏的、必取胜利理念的英武之师,中国人民可以放心。
  胡锦涛一直指导解放军苦练勤练。2007年,全军和武警部队认真贯彻落实胡锦涛关于军事训练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和全军军事训练会议精神,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在军事训练取得新进展新突破。今天看来,此言不虚。
  特别是中国军队的军事训练强调针对性、实战化。紧贴作战任务和战场环境,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大力开展针对性、实战化训练。加大主要作战行动训练,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训练进一步强化。坚持练为战、演为战、考为战,始终按照打仗的要求谋划训练、组织训练。
  这样的不断的、反覆的、刻苦的训练,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造成一支勇敢无畏的人民之师、卫国之师,祛灾之师。
  今天,面对的不是卫国战争,而是保卫人民生命安全的抗灾救险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过硬的军事作风,当令世界刮目相看!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与人民的情感,将会更密切、更厚实!

权威详解汶川大地震:烈度已经接近极限

  5月12日发生的八级汶川地震是一场巨大灾难。此次地震不仅在震中区附近造成灾难性的破坏,而且在四川省和邻近省市造成大范围破坏,其影响甚至波及到全国绝大部分地区乃至境外,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我国大陆发生的破坏性最为严重的地震。
  这次地震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呢?地震是如何导致房屋倒
  塌的?为什么在同一个区域内,有的房屋没有损坏,有的房屋却完全坍塌呢?权威地震专家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这些公众非常希望了解的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 此次地震最高烈度几乎达到极限
  “地震通常分为三大类,火山地震、陷落地震和构造地震。火山地震主要发生在火山活动期,陷落地震主要是由地球局部的坍塌引起的。前两类震级小、破坏小,引起大破坏的地震主要是构造地震。”四川省地震局研究员钱洪教授告诉记者,这次汶川地震正是属于构造地震。“构造地震是由于地壳的构造运动使岩石发生变形,从而聚集了大量的引力,当聚集的引力超过岩石的破裂强度的时候,岩石就突然破裂,引起震动,并且传到地面上来,导致地震。”
  据介绍,地壳深处岩石发生破裂产生地震的地方就称为震源,地震发生的源头以垂直方向投影到地面上来的点则称为震中。5月12日发生地震的震中差不多就位于汶川县的映秀镇。“震级和烈度是描述地震非常重要的两个物理参数。震级就是反映地震波的能量,也就是地震释放能量的大小。烈度反映地震对地面产生的影响和破坏程度的大小。”钱洪解释说,“随着地震离开震中区的距离不同,它产生的影响是不同的,离震中区近,影响就大,离震中区远,影响就减轻。所以,一个地震有一个震级,但是有不同的烈度。”
  结合四川中北部地区地质构造,钱洪对汶川大地震的原因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是一次逆冲右旋型地震。“本次地震是千年不遇的特大地震,显着特点是震源浅,大概是十公里左右,震级高达八级,烈度最高达到十一度。这就造成有感范围大,东到上海,南到台湾。”钱洪用不同大小的石头掉到静止水面能产生的波浪来举例说,“大的石头自由落体到湖面后,产生波峰波谷之间高差就更大,波浪传的距离也远得多。这就是我们说的为什么,地震强度大就传得远的原因。”

★ 烈度大是造成震害严重主因
  “这次地震的极震区烈度达到了十一度,我们的烈度表里面总共分了十二度。”防灾科技学院院长薄景山教授告诉记者,汶川地震的最大烈度几乎已经接近极限,他本人也还没看见过十二度的地震,“在烈度表里只用了山河改观这句话来描述,烈度大、震动强是造成此次汶川地震震害严重的主要原因。”
  “这次地震震害比较重的地方基本上是沿着龙门山中央断裂带,破裂的长度至少是两百公里以上。地震波在传播的过程中会逐渐削减,所以靠近断裂带的地方受到的影响越大,破坏越严重。”薄景山表示,“破裂长,则释放出的能量就特别大,按照计算地震能量的公式,此次地震的能量相当于一千颗广岛爆炸的原子弹。”
  薄景山指出,严重的次生灾害也是此次地震震害严重的一个原因。川北特殊的地质条件引发了大量的山体滑坡,好多的建筑物包括桥梁就是被滑下来的各类山体埋掉或砸毁了。
  工程地质条件是破坏差异主因
  “为什么在同一个地区,有些房子倒塌了,有些房子没有倒塌呢?原因很复杂,和几个因素有关系,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场地条件,我们说的场地条件指的是地下工程地质条件,比如说基岩的起伏是什么样的,第四纪土层分布是什么样的。”薄景山教授告诉记者,“这次我们在野外现场调查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从龙门山山前的成都平原到龙门山山里面的这个部分,基岩的分布比较复杂,上面沉积的松散层也不均匀。”
  薄景山教授认为,工程地质条件是造成这种破坏差异的主因,“不同的场地条件造成地震波放大或减弱,因此在低烈度区也有高烈度的现象,造成房屋倒塌或严重破坏。而在高烈度区也有低烈度现象,房屋未倒塌或严重破坏,这就是同一区域内不同建筑受损情况不同的主要原因。”
  “一般来说,基岩在震动的时候,基岩要把能量传给上面的介质叫土层,地震波在土层的传播跟在基岩的传播完全是另外一种方式,土一般对地震波有放大的作用,而且地形越复杂,那地震波传来后会形成反射和折射,会加剧放大的效果。”薄景山表示,“在世界地震工程史上,像这么大范围的破坏不是很多,还有很多新的问题值得研究,特别是场地这一块儿。”

★ 房屋损坏不同原因非常复杂
  在灾区,楼房损坏的形态是不一样的,有整体垮塌,有部分松动,地震是通过什么方式来破坏地面建筑物的呢?“这个破坏很复杂,通常有三种情况。如果地处震源附近,当地震波来了之后房屋会上下震动,感觉是在颠,这就是纵波。如果离震源比较远,房屋会水平方向地左右摇摆,这次在成都和绵阳的城区就是这样感觉。”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马宝民研究员解释说,“还有一种是房屋在地震波作用下左右扭,原因有两个,一是本来地震波本身就是扭着来的。二是地震波虽然是水平传过来,但由于地面的土不一样,传播速度有快有慢,所以房屋就会扭。这样就造成有的只掉了一个角,有的就整体垮塌,有的则蹲下来。房屋损坏就是地震波不同的运动方式,造成不一样的破坏形式。”
  “相隔很近的两幢房屋,有的受损重,有的受损轻。这个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非常复杂。”马宝民表示,一是场地土对地震波的反应不一样,地基在基岩、土层是有差别的,比如都江堰这么一块大的地方,这片房屋和那片房屋差异很大;二是地震波是波浪性传递的,碰到峰顶受到的破坏就大,碰到谷底受到的破坏就小,还有这次地震爆发是三组强烈震动,横波、纵波各自传播速度也不一样,如果两个峰顶重合出现,破坏更大;第三每个房屋根据自身形体、尺寸、质量、承受等有各自的自振频率,如果跟地震波传播的自振频率相同,就会有共振效果,这很危险;第四跟房屋的朝向、方位也有关系,地震波传播方向对不同朝向的房屋所造成的破坏情况不同。东西走向房屋在朝向南的隔墙出现向西倾斜的张裂缝,南北走向房屋在东西朝向的墙体或走道护栏发生向东倒塌;五是跟建筑形状,方的、长的还是异型的有关;六是跟房屋的建筑结构有关,是砖混还是框架,如果是现浇铸的,抵御地震能力就比较强;七是房屋的修建年代,做没做抗震设防;八是看结构设计本身,有些房屋在设计时相对多留了点富余度,节点构造方面注意了,就能增强抵御能力;九是跟施工质量有关系;十是各次地震都有它一定的特性,唐山地震是高房屋倒得多,但这次汶川地震一些低层房屋倒的比较多,不少比较高的水塔、烟囱都没有倒塌,说明各次地震都有各自特性,导致房屋损毁的情况有差异。

★ 中国一直在不断提高设防标准
  众所周知,建筑的设防等级和其抵御地震灾难的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陈正祥教授告诉记者,建筑设防等级是和经济发展分不开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就一直非常重视对地震灾害的预防。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我国的抗震设防标准也一直在逐步提高。
  据介绍,1966年邢台地震后我国出了第一部抗震规范,只有三十页。唐山地震后又出了1978年版本的规范。改革开放后出了1989年版本规范,并明确了抗震设防目标,提出“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指导思想,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之后,又出了2000年版本规范,达到三百多页,内容在不断完善。
  这次汶川地震发生后,严格执行抗震规范的很多房屋经受住了考验,但也有一些达到标准的房屋倒塌。“本次地震是建国以来,震级最大,影响最广的特大地震,实际烈度远高于房屋抗震设防标准。”陈正祥表示,“这次重灾区的房屋建筑的抗震设防烈度为七度以内,按相应抗震设防烈度进行抗震设防的房屋难以抵御特大地震烈度高达九到十一度的破坏,出现倒塌在所难免。”
  灾区重建已经开始,需要要修建大量的房屋。陈正祥提醒,“希望买了新房屋的人,或者给老房屋搞装修要千万注意,不能为了气派而打掉隔墙,有些甚至打掉承重墙,破坏了圈梁,是非常危险的。还要请开发商注意,尽量避免薄弱环节出现,作为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更要加强监管和复查。”

法国为何不报道勒庞捐帐篷给中国?
  青年参考2008—06—25 09:47:13
  勒庞,法国国民阵线主席,在法国的政党光谱中,由于他强烈反对移民特别是非洲移民,以及反对欧盟和自由贸易,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支持恢复死刑、“法国人优先”等观点,被定性为极右派和极端民族主义者。此人长期活跃在于法国左右两大政党的夹缝中,除1986年当选为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外,还多次获得足够连署竞选总统。特别是2002年出人意料地可以说是奇迹般地,在第一轮选举中击败呼声很高的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引起世界一片声讨。和他同时进入第二轮的希拉克甚至打破惯例,拒绝与之举行电视辩论会。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充满争议的风云政治人物,当中国“5•12”震灾发生时,他以个人名义捐出了一千顶帐篷!这是法国所有政党中的第一人和惟一之举。而且,更值的一提的是,勒庞的国民阵线由于经济拮据,刚刚不得不把总部大楼卖掉。然而,这件颇具新闻性、人道性的消息,却被法国所有媒体封杀。
  本人冒味揣测,原因应该有三:首先,是勒庞本人的极右光谱和色彩。报道他就是“政治不正确”。而不管他做的是什么。其次,他捐助的一方中国,也不符合当前的“政治正确”——整个法国媒体还没有从西藏骚乱和“4•7”火炬传递事件中摆脱出来,对中国仍持很深的偏见和敌意。第三,其他所有主流政党都还没有人道主义援助之举,如果把被视为种族主义者的勒庞报道出来,令其他政党情何以堪?于是在这种种考虑之下,新闻自由的原则也就弃之一边。
  继对西藏骚乱和奥运火炬巴黎传递的不公正报道后,勒庞事件再次证明,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媒体,新闻自由也是有“前提”的,它们以“公正、独立、客观”的包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世界。
  参考资料
  勒庞其人
  让—玛丽•勒庞(Jean—MarieLePen)1928年6月20日生于特立尼达岛。曾就读于巴黎大学法学院。1949年~1951年任大学生组织主席。1954年任驻印度支那(法属印度支那即现在的越南、柬埔寨和老挝)伞兵营准尉军官,翌年作为法国殖民远征军《快艇》报记者前往越南。1956年勒庞投身于以小商人、手工业者为主体的右翼运动——布热德运动,并任党团主席。
  1984年6月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他首次当选为欧共体议会代表。1986年当选为法国国民议会议员。1995年4月,代表法国国民阵线参加总统竞选,获得了15%的选票。1997年3月,再次当选为国民阵线主席。2000年4月被逐出欧洲议会,被禁止担任公职一年。在2002年4月举行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他的得票率仅次于现任总统希拉克排在第二位,获得参加第二轮投票竞选总统的资格。在第二轮选举中,他被希拉克以绝对优势击败。在同年6月举行的法国国民议会选举中,支持希拉克总统的法国传统右翼政党以压倒多数获胜,勒庞领导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未获任何席位。2007年总统选举,勒庞获得10.5%的选票。
  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是法国公认的极右组织。20世纪80年代初,国民阵线利用国内经济不景气及失业等问题,在群众中引起不满情绪,鼓吹民族沙文主义、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它标榜自己既反对左翼政府,又不赞成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右翼。两三年间,国民阵线吸引了一批失业青年、中小工商业主和自由职业者,成员由500人增至2.5万人。1995年8月在地方选举中,国民阵线获得了南方3个重要城市的控制权。法国极右势力崛起的这一现象,被舆论界称为“勒庞现象”或“国民阵线现象”。

四川震区纪事——前线医生札记
(本文作者是我的中学同窗好友,他将本文用电子邮件发给了我。我在感动之余,决定与各位网友共享。)

1.出征
  五月十二日晚惊闻四川汶川大地震。五月十三日一早在上班路上接院长电话,要求我们脑外科与其它外科一起各派一名医生参加卫生部江苏省医疗队赴川抢险救灾。我电话普外科张主任、烧整科聂主任、骨科黄主任,在一股豪情的感染下,我们外科主任们全部决定亲自参加抢险医疗队。后来知道这是唯一一支全院外科主任都参加的医疗队。平凡人在特发灾难面前也能激发出一种气概、一种豪迈。
  简单动员准备后我们十点赶往机场,十二点乘专机赶赴成都。路上我电告妻儿:此去是为尽一个医生的天职,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儿子回信:老爸,我为你自豪!
  到达成都是下午二点多,双流机场阴霾密布,风雨交集。在向导引领下,我们驱车前往绵阳。在绵阳我们得知,江苏医疗抢险队是除解放军先谴部队外全国第一批到达灾区前线的医疗队。其时当地政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我们决定向重灾区北川县城进发。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没有帐蓬、没有食品、没有被褥、没有前线情况和通讯信息、没有后勤保障,只有不充足的医疗用品。天愈来愈黑,风雨愈来愈大,人烟愈来愈稀,路边倒塌的房屋愈来愈多,车内的气氛愈来愈凝重,大家的心情也愈来愈复杂;紧张、兴奋、恐惧、不安……
  一路无语,在离北川县城不到二十公里的安县,我们被告知通往北川县城的道路被阻,无法进入,伤员也无法运出抢救。与绵阳临时指挥部联系后,我们赶往已有大批伤员集聚的江油县城,进住核工业部属903医院。此时已是子夜了。

2.战士
  5月16日下午4时左右,江油903医院临时急诊室前一派繁忙景象,救护车笛声刚停,只见一群身着迷彩服的战士推着担架车飞奔而至。这时听见有人高喊:“肖主任,快来﹗”我迅速推开人群只见一个战士被其他几个战士紧紧地按在诊断床上,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挣扎着......
  原来这是一名从北川重灾区送来的战士,他的战友告诉我:他从地震的第二天即开赴救灾前线,连续三天三夜奋战,冒着生命危险从废墟中抢救受灾群众,与死亡、鲜血、伤员相伴,未曾合眼,就连食物和水也未能得到保证。在来院前两小时刚被撤换下来,随即就发病了。先是晕到在地,继而大喊大叫,胡言乱语,无法控制。我仔细检查了病人,发现病人神志不清,处于极端躁狂状态,但生命体征平稳。随后紧急注射大剂量安定、氯丙嗪后也难以控制,最后使用大剂量度冷丁才使患者镇静下来,头颅CT扫描未发现异常。我诊断为由于过度刺激、过度疲劳,加上寒冷饥饿导致的反应性精神障碍。
  入夜,我守望着被大剂量镇静剂控制入睡的战士的面容,心情难以平静:一张年轻帅气却又惨白的脸,沐浴着夜色和发电机发出的微弱灯光分外干净,透出圣洁的静谧……我想如不是入伍,可能还在上大学吧,哪能承受如此的险恶和苦痛!记得当时谵妄的他不停的在喊:不去了!不去了!哪个再让我去我就拼了!我的眼角有些润湿……人的体能有极限,人的精神也是有极限的,那要怎样的意志力才能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倒下——战士,这就是我们的战士!

3.母爱
  九〇三医院漂亮的儿科女主任请我会诊,我欣然前往,不想洒却一眶热泪换得一身“童子尿”……
  病人为一个2个多月的女婴,癫痫发作一次,精神萎靡,几天未进食,CT报告少量硬膜下积液.抱孩子的大嫂焦急的问道:孩子没事吧?这孩子的命是他妈妈的命换来的,你们可要治好他!追问情由,大嫂含着热泪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孩子叫母牵琪,羌族人。母亲2个多月前从绵阳回北川老家生产,地震时正在屋内喂乳,当救援人员救出她们时,发现母亲仍呈坐姿,身体前倾保护着女儿,女儿安然无恙,毫发无损,母亲却被压停止了呼吸——带着保卫女儿的骄傲,带着母亲的自豪,也带着对女儿的眷恋不舍……
  听完这位大嫂的诉说,周围一片沉寂;孩子似乎有了感应,精神也好了起来,眼睛左右转动,象是在寻找,寻找母亲的声音、母亲的颜容。当孩子看到我时眼睛停了下来,我为之一动,不禁热泪盈眶——孩子啊,你可知道,是母亲给了你生命,又是母亲舍弃了自己的生命第二次给了你生命,你承载着母亲的希望,也闪烁着母爱的光芒……
  正在想着,忽然脖子一热,一股热流沿着后背倾泻而下……一个大嫂惊呼到:对不起,孩子尿尿了!原来后面站着一个抱孩子的妇女,不期然地我享受了一次“童子尿浴”,一洗几天来的汗垢和疲劳,须知我已4天没洗澡了。一个川妹子调侃到:你要发财了,在我们这有个说法,哪个被浇了童子尿,打麻将要赢钱的……哈哈,我闲暇时还真好砌个“长城”,回家后不妨一试。
  我仔细检查了孩子,只是轻度碰击或缺氧所致硬膜下积液伴发癫痫,应无大碍。我忽然心生一念,请儿科主任帮忙,如有可能,希望能收养小母牵琪——收获生命,也收获伟大的母爱。
  4.余震
  汶川地震面积之广,余震之多,历时之久以及其难预测性和危害性为历史之罕见。每天都有余震,人们都已习以为常。经历“5.12”后人们虽对地震有着本能的强烈的恐惧,但当余震发生时人们表现出来依然是平静和镇定。对照余震后的发布,大家笑言6级以下的地震我们都能在发布前准确报出震级了。
  5月17日晚10时许发生了一次较强余震,我在临时急诊室前值班,一辆军用卡车急驰而至,战士们一下子送来四个余震中受伤的伤员,我逐一检查处置,其中一个较重的处于淡漠状态,血压很低,排除颅内血肿后考虑腹腔出血的可能,喊来普外科何震宇主任。经CT扫描证实为脾破裂,在设为临时手术室的一楼中急行脾切除术。

4.
  一天未洗澡,我在刚刚接通的路边消防栓旁用浑浊的自来水爽爽的擦洗了一下身体,在帐篷中很快进入梦乡。一阵猛烈的摇晃把我们摇醒,持续了好几分钟,这是到震区后最大的一次余震,大家并无恐惧,在帐篷中玩笑说摇得挺舒服。第二天方知,这是发生的震中在江油的6级余震。而余震中,我们的何、沈两位主任正在一楼手术,当时房屋及手术台摇晃的厉害,当地的巡回护士吓的跑了出去,而第一次经历6级地震的两位主任却巍然不动,继续手术。巡回护士见状也被感召回来;他们在强烈的余震中坚持做完手术。
  次日,我问他们,何主任回答:当时非常紧张,脾刚切去一半,但一个信念支撑着我们——不能把病人留下,那是当逃兵;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尽快完成手术,与病人一起出去。何是一位书法家,平时儒雅胆小,记得刚到江油他与另外二人躺在门诊大厅小憩,余震发生,三人像上了弹簧,同时弹起飞跑出来,良久仍唏嘘不已。
  唐孙思邈《大医精诚》开篇曰: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见彼苦恼,若己有之,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行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我们平凡的何、沈二位医生,大医也!

5.二进北川
  5月18日中午,我们奉命组建小组分队再进北川。
  北川乃大禹之乡,古称“神离故里”,这里山川形胜,人杰地灵。传说远古舜帝杀了以“堵”治水不力的鲧后禅位给了以“疏”治水有功的禹,大禹治水治国有方建立了奴隶制夏王朝。古北川为现北川县城上游几公里的治城。现北川县城为数年前迁址而来。众所周知,北川为这次地震受灾最重,死亡最多之所在。
  通往北川的山路已封锁,须有指挥部通行证方能进入。灾区特有的阴雨与酷热交替的气候使得尸横满地与人畜混杂的北川地区有着炭疽及其它传染病流行的巨大隐患。我们进去的目的除医治伤员外还有预防宣教的任务。距北川数公里,已嗅到强烈的异味混杂着尸体腐烂和消毒水的味道,路边很多人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罩,空气中弥漫着紧张与恐惧……
  我们的救护车直达北川中学。下车后我们在指挥中心领了防护口罩和安全帽,伫立在倒塌的教室旁接受任务,心情难以平静——昔日的两栋教学楼一栋几乎夷为平地,一栋仿佛矮了半截斜插在地上,巨大的挖掘机仍在废墟上轰鸣着,挖掘着,不时仍有一些尸体被挖出放进尸袋消毒后整齐的放置在大型运输车后方,听说刚刚还有一名存活了140多个小时的学生被救出。本着对生命的尊重,即使已经超过极限,武警战士们仍不放弃希望,在做最后的努力……身旁不时有一批批救护队、志愿者经过,还有外籍专家队伍……卫生部医政司司长做了简短的动员后,我们被指定扎营距北川6公里的擂鼓镇。与我们为邻的是解放军某部40师和沈阳军区某部野战医院。在战士们的帮助下,我们自己搭起了帐篷,安置毕已是次日凌晨2点多了。
  我们分批接待和处置附近的伤员,重伤员多已送去后方了。零星有解放军战士从深山中经过几天徒步跋涉救回的伤员,也有自己结伴从山中涉路而来的山民。难忘的是某师侦察连的战士们,一行30余人在深山中搜寻了三天,救出很多无助的灾民,一个小战士背着一个老大娘蹒跚地跌坐在我们帐篷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娘腿部受着伤,流泪告诉我们,他已经背了她三天,才把她背来;我们查看小战士的双脚已磨破,肿胀得连鞋也无法脱下来了……战士们补给不足,几天只啃少许干粮,临行,我们送些水和饼干给他们,他们都推辞不要,说有纪律——憨厚的战士们啊,灾难面前,人性就是互助,互助就是纪律啊!
  下午我与聂薛一行三人深入柳林银锭几个羌族山村,寻访余留伤员,宣教预防知识。在柳林村,一个大爷告诉我们村后的山原有两个山头,地震后合成了一个,山沟里原有一个泉眼,供水管从泉眼引至山下,附近几个村子的自来水全部靠它,此时已断水了。山下有一水溪,上游为北川,人们在其中洗灌,却不能饮用。我们忽发奇想,也许泉眼还在,只是被石头堵住了,我们何不斗胆一寻,寻找生命之泉。山民告知山体为石灰岩,松软变形,随时可能塌方,如遇余震将非常危险,在半山腰山民见劝不动我们就自己回去了,我们沿着水管在尚存的山沟里向上攀行,两边是松软易塌的悬崖般的山体。也许是没经历过山崩地裂时的恐惧和危险,也许是普通人的无畏被激发了出来,也许是童心未泯……我们终于攀上源头,可惜泉眼已干枯,一个房子般硕大的石头压在那里。
  一个老者告诉我们,附近还有一个小泉眼平时不用,不知是否还在,我们与老乡一起再次寻泉。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山洼的草丛中我们终于找到了那一汪清泉,一汪生命之泉。开始老乡们不敢饮用,在确认没有任何污染可能的情况下,我用矿泉水瓶装上一瓶当众饮了起来,羌民们发出欢呼:啊,能喝了,有水喝了!清泉带着丝丝甜意,也带着满足和惬意流进我的心田……就在此时,强烈余震爆发,山体轰鸣,大地颤抖,像在和着羌民的欢呼。我忽然想假如刚才我们攀岩时发生余震……呵哈,也许崩塌的山体已让我们寻到“泉下”了。
  北川“惊魂”一夜值得一述。又是三天没水没电没干粮,移动又没信号。又是一个风雨之夜。领队告知今夜有七级以上的余震,要大家做好准备。我们居住地四面环山,如遇大震最怕的就是泥石流把我们埋了,或者上游的唐家山堰塞湖水崩塌,洪水把我们冲了。大家在帐篷内闲聊,带着对未知的恐惧,也带着亲身体验的兴奋,等待大震来临。
  一人调侃出个了上联:北川没水没电没信息。一个单身汉接道:南京冷锅冷灶冷被窝。一阵嘻嘻哈哈,大家和衣而睡。朦胧中被大声喊醒,一个领队告诉我们接到通知,夜间有8级地震,要求大家穿上鞋抱着包,一旦发生地震要跑至马路边,说是相对安全。须知原来通告汶川地震是7.8级,8级将怎样?折腾了半宿大家无法入眠。中大医院王主任说:我才不走呢,帐篷最安全,除非20级地震!另一个说,我准备了一根棍子,地裂了我就撑着当单杠……哈哈哈,大家笑了,气氛也轻松……
  虚惊一场,翌日太阳照常升起。有联通手机的朋友接一调侃信息:上联为八级地震毫无预报延误几万同胞性命,下联为六级地震信口开河折腾千家万户睡觉。告别北川,看着沿途“大禹之乡”的宣传牌,我想:禹帝有灵,治水亦能治震哉?!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6-11 at 13:29

Earthquake News, 6

leave a comment »


一场地震,生死两难;
只道三四险,不知五月难;
纵有六双眼,泪也流不完;
七颗心儿悬,零八奥运艰;
高呼九洲十地华人现,纵使百舸千帆风浪间,也让咱行得万年船!
泱泱中华几千年,只是百般无奈斗不过你苍天;
十分惨淡,也不知你九重天中住著何神仙,
在零八年八月八日还有八十八天时送灾难;
但愿七彩祥云现,六月中国保平安,五星红旗永鲜艳;
四海升平,三地两岸心连心成一条线!
我只想,跪地抬手问苍天,
敢应否:下辈子,你做人来我做天!

人类能够预报地震吗?
——美国地质调查局地震常见问题答疑

  问:人类能够预报地震吗?
  答:不能。无论是美国地质调查局还是加州理工学院或者任何其他科学家都没有预报过一次大
  地震。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不知道如何预报,并且也不打算知道。不过,借助科学数据,科学家可以计算出未来将发生地震的可能性。比如,科学家预测在未来30年内,旧金山湾区发生一次重大地震的概率为67%,而南加利福尼亚的概率是60%。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致力于通过提高基础设施的安全等级来长期减弱地震的危害性,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研究短期预报。(编者注:在这个问题上,USGS的观点与中国地震界的主流看法有微小差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中国的地震工作者依靠自身的经验,对海城地震做出了短临预报并取得了实际效果,尽管“海城经验”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问:动物能够预报地震吗?
  答:最早在公元前373年的希腊就有关于动物在重大地震之前行为异常的记载。据说老鼠、黄鼠狼、蛇和蜈蚣为了自保都会在大地震之前好几天逃离住处。到处都有关于哺乳动物、鱼类、鸟类、爬行动物和昆虫在地震发生前几周甚至几秒钟时间里表现异常的说法。然而,动物们的这些行为缺乏一致性和可靠性,并且这些行为的发生机制我们仍不得而知。多数关注这些异常征兆的科学家都在中国和日本。
  问:是不是有一些人能够在地震之前产生预感(地震预感)?
  答:有些人声称自己在地震前会出现某些征兆,但那些都没有科学根据,而且,大部分时候他们即使出现了征兆也并不会随之发生地震。
  问:地震与天气有没有关系?
  答:在公元前4世纪,亚里士多德认为地震是源自于地下洞穴中的风——小的震动是因为空气挤压洞穴顶部,而大的震动则是空气冲破了地面。这一理论使人们相信地震与天气状况相关——由于大量空气埋藏在地下,因此在地震前天气应该炎热而平静。此后又有理论认为地震应发生在平静、多云的时候,并且常常会出现强风、火球和流星作为先兆。
  然而实际上,天气状况与地震是没有关系的。地震是地球内部发生地质运动的结果,在任何一年中的任何时候以及任何天气条件下都可能发生。地震源于地下很深的地方。而刮风、降水、温度以及大气压只能影响地球表面以及浅层地下。地震震源的深度远在天气可影响范围之外,而且驱动地震发生的力量要远大于天气的力量。地震可以发生在任何天气、任何区域、任何季节以及一天当中的任何时间。有时候人们会问:“地震会不会以某种方式改变天气?”答案是:地震本身不会使天气发生改变。作为地球构造学的一部分,地震经常会改变地势的高低及其相关生态,比如地震可以使内陆变成海滨,或者相反。地震要想改变气候需要花费几百万年时间,并且需要很多次地震的积累。
  问:地震会集中在清晨、夜间或是一个月当中某些特殊的日子吗?
  答:地震在一天、一个月或是一年当中的任一时刻发生的概率都一样。时间上的不同并不会影响地震的发生。
  问:大地在地震时会张开吗?
  答:在地震引发滑坡、侧移或其他地质变动的过程中,大地会出现一些浅的裂缝。但在地震中断层不会张开。因为地震时的运动是沿着断层方向,而不是垂直于断层方向。如果断层张开了口子,由于摩擦力的消失反而不会形成地震。
  问:地震能不能制造火山?
  答:不能,火山是由另外一种地质活动产生的。地震可以在某一地区的火山喷发之前、之中或之后发生,地震是火山喷发活动的结果,而非原因。
  问:人们能不能通过制造许多小地震来避免大地震的发生,或者能不能通过用水或其他东西润滑断层的方式避免?
  答:通过观察,地震学家发现每发生一次6级地震都会发生10次5级地震,100次4级地震,1000次3级地震……以此类推。这些就是“许多小地震”,但无论发生多少次小地震都不足以排除一次大地震的发生。一次6级地震的强度相当于32次5级地震、1000次4级地震、32000次3级地震。所以,尽管地球总是会发生很多的小地震,但它们都不足以消解偶然出现的大地震。
  至于用水或其他东西来润滑(“lubricating”)断层,目前已经知道向地下注入高压液体可以导致地震的提早发生。但在任何人类居住区域做这样的事情都很危险,因为这有可能引发一场破坏性地震。
  问:月亮或行星的位置会影响地震活动性吗?
  答:月亮、太阳以及其他天体可以扰动(轻微改变)地球的重力场。影响的强弱与天体的质量成正比,而与它们和地球之间的距离的三次方成反比。
  从长期的地震资料来看,在地震发生频率与半日潮(Semi-diurnaltides)之间并不存在显著的相关性。然而,在部分火山地区,如猛犸湖(Mammoth Lake),半日潮与余震发生率之间存在着一些虽然较弱但十分重要的相关性。
  问:为什么我们会有如此之多的地震?地震发生得越来越频繁了吗?这是否意味着一次大的地震即将来临?或者如果长时间没有地震发生,是不是意味着压力正在积累?
  答:尽管近年来地震发生有所增多,但是这一个世纪以来7级及7级以上强震的次数还是基本保持不变,而且,根据我们的记录,近些年来这一数字还有减少的趋势。
  之所以人们会感觉地震发生得日益频繁,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因为目前破坏性地震的次数在增加。
  1)对于过去20年来情况的部分解释是,我们能够捕捉到的地震的次数确实在逐年增加,而这主要是由于地震监测点的大规模增加以及全球通讯能力的显著加强。
  1931年,全球大约只有350个监测点;而今天这一数字已超过了4000,并且来自这些监测点的所有数据都能通过电报、电脑和卫星信号快速汇总。监测点的增加和数据的快速处理使得我们以及其他的地震研究中心能够测定许多以前无法测定的小地震,并且能够更快速地对地震进行定位。
  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每年可以测到12000—14000次(或者每天约35次)地震。同时,由于信息传播速度的加快以及人们对自然灾害兴趣的增强,公众对地震了解越来越多。根据一项长期的数据记录(大约起始于1900年),我们每年要遭遇平均18次强震(7.0—7.9级)以及一次超强地震(8.0级以上)。但是,在过去的32年里(1969—2001),在1971年以后,只有1992年和1995—1997年的数据达到或超过这一平均值,而1970年和1971年的强震次数分别是20和19,其他年份里的强震次数都远低于18这个数值。
  2)受地震威胁的人口在增长。虽然强震的次数大致不变,但是地震威胁地区的人口密度却在增长。在人口增长的同时,一些国家开始修建抗震能力更强的新型建筑物,但还有许多国家没有。因此我们常常看到相同规模的地震却造成了更多的人员伤亡。
  3)全球通讯在增强。就在几十年前,如果有地震发生在比如说印尼或中国东部,造成了数百人死亡,那么世界其他地区的媒体可能一直到几天甚至几个星期之后都不知道消息,时间久到这件事失去新闻价值。到了信息公开的那一天,这一新闻也只能屈居报纸末版了。那时候,公众也没有互联网。而如今,信息几乎是瞬间抵达。
  4)地震的丛集性和人们的心理因素。虽然每年大地震的次数基本相同,但是地震常常会集中发生。这一现象已被各种统计模型所证实,但它并不表明那些相隔遥远而时间接近的地震之间有什么相互联系。但是这种丛集性一旦发生,特别是当媒体大肆渲染之后,人们就会变得格外敏感。而在没有破坏性地震发生的时间里,人们并不会关注它。
  暂时性的地震活动频繁并不能说明大地震即将发生。同样,地震活动减少也不代表强震将至。短期的地震频率变化都只是地震活动性自然变化的一部分。我们无法知道这次它会不会导致大的地震。发生很多小地震——尤其在地热地区——是正常情况,另外在中等规模以上的地震之后会出现一系列余震。这些都是自然发生并且可以预料的地震活动。
  问:人类活动能够诱发地震吗?我们能够阻止地震的发生吗?
  答:美国、日本和加拿大曾经记录过几次因人类活动——将液体注入到深井之中——而发生的地震(为了垃圾处理、二次采油以及水库供水)。这些地震绝大多数都比较轻微,而其中最大并且最广为知晓的一次发生在落基山的阿森纳(Arsenal)地区,靠近丹佛市。那是1967年,液体的注入引发了5.5级地震以及一系列稍小些的地震。实际上在那次地震前,当液体注入与早期发生的一系列地震之间关系被确认之后,这一行为在这个地区就已经停止了。
  而其他人类活动,甚至包括核爆炸,都不会引发地震活动,因为核爆炸所释放的能量很快就会在地球表面耗尽。地震是地球构造过程的一部分,通常不会受到人类的影响或控制。地震震源一般在几十上百公里的地下。引发地震所需的能量和规模大大超出人类的日常活动。另外我们也不能阻止地震的发生。不过我们可以通过确定地震危险区、修建更安全的建筑物、普及防震知识来有效减轻地震对人类的危害。
  问:在同一天发生的两次地震之间是不是有关联的?
  答:人们常常认为一场在阿拉斯加的地震可能引发了另一场在加利福尼亚的地震,或者一场发生在智利的地震与一周之后发生在墨西哥的地震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实际上,以这样的距离跨度来说,答案是“不”,因为即使是地壳的岩石,也没有坚硬到足以将压力有效传播到千里之外的程度。

死里逃生最可怕的一幕

  四川大地震的震中在汶川,在我的采访中,最恐怖的景象发生在绵竹市清平乡,这里距离汶川直线距离只有40公里,地震后道路至今不通,翻山越岭走8个小时才能到达,因此这些天一直靠直升飞机空投食物运送群众。昨天下午,最后一批山里的群众才乘坐直升飞机转移出来。
  在帐篷内,我遇到了一位死里逃生的女人,她的讲述让我震撼。
  这女人的孩子不满两岁,每天都睡午觉,5.12这天中午却总是闹腾,不但不让母亲睡觉,还把身边的
  婶子拽醒了,于是母亲和婶子带他在屋后的菜地玩耍。清平乡大多数房子都在半山腰,这里是矿山。2点28分,女人突然间感到脚下的山在抖动,愣怔的时候,看到对面的一座山喷出火焰,这才意识到地震了。此时,她脚下的山顶,开始喷出泥石流,从山顶滚滚而下,环抱的群山,发出轰隆隆的怪叫。女人抱起儿子撒腿跑,却站不住脚,连滚带爬跑到一处山崖。三米多深的沟下,有一片宽敞的石头滩,女人夹住儿子飞身而下。当她站到宽敞处,蹲在地上,抬眼看到对面两座山像巨大的醉汉,摇晃着撞到了一起,山开始喷发泥浆,很快把900米深的一条山谷掩埋了,山上的石头都在跳舞,有一米多高,一些山体喷发出黑色烟雾,很快把整个山里变成了漆黑一团[那里有煤矿,我估计喷发的火焰和黑烟都与此有关]。
  第一次山蹦地裂之后,大地略微平静,女人发现山谷下的一条路不见了,原来900米深的山谷不但被填平,还拱出一座秃山,原来两边的大山竟然出现一条深沟,他们家的房子都倒塌了,邻居一家6口人才遇难。山坡有一棵四人合抱粗的大树,不知去向。
  女人惊魂未定,第二个波次又开始了,她抱起孩子撒腿朝山外跑。已经没有路了,原来的地貌完全变了,山体滑坡形成了一个个堰塞湖,地面拱起三米高的断层,许多地方裂开很宽的地缝。她凭着感觉翻山越岭,跑了8个小时,终于逃出山里。
  昨天,我听最后一批出来的人说,那里的堰塞湖水已经80米深了。非常遗憾的是,我无法进山看看那里的景象,但从女人的讲述中,我第一次体味到山蹦地裂的恐惧。
  山是有生命的。山是有脾气的。

路透:温家宝不顾安危三赴灾区
  路透中文网 2008-06-05 19:21:22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周四第三次前往地震灾区,敦促灾区在堰塞湖威胁面前保持警惕性,政府同时寻求专注于艰巨的灾区重建重任。
  部队一直在试图排除地震形成的数十个堰塞湖的威胁,这些不稳定的临时湖泊可能酿成山洪,危及下游数十万人。
  新华社援引专家组负责人刘宁的说法称,根据历史统计,地震形成的堰塞湖由于遭受较大洪水引起溃决的概率达到了90%以上。
  新华社报导称,其中最大的一个堰塞湖——唐家山堰塞湖,至周四下午五点时水位在24小时内上升90厘米,发生溃坝的风险愈来愈大。
  新华社援引温家宝的说法称:“现在是唐家山堰塞湖的危急时刻,我们绝不能出现堰塞湖溃堤造成人员伤亡或重大的破坏事故发生。”
  依据一项紧急预案,北川县和绵阳市已有超过25万人被疏散。
  新华社报导称,在江油市,部队挨家挨户检查已疏散的住户,确保没有村民返回。
  报导称,东北部的青川县周四发生里氏5.0级余震。约6,000名群众被紧急疏散,避免预报中的暴雨可能引发山体滑坡。
  受灾最为严重的镇子之一的汉旺同时将数千群众疏散至安全地区,因周末可能的降雨增加山体滑坡和溃堤的危险。
  地震造成逾1,500万居民被迫离家另外安置,灾区到处可见帐篷城,随着炎热夏季的降临,人民生活颇为艰难,疫情的风险也在增加。
  新华社报导称,一家“帐篷”法院判处一名灾区村民七年半徒刑,罪名是从倒塌的住宅和商店中偷盗财物。
  安全标准
  国务院则着眼未来,通过了灾後重建的规章草案,规划出重新安置地点的选址要求,以及学校、医院等公共建筑的安全标准。
  新华社报导称,中共中央常委会下令其他省市对灾区提供长期帮助。
  常委会会议宣布,其他省市应该与灾区不同地区结对帮助,对其提供经济支持。
  不过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在记者会中表示,在三个月内建设100万所过渡安置房的政府任务是“颇为艰巨的任务”,面临很多问题。(记者Lindsay Beck翻译:王燕焜)

温家宝向陈光标致敬

  救回128条生命,共捐了785万元现金、2300顶帐篷、2.3万台收音机、1000台电视机、1500台电风扇、8000个书包……这一个个数字透露的正是被各界称为“中国首善”的企业家陈光标及他的救援队为灾区所做的贡献。陈光标的义举获得了温家宝总理的高度赞赏,温家宝说要“向你致敬”。
  ●刚悉震情 立派60台机械赴前线
  5月12日下午,陈光标正在武汉开会,下午3时左右,四川的一位好友打电话告诉他汶川发生了大地震,北川、德阳、汶川等地大量房屋倒塌,陈光标闻讯当即将董事会变成救灾研讨会。陈光标立即决定将60台准备派往北京等地的工程机械派发到四川救灾,同时,每辆工程机械配备两名操作手,共120人火速赶往前线。
  5月13日下午3时,陈光标就赶到都江堰市,几乎与救援部队同时到达。60台工程机械也于次日下午3时全部到达四川。这些工程机械包括:挖掘机、推土机、吊机等,到达的地区除了都江堰外,还有什邡、德阳、绵竹、北川、安县和映秀镇。
  ●援助群众 百万现金派到“手发软”
  5月14日上午,在距北川约5公里的擂鼓镇,刚路过此地的陈光标看到百余名受灾群众正在路边等待救援,陈光标立即下车,从车后尾箱取出数沓百元现钞,逐一发到在场的人手中。望着这一切,在场的很多受灾群众都感动得哭了。
  记者当时看到,三万余元的现金一下子就发完了,而陈光标二话没说,又冒着余震登车前往北川县城。在车上,陈光标告诉记者,也就在前一天,他在都江堰不到半小时,就派出了十几万元现金。
  “他们太可怜了,我能帮多少就多少吧。”车上,陈光标轻声地说,“有时,因为人太多,发钱都发到手软。”据了解,在震后20多天里,陈光标共向受灾群众派发了百万余元的现金。
  ●前线冒险 只身过急流为车辆开路
  在通往北川的盘山公路上,一边是乱石纷纷滚落的山体,一边是40多米高的悬崖,路面堆满了巨大山石,有的巨石比房屋还大,推土机推不动,陈光标就爬上一边的巨石,指挥机械用铁臂把石头砸小、推开。
  持续不断的余震、雨水还造成阵阵泥石流,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危险。有一次,推土机刚把巨石推下悬崖,路基就发生大块垮塌,垮塌点仅离陈光标两米。
  5月27日,陈光标与崔永元、韦唯、濮存昕、王宝强等一行来到了德阳看望学生,被湍急的河流挡住去路,一车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陈光标主动下车走进激流,深一脚浅一脚地探起路来,走出了一百米后,他顺利地走到河对面,这才让车辆开过去。陈光标的这一举动使车上的人纷纷鼓起掌来。
  ●废墟救人 忍饥受困救起百余生命
  在灾区,由于缺少大型机械设备,很多士兵只能用手刨石块、用肩扛楼板救人。陈光标带来的工程车在灾区刚好大显身手。刚救援的前几天,挖掘机每天都能挖出200多人。
  5月17日,在北川中学,陈光标带着两名员工和一台千斤顶开展救援,通过千斤顶顶起楼板,再用一块块砖头将楼板垫起来,将孩子从废墟里救出来,就这样,陈光标仅两个小时就救出了6个孩子。
  18日,陈光标又带11台挖掘机到映秀镇救人。当天下午6时30分在映秀镇一农村信用社附近挖出近60万元现金,当场上交政府部门。
  20多天来,为了争分夺秒地救人,陈光标困了就在车上躺一会儿,饿了就啃一口面包,喝一点矿泉水。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一有困意,大家就唱《团结就是力量》。陈光标带去的救援队共救回了128条生命。
  陈光标的事迹在网络上传播后,他被网友称为“中国首善”。
  连日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主流媒体相继报道了陈光标的救灾善举。5月30日的“以生命的名义”抗震救灾大型义演结束后,成龙还特地找到陈光标,紧紧搂着他说:“你是我们陈家兄弟的骄傲。”

  ●”我要向你致敬” 温总理称陈光标是有良知、有感情的企业家
  5月23日上午,陈光标从成都市赶往绵阳发放收音机,在绵阳市九洲体育馆安置点,恰好遇到前往九洲帐篷学校看望复课师生的温家宝总理。”你叫陈光标吗?我早就听说过你,你是有良知、有感情、心系灾区的企业家,我向你表示致敬。企业家要有经营的理念,还要有爱心,有灵魂。谢谢你们!”总理紧紧握着陈光标的手说。
  陈光标对总理说:”我们企业家能有今天,都要感谢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国家遇到了危难,正是考验我们企业家的时候到了。帮助灾区人民,是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我们应该冲在前面,分担困难。我给灾区送物资,就是要把全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传达给灾区的父老乡亲。”

  ■陈光标慈善档案
  陈光标,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于1996年创立南京金威利电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2000年组建江苏黄埔投资有限公司。多年来积极投身社会慈善事业,从事大量社会公益活动,10年来向慈善事业捐款捐物累计4.75亿元,受资助的人数达20多万人。2007年度捐赠总额就达1.81亿元。陈光标连续三年进入中国慈善家排行榜前十位,目前是全国最年轻的慈善家。

谢盛友:我们的教育失败在哪里?

  范美忠先生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率先冲出了教室,逃命。随后,他为自己辩护:“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选择,但不是美德!”……
  我可以原谅他、理解他,但是,他是失败的、他是可怜的。
  范美忠先生是教师,从事圣职,应该为人师表,我尊重他的选择,但是,他是失败的、他是可怜的。
  ……
  1981年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我们教育的失败》,主要内容是:臭老九提笔写文章骂臭老九,农民大老粗不识字不会写文章骂臭老九,难道这不是教育的失败吗?
  1982年我考研究生的时候,有一道政治题:试用共产主义思想驳斥“人是自私的”。
  我们被教育,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如今,共产主义没有看到,我倒是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自私。
  人是自私的,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强迫我们颠倒黑白。自私者的所有言行以自我为中心,然而,自私者的言行却以别人的脸色和别人的判断为价值标准。
  人性是自私的。弗洛伊德的心理哲学中指出,人即使在婴幼儿时期,对于新诞生的家庭成员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排斥情绪,因为新的家庭成员的到来,终止了他吸吮母乳的那种舒适与安全感,从他那里剥夺了父母的关爱与关注,这种排斥情绪一直沉积在他的前意识或潜意识中,在适宜的条件下显现。
  正因为人是自私的,才造就了冲突与竞争,有了成功与失败,有了快慰与失落。人类没有能力消灭自私。
  我们从小学雷锋,学雷锋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爱人民所爱,恨人民所恨,对党、对领袖、对人民、对同志爱得深,对旧社会、对一切阶级敌人恨得透。……至今仍然记忆雷锋的名言“对待敌人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同志像春天一样温暖。”
  我儿子在德国出生成长,他接受基督教文化熏陶:人对上帝和耶稣的爱是一种圣洁之爱,而且是基督徒之爱的根本。在这一基础上,人当效法上帝与耶稣,爱邻人、爱兄弟、爱敌人。这种爱是当之无愧的博爱。“你打我左脸,我再给你打右脸”;“连敌人都爱了,能不爱自己吗?”
  我们的教育失败在哪里?第一,公开的谎言:人不是自私的;第二,憎恨敌人。
  人是罪恶的,每个人内心存有一只凶猛的老虎,什么时候跑出来咬人、杀人,连自己都无法知道。人有罪恶,要忏悔,重新做人。人不但是自己罪恶,需要忏悔,其实,人要忏悔自己的“不美”。有些事,你很想做,做不到,或限于能力,或限于客观条件,你做不到,你就得忏悔。
  我们这代人不都是在“五讲四美三热爱”中长大的吗?讲到现在,我今天才懂得什么是内心美。灵魂美就是忏悔自己的“不美”。
  卢梭的《忏悔录》最为我们中国人所熟悉,这本书没有《社会契约论》的严密逻辑,没有《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的滔滔雄辩,但却更富于感情,更富于文笔的优美,所以成为法国文学史上最动人的一篇。对于这本书,卢梭自己说:“我写的是我的一生,并不是外表的生活,而是我的真实生活,我一生中最隐密的感情和我的性灵。我将作这件史无前例的事,而且未来也可能没有人会象我这样做。”的确,这本《忏悔录》不用说在十八世纪,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足以惊世骇俗的。从卢梭的宗教感情来看,这本书与其说写给世人,不如说是其本人向上帝的心灵独白,所以卢梭从不隐瞒自己生活中的各种丑恶的东西,如受虐的倾向、与华伦夫人亦母亦情人的半乱伦性质的爱情、奇特的暴露癖等等。卢梭在写作《忏悔录》的晚年,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凌辱,心情异常悲愤孤独,加之疾病缠身,使其神经过于敏感,一度使其精神严重失常,处于半疯狂状态,情绪不稳定,极易激动且多疑,所以后来同时代的许多人指责《忏悔录》一书中有严重失实的成分,这可能与卢梭的精神状况有很多关系,甚至有时会把善意的朋友当作恶意的敌人。一代伟大的思想家在晚年如此悲凉,不仅是卢梭个人的悲哀,而且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今天,当我们看到这本充满感情色彩的自传时,仍能感受到卢梭那酷爱自由、热爱大自然、也热爱生活的心灵。
  我忏悔我自己的“不美”,希望范美忠也忏悔他自己的“不美”。
  写于2008年5月31日,德国班贝克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6-06 at 07:15

Earthquake News, 5

leave a comment »


最新人员死伤数字
截至5月28日12时,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68,109人遇难,364,552人受伤,失踪19,851人。紧急转移安置15,006,341人,累计受灾人数45,612,765人。

泰晤士报:中国总理惊人的坦诚

  四川强地震后不久,中国总理温家宝邀请了一些外国记者前往灾区采访,他在现场向记者们介绍:“过去,这是一处非常美丽的山谷,是熊猫生活的地方。”现在,背后的映秀中学成了一堆废墟,教室严重倾斜,一层压着一层。英国《泰晤士报》就此发表评论説:这样的开放程度在中国是闻所未闻的;温总理的坦诚程度让世人吃惊。
  这是中国这个新崛起的超级大国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一张面孔,这张面孔正凝视着他上方的山坡。由于地震引发山体滑坡,森林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地方被泥土和石块掩盖。身处最接近震中的镇子,他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和身边发生的这幕悲剧的可怕程度,并深受震撼。
  中国总理温家宝所指的方向,被小山遮挡住的是一处公墓。映秀镇原本人口在13000人左右,如今,地震中遇难的大约8600人就葬在这里。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地震破坏的现场,不过他的客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是第一次来。温家宝显然决定将拘谨的外交礼节抛在一边。
  这次,温家宝做出了前所未有的举动,他邀请了一些外国记者同行。一行人乘坐军用直升机抵达灾区,这样的开放程度在中国闻所未闻。飞机上的空军驾驶员惊讶不已。
  飞机降落在这处狭窄的山谷,几分钟后,总理就想举行临时记者招待会。通常,总理每年与如此众多的外国媒体见一次面,在一年一度的两会结束后。然而,自从中国现代最具破坏性的一次地震于5月12日袭击了这处山区后,温家宝处处让人吃惊。
  他渴望与海外记者对话。总理对平时可以接触到他的中国记者说:“让外国记者问个问题。”为了答完问题,他甚至让潘基文等了几分钟。
  他的回答也异乎寻常的坦诚。温家宝向记者们透露,地震死亡人数现在已经增加到62000人,最终可能会高达8万人,甚至更多。他说,中国现在面临着三大挑战:防止出现疫情,为500万无家可归的灾民提供避难所,以及解决35处堰塞湖构成的险情。他说,决不能在这次大灾之后,再出现一次重大的灾难。
  温家宝展现出的领导风格让世界钦佩。
  他利用潘基文来访的契机,表达了中国对国际社会给予的同情和援助的感激。他说:“这不只是中国人民的灾害,也是全人类的灾害。”他说中国会永远坚持奉行透明政策。
  温家宝穿着一件起皱的深蓝色夹克,地震发生仅两个小时后,他赶到灾区时,穿的就是这件衣服。他表情严肃,皱着眉头。正是这种关切的神情,让他赢得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并且鼓舞、安慰着幸存者。
  灾区的所有人,哪怕是失去孩子的父母,或者是仍在寻找亲人遗体的人,都在讲着这样的话:“温总理给了我们希望。”

中国军警为何可以不带枪械执勤救灾?

  这次四川大地震,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也暴露了中国很多问题。不过,抗灾过程也显示了一些让西方世界惊异的中国社会之美。很突出的一点就是,中国军警不怕牺牲,全力救灾;军队和武警都不携带任何枪械武器,徒手或只带工具进入灾区。相比之下,美国无论是卡特琳娜飓风还是洛杉矶地震等大灾后,美军和国民警卫队都是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开着装甲车,进入灾区如同战区,结果是,军警主要只是维护灾区的秩序,起不了多少救灾的作用。
  海内外多数华人对此习以为常,不加评论。然而西方军政当局和媒体,还是感觉震惊。在他们看来,一支主要从事国内武力镇压的军警部队,双手沾满6.4大学生,新疆东土,还有前不久的藏民的鲜血,就是武装进入川西民族地区,也可能被各族民众缴械,痛打,何况徒手呢?
  旅美多年的阮次山先生,以其职业媒体人的敏感,对此有过评论。其实这个问题在山哥的心里也缠绕了很长时间。
  十多年前,我到澳洲不久,一件当地新闻令人震惊。一名澳洲男子带着女友超速行车,被两名执勤的男女警察拦住停车,男子显然喝了些酒,在女友面前也牛气得很,竟下车挥舞手中猎枪对警察吼叫,结果被那对男女警察同时开火击中数枪,当即丧命。其女友控告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致人性命。尽管调查发现死者猎枪是空枪,那对男女警察还是被无罪释放。理由是警察无法知道是空枪,有必要先发制人来自卫。
  以后山哥注意到,西方国家的警察,包括校警,多数都配枪执勤。这样,刚从6.4阴影下走出来的我,又陷入了对西方军警的恐惧。每当碰到这些配枪的阿舍们,心里都有些发毛。
  中国军警为何可以不带枪械执勤救灾?
  仔细想想,其实很简单。中国政府和军队,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民众没有枪械武器,一般不可能威胁军警人员生命;面临大灾难,民众依靠政府和军队,由衷地感激军警官兵的救助。
  反观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民众拥有大量武器,确实可以威胁军警生命;民众认为政府救灾理所应当,没有感激之情,只有不周到的怨恨。军警带枪,自卫之必需也。
  中国社会,能否保持和发扬这种和谐之美?

我羞愧地离开灾区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2008-06-01 22:29:33
  5月28日,又一批外地记者赶到了黑水;29日上午,我在出门的楼梯上,又意外地碰到了一名刚赶到黑水的某市报记者……在越来越多的人想方设法赶往灾区时,我却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见面”仅3天的黑水。
  灾区人民有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了家园,他们确实很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支持,但他们被震碎的心灵再也经不起任何形式的打扰。
  这不是我个人独有的想法。赴黑水慰问灾民的自治区工作组早已做出了榜样:他们5月27日中午时分才赶到黑水,在完成工作后又于当天下午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其中一位建设厅的领导说:不能给灾区增加任何负担,救灾要多做实际工作,他要赶到绵竹去督战,他的队伍正在那里救援……

我为灾区忙,却要更多人为我忙
  5月27日,我满怀着帮助灾区人民的愿望,来到汶川特大地震的重灾区之一——黑水县,展开对其受灾、救灾情况的采访。可这种心情并没持续多久,我很快就发现,我想为灾区帮忙,却需要更多的人为我而忙碌。
  麻窝乡瓦扎小学教学楼已损坏,学校师生都已放假,但村干部仍坚持升国旗。
  黑水县的救灾任务很重,各级各部门的领导都非常忙,都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但为了配合一批又一批记者采访,他们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帮助联系解决各种采访事宜,不得不陪同我们去采访;采访需要车辆,而我们又没有车,虽然县里的车辆很有限,救灾的工作又多,但还是挤出抗震救灾车,送我们去采访;乡、村干部为了我们采访的需要,只得改变原来的工作计划,临时准备好救灾物资给灾民送去;灾民也停下手中的事情,手忙脚乱地迎接上级领导和我们的到来……
  县里这么多人在为我而忙,可我为灾区做了什么?给灾民带去了什么?我常常对此感到茫然。我不得不为我耽误了灾区领导和灾民的时间、占用了县里的救灾资源而深感自责。只有离开,才能终止这种耽误。
  有些灾区为客人所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有的县派警车为客人开道、引路,有的县领导带车队到两地接界处迎送客人,有的县还要安排他们的吃住行……
  如果我们不能为灾区帮上什么忙,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少去,最好不去,这也是对灾区的一种支持。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在黑水的3天里,许多事情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同时又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几天来,我先后来到芦花镇竹格多村、谷汝村,石碉楼乡木须村、扎基村,麻窝乡瓦扎村等多个村子采访。虽然房子倒了,但看到来了客人,藏民们还得擦干眼泪,为我们斟上青稞酒,一定要我们喝一碗;几户藏民一起搜出家里的核桃,凑满一盘,一定要我们尝几个;虽然他们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但为了我们的采访,他们又不得不一再讲述地震发生时的那一刻、房子倒塌的那一刻、亲人失去的那一刻;虽然住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棚子里,盖着从废墟里挖出的棉被,但藏民们仍然发自内心地对每个前来的人不停地说些感恩的话语,做些感恩的动作;虽然他们自己也缺衣少吃,但得知我们下午1时多还没吃中饭,藏民们拿出刚出锅的烙饼,让我们充饥……
  而我们却给他们留下了一堆待洗的碗、一地待清理的垃圾。这样的情景,在有的村庄,已经不止一次上演。
  我知道,对土地极其缺乏、且一亩地只能产一两百公斤青稞的藏民来说,这些食品是多么的珍贵。我也知道,对于靠到几公里外的山底背水解决饮水问题的藏民来说,要清洗一堆碗的工作量有多大。但我不能拒绝藏民们的热情和善意,我只能在接受每一项服务时,都非常真诚地说一句:“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还知道,在有的地方,因为一批又一批外地记者前去采访,灾民不得不许多次重复同样的讲述。汶川政府还设立了记者救助站,为盲目进入灾区采访而出现生活困难的各地记者提供帮助。这无形中增加了当地政府的负担。

你了解灾民的真正需要吗?
  提出这个问题,缘于我在黑水经历的两件小事。
  5月28日,我来到海拔3000多米的麻窝乡瓦扎小学,查看校舍受损情况。我意外地发现,在学校门口放着两件矿泉水,因为下雨,包装袋上还沾上了一些泥巴。村干部见我们来了,马上打开包装袋,为我们每人递上一瓶矿泉水。
  我感到很奇怪,问村干部这些水是从哪来的。村干部也不隐瞒,说是外界支援灾区的救灾物资,虽然村里的水源并没受到污染,根本不需要矿泉水,但这份爱心不能拒绝,所以只能背上山来,哪怕用来招待客人也好。
  5月29日,我在芦花镇谷汝村采访时,村干部面对一箱煤油炉犯愁,不知如何处理是好。他说,藏民们都是烧柴煮饭的,根本用不上这种炉子,而且这里连煤油也不知道上哪买。但这些都是外界支援的救灾物资,他们不能拒绝,也不能说三道四。
  显然,这是支援单位不了解灾区的实际情况,不了解灾民的真正需要所造成的尴尬。
  芦花镇一名干部对我说,救灾物资与灾民需求不相配的情况,在灾区不是个例。他们镇里很多房子倒了或成了严重危房,需要帐篷临时居住,但至今只得到了两顶帐篷,很多灾民只能住在搭建的简易棚子里。地震后,一些房子成了危房,但没有经过专家的评估,时间长了,有的村民因缺少帐篷又搬进去住,结果余震一震,又发生新的伤亡。镇里急需房屋安全评估,但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来支援。
  救灾,应该首先帮助灾民解决最迫切的问题,满足最迫切的需要。要做到这一点,就应该在开展救灾工作时,先了解一下灾民最缺的是什么,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广西对口支援黑水后,首先派出工作组去实地查看灾情,了解灾区亟需解决的问题。当得知黑水极缺帐篷的困难后,有关部门想方设法组织帐篷去支援,并想到了回收旧帐篷的办法,尽一切可能为灾区提供帐篷,把救灾工作做到了灾民的心坎上。5月31日,广西公安边防总队又将300顶帐篷运到了黑水。

先想好能为灾区做什么再出发
  在灾区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接到一些电话,有问我灾区受灾情况的,有问我在灾区怕不怕的,有问我采访灾区感受的,当然更多的人想告诉我,他们也想到灾区来。
  我有一个朋友,说要来黑水帮灾民建房子。我问他黑水的房子是用什么材料建的、是建在什么地方的、材料是怎么运输的,他却茫然无知。
  我告诉他,黑水县农民的房子大多建在海拔2800多米的半山上,都是用石头、木头和泥巴砌成的石木房,通往灾区的是一条陡峭的机耕道,只有装半吨货物的小拖拉机才能通行。我说,你如果这些情况都不了解就盲目赶来的话,还真帮不上灾民什么忙,只能增加灾区的负担。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各地许多人都想支援灾区,都想到灾区去,但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去灾区的具体目的,也不知道具体能为灾区做些什么。殊不知,到灾区去是要吃要喝要住的,而且现在灾区脆弱的公路已经非常繁忙,每一个人的到来,都会增加灾区的负担。
  救灾是一个较长的过程,需要实实在在的帮忙、做事,不要凑热闹式、作秀式地一哄而上。对此,四川省有关部门曾发出请广大志愿者“慎入川”的呼吁。
  而广西赴川的青年志愿者充分考虑了后勤保障问题,他们自带大量粮食和饮水,自己做饭菜保障志愿者生活,还服务附近的灾民和其他救灾官兵,不给当地政府添麻烦。多为灾区人民做实事,不给灾区人民添负担,这也是所有心系灾区的人的共同心愿。

Dior drops Sharon Stone after quake comments By Clifford Coonan in Beijing (Friday, 30 May 2008)

  Sharon Stone used to be a great ad for fewer wrinkles, but the 50-year-old’s outburst linking the Sichuan earthquake to bad karma because of China’s policy on Tibet means Christian Dior posters are coming down all over the Chinese capital.
  The French fashion house has issued an apology for Stone’s comments and pulled her from its Chinese ad campaign for anti-ageing products. And in good time, it appears, given that the Xinhua news agency has described Stone as “the public enemy of all mankind”.
  Stone is reasonably popular in China, having appeared at the Shanghai Film Festival last year, and she was well received for her comments about life and love, as well as her praise for China’s ancient civilisation. At the same time, the face-cream saleswoman did cause consternation for accusing people of being skin-deep in their thinking about wrinkles. But that was nothing compared to the bad karma comments.
  Stone said she was “deeply sorry” for causing anguish and anger among Chinese people for her candid, ill-judged remarks about China’s worst natural disaster in three decades. So far, the Sichuan earthquake has killed about 70,000 people and left five million homeless.
  ”My erroneous words and deeds angered and saddened the Chinese people, and I sincerely apologise for this,” the Basic Instinct star said in a statement issued by Dior China. “I am willing to take part in the relief work of China’s earthquake and wholly devote myself to helping affected Chinese people.”
  It has to be said that her words were astoundingly ill-timed. Stone made her comments at Cannes, linking the recent disaster to China’s treatment of Tibetans during anti-Chinese riots in March. The storm of indignation in the Chinese media is reminiscent of the anger in China when protesters tried to stop the Olympic torch passing through Western cities amid a wave of protest at China’s crackdown on Tibet.
Even the exiled Tibetan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has praised the Chinese response to the quake, prayed for the victims and called for a suspension of protests against China as relief efforts continue.
  The Beijing government is currently enjoying a wave of popularity, at home and abroad, because of the decisive way the Communist Party handled the earthquake and for its openness in allowing foreign aid into China. World leaders, including Gordon Brown, have described China’s response as “magnificent”.
  The Chinese acting elite has also condemned Stone’s remarks. “This actress does not deserve our attention. The best way is to ignore her. I will never watch her films in future,” said Liu Wei, who is best known for Zhou Yu’s Train. Another actor, known in the West as a star of the hit film Lost In Beijing, said: “The earthquake is not only China’s disaster but a disaster for all of mankind. Sharon Stone’s performance shows that not only does she lack love, but she lacks humanity! How could she say such things?”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merely said: “We hope that as an actress she should contribute to our two people’s mutual trust, understanding and friendship.”

  (For those few people in the world who haven’t yet heard: Sharon Stone gave an interview. In Cannes. And spoke about the Chinese earthquake. You know, the one that left more than 67,000 people dead? And she blamed it all on karma…yes, karma. No we don’t get it either. — The Gutter Sniper). Here’s what she said:

“Well you know it was very interesting becasuse at first I’m not happy about the way the Chinese are treating the Tibetans because I don’t think anyone should be unkind to anyone else. And so I’ve been very concerned about how to think and what to do. And I’ve been very concerned about the olympics and how to deal with that, because they’re not being nice to the Dalai Lama who’s a good friend of mine and then all this earthquake and all this stuff happned, and then I thought: is that karma? When you’re not nice that the bad things happen to you?”

  Ok, so – first thought: Uh oh Tom Cruise aint gonna be happy! Someone’s just replaced him as Hollywood’s resident extremist.
  No, but seriously this interview throws up some interesting questions. Like, firstly: who is this woman and why is she famous again? To which there is really only one answer – namely, that she is Sharon Stone and she is famous for that camera angle in Basic Instinct. Remember? And also: What? she’s friends with the Dalai Lama? Really? Is that friends friends or facebook friends?

.comment, .comment-content,
{
border-top:1px dotted lightgrey;
font-family:Verdana,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8pt;
text-transform:uppercase;
letter-spacing: 0.2em;
padding:0px; margin:0px;
}
.comment-header { font-family:Georgia;font-size:9.5pt; }
Comments

Among the 68,000 confirmed death, more than 10,000 were children. Several Tibetan villages in Sichuan province were also destroyed by the earthquake. To use the word “interesting”, or “Karma” to describe this nature disaster, the person has to be either cold blooded, or a complete idiot, or both.
Posted by: Duch Thursday, 29 May 2008 at 10:35 PM
Her body is sensitive; her mind is senseless. 80,000 Chinese died at the quake. She can sense the pain of the Chinese people who lost their homes, children, parents, or spouse. Did her friend Dalai Lama teach her this?
Posted by: Larry P Thursday, 29 May 2008 at 10:35 PM
It has shaken the world to see the suffering in China/Tibet and Burma. Her words will haunt her for the rest of her life if not the spirits of those who were killed. May they all rest in peace. My heart goes out to her adopted children God help them to have a mother like her!
Posted by: Julie de Souza Thursday, 29 May 2008 at 11:02 PM
Sharon Stone may know His Holiness, and she may have converted to Buddhism, but she’s not learned the first two Buddhist Precepts yet:-
1, Actions have consequences,
2: The consequences are always greater than the action.
Well, your getting yours now honey!
Posted by: Ron H Friday, 30 May 2008 at 12:49 AM
Time for her to go into rehab.
Posted by: Bo Friday, 30 May 2008 at 01:06 AM
The problem is that the media empowers public figures who offer nothing insightful, new, helpful, etc. just because they are in the movies or music industry or whatever. A thousand ignorant hicks will say the same thing and be dismissed, but because Sharon “didn’t realize” where the camera was pointing in Basic Instinct we have to hear her crap?
If you are a celebrity, unless you have an advanced degree in political scienc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r anything else even tangentially related to the issue, please shut your pie hole.
Posted by: Mike Friday, 30 May 2008 at 03:11 AM
Lol, what karma, the epicenter of Sichuan earthquake is located in Aba Tibetan Prefecture, Sharon’s stony Karma comment is exactly a sound slap on “her friend’s face”.
Posted by: Miky Friday, 30 May 2008 at 03:33 PM
A HOLLYWOOD HICCUP? This was said with some aforethought, just not much of it.
America is looking to improve its image around the world, and this is not the kind of help it needs. http://pacificgatepost.blogspot.com/2008/05/hollywood-polishing-americas-image.html
Posted by: PacificGatePost Friday, 30 May 2008 at 05:53 PM
The earthquake happens in a poor region of China. A lot of victims are Buddhists and many are superstitious. They are innocent people and they are suffering deep. To the victims, karma implies the reason that they suffer is because they did sinful things in their previous life, and they will go to hell in their next life. Instead of providing psychological supports, Sharon Stone is putting the salts into the deep wounds of the earthquake victims. By saying those words, she is showing that she is anything but a reasonable human being. Posted by: annemasse1 Saturday, 31 May 2008 at 02:17 PM
The earthquake happens in a poor region of China. A lot of victims are Buddhists and many are superstitious. They are innocent people and they are suffering deep. To the victims, karma implies the reason that they suffer is because they did sinful things in their previous life, and they will go to hell in their next life. Instead of providing psychological supports, Sharon Stone is putting the salts into the deep wounds of the earthquake victims. By saying those words, she is showing that she is anything but a reasonable human being.
Posted by: annemasse1 Saturday, 31 May 2008 at 02:18 PM
If Sharon Stone had spent more time being a student of lamas and less time being their friend she might know tha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group/collective karma.
Even though a forest may be composed of trees that exist due to common conditions, they do not share a root system!
Posted by: bardonaut Saturday, 31 May 2008 at 03:09 PM
I think she is delighted at other suffering or painfulness if she considers them as enemy. Chinese is her dislikes so she has such instant and hostile speech. Just like Muslims towards the Amercian sufferings–911. It is terrible the earth has such cold-blood human being! Actually, all world people come from the same origin in many years ago.
Posted by: Alan Sunday, 01 June 2008 at 06:27 AM

环球时报 2008-06-02 16:58:40
  日前,莎朗·斯通在戛纳发表了关于“中国四川地震是报应”的冷血言论之后,立即引起了海内外艺人和社会各界的强烈批评。然而,就在其代言公司迪奥发出以莎朗·斯通名义撰写的道歉信之后,斯通本人上周四却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不打算道歉,并否认了曾经道歉。此举不仅令迪奥的危机公关“穿帮 ”,更让众多华人愈加愤怒。
  上周四晚,莎朗·斯通接受了《纽约时报》长达45分钟的电话采访。“很明显,我显得像个白痴”,“这些话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可我确实说了”,莎朗·斯通在两次观看视频后说。虽然对自己的评论表示悔悟,但她坚持说自己在戛纳的评论被电视媒体断章取义了。她还说她反对迪奥的危机处理方式,以她的名义发表的道歉歪曲了她的原意。莎朗·斯通透露她跟迪奥的 CEO通了电话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不会道歉,我不会因为不实的、虚假的东西道歉。”
  然而,刚刚过去两天,莎朗·斯通又“变脸”了——上周六,这个自称智商达154的美国女星又突然跳出来,通过其公关负责人联络CNN,为自己在戛纳的言行道歉。据称,此次发表的声明是其亲自起草的,她在声明中说,“近日有许多关于我在法国戛纳电影节受访的报道。我想直接表明我心中的感受,并终止所有一切的误解。是的,我说错了话。对于这个错误,我深感后悔。但这不是我的初衷。我道歉,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我的一时失言,引起了媒体的渲染,对于这次事件给中国地震受难者所造成的痛楚,我非常非常地悲伤。”但同时她又为自己的言行寻找托辞,辩称自己的言论是被电视媒体断章取义。对于莎朗·斯通出尔反尔的举动和道歉,中国网民纷纷表示不会接受,并号召将其彻底封杀。

★其他五大“丑角”
  李察·基尔——这位好莱坞男星自称是达赖的学生,也是西藏问题国际运动的主席。不但拍摄了《红色角落》、《西藏七年》等影片抹黑中国,而且还直接推动对中国的人权抨击。
  比约克——今年3月,这位冰岛歌手在上海的演唱会上,在唱完“高举你们的旗帜,宣布独立吧!”的歌词后,突然高喊“西藏!西藏!”然后转身下台,让中国歌迷怒火中烧。
  米亚·法罗——去年3月28日,这位好莱坞女星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就达尔富尔问题指责中国,号召通过抵制北京奥运会向中国施加压力。
  乔治·克鲁尼——和米亚·法罗一样,这位好莱坞男星也是将人权问题与北京奥运挂钩的领军人物,他曾对北京奥运会的一个主要赞助商施加压力。
  本·阿弗莱克——这位年轻男影星对台湾问题似乎格外关注。有一次,他在接受台湾记者采访时,竟然抛开电影不谈,大谈起政治来:“要小心共产中国践踏台湾、占领台湾。”
  “好莱坞政治”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由于好莱坞明星影响力大,许多政治势力都借助他们获得政治利益。去年,反华组织“达尔富尔之梦”就煽动好莱坞女星米亚·法罗抵制北京奥运。后来斯皮尔伯格宣布退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一职,便是米亚·法罗煽动的结果。在西方社会,只要涉及环保、人权、宗教等问题,连普通百姓也关心,所以一些反华组织就这些问题打起了“明星公关”的主意。为了实施这种策略,达赖集团研究并通晓西方媒体的话语体系,经常透过媒体接触西方各界要人,直接向某些公众明星鼓吹颠倒黑白的言论。久而久之,不谙政治却拥抱政治的明星们便轻易上当,于是才有莎朗·斯通替达赖说话、藐视中国人们感情的一幕。

中国崛起 美国应接受霸权萎缩现实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智库)5月文章,原题:中国——伙伴还是对手?一个更成熟、更发达和更自信的中国将是合作伙伴还是战略对手?30多年来,美国对华外交政策基于鼓励中国融入全球社会的愿望,期待一个融入全球的中国会更“文明”。
  不过,对这种乐观政策的效果却存在不同看法。北京始终坚持统一“叛离省份”台湾,且必要时不惜动用武力,这似乎与中国强调的“和平崛起”相背离。
  类似担忧还有许多,幷且都是现实存在的;但它们未必导致中国与西方的敌对。30年来,中国已经接受自由市场经济原则,加入西方金融和贸易机构,幷且默默地努力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在所有这些方面,中国的行为调整都是实实在在的,构成了中国世界观的深刻巨变。
  但是,中西之间在利益和国家优先事务上仍存在巨大分歧。人们对此不应感到意外。当一个充满活力的大国崛起时,它会在一个由单一超级大国主导的世界寻求更大空间,这必然会产生摩擦。对于这些摩擦不必过度恐慌。真正的外交艺术不在于压制或排斥不同的国家利益,而在于学着去承认它们,尽可能地求同存异,必要时据理力争。
  不久前的一项预测显示,中国经济很可能在2030年前超过美国。一些分析家认为,美国将在2012年到2015年期间丧失在西太平洋的军事优势。
  这些预测确实令人不安。但是,如果只关注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我们就回避了有关中国最终意图的重大问题。在这方面要更乐观,除台湾问题之外,没有证据显示北京对任何外国怀有野心。相反,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北京在施展外交和军事实力时一向抱着巨大的谨慎和克制。过去25年来,中国在世界政治中的行为基本上是靠向而不是背离国际惯例。中国已经踏上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道路。这种长期趋势足以让我们对未来谨慎乐观。
  但是,我们不应该期待一个合作的中国会无限制地给单边的美国力量、影响和利益让位。随着中国继续崛起,美国的地区和全球主导地位势必会受到冲击,中国将作为世界政治中的一支独立力量“展开翅膀”。就这方面而言,是美国而不是中国面临着更艰难的挑战———即大度地接受其单极全球霸权最终必然的萎缩。
  妖魔化中国将会适得其反。我们西方人最好为中国的进步力量助上一臂之力,而不是通过诋毁中国的一举一动而助长保守力量。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不能最终保证一个和平、合作的中国。那是今后几代中国人自己的工作。我们所能做的是施以援手,使他们的这项任务变得更加容易。(作者:包瑞嘉——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学教授,汪析/译 来源:环球时报)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5-28 at 15:38

Earthquake News, 4

leave a comment »


逆境中的幽默

  随着灾后重建工作的开始,人们悲伤的情绪得到了一点缓解,现在对于四川人民乃至全国人民来说,沉湎于悲痛是于事无补的,只要活着就必须好好活下去!四川人民的乐观,让全国人民可以放心,不久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天府之国!!!
★、成都人在地震告一段落后一定要做的几件事:
  1、一定要买一个全能手机,移动、联通、小灵通三卡合一,地震过后总有一个打得通吧?还要带收音机功能,关键时候,你也只听得到孙静的声音了,其他电台地震那会儿怎么都放音乐了?
  2、一定要买一辆汽车,它既是逃命的工具,又是睡觉的好地方,据说余震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上躲余震是再好不过的了。
  3、一定要买一 帐蓬,最好漂亮点、两室一厅的。5.12后,成都姑娘们的择偶观已经变成有车有帐蓬了,两室一厅老丈人老丈母住起也高兴。要是弄个彩条布挂起多寒碜、多没面子啊?
  4、一定要把多余的房子卖掉,地震来了才知道,原来不动产也是会动的,而且动起来吓死人。
  5、一定要吃饱喝足、横添一身奶油、不坐到肚皮都可以放到膝盖上,遭埋起来了也可以坚持个十天半月的。
  6、一定要买几个用精钢整体浇铸的黑盒子放在自己经常在的地方,里面准备好饼干、矿泉水若干。
★、一汶川地震幸存者被俄罗斯救援队救出,记者采访他感觉怎样,幸存者想了半天说:“狗日的地震好凶噢!老子被挖出来看到外国人还以为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成都,一座拒绝裸睡的城市。
  成都,一座洗手间备有瓶装水和巧克力的城市。
  成都,一座洗澡和如厕速度飞快的城市。
  成都,一座家家有倒立啤酒瓶的城市。
  成都,一座人均帐篷拥有量全国第一的城市。
  地震哥哥说: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灾区人民没房可住,在余震中等待吃喝
  成都人民有房不住,在吃喝中等待余震
★、比地震可怕的是余震,比余震可怕的是预报余震,比预报余震更可怕的是预报了余震却一直不震。
★ 近期生活近况:上楼提心吊胆,进门两腿发软。晚上露宿风餐,白天呵欠连天。余震不来分分盼,盼来余震才吃饭。震不死人晃死人,晃不死人吓死人,吓不死人困死人,困不死人累死人,累不死人跑死人。到最后,地震不来急死人。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跑也跑不动,干脆不跑了。
★、总结此次地震的“特色”:通讯基本靠吼,寻人基本靠狗,挖掘基本靠手,交通基本靠走,钢筋基本没有。
★、解放军战士从废墟中救出了一个已经被埋了几天的小女孩,小女孩说想喝水,那个战士马上把一瓶水轻轻喂到她嘴边,小女孩喝了两口马上像想起什么一样摸自己的裤包,掏出两块钱递给解放军叔叔,说:叔叔我把这瓶水买了。
★、一个男孩从废墟中被救出。
  男 孩:我要喝可乐。
  解放军:好,可乐可乐!!
  男 孩:要冰冻的哦!
  解放军:好,冰冻冰冻!!
★ 有个成都女孩和朋友一路出去,走到烧烤摊前说的,先吃点烧烤,不然遭埋起了咋撑100多个小时哇…
★ 老婆婆走到志愿者面前徘徊了很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志愿者:老婆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老婆婆:没有没有,太麻烦你们了!
  志愿者:没关系,有事情你尽管说
  老婆婆:哎呀,简直不好意思……
  ……就这样扭捏很久
  老婆婆:我想喝点水。
★ 有一个人被埋了50多个小时,被救出来还很清醒,记者前去采访,他看到记者背着笔记本,忘了伤痛问记者,你的笔记本能上网吗?记者回答说能,他说:那你帮我看看大盘涨了没有。
★ 上联:早也跑晚也跑一天到黑都在跑
  下联:跑得脱跑不脱看来要把命耍脱
  横批:安心睡觉
★ 成都麻将的最新规定:
  不准打512;
  不准打血战到底;
  不准打刮风下雨;
  不准胡推倒胡。

Triangle of Life — Earthquake Survival Tips

  My name is Doug Copp. I am the Rescue Chief and Disaster Manager of the American Rescue Team International (ARTI), the world’s most experienced rescue team.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article will save lives in an earthquake. I have crawled inside 875 collapsed buildings, worked with rescue teams from 60 countries, founded rescue teams in several countries, and I am a member of many rescue teams from many countries. I was the United Nations expert in Disaster Mitigation (UNX051 -UNIENET) for two years. I have worked at every major disaster in the world since 1985, except for simultaneous disasters.
  In 1996 we made a film which proved my survival methodology to be correct. The Turkish Federal Government, City of Istanbul, University of Istanbul, Case Productions and ARTI cooperated to film this practical, scientific test. We collapsed a school and a home with 20 mannequins inside. Ten mannequins did “duck and cover,” and ten mannequins I used in my “triangle of life” survival method. After the simulated earthquake collapse we crawled through the rubble and entered the building to film and document the results. The film, in which I practiced my survival techniques under directly observable, scientific conditions, relevant to building collapse, showed there would have been zero percent survival for those doing duck and cover. There would likely have been 100% survivability for people using my method of the “triangle of life.”
  This film has been seen by millions of viewers on television in Turkey and the rest of Europe, and it was seen in the USA, Canada and Latin America on the TV program Real TV. The first building I ever crawled inside of was a school in Mexico City during the 1985 earthquake. Every child was under their desk. Every child was crushed to the thickness of their bones. They could have survived by lying down next to their desks in the aisles. It was obscene, unnecessary and I wondered why the children were not in the aisles. I didn’t at the time know that the children were told to hide under something.
  Simply stated, when buildings collapse, the weight of the ceilings falling upon the objects or furniture inside crushes these objects, leaving a space or void next to them. This space is what I call the “triangle of life”. The larger the object, the stronger, the less it will compact. The less the object compacts, the larger the void, the greater the probability that the person who is using this void for safety will not be injured. The next time you watch collapsed buildings, on television, count the “triangles” you see formed. They are everywhere. It is the most common shape, you will see, in a collapsed building. They are everywhere. I trained the Fire Department of Trujillo (population 750,000) in how to survive, take care of their families, and to rescue others in earthquakes.
  The chief of rescue in the Trujillo Fire Department is a professor at Trujillo University. He accompanied me everywhere. He gave personal testimony: “My name is Roberto Rosales. I am Chief of Rescue in Trujillo. When I was 11 years old, I was trapped inside of a collapsed building. My entrapment occurred during the earthquake of 1972 that killed 70,000 people. I survived in the “triangle of life” that existed next to my brother’s motorcycle. My friends who got under the bed and under desks were crushed to death …I am the living example of the “triangle of life”. My dead friends are the example of “duck and cover”.

★ Trujillo Tips from Doug Copp:
 1) Everyone who simply “ducks and covers” WHEN BUILDINGS COLLAPSE is crushed to death — Every time, without exception. People who get under objects, like desks or cars, are always crush.
 2) Cats, dogs and babies all naturally often curl up in the fetal position. You should too in an earthquake. It is a natural safety/survival instinct. You can survive in a smaller void. Get next to an object, next to a sofa, next to a large bulky object that will compress slightly but leave a void next to it.
 3) Wooden buildings are the safest type of construction to be in during an earthquake. The reason is simple: the wood is flexible and moves with the force of the earthquake. If the wooden building does collapse, large survival voids are created. Also, the wooden building has less concentrated, crushing weight. Brick buildings will break into individual bricks. Bricks will cause many injuries but less squashed bodies than concrete slabs.
 4) If you are in bed during the night and an earthquake occurs, simply roll off the bed. A safe void will exist around the bed.
 5) If an earthquake happens while you are watching television and you cannot easily escape by getting out the door or window, then lie down and curl up in the fetal position next to a sofa, or large chair.
 6) Everybody who gets under a doorway when buildings collapse is killed. How? If you stand under a doorway and the door jam falls forward or backward you will be crushed by the ceiling above. If the door jam falls sideways you will be cut in half by the doorway. In either case, you will be killed!
 7) Never go to the stairs. The stairs have a different “moment of frequency” (they swing separately from the main part of the building). The stairs and remainder of the building continuously bump into each other until structural failure of the stairs takes place. The people who get on stairs before they fail are chopped up by the stair treads – horribly mutilated. Even if the building doesn’t collapse, stay away from the stairs. The stairs are a likely part of the building to be damaged. Even if the stairs are not collapsed by the earthquake, they may collapse later when overloaded by fleeing people. They should always be checked for safety, even when the rest of the building is not damaged.
 8) Get Near the Outer Walls Of Buildings Or Outside Of Them If Possible. It is much better to be near the outside of the building rather than the interior. The farther inside you are from the outside perimeter of the building the greater the probability that your escape route will be blocked.
 9) People inside of their vehicles are crushed when the road above falls in an earthquake and crushes their vehicles; which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with the slabs between the decks of the Nimitz Freeway. The victims of the San Francisco earthquake all stayed inside of their vehicles. They were all killed. They could have easily survived by getting out and sitting or lying next to their vehicles, says the author. Everyone killed would have survived if they had been able to get out of their cars and sit or lie next to them. All the crushed cars had voids 3 feet high next to them, except for the cars that had columns fall directly across them.
 a) I discovered, while crawling inside of collapsed newspaper offices and other offices with a lot of paper, that paper does not compact. Large voids are found surrounding stacks of paper.

被唤醒的中国——美国《时代》周刊

  新华网消息美国《时代》周刊5月22日发表题为“被唤醒的中国”的文章说,中国民众对灾区井喷式的支持是一个启示。人们认识到中国人的同情心和慷慨精神,对中国人更有信心了。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通往中国5月12日地震震中附近小镇———映秀镇的公路上满是大坑,路上还有被砸烂的卡车和巨大的石头。
  在小镇的边上,就在一辆被巨石砸坏的汽车旁边,一次塌方将道路彻底切断。一位母亲步行走进山里,把她12岁的儿子找了出来,她说,眼前的一切在孩子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口。他们身后的景象仿佛地狱。她说那里尸体在腐烂,学校坍塌,道路被掩埋,一排排的民房被毁坏。
  但是,这种情形没有吓倒两位朋友,他们乘火车、坐汽车、最后步行来到这里帮助汶川地震的灾民。他们穿着印有“我爱中国”的上衣,坚定地走向了地震灾区的中心。
  从约300公里以外的自贡赶来的36岁的中学物理老师吴广雷(音)说:“我们看到灾难的新闻后,决定来提供帮助。”28岁的吴向平(音)是从北京一家广告公司请假后加入赈灾工作的,他说:“我们中国人越来越团结。因为这次事件,国家的士气也高涨了。”
  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在感叹:中国原来是这样!他们这些简单的观察带着一种希望和自傲的感情,集中代表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在过去两周里感悟到的一切。
  令人深思的是,这个国家展现出一副充满悲悯的画面,这可能是以前预料不到的,千百万的中国人排起长队,捐出钱、食品和衣物。数万人请了假,离开他们的家人冲到灾区帮助他们的同胞。通往灾区的道路上挤满了私家车,上面挂着写着“抗震救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字样的条幅。
  交通无比拥挤,政府不得不封锁道路让一些志愿者回去。在一些受灾的市镇,捐来的衣服堆起足有两米高。几天之内,该国原来不习惯慈善事业的私人企业捐出的资金超过10亿美元,而且还在增长。
  这种井喷式的支持是一个启示。在这次人道主义危机中,一种新的自我意识觉醒了,人们认识到了中国人的同情心和慷慨精神。这是一种集体顿悟,整个民族突然间意识到,在20年的经济繁荣中,他们改变了多少,以及一些改变是如何朝好的方向发展的。
  当然,当国家状况不再那么紧急时,中国将回归其熟悉的方式。但是有一种根本性的东西改变了。人们对普通中国人更有信心了,可以信任他们拥有建立一个更具美德的社会的能力和责任感,以及促使政府给予其权利这么做的意愿。例如,大多数志愿者都是第一次活动,很多人说,他们将来愿意为社区做更多事。
  这里的人民不仅懂得如何哀悼,而且懂得如何给予,中国的“公民精神”并未缺失。
  即使是北京的批评者也对中国对地震的迅速反应表达了钦佩。转过来看,中国一些最为排外的博客作者惊叹于世界向中国表达的同情、提供的捐款和物资,以及派出的搜救队伍、医生和其他人员。
  一位驻北京的西方高级外交官说,“现在,很多人在为中国人加油,希望他们在奥运会上有好的展现。这对中国的自信心和它对自己国际地位的看法是非常重要的”。
  这场危机中的最重要一刻是5月19日下午2点28分,地震后的整一周。全国停止了三分钟。这场全国性的悲情宣泄让人们不再相信中国缺乏“公民精神”这种观念。
  在几周的时间里,中国让人们看到,这里的人民不仅懂得如何哀悼,而且懂得如何给予。善款不仅仅来自私人企业和富人,很多捐款的人是穷人,他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5月19日,北京的中国红十字会办公室前,63岁的梁宝英(音)耐心地排着队。她拿着一个信封,里面的钱相当于287美元———这是她一个月的退休金。梁满脸泪水,她说她不能再看电视上地震的新闻了,那太伤心了。她说:“我认为这是全国的悲剧,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给予。”
  成千上万的人做得更多。据报道,大约有20万志愿者从中国各地赶往地震灾区,提供食品、帐篷和医疗救助,他们的车队有时在四川省狭窄的山道上造成拥堵。私人的援助形式很多———从内蒙古运来的牛肉,从深圳运来的睡袋,从重庆运来的建筑材料,还有几百万瓶矿泉水和大量方便面。
  国家媒体报道志愿者工作的热情与报道12万解放军和武警救援工作的热情一样大。电视台和电台24小时报道,报纸出版了特刊。这次报道的成熟度与自由度同样令人吃惊。
  救援行动中最受广泛赞誉的是政府反应的速度和规模。这主要是因为这个国家的总理温家宝,在地震后的两个小时内,就坐上飞机去了灾区,在随后的4天里,中国的电视不断出现他的画面,他动员救援力量,帮助幸存者,甚至哽咽。
  一则典型的网上留言写道:“我看见温总理在灾区的画面后忍不住哭了,有这样好的领导人,我感到很安全。”这样的赞誉将会让党的体系感到放心。

中国战争潜力,不容挑衅!

  几乎所有关心政治的人都预料到2008年是中国的一个难关,这并不需要什么智慧,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猜到七、八分。大部分的人都猜到会有人祸,但是没有人能猜到还有天灾,而且是特大天灾。2008一开年中国就流年不利,先是1月的冰雪灾,然後是3月XZ喇嘛的暴乱,紧接着在巴黎和伦敦上演干扰奥运圣火传递的表演,同时西方国家开动媒体机器发动铺天盖地的对“中共专制**”攻击和对“西藏”的声讨,是少见的西方媒体大合唱。最近发生的是5月12日四川超强大地震,已经造成超过一万九千人死亡而且数字还在增加中。现在才5月,距离8月8日的奥运会还有两个多月,还会不断有事件上演的,中国不可掉以轻心。
  冰雪灾和地震属于无法预料的天灾,其他都是人祸,而且几乎都可以预料到,所以一点都不奇怪。

1.人祸
  所有的人祸都发源于今年8月将在北京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国家敲锣打鼓地准备奥运会,西方国家一定会用各种方法来扫兴,如果不能搅黄它至少也要搅臭这个盛大派对。大国要来施压,小国要来揩油,就连台湾的马英九也来要胁,号称不排除抵制北京奥运会。你想想,中国高调筹备奥运会,把它当成中国崛起的象征,西方国家和东方宵小能放过吗?这种大事引起列强趁机捣乱和宵小趁机勒索是必然的,他们不趁这个机会敲打勒索还等什麽时候?世界上重大的人为事件没有一件能脱离政治运作或政治动机。想想看,中国不是新加坡,不是韩国,也不是日本,中国这个人囗众多、块头又大的国家一旦崛起非同小可,是震动整个世界的,连中国人想多吃一点肉都会引起美国的惊恐,宣扬会造成粮食危机。
  事实是,中国的崛起是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事件。这是因为中国的崛起必然引发国际势力范围的重新划分,也必然牵涉到每个国家的基本利益和财富分配。小国只能观风向,大国必然主动出手,列强对中国的崛起绝对不会坐视。
  中国高调办奥运会其实是给自己找麻烦,中国不是傻瓜,怎麽会看不到?但是奥运会一定要举办,而且要办得比其他国家都好,办得符合自己泱泱大国的身分,展现大国的实力。什么叫做实力?除了中国进步的面貌还要展现能够克服一切困难和干扰的信心和能力。
  今年3月藏独的暴动毫无疑问是DL喇嘛的策划,因为藏人在XZ、四川、甘肃的暴动是互相配合与呼应的,不是单一的个别事件,显然後面有一个操纵的组织。至於西方国家支持在奥运圣火传递上演的XZ人权闹剧就更明显了,尤其西方新闻媒体对藏独表演的大合唱成为西方国家政治偏见与说谎造谣的经典之作,所用的手法卑劣不堪。
  总的说来,由藏独引发的一连串政治事件和西方政府与西方媒体的操作是弄巧成拙,对中国的团结做出正面贡献,这是西方国家始料不及的。造成西方媒体最后停止操作最重要的原因。
  你想想,在巴黎的大街上藏独份子公然从轮椅上的残疾人士手上抢夺火炬是多麽可笑与可鄙的画面?有什麽正义性
  英国与法国对北京奥运会表现的粗暴与他们强调的人权完全不搭调。奇怪吗?一点也不。就是这两个国家在1860年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抢掠了我们的皇宫还焚烧了圆明园。他们都是强盗的后裔,流着强盗的血液,这是不会改变的民族性,只有草包才相信他们代表人权。西方媒体完全自毁形象,我认为这是XZ事件中国的最大收获。
  在以前,中国人民非常崇拜西方媒体,CNN与VOA(美国之音)是中国人民,尤其是中国的年轻学生,最信任的新闻媒体。现在这两个媒体成为中国人民取笑和轻视的对象。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软实力上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
  所以说,凡事不可过分,西方国家在这次发动的XZ事件做得太过份了,导致中国人的巨大反弹,特别是最代表西方媒体的CNN与VOA完全丧失了信誉,成为中国最大的收获。

2.天灾
  1月的雪灾是小状况,带来的不过是短时间的不便,对中国庞大的经济不过是小小的损失。但是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就非常严重了,财产损失倒在其次,大量人民生命的损失是不能弥补的。
  阿郎最初也轻估了这个地震的破坏力。新华社最初发表的数字是7.6级,美国最初发表的数字是7.8级,后来又修正到7.9级,但是最要命的是把震中从地面下29公里修正到地面下10公里,这个差别可大了。要知道,地震威力的传播是跟距离的平方成反比,所以震中如果从地面下29公里修正到10公里,地面建筑承受的力道就是原来估计的九倍

3.中国的动员能力
  它告诉全世界一旦中国的战争机器开动,中国的战争潜力巨大无比,不容挑衅。
  2002年中国发生SARS疫情(称作“非典”)。台湾对大陆嘲讽,新加坡对中国首先落井下石,西方世界都在看中国的笑话。那时候有什么国际人道援助?中国大陆展现的实力就是用七天建造了一座有一千张病床的隔离医院,第八天病人进住,医生和护士全部到位开始工作。全世界看到中国很快地有效控制了SARS,新加坡总理笑不出来了。这就是国际现实。中国的动员能力震慑全世界。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在七天之内建成一座有一千个病床的隔离医院。
  这次在四川特大地震所表现出来的高效率救援行动令西方国家瞠目结舌。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中国所做的。无论日本还是美国都不可能在这麽短的时间把这麽多的军队在这麽恶劣的条件下送到灾区。举个例子,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解放军在负重的情况下能用强行军(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徒步几十公里到达灾区然後立即展开救援行动。每小时八公里几乎是正常人空手慢跑的速度。没有任何其他国家的军队可以做到。
  中国开放国际媒体现场采访是对的。政府让全世界看到中国高效率的动员能力,这是令西方世界害怕的。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动员这么大的人力和物力到达那么偏远的山区。而且在这次动员中没有包括兰州军区和南京军区的兵力,这就告诉全世界,你们别想趁火打劫。中国非常清楚地展现大国实力。
  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缅甸灾害发生后,美国政治条件于缅甸政府时,我们就做了准备。郭伯雄副主席到云南视察驻云的各部队,14军和相应的特种部队,即使是发生地震灾害后,抽调了大批部队武警和特种部队,可是我们各大方向的部队没有动,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北京军区南京军区沈阳军区广州军区主力都没动,成都军区是个比较小的军区,负责的面又非常大,只是动用了13集团军和其他部队,14军出去了10000多人,但是现在去向不明,海军陆战队远程摩托化拉动到四川,是演练还是拉出去?空降部队只出动了一个师的兵力,主力也没动,当然许多是新兵。战略预备部队和战略机动部队:济南军区部队两个师、15军一个师、海军陆战队一个旅,都去了四川灾区。而1军、12军、31军在东南沿海没动,41军42军没动。这5个对台作战的主力军,一个也没动,即使动也是个别保障部队。北京军区的38军27军65军没动,只出去了一个工兵团,还只是一个小营。沈阳就不说了。兰州只用了一个军救甘肃自己灾害地区。
  远在千里之外的部队调往灾区,最快的用了4个小时完成部队收拢、动员、准备和出发,这在世界军队中,也是非常快的。部队远距离拉动,对部队自己也是一次极大的锻练。海军陆战队摩托化远距离从广东向四川灾区开进。而这段路程却是我们国家几个交通不发达的省份,广西、贵州、云南等,山区道路复杂,对部队就是一次战时演练。对部队是一次锻练和检验,对地方无政府也是一次锻练和考验,中央不是提出了,你的执政能力如何,要体现在你的工作当中出现了灾害,你的行政能力瘫痪了没有,你的应急方案准备的充分不,你的各级干部有没有执行上级指示,坚守工作岗位,你的生产生活在灾害时,能做到什么程度,你负责的地区社会稳定吗?等等,都是执政能力的锻练和检验。
  四川的地方政府反应迅速,机制没有问题,很快找出灾区位置,第一时间向中央汇报,并迅速组织自救。中央反应更快,在四川等省报告的同时,地震后半小时W的飞机就直飞成都了,同行的就有解放军总XXX部的前指工作组。别小看这个精干的前指小组,他可是协调千军万马的中枢。
  我们在行动,世界也在观察着我们。路过中国的卫星多了,在观察,全世界都在观察中国。出现这么大的灾害,别人要观察你的反应机制到什么程度。美国也挺快的,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在四川什么地方地震了,我们也非常“友好”的告诉对方,我们的总理已经在前往灾区震中有途中了。别人观察你中国什么呢?观察你如何运转救灾害机制,政府要做什么,军队上不上,上那些部队,需要多少时间运输多大兵力。
  解放军在蜀的部队和急调入蜀的部队,昨天玩命的往上冲,就是为了72小时内能救出更多的人。这次突出的特点是,下的都是战时战场上用的死命令,没有余地,必须执行啊。所以,15军将士写遗书,那是冒死为人民去死啊,可爱的人民军队。
  汶川总理一定要去的,地震了去不了震中,那去的意义就不大了,必须要去,给你领导的和服务的人民以鼓励和支持,就是这个道理。今天天气雾大些,雨小多了,总理是给所有的下级做出榜样,我要在第一线,你们都要在第一线,因为我们的人民需要你们在第一线,就这么简单。
  部队前往灾区的方式多样化,也是一次检验部队机动能力和检验国家体制应对能力的最好方式。
  有人不懂,胡说尽言,什么为什么不再调三十万解放军上去,为什么不使用大型机械,为什么用手一点点挖。如果你不懂就不要装懂,就不要“不做人事尽做坏事”,你会遭报应的!
  解放军上去十万人了,就要保障这十万人能吃上喝上,因为他们要救人,但当地的负担已经超负荷了,物价由于忙于避灾而直线上生。军队要自行解决给养,又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来保障军队和救援队伍,当地需要多少部队,如何展开,都要科学,而不是拍脑袋。
  救难最终、最重要的其实是救难人员的双手。地震在抢救幸存人员时是不敢动用重型机械的,主要就是靠两只手挖,非常原始。

4.国际人道援助
  国际上对自然灾害所做的援助不可能没有政治算计,我们用美国与日本做例子。
  美国这次援助缅甸的风灾就要求直接派军队进入缅甸,一方面时代杂志有文章说现在是入侵缅甸的最佳时机,一方面美国授予亲西方的反对派领袖翁山素姬国会金质奖章,接着加拿大政府再颁发荣誉市民给翁山素姬,美国的政治意图再明显不过了。美国的援助是基于人道精神吗?
  日本在国际援助上从来不给现款,而是用日本生产的实物做为援助。为了得到日本的援助,受援国几乎都要向日本提出一些资料(或让日本政府进行调查),表面的理由是为了使日本政府了解什麽样的物质援助是适合的。所以日本的援助一方面使国内某些工业受益,另一方面可以获得平时不易获得的受援国的生产资料。日本的情报工作是非常细腻的。
  说实话,这次的地震灾害中国根本不需要国际援助。中国有钱、有人、有物质、有技术能力,外国能提供的中国本身都不缺乏。中国答应国际援助不过是为了表达开放和透明的政策,改变西方对中国的刻板印象,营造国际和谐的气氛,哪里会是因为中国自己没有解决的能力所以迫切地需要国外的援助,其实如果你真的需要了,别人就不会援助你了。
  财产的损失估计大约2000亿元,所以钱根本不是问题。中国政府完全能够承受所有救灾和重建的经费而绰绰有余。政府让民间发动捐款为的是表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团结精神。四川大地震中国最大的收获就是全国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中国有人力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任何国际友人会像解放军战士那样奋不顾身地救灾。如果你看了灾区的地形图和了解那里的天气就知道在那种环境下空降是玩命,我不敢相信中共的空降兵真的在灾区进行空降。大概全世界也只有中共解放军有决心和勇气干这种事。
  中国有强大的生产力,有全世界最庞大的民生工业,诸如帐蓬、被褥、毛毯、衣服、方便面、饮用水、电池、手电筒...等等都有巨大的存货,完全不是问题。中国基础建设非常健全和先进,各种需要的重型机械也完全不是问题。如果灾区缺乏任何物质那是因为道路被破坏导致运输困难,并不是没有这些物质。

关于7.8级带来的惨绝人寰

  我茫然了。
  提起笔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肤浅,居然找不到一组最恰当文字能表达这场百年不遇的强震带给人们的悲哀,此时才知道写这篇文章对于我这样平时靠投机取巧写点哗众取宠的文字的人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站在午后的窗前,和煦的阳光并不刺眼,不由得想起小学时候学过的春光明媚,万里无云的字眼,从我的脑海里闪过了那校舍中的读书声,还有那胸前扎着红领巾天真无邪的小学生,而我的电脑上此时正停留在一张让我无法继续看下去迅速闪到一边的汶川强震后的照片上,那几具幼小的身躯安静地躺在在坍塌的石块下。
  尚未为人父母的我,心痛了。
  这种痛却并不锥心刻骨,而是像病了一样让我浑身无力,从心理到身体。
  得知汶川强震的时候,我刚从琳琅满目的商场的挑剔中兴致冲冲的进门,日本电视在插播中国地震新闻,随口问了一句,中国哪里地震?回答说是四川。习惯了多震国偶尔摇晃的我,地震不过如此,而10多个小时后才知道四川发生了7.8级天惊地破的强震,惨绝人寰的悲剧再现人间。
  那一座座被夷为平地的乡镇,那一个个被埋在瓦砾下面的生命,那一幅幅流淌着鲜血的照片,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泣,作为人类,我悲哀了,作为中国人,我流泪了。而更多的羞愧随之而来,既然如此珍爱自己,却忘记了还有许多和自己一样的人类,尽管这种人生态度在世界上很流行。
  我生活在并不遥远的海外,赚着不算很少的钱,生活在自己并不满足的房子里,特别爱摆弄高档电器,索尼相机松下电器凡事力主名牌,化妆品非资生堂夏奈尔不用armani香水dior非极品味道不欢,挑食到了饿得发慌也不吃饭的境界,即便时装堆满了房间出门还是很难选,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总是有感觉不到幸福的忧郁。
  听人云:忧郁是一种无聊的表现,当然,也很奢侈,不是每人都有权利和时间来摆弄这种情绪,就像在这次7.8级强震中遇难的人们,有的失去了家园和亲人,有的还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有的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间,而那种真正的痛苦与悲伤则让人们更加坚强,这份坚强支撑着强震后大苦大难的人们,不由得扪心自问,我的忧郁和灾难中的同胞们的痛苦比较起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忽然发现自己面对生活时候无耻的近乎于贪得无厌。当然我可以做任何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灾区人民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我也可以在银行帐户上转去一笔并不是很多也不影响生活的赈灾捐款;我更可以在看过灾情后洒下同情的眼泪为遇难者哀悼并为灾区人民祈福。
  那把这些该做的事情做了是不是就理所当然心平气和了么?好像是;总有一种感触在我的胸口处堆积,像是悬了一块石头,诱惑的问自己,莫非自己做的远远不够,所以灵魂深处在谴责着自己,好像是;也许是因为自己被这场天灾的恐怖心有余悸,也许是因为在灾难死不瞑目的中华同胞与我血脉相连?好像是。
  只能说惨绝人寰的汶川7.8级强震带给我们的震撼,不仅仅是我们对遇难同胞的同情被现实的悲哀,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心底是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味味俱全,就像我们心里都明白,此时能给予灾区同胞的支持与热情,实际上都是在祭奠那灾难中死去的亡魂和在失去了家园和命运苦苦挣扎着的人们,我们也都知道,雪中送炭对于这场灾难带给人们的痛苦也是杯水车薪。
  中华民族是个百折不挠的民族,五千年的沧桑历史饱经磨难,在这场百年不遇的灾难下,13亿中华儿女与灾区人民共同走过艰难坎坷,是的,一切都会过去,我们不会因悲哀而倒下去,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在与灾区人民共悲伤的同时,我们更应该痛定思痛,严格的要求自己,珍惜生活,热爱生命。
  天灾带走许多无辜的生命,从年迈的老人到青葱岁月的少年,从襁褓中的婴儿到知天命的社会中坚,有谁不珍爱自己的生命,有谁不珍惜自己的感情,有的人甚至连亲人最后一眼都没有看见,有的人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讲出来,有的孩子在母亲腹中还没有降临人世。逝去人的悲哀,失亲人的痛苦,诚然,这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所以我们更应该热爱身边的人,生命是如此的单薄,也许瞬间后都已不会再来。
  像我一般厌恶挑剔生活的大都是没吃过苦的孩子,真的应该让我这样的人去苦一次,遭受些磨难或许能早些感悟到生活的幸福的真谛,看着那在地震中受伤的人,到处都是血,想必他们是想吃东西也吃不下,而我如此健康竟然还在挑三拣四,还有那么多受难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被埋在坍塌的房屋下面,而还有我这类人竟然还有脸在阳光下谈郁闷讲生活不够快乐,而不会挑剔生活的人才是真正的懂得珍惜。
  与其在悲哀中沉迷,不如在痛苦中奋起,这场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已经成了定局,只求中华儿女能在伤痛中振作起来,用我们用爱心来慰祭在7.8级强震中的亡魂,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让我们生活的世界更美丽。

本能的丑陋
——莎朗•斯通又一次“一丝不挂”

  5月24日,美国影星莎朗•斯通在法国戛纳出席公开活动时,竟称中国四川发生的地震是一种“报应”。此语一出,立即在全球范围内遭到普遍抨击。
  在日前举行的戛纳电影节上,作为嘉宾现身的莎朗·斯通接受了香港电视媒体的采访。当记者问她对汶川大地震有什么感想时,她竟然说:“这次发生了地震,这是不是报应呢?如果你做得不够好,然后坏事就会发生在你身上。”莎朗·斯通先是说自己“不喜欢中国”,又说地震很“有趣”,以及这次地震灾害是“报应”。一副傲慢不屑的神情,一种将达赖喇嘛、奥运会与地震联系在一起的混乱逻辑,一通“有趣”、“报应”之类的妄语,莎朗•斯通一时间显现出的难道是某种本能的丑陋?!
  这种丑陋的背后依然是无知、虚伪、偏见与狂妄。四川大地震所造成的巨大伤亡是人类社会的严重灾难,国际社会的普遍同情与援助是人类社会良知、大爱的体现。中国政府、军队和人民正在开展的抗震救灾工作惊天地、泣鬼神,是千方百计保护人权的奋力实践和对“以人为本”理念最为生动的诠释。即使在自己遭受如此大灾的情形下,中国仍向同样遭灾的邻邦缅甸再施援手,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誉为“表现了崇高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自称“当然知道”四川大地震的莎朗•斯通对人类社会正在发生的这一幕幕感人情景置若罔闻,令人愕然。
  西谚云:“医生,先治好自己的病吧!”对于久久病于有色眼镜综合征的莎朗•斯通们来说,此言甚当。
  看一抗日题材电视剧,日军军官和一被俘的地下党员之间有一场意味深长的对话。“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你要这样抛家舍命,反对日本?”“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热爱你的祖国吗?”“当然。”日本人傲然作答。“那么,我告诉你,我同样热爱我的祖国。”日本人听罢,沉吟、沉默、若有所悟。
  因为热爱祖国,所以全世界华人在地震发生后的表现可歌可泣;莎朗•斯通不是黄皮肤黑眼睛,
  不必要求她像我们一样对汶川地震有切肤之痛。她可以沉默,可以旁观,但是,她没有任何一丝理由,可以对发生在中国人身上的这一天灾冷嘲热讽。
  人种不尽相同,但人性有共通之处。对善与爱的追求,就是共同的人性。汶川震后,有大量来自海外的援助,这就是爱心无国界的佐证。莎朗•斯通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如果她不能或不愿为六万多死难者做点什么,那么至少她可以保持缄默。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这是港产片中常见的一句台词。莎朗•斯通所说的每一句话,如今被放在人类普世道德的法庭上审判。这是一场不需要争论的审判,因为,她的妄言,尽情地展现了她的无知和冷漠,她良知缺位的事实和她演《本能》时的胴体一样,赤裸裸一丝不挂。
  “如果你做得不够好,然后坏事就会发生在你身上。”莎朗•斯通用如此荒唐的逻辑来解释一场天灾。很快她就得到“报应”——如果口水可以淹死人,那么莎朗•斯通早就灭顶了。她无需道歉,因为她注定找不到接受者。英国诗人蒲柏说:“蠢人急不可待地冲进天使不敢涉足的地方。”——没有谁会接纳这样一个蠢货。

  莎朗•斯通的这番言论也引起了好莱坞影视界的反感。好莱坞魔幻灾难动作大片《人鱼帝国》已经决定弃用莎朗•斯通。昨日,该片美方制片主任在戛纳预售活动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因莎朗•斯通的言论有违基本的道德,剧组决定弃用她。在他们最初的设想里,莎朗•斯通被安排出演拥有诸多怪招秘术的丑角“女巫师长老”。剧组已和莎朗•斯通沟通了一个月,签约在即,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制片方表示:“很让人遗憾,但我们必须尊重人性和中国人的感情,只能放弃她,并推迟开机时间重新找演员。”
  莎朗•斯通的无知言论也让她代言的品牌陷入尴尬境地。她代言的迪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斯通未经深思的突发言论决不认同,也决不支持任何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论。”
  法国迪奥中国区公关负责人Charlotte昨天接受采访时说:“迪奥绝对不认同莎朗•斯通的言论。法国总部很重视这一事件,将尽快就此与莎朗•斯通本人进行沟通,并尽快作出公开声明。”至于迪奥是否会更换代言人,Charlotte表示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要等法国总部公开声明之后再做决定。
  美国本土也对莎朗斯通表示愤慨。在美国的一些网站上,也有关于此事的报道,而且美国一些网友批判说,莎朗斯通年龄大了,名气越来越小了,这样不假思索的话从她嘴里出来,显然是博人注意,丢人现眼。
  一位美国网友甚至建议好莱坞开除她,“一边大谈人权,一边说几万人的死伤是报应。这件事应该给她的事业画上休止符,好莱坞该开除她,不要给她工作了。”甚至有网友说:“她的话令人恶心。拜托,哪位扇她一耳光吧!”另有美国网友认为她应该尽快道歉,那些话除了伤人心外,还会挑起仇恨,“她还在为‘艾滋病筹款’,伪善到了极点,难以理解。”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5-24 at 22:00

Earthquake News, 3

leave a comment »


布什吊唁留言

  布什与夫人劳拉在吊唁册上写下整页悼念字句,全文如下:
  On behalf of the American people, Laura and I extend our sincere condolences to the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suffered as a result of the earthquake that shock your country.
  We stand with you during this tragic moment as you mourn the loss of so many of your loved ones and search for those still missing. I admire the generosity of spirit and the strength of character shown by the Chinese people as you confront this natural disaster.
  Our country stands ready to assist in any manner that China deems helpful.

George Bush

And with love and sympathy to the people of China from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Laura Bush

  美国总统布什与第一夫人劳拉昨冒雨驱车到中国驻华盛顿使馆,在吊唁册上留言,向中国大地震的死难者表达深切的慰问。
  布什写道:「当你们哀悼痛失如此多的至爱及搜寻仍然失踪人士时,值此悲伤时刻,我们与你们同在。」
  布什坐在一张椭圆形桌边,背后是一幅长城壁画,写下近满页的文字。他告诉中国人民,他敬仰他们在地震后表现出的人格力量,在他们面对灾难挑战之际向他们致以慰问。
  「我敬仰中国人民对抗天灾时表现出的慷慨精神及人格力量」,他写道,「无论中国希望美国以什么形式提供协助,美国都随时就绪。美国向受地震影响的灾民致以慰问,并祈求他们早日康复。」
  劳拉亦在吊唁册上留言,接在布什的留言后,正好写满这一页,她向中国人民传达美国人民的「爱与慰问」。
  布什夫妇签署留言后,在一面大如墙壁的黑色旗帜前默哀片刻,旗帜上写有向5月12日地震遇难者志哀的中文字句。中国官方预料最后死亡人数会超过50,000人。
  默哀片刻后,布什说:「我们表达最深切的慰问、祈祷痊愈,并向那些生活支离破碎的人们致以慰问。」
  另讯,巴黎时间19日下午,法国总统萨科齐来到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对中国四川汶川地震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萨科齐来到悼念大厅,在中国驻法大使孔泉的陪同下,向中国地震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其后,萨科齐在吊唁册上写道:我们支持经受了巨大考验的中国人民。

★ 英首相对灾民衷心慰问
  英国首相白高敦亦到中国驻伦敦大使馆签吊唁册,他写道:「我谨代表英国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承受巨大痛苦的中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慰问。」他表示,中国人民在抗震救灾中涌现出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故事,从中可以看出中国人民的顽强精神,英国人民对此深表敬意。英国愿尽最大努力,为中国人民的抗震救灾提供帮助。根据中方的需要,英国已经准备进一步提供价值四百万美元、可以安置三万人所需的帐篷。白高敦说,所有英国人民对中国人民承受的灾难感同身受,为灾区大规模的救援行动祈祷。

★ 联合国安理会默哀
  联合国安理会20日在举行高档别辩论会前专门举行默哀仪式,悼念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的遇难者。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9日重申,联合国将全力支持中国救灾。他衷心希望中国人民克服困难,成功举行即将到来的奥运会,让它成为和谐及合作的平台。

凤凰网剖析捐赠内幕

  “你捐了么?”已成汶川震灾后国人一句最流行的话语,心系灾民已成为当前最重要的爱国主义。灾区民众的危难,就是国家的危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各地民众爱心总动员,有钱出钱,有物出物,有力出力,竭尽所能。港澳台三地情系巴蜀,踊跃捐助。危难之际的相濡以沫,见证两岸四地同胞的骨肉真情。国际社会纷纷伸出援手,让仁慈爱心成为世界一片美好绿洲。
  震灾发生后,大陆企业纷纷解囊,更有不少企业捐出数千万巨资,成为感动国人的一幕。但通过媒体发布的捐款名单不难发现,大陆富豪的“爱心”与港台企业家们相比,差距太大。台湾企业家们纷纷向地震灾区大笔捐款,台塑集团捐赠了1亿元人民币,长荣集团紧随其后捐助1000万美元,富士康科技集团捐赠6000万元人民币。台湾企业和个人总共捐款总额已超6亿元人民币,而大陆富豪榜十强的赈灾捐款总数只有3250万人民币。香港同胞为震灾捐善款近10亿元,邵逸夫先生捐款1亿属最多,著名爱国人士郑家纯先生为灾区捐5000万元。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所有富豪中,捐助超过2000万元的一个也没有。
  大陆民众心目中的财富偶像,在特大震灾面前出手小气,令人失望。身价逾千亿的大陆女首富杨惠妍及其所有的碧桂园合计捐助1300万元;去年销售收入超过523亿元的万科地产,捐款220万元;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其名下SOHO中国捐款200万元;缔造中国新经济神话的阿里巴巴主席马云捐款200万元;创造“星河湾神话”的广东地产大鳄黄文仔捐款200万元;地产界与IT界双料明星、今典集团总裁张宝全捐款230万元;屡屡出语惊人的“地产教父”任志强尚不见动静;在地产界咤叱风云的“地产革命家”冯仑尚不见踪影。
  在这次赈灾中,一个令人关注的现象是,工业企业家比房地产商更慷慨。海尔联想等国内几十家著名制造企业捐助都在千万元以上,而房地产企业捐助千万的屈指可数。以我老家浙江为例,截止今天,总捐助额已破6亿元人民币,献血满库,每天仍在不断递增中。捐款超千万元的工业企业有10家,房地产企业2家;超百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87家;房地产企业3家。大部分房地产企业捐助在一二十万元。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今天天涯社区发帖照片中,竟有一家广东惠州房产公司拿着一块硕大的牌子,上面写着该公司“抗震救灾捐款一千元”。真不知是在做房产广告,还是在抗震救灾。
  台湾《联合报》称,大陆富豪和地产商们因为赈灾不积极,已经受到大陆舆论批评和指责,形象跌至谷底。很多大陆网民在看到地产商的捐款数目后,痛骂赚取暴利的房地产商是“为富不仁”、“冷血”、“奸商”、“吸血鬼”、“丑陋的地产商”。
  房地产商赈灾之所以受到国人关注,是因为他们一直是中国富豪阶层的代名词,并且他们比任何工业企业都暴利,也都更容易谋利。在很多有识之士看来,房地产是中国僚的温床,房地产大亨们也往往容易与权贵资本主义沆瀣一气。不管哪个城市房地产项目的前期圈地,都让外界充满钱权交易的联想。而很多中国贪的落马,正是一头栽在地产猫腻上。不论是出于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拷问,还是出于普罗大众痛恨财富谋取的不公,抑或是不健康的仇富心理,房地产商赈灾自然成为被大众放在阳光下检视其企业道德的第一群体大众对地产商赈灾有期待,有质疑,必属当然。   工业企业赈灾比房地产商慷慨,发人深思。我认为,是中国两种不同企业生存形态生发了两种企业家的不同人文精神。工业企业的产品品牌与市场占领,是长期努力的结果,需要企业家更前瞻的战略和更踏实的作风,更多体现对市场的拓展和对产品的技术创新;而房地产商根据中国国情把公关放在第一,产品品牌大都靠策划包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更多致力于把权力的物化和对楼盘的精巧推销。正因如此,工业企业家更务实,深知企业财富积累凝聚无数工人的智慧与汗水,因此推崇务实的社会责任;地产商更作秀,其滚雪球一样的财富折射着权贵资本主义的阴影,因此更热衷表面形式的哗众取宠。
  此次赈灾,正是例证。在灾难面前,那些所谓“地产思想家”,一语不发,一事无为;那些平时出手大方的地产大亨,变得异常吝啬。究其根源,那些地产商平时的慈善行为,只是一种高超的企业形象公关和个人作秀宣传罢了。因为平时捐一千万元是大新闻;而在震灾之中,一千万仅仅是一个普通数字。与其普通,不如更普通,正好省点钱,换另一个场合风风光光地再捐。那些地产商们做慈善,要的不是人间大爱,而只是这种风风光光。他们的慈善本身就是一种自私的愉悦,不是善行,他们捐出所攫取财富的一点点,目的都是一个,就是体验那种高高在上的恩赐感,而不是真正的大悲大爱。
  也许有人反驳或批判我的观点,认为慈善是一种自愿行为,不可苛求,捐一分与捐千万都是一样功德;或如万科王石董事长所言:“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
  王石先生的博客在网上已经遭到网友的普遍炮轰,我不再质疑;万科集团捐款两百万是否寒酸、抠门,我也无权评判。王石先生是中国地产界有思想、有个性、有作为的旗帜人物,我只想与王石先生探讨三个问题。
  问题一、公益是万科的核心价值观吗?
  打开万科网站,“和谐社区文化”、“万科质量文化”、“万科阳光照亮文化”、“万科青春文化”,扑面而来,目不暇接。这些文化代表了什么呢?王石先生写了一本书:《道路与梦想》,在很多城市签售得不亦乐乎。这本书高屋建瓴地给这些文化做了提炼:“做企业如同做人”!企业家是企业的人格化。可万科在特大灾难前,只捐区区两百万,王石先生以什么人格感召员工呢?
  王石先生说:“万科捐出200万是合适的。”这一想法,我想潘石屹、任志强、黄文仔等响当当的地产大爷们也肯定赞同,因为他们赈灾金额基本一样。我不知道王石的“合适”是怎样感觉出来的。网民的强烈批评与台湾媒体的负面报道,已经让有良知的国人深感“不合适”了。
  在这场国难面前,上到,下到乞丐,无不表现出了几十年未见的坚强和团结。可以说,这场灾难把国人的爱国热情唤醒,把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再次凝聚。然而,在这样一个万众齐心时刻,王石先生抛出的“灾难常态论”、“慈善负担论”和“员工十元论”,实在让人心寒到了极点。捐款多少,无可厚非。毕竟,都是对灾区人民的一片心。只是,王石兄啊,如果一个人丑,他没有罪,谁让基因遗传不好呢;长得丑出来吓人也不是罪,世界是矛盾存在的,没有丑哪来的美;但是如果长得丑出来吓人,还要参加选美妄图称冠就是有点不知羞耻为何物了。万科捐了200万在大企业捐款中确实丑了点,但毕竟是董事会决议,不是一个人所能左右的;200万拿出来引出了少数网民的质疑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极个别的企业集团捐的太漂亮而已,没人会比较这些太久的,毕竟大多数灾民还是怀着感恩的心对待每一笔捐赠的;但是,如果一个堂堂年利润几十个亿的地产魁首,在捐赠了一笔不太拿得出手的钱之后,还要贬低讽刺那些大额捐款的企业滥用股民的钱,还要把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天灾说成常态,还要限制自己的员工捐款数额以减少负担的话,除了冷漠、无情、羞耻外,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字眼来形容!
  我更想说的是,万科作为中国地产界的一面旗帜,在国难面前,所展示的不仅仅是企业的慈善责任,还要树立起行业领袖的道德榜样。常态下的慈善是一种品德;国难下的慈善是一种责任。网民们谴责王石,不只是挑剔其捐款金额,而是谴责其200万捐款背后的万科对国家与社会不尽责任!国难当前,万科应该振臂一呼,做出榜样,“向我看齐”,发挥地产领袖的影响力。王石有勇气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为何没有勇气去攀登抗震救灾的道义高峰?我可以告诉王石的是,在人中,攀登一万次珠穆朗玛,不如登临一次道义的泰山。
  问题二、爱心可以限额吗?
  王石先生对万科普通员工慈善捐款限额十元,中国首创,世界无双。我不知道王石先生此举是对员工合法收入的保护呢?还是万科员工的工资不高,一捐就没钱吃饭?员工捐款不仅仅是公司行为,更是一个公民行为。作为公民捐助自己的合法收入,应该完全自由。不知王石先生有何权力剥夺或限制员工的慈善权?
  我做独立董事的地产公司实力不及万科的百分之一,但我们员工在震灾发生后第二天就自愿捐款,最少的捐五十元,更多的捐几百元,甚至有把整个月工资捐了的,120个员工捐了13.6万元。员工们都认为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宁可省吃节用也要尽份爱心。公司董事长、著名浙商陈学军先生对员工义举极为赞赏,并捐助了一笔超过王石先生的赈灾款。陈学军认为,慈善是一种责任,在赈灾面前,任何一丝商业企图都是丑陋的。我不知道,同为房企,员工心态就差别那么大吗?不是的,乃是王石先生一直把慈善作为形式和手段的必然,觉得员工捐了十元,表了心意即可。王石先生可曾想过,万科员工中不乏很多充满大爱的人,慈善限额是对万科员工道德境界的蔑视。
  问题三、亿万家产要留给谁?
  个人发财致富后捐赠一部分财产于公益事业,古已有之,中外皆然。“为富而仁”,“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万科也一直重视慈善事业,王石先生曾把广告代言的几百万收入捐赠给希望工程,值得钦敬。但应当指出,王石捐助社会的,只是其获取社会财富的极小极小部分。虽然万科资产不等于王石个人财富,但王石的财富观一定决定万科如何履行社会责任。不知中国地产风云人物王石,在爬山冲浪之余,有否想过亿万家产要留给谁?
  著名学者资中筠在《财富的归宿》中说:“花钱和赚钱一样,需要高超的智慧与技术。个人财富是社会财富的一部分,归根结底应用于提高全民的生活水平。”西谚有云:富人进天堂犹如骆驼穿针眼,难道财富只能是一种罪恶,而不能成为升往天堂的台阶吗?
  当今中国像20世纪的美国那样产生了为数众多的亿万富翁。工业化迅速发展,城市化迈开大步,私人财富急遽增长而且高度集中,出现了著名工业巨子和许多地产大亨。这些人财源滚滚,其个人名下的财富如雪球般加速膨胀。巨大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的手里,就产生了大财团。他们与僚结合就滋生了权贵资本主义。顺其自然发展下去,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就会非常严重。
  雄厚的剩余资产对于形成一种影响全社会的、有独特意义的事物是必要的物质基础。一个自尊自爱、过健康生活的人,只要不吸毒,不狂赌,个人花费总是有限的。亿万富翁们即使盛行消费主义,购置多处豪宅,比起他们名下的几十亿乃至几百亿资产,仍是九牛一毛。为什么中国富豪如此守财,国难当前也如此“葛朗台”呢?我想,原因不外乎五个方面:
  一是信仰使然:中国人大多不信宗教,不象美国一样有基督教教义给予的根深蒂固的信仰。美国富人们大多相信,他之所以能成功致富,是上帝给了他智慧、本事和机遇,所以他对上帝要有一个交待,他应帮助那些不那么幸运的穷兄弟,并对社会有所贡献来报答上帝。上帝说:“富人进天堂比骆驼进针眼还难”,所以必须回报社会。而中国人大多认为自己成功致富是凭运气靠本事,所以发财后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捐建庙宇,烧香还愿,祈求吉祥好运。
  二是文化使然:美国人把慈善作为核心价值观之一,崇尚志愿精神和社区观念。从传统上对较少信任,同时也较少依赖心。这样形成一种观念,志愿服务于社团,包括公益捐赠,是一种公民义务,而不是恩赐。美国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参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义务工作不计其数。这已是寻常事,不需要“学雷锋”的口号。而中国东方社会的传统是遇到困难或老弱病残依靠家族和亲友照顾,挣钱是为子孙后代积累家产,买房置业。所以地产大亨一直“春风得意”的根源,其实在此。
  三是环境使然:中国市场经济有待完善,经济环境不很稳定,富豪对坐拥的亿万家产缺乏足够的信心和安全感,生怕犹如牟其中一夜富翁一夜穷;
  四是制度使然:中国公益事业体制和机制有待健全,平时各类募捐踩破门槛,让著名企业苦不堪言,造成企业家对慈善事业产生应付心态;募捐财物在中间环节被侵吞的丑事时有发生,也挫伤企业家的慈善热情;
  五是品格使然:中国的富豪们由于大都是“土生土长”,并且具有浓厚的“乡土味”,因此他们往往将一夜暴富所得到的巨资,随意投资或者大肆消费,反过来,社会急需的公益基金业却处于“嗷嗷待哺”状态。这种明显的反差,表明当今日益膨胀的私人财富,还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社会和谐发展的“归宿”。每次举办慈善捐助活动而许多巨富“缺席”,乃因为他们的慈善意识和捐助意愿仍处于初级阶段,缺乏发自内心的公益理念和精神。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中国过去的精英理想。21世纪的今天,“公益”这个极具普世价值的词汇,应当与财富、社会风气、公众观念、公民的社会责任感、自助互帮等融合在一起,成为了社会和谐发展和共同繁荣的象征,成为中国当代的精英思想。所以公益事业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捐款济贫、发展教育或者是有意义的事情,同时能树立慈善公益的社会价值观,引领公平正义、互助友爱的社会风气,提高我们全民的道德水平,促进中国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散财”不仅是一种慷慨助人的举动,更重要的是彰显自身的荣耀感。这也正是我讨教于王石先生及巨富们的用心所在。
  “一个企业家的最高境界就是慈善家。”华人慈善魁首、百龄巨擘邵逸夫的这句名言,应成为当下中国地产大亨们的道德座右铭。在中国大陆,随处都可以看到一幢幢雄伟挺拔的“逸夫中学”、“逸夫教学楼”、“逸夫游泳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向中国内地慈善捐资,光捐资办学一项总额已达二十五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历年来扶贫救灾等各项捐款,总共向内地捐款将近四十亿元人民币,香港邵逸夫先生堪称华人慈善家第一人。今天看到网上公布四川地震慈善捐款风云榜,邵逸夫先生位列榜首。邵逸夫慈善事业堪称是华人楷模,将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瑰宝,成为全人类伟大事业的一部分。
  地产大亨们都很有个性,很能搏媒体头条,但媒体头条一翻即过。我想如果他们能象邵逸夫先生一样热爱慈善,那一定会永远成为国人心目中的头条。
  地产大亨们都很有思想,常发惊人言论以搏国人喝彩,但哗众之言,倏尔而逝。我想如果他们能够记住美国的“公益之父”安德鲁•卡内基临死赠言,给四川震灾更多的捐助,长此以往,站在巨富应尽的道义高地,就一定能赢得人民和历史的喝彩。
  那就是:“在巨富中死者,是一种耻辱。”

路透社:中国震后反应无与伦比 但面临巨大挑战

  5月22日电(记者John Ruwitch)——中国西南省份四川发生大地震後不到20分钟,解放军官兵已经开始启动紧急预案,开始行动起来。震後数小时,温家宝总理就登上了飞往四川震区的飞机,指挥救灾工作。
  震後一天,通往灾区城镇和乡村的道路上就开始挤满载着水、食品、帐篷和志愿者的汽车、卡车和巴士。
  中国面对3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自然灾害,最初反应是快速的、规模庞大、史无前例的。中国政府的动作与缅甸军政府应对本月的热带风暴,以及美国政府对卡特里娜飓风的迟缓反应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说这可能是在和平年代任何政府对大规模自然灾害最为迅速和有效的反应,我想这不算夸大其辞,”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政治学家姜闻然表示。国际红十字会的Francis Markus表示,中国政府此次的反应“颇具表率作用。”
  分析人士说,中国中央领导层感知灾难规模、发动大规模救援工作的能力,令中国赢得史无前例的支持和同情。
  但这种善意将在未来的数日及数周内接受考验,因政府向500万无家可归、饥肠辘辘的灾民提供食品和遮蔽场所的工作面临重重困难,而且还要面对可能爆发的疫情,以及与地震相关的丑闻——如大量学校建筑倒塌造成学生大量伤亡——等问题作出满意调查的压力。
  对于努力抓和谐稳定的中国政府而言,这些人物构成巨大压力。中国8月份还要承办奥运会,希望届时向世界呈现笑脸。
  中国政府原本已被迅猛的通货膨胀、环境恶化和经济增长等问题麻烦缠身,地震遗留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中国领导人一直视为头等大事的是避免出现不安定状况。
  《唐山大地震》一书的作者钱刚表示,预防灾区爆发疫情,以及消除滑坡造成堰塞湖而带来的山洪危险,应该是重中之重的任务。唐山大地震曾造成30万人死亡。
  不足之处
  在地震灾区,很多灾民对救援工作的不当和不足之处表示了抱怨。
  一座收容难民的体育场变得过为拥挤,其他地方则有很多人依然只能住在简易棚中。村民聚集在乡间公路边,有人举着牌子说急需食物和水。
  北川一位中学教师承认,部队确实很快赶到,但表示他们最初的效率低下。该所中学教学楼倒塌,导致数百人死亡。
  “在温总理赶到之前,做的工作并不多,”拒绝透露姓名的该名男子表示。温家宝在地震发生两天后到访北川。
  另外有人抱怨,政府在地震发生三天后才开始让经验丰富的日本、韩国、台湾、俄罗斯和新加坡等营救队伍进来。只有俄罗斯救援队从废墟下救出一名幸存者。
  在五福镇和至少另外一处有学校倒塌的地方,愤怒的家长指责基层官员贪污腐败造成“豆腐渣工程”,要求得到赔偿。
  数千名中外记者不顾宣传部门最初的禁令,赶赴震灾区报导,有关此次地震的消息传播至每个角落,似乎并未受到任何限制。但中国记者表示担忧,一旦抗震救灾的积极报导被有关灾後问题的报导取代,宣传部门仍会加紧控制。
  “未来几个月间,中国政府的任务将极为艰巨,”人民大学的一位政治专家时殷弘表示。“这无疑是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日本人看震灾中的中国——萨苏博客

  日本雅虎新闻网在19日晨9:10报道了联合国新闻发布会上的一次冲突。18日,联合国日内瓦欧洲办事处召开针对中国抗震救灾进展的新闻发布会。会上,有西方记者提出中国政府在地震后第一时间没有允许西方记者进入灾区报道,违反了新闻自由的原则。因此遭到联合国新闻发言人厄泽报道官的激烈反驳。厄泽报道官驳斥道:“我不允许你讲这些话。”她讲道,“这里讨论的是救灾,抢救生命的人道主义紧急救援行动,不是那些不相干的事情!”厄泽报道官的态度,得到了与会其他人士的一致赞同。
  这则报道引发了日本网民的关注,短短两个小时,就可以看到大量对这名记者的谴责。(该新闻后受到支持最多的前五条发言中,除了一条是认为随后中国记者的反驳不够有力外,都是谴责的内容)例如:“(真っ黒な心を持ちさま!)真是心都黑了啊!”“(日本人って欧米人に近い価値観を持ってると思ってたんですが、やっぱりちょっと違うんですかね。)一直以为日本人和欧美人的价值观比较相近,看来是完全弄错了。)”“(まったく記事の通りでございます。中国政府の好意を無視する馬鹿な記者を相手にしないほうがいい。自由を歌えても結構だが、時間と場所を考えろ!)就象报道所说的那样,这种对中国政府的善意视而不见的混账记者根本不该接待。给自由唱赞歌无妨,也要看看时间和地点吧!”等等。
  其中,比较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条发言–“今回の中国政府の対応、私は迅速だったと感じています。特に外国の救援隊の受け入れについては、親中派の私から見てもかなり意外でした。(这次中国政府的对应,我觉得实在是迅速。特别是接受外国救援队的决定,即便是作为亲中派的我,都感到意外。)”
  这是现在日本民间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声音。作为地震多发国家,日本对于中国政府的救灾活动,始终保持较为深刻的关注。
  而中国政府这次的表现,让很多日本人表示认同和赞赏。在日本的新闻报道中,尽管日本救援队到达中国的时候,中方谦逊地表示要“尽力学习地震多发国日本的先进救灾经验。”,但是在日本一方,也与很多人认为中方在应变速度与组织方面,颇多日本值得学习的经验。
  地震发生第二天,在《每日新闻》关于解放军抗震救灾的消息时,排名第二的评论(第一是为遇难者祈福)是这样的–“中国方面动作很迅速,日本政府应该学习!”
  地震大国日本,为何在对付地震方面,提出要学习中国呢?看过日本网友的讨论,才明白这指的是中国政府反应迅捷的救灾组织体系,特别是解放军在灾害发生后第一时间的出动。按照日本宪法,在地震时如果需要出动自卫队救灾,须经国会批准,因此,救灾行动不如“闻警即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迅捷。这一点,在阪神大地震中已经有教训,当时的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因此受到舆论的强烈攻击。日本政府已经有人提出,要建立独立于自卫队以外的救灾体系,来满足社会的需要。
  由于中日关系曾有多年的低谷时期,日本民间和舆论对于中国政府和军队有着颇多的疑虑,因此报道里面,长期以来很少中国政府和军队的正面形象。然而,这一次的救灾报道中,日本各大媒体的都不断以正面报道着救灾中的解放军官兵。《每日新闻》记者西冈省二16日从中国发回的通讯这样描述在道路被余震摧毁时,奋力保护着灾民向安全地区撤退的解放军–“‘向左闪开,让我们铺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官兵高喊着,冒着山上狂飞的乱石向前冲去,立即开始对道路的铺修。看着身背重负,手和肩的皮肤都被磨坏的官兵们,受灾难民们发出了‘真是全靠你们了啊!’的感谢之声。中国,大地震的现场,官兵和当地的志愿者团结一心,不顾疲劳地坚持着救援工作。”“在撤退的冲锋舟上,一个父亲抱着四岁的女儿。‘冷不冷?’‘肚子饿么?’士兵关切地问。”在同一篇文章中,西冈如是描述他路遇的救灾部队–“试图采访途中遇到的一名士兵,他说:‘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的使命。’说的时候他表情坚毅自豪,似乎丝毫不认为作这样艰苦的事情需要任何同情。”
  对此报道,可以看到这样的评论–“解放軍兵士達は、偉い!命令のみならず、自覚性を持っているようだ。頑張ってください。応援しています。(解放军的官兵们,伟大!(抢险救人)不仅仅是因为命令,而且是因为自觉。请努力吧,支持你们。)”
  今天《神户新闻》刊登的对于中国全国悼念仪式的报道,压题照片就是一张脱帽默哀的解放军救灾部队群像。日本的新闻界用这种无言的方式表达了对于救灾主力解放军部队的敬意。
  在市役所国际课的帮助下,我电话采访了神户地震地质研究中心的松本谕教授。松本教授对中国政府在这次抗震中的努力深表钦佩,认为在这样巨大的灾害面前,如果没有一个有力的政府进行组织,且进行积极的努力,结果将导致不可避免的混乱。而地震之后的失控会导致社会动荡,瘟疫流行甚至危及邻国的情况。这一次中国政府的表现是相当出色的。在今年晚些时候,神户地震地质研究中心将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二十几个地震主要受害国召开研讨会议,那时还希望听到中国学者提供的意见。
  在震灾后,日本的媒体曾略带震动地报道了中国成都街头争相献血的人群,使日本普通人对中国人面对灾难的勇气有了比较客观的认识,而对中国政府的若干正面报道,则显然也有利于建立一个更加全面的中国形象。
  不过,在日本的媒体中,对于中国政府方面的救灾工作,也有一些表示疑虑的意见,最主要的焦点则集中在长期的善后工作能否顺利进行,特别是捐赠善款能否得到透明而有效的使用。这两天来,由于中国红十字会用高价购买帐篷(后来红十字会发文澄清,说明是有关人员错误地将帐篷的价格按照十倍报道,造成错觉)的传闻在网上传开,以及成都等地一些不法人员侵吞救灾帐篷在小区使用的报道,日本一些普通民众对向中国震灾地区捐款的同时,也提出了希望看到这些善款被妥善使用的期望。这种意见虽然大多是正面和委婉的,但却对中国的形象十分重要,个人觉得是我们值得注意的一点。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5-21 at 16:55

Earthquake News, 2

leave a comment »


2008年5月19日—21日 全国哀悼日

瓦砾下传来的歌

  14日凌晨,经过3个多小时的徒步行走,江苏消防总队第一批支援队伍抵达北川县城。没有休息片刻,88名官兵立刻投入救援工作。北川县城最惨重的地方在城镇幼儿园,地震突然降临时,这所幼儿园里400名儿童和50名老师全部被埋在房屋的废墟中。“那里有一个小女孩!”看到消防官兵的到来,一名憔悴不堪的男子迎上来,焦急地将官兵领到一处瓦砾下。第一小组的指挥员、江苏省南京市消防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周军经过观察发现,塌陷的水泥板下面2米左右有一个小姑娘在呻吟。“小朋友,不要哭,叫什么名字啊?”消防战士上前安慰她。“我叫任思雨,今年5岁了。”小思雨稚声稚气地回答。“别着急,叔叔来救你了!”战士们立即用手动破拆器开始切割,用手掏石块,以避免孩子们因为救援而再次受伤。抢救的现场,除了指挥员偶尔发出的口令,只剩下破拆器的轰鸣声诉说着消防官兵的赤诚与坚定。近了、近了、更近了……消防队员们在给小思雨喂了些水之后,决定采取“上下结合”的方式展开施救。“叔叔放心救我吧,我唱歌,这样不疼。”说着,小思雨稚嫩的歌声在废墟的上空荡漾起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漫长”的一个小时后,小思雨弱小的身躯终于从黑暗的废墟中被托出(《法制日报》)。
  小思雨在瓦砾中哼唱的这首歌本是一首17世纪起就开始在法国传唱的著名童谣。法语歌词原文是《雅克兄弟》(见法国著名儿童节目主持人Dorothee演唱的视频):
    Frère Jacques, Frère Jacques,(雅克兄弟,雅克兄弟)
    Dormez─vous? Dormez─vous?(您在睡觉吗,您在睡觉吗?)
    Sonnez les matines, Sonnez les matines,(敲响晨钟,敲响晨钟)
    Ding, dang, dong ! Ding, dang, dong(叮、铛、咚!叮、铛、咚!)
  《雅克兄弟》旋律明快好听,不论谁听一遍就会唱,所以在欧洲乃至世界广为流传。法国一位网民搜集了世界几十个版本的《雅克兄弟》视频和音频(A “Frère Jacques” interactive and multilingual collection on video)。而各种语言的翻译多数与法文原文的意思相近,但有时为了押韵,雅克兄弟可能会改改名。这样,英语的“雅克兄弟”就成了“约翰兄弟”,语序也按英语音节的节奏有所调整:
    Are you sleeping, Are you sleeping?(你在睡觉吗?你在睡觉吗?)
    Brother John, Brother John?(约翰兄弟,约翰兄弟?)
    Morning bells are ringing,Morning bells are ringing(响起晨钟,响起晨钟),
    Ding, dang, dong!Ding, dang, dong((叮、铛、咚!叮、铛、咚!)

  日语版《雅克兄弟》大同小异:
  眠いの?眠いの?(睡不醒吗?睡不醒吗?)
  起きなさい、起きなさい。(起床吧、起床吧)
  朝の鐘が、鳴っているよ。(晨钟响起来了)
  キンコンカン、キンコンカン。(kin、kon、kan)
  在中国,这首《雅克兄弟》不同凡响,更有一番传奇经历。上个世纪20─30年代,中国有不少“海龟”热心为外国名曲填词,使之成为朗朗上口的“中国歌曲”。比如《共产儿童团歌》是根据苏联少先队歌曲《燃烧吧,营火》填词改编;语言学家兼音乐家赵元任在1937年淞沪抗日战争之际,用美国的《星条旗永不落》的曲调为坚守上海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写了填词歌曲《苏州河北岸上的大国旗》;还有《团结就是力量》采用了美国歌曲《永远团结》(SolidarityForever)的副歌的曲调翻译填词而来(参见两岸《团结就是力量》的美国渊源)。1926年,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时,黄埔军校二期毕业生,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邝鄘利用法国《雅克兄弟》的曲调重新填词,成为红遍大江南北的《北伐军歌》:
    打倒列强,打倒列强,
    除军阀,除军阀,
    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
    齐欢唱!齐欢唱!
    我还记得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春芽子等红军后代也会唱这首歌,不过歌词有所变化:
    打倒土豪,打倒土豪,
    和劣绅,和劣绅,
    我们要做主人,我们要做主人,
    分田地!分田地!
  进入了和平年代,这首歌又被填上新的词,每个中国小朋友都琅琅上口。一位法国学者专门就这首歌在中国的流传写了篇论文,认为这首源自法国的儿歌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很多人以为这就是一首地道的中国儿童歌曲。多少年来,一代接一代,许多中国孩子平生学唱的第一首歌就是这首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一只没有耳朵(眼睛),一只没有尾巴,
    真奇怪!真奇怪!
  这,就是在北川瓦砾中等待救援的小思雨唱给自己,也唱给救援队员们听的歌。当瓦砾下传来这首全球儿童都熟悉的旋律,小思雨她感动的是整个世界。

残疾乞讨孩子为地震灾区倾尽所有

  安徽蚌埠志愿者为灾区募捐时遇见的感人的一幕,中午的时候一个下半身完全残疾,仅仅依靠一个手撑着艰难爬行,靠整天在蚌埠步行街乞讨来勉强度日的善良女孩。在志愿者募捐现场为灾区捐献了45元。
她来的时候是选择中午的,因为这是捐款人最少的时候,当时志愿者们刚吃过饭,她先在募捐处对面张望了一会,然后一步步的向募捐处爬来,一共捐了45块钱。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很认真的把钱放入了捐款箱中,在她的脸上志愿者们看到了募捐所遇到最美丽的笑容,是那种完全由内心自豪而发出来的。捐完善款的残疾女孩一点点的爬出了大家的视线。
  核心提示:他,是一名身患残疾、无法直立行走的乞讨者;他,来到捐款箱前,把仅有的30多元全部放了进去。他的举动被热心路人用相机记录下来放到网上,迅速成为近两日各大论坛的热帖。有不少网友直言自己是含着泪看完组照的。
  南方网5月20日报道他,是一名身患残疾、无法直立行走的乞讨者;他,来到捐款箱前,把仅有的30多元全部放了进去。他的举动被热心路人用相机记录下来放到网上,迅速成为近两日各大论坛的热帖。
  昨日下午,记者与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街坊取得联系。经对方确认,照片中的场景正是上周五下午发生在广州越秀区华乐街支援抗震救灾募捐活动现场的一幕。
  该知情街坊回忆,上周五下午将近5点,他和两名同事经过环市东路世贸大厦东面的露天广场,远远看见一名乞讨者蹒跚”走”到捐款箱前。
  ”在场的工作人员和路人都以为他只是路过。当他说出‘我要捐款’时,所有人都愣住了。”知情街坊的同事老谢说,当时这名乞讨者从碗里掏出几个硬币,让站在旁边的阿SIR(警察)帮忙投入捐款箱,但阿SIR知道这钱的分量,坚持让他亲手捐。
  感动之余,工作人员赶紧把捐款箱放到残疾乞讨者的面前
  工作人员见状,赶紧把捐款箱拿到地上,摆在他的面前。他将硬币一个一个放进箱子后,又抬头向工作人员说了句”我还有钱”,便从衣兜里掏出一些纸币往箱子里塞。老谢粗略算了一下,大约有三四十块。这位残疾人表示,他是从露天电视得知灾情后赶过来捐款的。
  这一过程被热心路人用相机全程记录下来,并以”一个身残心不残的捐款者,令世人动容”为主题发上网络,引起了许多网友的极大关注。大家纷纷回帖,不少人更直言自己是含着泪看完组照的。
  ”没想到,两天后他又来捐款了!”据知情街坊透露,前日下午3时许该名捐款者第二次来到捐赠现场,把身上的近10元零钱全部投入捐款箱。他表示,自己虽然患有小儿麻痹症,但也想为四川灾区出一分力。

和平友好起于心手相握 ——萨苏博客

  5月16日,中国汶川大地震之后的第四天,日本《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神户新闻》等各大报刊,甚至主营体育八卦的一些小报,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同一条新闻作为头版头条,那就是日本紧急震灾救援队到达中国,开始投入救难工作的消息。与此同时,日本最大的网络媒体日本雅虎,也用“日本(救援)队率先到达!”的大字标题,随时将救援队在中国的活动和照片,用最快的速度传达回日本。
  日本的工薪族有在电车中看报的习惯,看着这些拧眉读报的日本普通人沉重的面孔,仿佛可以感到一双双焦虑的眼睛从这片异域岛国对西方远处地震灾区的凝视。
  应该说,从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瞬间开始,日本媒体对于中国方面的报道或多或少都站在了人道主义的立场,态度比较客观。5月12日晚6时,在地震刚刚发生三个多小时以后,日本NHK国家电视台,即将其作为第一条新闻播出。日本政府迅即拨出五亿日元作为紧急援助。中国政府的救灾活动,也得到了比较正面的报道。此后,对于中国的灾情,日本媒体基本是与中方同步跟进,表现得积极而客观。
  在西方和日本,媒体的态度,常常表现的是一种对于读者的迎合。因此,即便没有政治干预,所谓“新闻自由”之下,作为经济实体的媒体,却并非也无法以完全的客观为基调。然而,从媒体的态度,大体可以看出其民众普遍的心态趋势。这次,日本对于汶川大地震的报道态度,可以说反映出了日本政坛和民间对中国共同的善意。
  从网上舆论调查来看,大多数日本普通民众对于中国地震的态度,也充满关切和同情。
  应该说,作为中国人,这是一个我们可以预见,又有些惊讶的态度。
  说它可以预见,是因为随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政府总理温家宝,日本首相福田,安倍的交互访问,中日两国在过去的几年里,从融冰到破冰,双方在小泉时代走到冰点的关系已经在逐渐回暖。
  然而,中日两国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家敢于说两国关系可以在一夜之间获得突破。几十年的对立,沉重的历史问题,东海石油开采等方面现实的矛盾,使双方民间对彼此的态度,笼罩着一层深刻的冷淡和不信任。双方政府在处理两国关系时,始终保持小心翼翼的节奏。
  所以,汶川发生大地震后,双方的接近和彼此间的善意却超乎了人们的预料。
  日本方面,除了提供赠款外,还积极与中方联络,派出紧急救援队投入救灾,日本的NHK国家电视台在晚间黄金时间播放了中国震灾的募捐新闻。
  而中国方面,对于日本在这次救灾活动中的帮助,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都报以较为正面的评价。而且,日本的救援队,是中国政府第一支批准进入灾区的外国救援队伍。
  更大的变化发生在双方的网络舆论上。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了素以反日情绪高涨著称的强国网上,中国网民对日本救灾队伍的感谢之词——“谢谢你们,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而笔者在将日本方面善意报道中国震灾情况的新闻翻译发表在新浪网后,其后的评价出乎意料地全部是非常正面的反响。如“很感动!这几天我们全家一直很关注日本救援队的情况,希望他们能帮我们从死神的手里夺回更多的生命。尽管16小时的努力没有完全成功,但我们也都看在眼里,真的很感谢!希望他们为生命继续努力,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我曾经很厌恶杀害了无数中国人的日本人。然而,这毕竟是历史了。救援队的人数虽少,却让我心存感激,愿中日友好关系世代发展下去。日本朋友,谢谢。”“感谢日本人民的支持”,“相信下次日本有难,中国也会全力支援”……日本方面,由于生活中含蓄的性格特点,网络成为日本人发泄情绪的“垃圾站”,在日本网络上,几乎很难找到对某件事的正面评价。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次的地震灾害面前,日本网络舆论中却充斥对于中国方面的善意,例如日本雅虎网评中,对于今天《时事通讯》上中方感谢日本救援队的报道,最为日本人所认同的网评分别是——“这是比外务省和政治家更好的‘外交’活动。”(1392个支持),“支持救援队员!让我们和中国人一起努力吧。请接受(日本)随后的救援物资吧,今后的生活恐怕也会有艰难,请振作起来”(969个支持)“全世界都期待着共同的好消息。受灾者和救援者,共同努力啊!”(923个支持)。下面则是——“实在是艰苦而有价值的工作啊,需要不需要援军?”“同样是消防员,看完所有的评论忍不住流泪不止……”“听到这样温暖人心的声音,不愿意再有人提反中的看法。”“瓦砾中的人们,请再坚持一下,救助队员,你们是日本的骄傲。”
  如果翻阅地震几天以前中日双方的网络舆论,双方相互表达的强烈不满会让我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同一个地球上。
  人们忍不住要问——为何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
  五月十六日,日本《J—CAST新闻》用了《派遣救援队和捐款,中国对日情绪骤然变暖》来形容这个奇妙的变化,很快其他各大媒体也出现了类似的评论。日本记者写道:“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牺牲者可能超过五万人的四川大地震中,随着日本的救援队首先进入灾区,中国的网络上充满了‘谢谢,日本!’的声音。”欣慰中带着一种不明其所以然的困惑。
  更令人惊奇的是,如果说最初日本媒体和舆论的善意,来自于人道主义的同情。这种同情却在随后的几天中发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积极和客观的体现,变得越发明显。其中比较典型的变化是报道的态度。最初的媒体报道中,可以明显看出戒备和不信任的痕迹,如时事通信社13日针对《环球时报》对世界各国救灾态度报道的评论,一方面可以看出满意于对日本方面善意的承认,另一方面,又疑虑这篇文章提到西方媒体反华的声音在此时悄然消失属于一种宣传手段。然而,各报的报道迅速变得更加温和,如14日,《每日新闻》驻四川记者铃木玲子用充满感情的笔调描述了绵竹一名幼儿园女教师用生命挽救园儿的情景,在日本引发极大反响。各媒体对中国政府方面救灾活动的态度也从略带非议地强调灾区对救援的急切需要,转到同时更多正面报道各路救灾队伍的努力。在今天出版的《每日新闻》中,甚至帮助中国方面辟谣,用当地日本记者的亲眼所见,称某些媒体所谓“中国政府封锁灾区出入”的消息纯属谣言。
  人们恐怕更要问:双方善意的发展,怎么会如此迅速?
  事实上,如果进行一点分析,就会发现,中日双方关系在大地震的面前展现出这种健康发展的势头,实际上是符合逻辑的。应该说,它既体现了中日双方在现实利益中互惠状况的大背景,也是几代中日人士共同努力的成果,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结果,其背后有着深刻的原因。
  中日双方在现实利益中互惠的大背景,指的是中日关系通过十几年政冷经热的发展,中日双方,特别是日本,逐渐认识到,双方实际上处于一种“双赢”和互惠的状态,而并没有你死我活的利益冲突。
  提到这个大背景,就不能不提到更早一些的奥运火炬传送及其间所遇到的波折。在奥运火炬传递和西藏骚乱风波中,欧美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指责中国的立场。然而,在这种声音里,日本媒体的反应却温和得多。对比旧金山火炬传送中当地媒体完全忽略华人的声音,日本媒体较为客观地报道了在日华人维护火炬传送活动的规模和影响。
  是日本媒体比欧美媒体更加客观么?这当然不是。这是因为,欧美媒体对中国的攻击,与其说其是针对某件具体事情,不如说是体现了欧美各国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实力增长的紧张和恐慌。担心一个强大,而且价值观上有所差异的中国对其构成威胁的背景,在欧美各国的媒体和民众中引发了连锁反应。而长期在日生活的华人,很容易预料到这种连锁反应在日本不会引起很大反响。
  这是因为,今天欧美各国的反应,正是小泉政府上台时,日本国民中比较典型的对于中国的态度。由于中国的高速发展,当时的日本对于中国有着同样的不安。认为随着中国在亚洲越来越强大的事实,必然对日本构成重大威胁。尤其是中国民族主义的倾向,更在日本民间引发某种意识的恐慌。这种恐慌,是此后多年间日本对华态度持续降温的重要原因。当时我在日本的一个研讨会上,听到日本专家这样描述对华看法——日本有两种人是对中国最为不满的。一种人是下层蓝领,他们因为中国发展而丧失优越感,并担心中国人抢掉自己的饭碗而愤怒不安,另一种人是受到高等教育的有识之士。他们认为中国和日本同处于东亚的一个空间,中国的强大,必然伴随着对日本利益和地位的挤压,双方的利益冲突不是温情友谊之类的说法可以解决的。
  因此,当时日本民间对华抱有好感的比例,持续下降,反华情绪高涨。
  然而,经过十年左右的时间,今天日本人对中日关系的深层看法,却发生了可以看到的变化。
  中国比十年以前更加强大了,日本却没有如预期的真的受到多少“挤压”。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虽然在舆论上与日本有着激烈冲突,但并没发展到而且看来也没有趋势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相反,中国的利益与在华有着巨大市场和外资规模的日本息息相关,中国的经济发展带动了日本,逐渐成为了日本的“景气杠杆”,双方的GDP增长率对比明显呈正比例,并不是中国发展,就意味着日本吃亏。中国的资源,人力,日本的技术,资金,形成了双方互补互利的格局。即便是中日关系最不好的时候,双方的经济往来依然越来越红火。
  这几年,日本对华的态度在潜移默化地好转,这不是更换一个两个首相的原因,它反映的是日本民间对于中日可以“双赢”的认识。而胡温相继访问日本,中国政府首脑在外交方面积极的态度,也使日本逐步打消政治方面的疑虑。天下之财并非定数,民族主义不是沙文主义,关心自己银行里的存款,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抢劫邻居。日本人发现,中国的发展,也可以是一件有利于邻国的事情。
  事实胜于雄辩,感到所谓中国威胁论,实际上只存在于纸面上,日本民间对于反华的情绪,就越来越难以象十年以前那样高涨了。没有这种情绪,对于西方的“连锁反应”,日本国民的兴趣,也就自然没有那样高。
  有趣的是,当日本反华的声音最为高调的时候,欧美各国,却没有多少应声。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当时中国的经济规模还基本限于亚洲,只有日本感受到了中国的“威胁”,其他西方国家没有切身体会,自然不会有多大的关心。而今天随着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影响的扩大,遥远的欧洲和美洲,也终于感到了它的“威胁”,使他们做出了抵触的反应。从日本的角度看,这应该是在步自己的后尘呢——日本反华的时候,西方目前对中国攻击的各个问题,当时无疑更为“显著”。
  也许,西方对中国的看法,也不得不经过一个类似日本的过程吧。等到他们看清中国的发展对世界到底是威胁还是有利,反华的声音,自然也就没了市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虽然从心底不再感到“威胁”的恐慌,但日本右翼政客营造出的反华氛围,却不是可以立即消除的。因此几年来,中日双方的关系,依然在低谷徘徊。以在日本的生活经验感触,日本民间对中国的疑虑主要存在于两点——第一点,妖魔化中国的结果,使很多日本人对于中国人的看法比较消极。多年来,日本右翼媒体在双方矛盾激化的时代,灌输给日本普通人这样的中国人形象——没有道德,自我中心,不讲信义,素质低下。在这种惯性思维的影响下,很多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极为扭曲;第二点,由于双方长期的对立和怨恨,很多日本人认为不可能获得中国人的谅解和友谊,中国人天生就会仇恨日本人乃至所有的外国人。因此,他们对于改善中日关系,根本不抱希望。
  然而,这次大地震,却给了日本人一个新的机会,来重新认识中国和中国人。
  事实上,这种机会,此前就有前奏,只是没有这次这样强烈,所以,潜移默化的结果,才带来巨变的感觉。
  第一个前奏,早在去年秋天,我作为嘉宾参加香港凤凰卫视震海听风栏目的一个讨论节目。其内容,是日本女足和德国女足在杭州的比赛,当时,中国观众给了日本女足大量的嘘声,日本女足却在比赛结束时打出了“感谢CHINA”的横幅……我对邱震海先生说,一定还要加上一句话啊,——“当日本女足打开这条横幅的时候,全体中国观众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是当时真实发生的情景。
  中国人并不是一味仇外的民族,在历史上,最难同化的民族,都在中国的土地上能够融合于一体,最难和平相处的宗教,都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找到共同发展的机会。尽管从一八四零年开始,遭到了一百年列强的蹂躏,在1945年战争结束的时候,中国人依然收养了多达数万人的日本遗孤,历史上没有哪个民族曾用这样的善意对待过刚刚在自己国土上烧杀抢掠过的另一个民族。中国人对于善意,有一种最朴素的投桃报李的精神。所谓“愤青”现象的出现,与其责怪中国人排外,不如仔细想一想是否曾经用善意对待过中国人。
  我想在场上的日本女足队员,一定理解了这一点。
  我对邱震海先生说,这一句话一定要加进去——一言兴邦,一言丧邦,说的就是这种话。
  第二个前奏,今年在日本长野的火炬传递活动,在日华人群起声援。尽管日本的报道对中国方面并不够完全的客观,但一个微妙的细节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没有一家报道抱怨过在长野中国人表现出的道德素质。事实上,那一天尽管上万的中国人到了长野这个整洁的小城,但当他们离去的时候,长野只有比他们来之前更加清洁美丽。每一支中国人的队伍都有人携带了垃圾袋,准备在回程中带走乱丢的垃圾。然而,那一天大多数中国人的垃圾袋都是空空如也——因为根本没有人乱丢垃圾,又上哪里去捡?在火炬传递的终点若里公园有一大片葱绿的草坪。中国留学生们相约不上这块草坪,以免践踏损坏草皮,宁可绕路数百米。在火炬传递到达的时候,为了让后面的日本观众能够看到火炬,等候了几个小时的几百名大阪大学留学生们一齐蹲了下来,放弃了自己看火炬留影的机会。他们蹲着唱国歌的情景,和反华团体动辄发生的暴力行为,不能不让普通日本人产生反思——中国人真的是自己认定的素质低下的人么?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汶川大地震发生了。
  最初,日本人同情的表现,应该是出于他们感同身受的惨痛经历。日本是地震多发国,东京大地震,阪神大地震,都给日本人留下了痛苦的记忆。可能日本人是最能够理解一次7.8级的大地震,对当地的人民,代表着什么。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5月16日,日本文部省召开紧急会议,根据中国四川大地震的结果,初步认定日本有三分之一中小学校舍需要进行防震加固,就体现了日本人这种对于地震的忧惧心态。
  然而,有两件事是普通日本人没有想到的,可以说,这两件事,是促成这次抗震救灾中两国关系改善的重要原因。
  第一件事,是中国舆论对于日本方面同情和支援的回应。如前所述,中国方面对日本方面的努力给与了极高的评价。《产经新闻》以《救援队派遣促成历史改变,反日情绪转为网上如潮感谢》的标题,报道了中方这种积极的反应。《时事通信》则报道了在青川救灾的日本救援队遇到的感人事情——中国的灾民在表达感谢的同时,甚至将仅有的配给食品拿来与日本救灾队员和记者分享。显然,中国方面这样的善意回应,让日本民众始料不及。这种鼓励使日本方面的工作人员群情激奋,纷纷表示将继续全力投入救难。“前几天有降雨,有水分的话,幸存者的搜寻依然是有希望的,我们将继续努力工作!”日本的搜救队员的话引来中国方面更强烈的回应。这种良性的互动,让日本民众对于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产生了更强烈的信心。这次大地震成了一个平台,让中日双方明白在平等相待的基础上,其实对方都不是洪水猛兽,善意会获得善意的回应。作为邻居当然希望友好相处,双方原来所缺的,只是对于对方的信心。
  “东海(石油)问题依然是存在的,但是两个正常友好的国家之间有矛盾也是正常的,英国和美国之间也一样。从这次地震看,这并不妨碍日本和中国可以友好相处。”在日本雅虎上,一个日本网民的留言获得了几百个支持的意见,可以算是大地震后在日本一种对两国关系比较典型的看法。
  第二件事,是中国人在大地震的背景中表现出的崇高的道德水准。《产经新闻》记者福岛香织在《中国各地空前的大献血与大捐献——四川大地震影响下》(5月17日)一文中,带着敬意描述了这样描述灾难中的中国人——“「どうしても献血したい。予約はできないの?」。年配の女性が献血車の受付に迫っていた。「すみません、午前5時から並んでいる人もいるんです」。係の青年が丁寧に断る。”(“不管怎样,也希望让我献吧。不能给我做个预约么?”有上了年纪的女士急切地对献血车的工作人员问道。“对不起,这些排队的人早晨五点就来排队了。”工作人员温和地拒绝道。)“献血の受付をすませた陳艶さん(21)は午前5時に起きて郊外からバスに乗ってきた。「昨日も来たのだけれど、時間が遅すぎて献血できなかったから、今日は絶対に、と思ってきた。インターネット募金も100元(1元は約15円)したわ」。大学を卒業後も仕事が見つからずに無収入でいる陳さんだが、「私より被災者の方が大変だから」という。”[献血的窗口,陈艳(21岁)是早晨五点就乘公共汽车赶来的,“昨天也来了,时间晚了,所以没能献上,今天是一定要献上了。另外,在Internet上捐了100元钱。”陈在大学毕业后还没有找到工作,没有收入,但是她说:“受灾的人,比我要困难。”]而瞿万容老师用身体保护孩子的悲壮,让日本读者悚然动容,感叹道:“若是世界都是这样的人,那世界就只有和平了。”
  这些报道,与新闻图片中,中国人拼力的相互救助,对亲情的真挚表现,乃至温家宝总理灾救灾中的刚毅表现,都大大动摇了对中国妖魔化的宣传,所谓中国人“自我中心”,“道德低下”等说法不攻自破,使普通日本人对于中国人的好感和认同感大为增强。
  在这样的冲击下,中日关系在这个灾难的时刻,能够获得意料不到的进展,可以算是件不幸中的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日本民间对于救援队在中国的活动十分关注,中国方面对日本救援队的高速高效出动给与了高度评价,这也引发了一种新的思维。
  日本长期以来,一直追求所谓“正常国家”的国际氛围,但这种努力一直没有得到周边各国的认可。这种情况,使日本人对于参与国际行动有着一种强烈而积极的追求。这是这次日本到中国的救援队得到极大关注的原因之一。但是,他们受到的关注,远超过前往伊拉克的日本自卫队,受到的评价也大不相同(前往伊拉克的自卫队在家门口就受到日本人的强烈抗议,被迫悄然出发),其原因又在何处呢?不妨可以看出,在伊拉克,印度洋等国际活动中,日本扮演的始终是给其他国家打下手的角色,而到中国救灾,则是日本自己独立决定,独立执行的行动,获得的荣誉和赞许,也为日本一家独有,其国际影响自然不能与伊拉克等行动相比。
  这次行动尽管还没有结束,国际救援队在中国所收获的赞誉和肯定,却已经让一些日本人开始反思——日本走向“正常国家”的道路,是哪种方式更起作用呢?是咬牙切齿地对其他国家发出不满,制造对立来“威压”对方,还是通过这样利人利己的行为“春风化雨”,效果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中日关系必然还要经历波峰波谷,但这次地震的救灾工作,的确给了两国人民一个相互接近的机会。

外电摘录
  “……本地的领导救援的书记告诉我超过3000人失踪,当他带着我看他的地区受到的破坏的时候,我问他有多少人死亡。他在眼泪中崩溃了。‘500人死了’,他说,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妻子、还有他的两个孩子……正当他极度悲痛的时候,他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来消息需要他,然后他就又跑回去继续工作了”
  【以下是CNN报道出来后外国网友的留言】
  ===============================
  It’s incredibly unreal to see that these people are not complaining, and are just focusing on the relief effort. With 1.3 billion people like this, able to grind out the toughest and most grim situations, no wonder they will be the next super power. Can you even find 1.3 billion people like this anywhere outside of that country?
  难以置信甚至令人感觉有些虚幻地看到,这些人民没有抱怨,只是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救济工作。13亿人同样如此,能机械地坚韧近乎冷酷地面对这种情况,所以无怪乎他们是一个超级大国.你能在世界别的地方找到这样的13亿人么?
  ===============================
  No looting. No complaining. Just people helping people in times of devastation. That’s unheard of around here.
  没有抢劫,没有抱怨,只有在毁灭性灾难发生之时人与人的互助。这是在这里(美国)从没被听说过的。
  ===============================
  Imagine how the people of California will be acting after the “BIG” one hits. As in New Orleans, they will all blame the government and expect the rest of us to pay the price. Of course, the people of New Orleans WERE warned, and ignored the warnings…..we will all continue to pay the price for many years to come.
  设想下在加州的美国人在遭受这种巨大灾害的表现吧,如同在新奥尔良(飓风),他们全部会责怪政府并且期望其余地方的人们付钱救灾。当然了,新奥尔良在飓风前收到了警告,但是警告被当局忽视了……我们会在将来很多年付钱救灾。
  ===============================
  After all the bad attention China has been getting recently, I am so proud to watch as they band together to help others. China should be an example to the Myanmar government. These people are showing that, when it comes down to it, material possessions and money are nothing compared to human life.
  在最近所有关于中国恶意的注意之后,我骄傲的看到他们救灾的行动,他们愿意为其他人提供帮助。中国应该成为缅甸ZF的榜样。这些人民显示出,当灾难发生的时候富有和金钱远远没有生命来的宝贵.
  ===============================
  That is absolutely amazing that the man who lost his parents, wife, AND two children can function….I can understand how he can…..and he is helping the reporters … telling the story…God Bless that man … this is such a horendous tragedy…and my prayers are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through this.
  那个失去父母双亲,妻子和两个孩子的男人(当地官员)令我感到震惊,他仍然在履行他的职责……我能理解他怎么能够……并且他还在帮助报道的记者……讲述他的故事……上帝保佑这个男人。这是一个horendous(不明白意思)惨剧……我的祈祷将伴随受灾的中国人民度过这个灾难。===============================
  It shows drastic change in the way that Chinese government handles natural disasters. When the quake in Tangshen happened in 1976 which killed approx 250,000 peopl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locked the news and refused for any aids from outside world. Today, the government immediately sends in soldiers and paramilitary police to rescue people and asks for international help. The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and other local officials do not hide their high emotion toward the sufferings of the peopl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ay still not be perfect under different circumstances, but it should be given proper credit for trying their best to do the right things. The world should try their part to be more understanding of today’s China that has traveled down a long and difficult path.
  这则报道显示了中国zf在处理自然灾害方法上的剧大变化。1976年发生的唐山地震造成25w中国人死亡,当时的中国ZF封锁了消息并拒绝了外界的所有帮助。今天,中国ZF第一时间派出士兵和武警救援群众并请求国际援助。总理温家宝和一些地方官员丝毫不掩饰对于人民所遭受巨大痛苦的情感。中国ZF也许仍然不会在不同情况下表现完美,但是我们必须对他们尽自己所能做正确的事情这一事实给予赞扬。世界应该对中国现在大幅迈出的艰难的改变脚步给予理解.
  ===============================
  Thanks for the report. I hope people will eventually understand that reliable earthquake prediction is not technically possible.
  感谢报道,我希望人们能够最终了解到可靠的地震预报在技术层面上是不可能的

俄罗斯队员的怒吼

  俄罗斯救援队于5月16日17时整抵达成都,随后赶到绵竹市的汉旺镇,在仔细勘查搜索了17处地方、确信没有生还者后,于17日11时30分抵达都江堰。先后搜索3处坍塌的地方,没有发现有生还者。
  经搜救队主动请求,救援队来到都江堰管理局第二生活区标号为”10号楼”的宿舍楼前。根据当地居民提供的线索,这栋楼两处有幸存者。救援队先是用四条搜救犬进行搜索,然后用生命探测仪。
  从20时开始到21时整,证实有幸存者被困在塌陷的一层和地下室之间。他们先用电钻在地板上打了一小孔。随后,俄罗斯队8名队员开始切割地板。不到10分钟时间,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地板被切割出一个长1米、宽0.5米的长方形缺口。
  这时候,救援队员们已经看到幸存者的两只脚。幸存者的身体被夹在仅有40厘米高的两层楼夹缝之间。
  随后,4名俄罗斯队员抓住她的双脚往外拉,她开始叫疼。俄罗斯队员于是停止拖拉,转换姿势,托着她的背往外拉。21时16分,这位被困127小时的妇女被完全解救出来。
  当幸存者刚刚被完全托出时,媒体记者蜂拥而上。一名俄罗斯队员用一只手护住这位妇女的眼睛,对着记者的镜头怒吼了一声,因为摄像机的强光灯正对着幸存者的眼睛!
  另据报道,CCTV台记者许波在直播时竟然进入手术室采访,当时即将主刀的手术医师已消毒完毕,许波仍欲强行采访,造成该医师的手术服可能遭到污染,该医生怒不可遏:”你把我搞脏了!”许波并未立即退出,还是继续问医生已躺在手术台上麻醉好的病人的伤情如何,耽误了医生重新消毒的时间,以及病人的手术时间。

“中国农民是人类的一座丰碑”

  西班牙《先锋报》17日刊发一篇题为《灾区人民的慷慨情怀》的署名文章,要点如下:
  失去了房屋、家人和财产的中国普通农民将一瓶矿泉水给了一个外国人。在贫瘠且人口众多的四川省绵竹灾区,瓶装矿泉水尚属稀缺、珍贵的物资。年近六旬的农妇苏玉惠(音)笑容可掬地邀请我走进她所谓的家:位于稻田旁的堆积如山的残垣断瓦。前天,她就是从这里把遇难的丈夫拖了出来。除了这一米多高的废墟,她没剩下其他任何财产。苏玉惠的身体虚弱,而过去家中唯一能在仅有的几亩农田里劳作的就是她的丈夫。现在,她该怎么办?
  她说:我有邻居帮忙。将来他们帮我种田收割,我就给他们干点手工活。这里并不是没有痛苦和眼泪,但这是一个坚强的村庄,拥有惊人的精神力量和生存能力。在废墟中,中国农民仍旧待人亲切慷慨。他们是人类的一座丰碑,一场造成数万人死亡的7.8级地震反而使之更加坚不可摧。
  一个摩托车司机把我从交通不便的地区带了出来,却拒绝收费;一家连锁超市免费向灾民提供商品。超市女店员带着敬佩的神情说:这是老板的决定。地震导致超市关闭,这个姑娘晚上就在店门口的帐篷里过夜。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英国《观察家报》网站5月18日报道:西南省份四川爆发7.8级的地震已经有5天时间,地震摧毁了数以百万计的房屋,夺走了数万条生命,而政府对灾害实行的人道救援措施改变了世人对这个共产主义政权的看法,不过灾民们只关心他们所爱的人以及幸存下来的人们。
  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灾区重建和安置480万无家可归的幸存者这一艰巨任务当中。虽然还有余震,一些人已经返回家园,因为他们恐怕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失去亲人的幸存者帮助其他人一家团圆;饥饿且无家可归的人把食物和水让给更需要的人。上周四川经历了灾难和巨痛,悲痛将在今后几十年里给当地人民留下伤痕。但我们也看到了忍耐、尊严、勇气和爱。

  英国《卫报》网站5月17日报道:帮助受灾群众的生活对中国来说将是一项长期的挑战。很多幸存者已经失去了一切:家人、住房和生计。其他人由于遭受的创伤太严重,他们无法吃饭、喝水或睡觉。
  在绵阳市体育馆呆上一天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了。这是最大的一个地震灾民安置点,其中安置了1万多名无家可归的幸存者,也充满了悲剧、恐怖经历和英雄主义故事。
  整个体育馆异常拥挤。最小的孩子被单独安置在馆内,以便一旦发生疾病,他们能受到保护。楼梯和走廊的地板上到处是毯子、睡袋、被子和人。树下匆匆搭起了临时营地。地面上满是绿色和蓝色的帐篷。
  地震带来的更大伤疤可能是精神上的。由于无事可做,很多居民花数小时的时间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有关他们破碎的家园和搜救幸存者的最新卫星画面。大部分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另外一些人的脸上显现出极度痛苦的表情。甚至在午夜,还有很多人聚集在电视屏幕前,因为他们无法正常入睡。周五凌晨3点,有人在睡梦中的一声大叫致使数百人冲出了大楼,并因为担心另一场地震来临而尖叫。几分钟后他们才意识到这是一场虚惊。
  在整个受灾地区,有关谁还活着和谁已经遇难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人们的精神压力。很多人来到安置点搜寻失散的亲人。他们浏览钉在体育馆一个大门上的花名册,离开的时候或燃起了希望,或大失所望。很多人开始返回他们遭摧毁的家园,去寻找失散的亲人,或收集残存的物品。一个决定离开的男子说:我要回去看看我的房子。我希望知道我妻子和孩子是否已经被挖出来。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19日报道称,大规模的救灾努力,以及中国政府在应对灾难过程中显现的透明度,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赏。
  《新西兰先驱报》上周末发表社评称:“中国在对本周四川灾难性地震的反应中,展现出同情、公开和效率,给国家带来新形象。”
  曾在“9•11”之后发表著名言论称“现在,我们都是美国人”的法国《世界报》在社评中称,中国很好地应对这场灾难。

世界称赞中国救灾

  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四川大地震已经发生近一周,救援行动仍在紧张进行。外媒指出,在这场中国式的救灾中,中国的人民、政府与军队的表现都赢得了世界的赞赏。

“第二次长征”
  韩国《朝鲜日报》记者17日发自都江堰的报道称,中国政府已投入10万名人民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展开救援,持续同地震抗争。胡锦涛在什邡市区一个灾民安置点同受灾群众促膝交谈,表示党和政府一定会帮助灾区人民渡过难关。
  这篇题为《中国军队弃枪扛锹赴灾区展开救援大长征》说,运送人民解放军和武警官兵的200多辆军用卡车和大巴风尘仆仆地聚集在都江堰紫坪铺镇。这里是从四川省成都市通往震中汶川的要道,距离汶川县边界2公里。军人们背着铁锹和救急粮食,开始徒步走向汶川县。这里距离震中汶川县中心约60公里,距离最近的映秀镇30公里,而且都是山路。
  南京军区的一名解放军战士说:“为了和灾难搏斗,我们开始展开第二次长征。”
  运送救灾物资和伞降部队的直升机不停地飞往汶川县。

感动无所不在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9日发表的一篇读者文章称,汶川5.12地震让每个人揪心。近两天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这场灾难,几乎周围所有人的情绪也都是前所未有的一致:沉重,哽咽,盈眶的热泪。但同时,我又时时被周围的氛围所感动,切身的体会着所有中国人心手相联的热潮澎湃。
  文章说,温家宝总理亲临现场,喊话已嘶哑的嗓音依然殷切传送对灾民的万千关切;看着他无助而又万分痛楚地安慰哭喊的幼童,强忍泪水对小孩说“马上你就有奶粉、饼干吃了……”,这个画面让人心碎。
  电视的镜头中不时播出为义务献血在街头雨中排着长长队伍等待的人们;
  央视新闻频道男主持话语哽咽,几次停下低头平稳情绪;
  网络中到处流传的灾区自救故事,一个个舍我为人的故事令人淆然泪下,人性的光辉如此让人真实、真切的感受;
  无数企业捐助,日益增多的捐赠在千万元以上的企业捐助名单让人心中涌上暖潮……

三天全国哀悼日
  英国广播公司18日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当天宣布,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中国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
  根据这项宣布,5月19日14时28分起,四川大地震发生整整一周时,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有关方面还宣布,奥运火炬传递也将暂停3天。据信,这是中国首次宣布自然灾害全国哀悼日。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地震局宣布,在经过对地震参数的详细测定后,已将汶川地震震级从7.8级修订为8级。
  在此之前,中国国务院公布了汶川大地震最新的伤亡数字。地震至今已经造成全国合共32477人死亡。此外,国务院数据还显示,截至18日14时,地震造成的伤者已经超过22万人。
  目前地震救援工作仍在紧张进行,重灾区之一汶川也再次有生还者获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继续在灾区察看,18日抵达什邡市。副总理李克强则抵达绵阳慰问灾民。
  中国卫生部表示,目前灾区已经实现医疗救治全覆盖,也没有发现重大传染病疫情。

女老师4次冲进教室带出52个孩子

  现代快报2008-05-18 19:15:47
  “写写我娃的老师吧,她太了不起了!”昨天下午3点多,在都江堰一处灾民安置点,许女士见记者过来,立即把儿子文登钰拉过来,“他们赵老师一下子救出三十多个学生。”她摸摸儿子的头,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要不是赵老师,我们母子哪能见面啊!”

★赵老师喊:“地震,快跑!”
  文登钰今年12岁,是都江堰新建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十分机灵,虽然身上多处受伤,有的地方开始结痂,但震后余生的他显得已很镇定。
  回忆起5月12日下午的那一刻,他依旧十分清晰。
  文登钰的班级位于教学楼的四楼,地震时他们正在上下午第一节课,上的是语文,老师是班主任赵霞。“赵老师没讲几分钟,我就感觉到桌子开始摇晃,我还以为是打雷,就没在意,继续听课。”小登钰说,“这时候,赵老师大喊:‘地震,快跑!快跑!’我立即拔腿冲出教室门,拼命地跑,下楼梯时,碎石开始哗哗地直往我头上落,四周全是灰尘,我就眯着眼一口气跑到楼下的操场上。在一棵大树底下,我停了下来,蹲到地上。我知道大树是在操场中央,应该安全了。”
  没来得及喘口气,四层教学楼轰然坍塌一分为二。浓浓的烟雾中裹挟着一片哭喊声。文登钰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有许多同学,大家开始相互招呼,看看还有谁没有出来。“赵老师也跑了出来,她把我们全部集中到一块空地上,正一个个点名时,突然一楼楼梯口有2个同学趴在地上大哭,赵老师立即转身冲了过去,抱一个拖一个,没走几步,一块房顶轰隆砸下。”
  文登钰说,他是全班第二个跑出来的,能这么快跑到楼下,“是赵老师及时打开门,让我们跑,还有我坐在第四排,离门很近。”
  全班总共43名学生,地震时跑出来多少,文登钰说不准确,“点数的时候就有30多个,好像只有坐在后排的几个学生没出来。”

★“我只是打开了门”
  新建小学位于都江堰的市中心,在这次地震中几乎被夷为平地,由于被掩埋的学生较多,温家宝总理曾冒雨亲临现场指挥抢救。昨天下午,记者找到学校时,还有一些解放军战士在清理现场,文登钰班级所在的教学楼只剩下摇摇欲坠的半截,书籍、作业本散落在废墟中。
  在2公里外的一个灾民安置点,记者找到了赵霞老师,她正在帐篷里看书。赵老师身材娇小,戴一副眼镜,显得十分文弱。谈起地震时的那一刻,她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多亏教学楼的楼梯没有倒塌,否则逃不出那么多孩子。”
  说到这里,赵霞抽泣起来,哽咽着说,“地震时,只要跑到楼梯上的同学最后都得以生还。”
  具体带着孩子逃生的细节,赵霞不肯多说,“我真的没做什么,当时风很大,吹得教室门关上了,我只是打开了门,让孩子们快跑,快跑。”

★“还有几个没出来”
  让赵霞伤心和内疚的是,没能救出坐在教室最后排的几个孩子,“当时实在太乱了,孩子们挤成一团,而时间就那么短短的一分钟。”
  同校的肖建平老师告诉记者,学校刚统计过,赵霞所带的六(一)班共有43名学生,在这次地震中有37人幸存。
  肖建平老师说,六(一)班在教学楼的顶层,赵霞能把37名学生以最快的速度从四楼带出来,实在太了不起了。
  同在四楼的其他几个班级就没有六(一)班幸运,花朵般的孩子几乎全部被吞噬。地震时,新建小学在上课的共680名学生,目前已证实的有221人死亡。
  记者要给赵霞拍照时,赵霞摇头坚决不同意,“许多老师做得比我更好,教音乐的方老师牺牲时,双臂还死死地护着孩子;教语文的黄老师,顾不上自己的孩子,连续数小时从废墟中抢救学生;有的为了孩子牺牲了自己,他们才真正的伟大。”说着,她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还有几个,还有几个孩子没有出来。”
  老师4次冲进教室52名幼儿脱险
  面对灾难,人的本能就是逃生。但是,在这次地震发生时,正给幼儿园大班辅导的红岩镇中心小学周汝兰老师没有抛弃她的学生而逃生,而是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冲进教室抢救学生,直到全班52名学生成功脱离危险。

★惊慌中抓起孩子就往外跑
  5月12日,1:50到2:30,这是彭州市红岩镇小学校下午的第一节课。在幼儿园大班,34岁的女教师周汝兰原本想给孩子们讲讲新课,由于天气闷热,周老师担心孩子乏困,于是吩咐学生们可以在教室里睡觉,也可以写字画画。14时28分,地面开始摇晃。“快往门外跑,快点!”周汝兰下意识觉得是地震来了,惊慌得近乎吼叫起来。由于全班的学生都是4—6岁的幼儿,顿时被惊吓得大声哭喊,乱作一团。“同学们,快跑,快跑啊!”周汝兰一边再次吼叫着一边抓起两个学生就往小操场上跑!一些年龄稍微大的学生见状,也慌乱地朝教室外挤。

★浓烟四起 第一次冲进教室
  房屋受到剧烈震动,顿时升起浓浓的烟雾,笼罩着整个学校。此时,已经有10多个学生跑到操场上。周汝兰放下手中的孩子,叮嘱出来的学生蹲在地上不要动,迅即跑进教室抢救其他学生。由于不少孩子都朝门外跑,几乎把整个门堵住了。周汝兰赶紧理顺秩序,然后跑到后面一脚踹开紧闭的后门,左手提一个,右手抓一个,跑到小操场。

★瓦片飞扬 第二次冲进教室
  短短的十几秒钟,地震越来越厉害。教室屋顶的瓦片在周汝兰头上哗哗作响。没有来得及思索,她冲进了教室,看见三个学生居然还在睡觉,她奋力摇醒睡觉的他们,抓了两个学生就朝外跑。

★地动山摇 第三次冲进教室
  当大多数孩子已经成功转移到操场上,此时整个红岩已经是地动山摇!哗啦啦的房屋坍塌声不绝于耳。“不好,教室里还有学生!”周汝兰隐约看见教室最里边还有三个孩子趴在课桌上哭泣,她大呼一声,迅速冲进教室。当她拖着孩子冲出教室时,已经疲惫不堪。

★还差两个孩子 第四次冲进教室
  不知是累了还是被吓了,周汝兰双脚发软地站在操场清理人数。“52人?天,不是54人吗?”周汝兰第四次冲进教室,由于此时灰尘漫天飞扬,教室里能见度相当低,周汝兰在教室大声呼喊:“还有人吗?”“周老师快出来,今天有两个学生请假了!”直到该班班主任杨老师赶来大声呼喊时,周汝兰才最后一次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地震过去了,看着整整齐齐蹲在地上的孩子们,周汝兰的泪水和着汗水顿时喷涌而出。

★对不起 其他可爱的孩子们
  周汝兰是4年级2班的班主任,当时是临时抽调到幼儿园上课,地震时,她没有在她班上孩子们的身边,心里很是愧疚,幸好大家都平安无事。周汝兰告诉记者,在抢救幼儿园的小朋友时,根本来不及想自己班上的学生,自己的女儿也顾不上多想。周汝兰说,见到女儿何玲宇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妈妈回家就问我们学校有没有出事(人员伤亡、房屋倒塌等)?后来才问我的安全。”何玲宇略显委屈。“但是我没有埋怨妈妈,我支持妈妈抢救弟弟妹妹们。我们现在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何玲宇跟在妈妈的身后,懂事地向记者说道。

★记者手记 这一刻,我们懂得了“为人师表”
  大地震发生120多个小时后,抗震救灾仍在续写着生命的奇迹。一个又一个生命被救出废墟,更令人怀念生死抉择中那些舍身取义的人,怀念这场灾难中人民教师组成的英雄群体。
  几天来,神州大地传诵着几个人的名字:谭千秋、张米亚、苟晓超、吴忠洪、杜正香……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民教师。灾难降临的那一刻,他们把生的希望留给学生,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那一刻,我们更深刻感受到“为人师表”的真正含义。
  谭千秋老师不会不知道桌子底下安全,但他宁愿张开双臂匍匐在桌子上,死死护住桌下的4个学生;张米亚、苟晓超老师不会不知道砸向他们后背的砖石和混凝土墙体会夺人生命,却一样毅然地选择把生的机会留给两名学生。还有吴忠洪、杜正香老师,虽然他们的牺牲没能换回那几个他们竭力挽救的同学的生命,但一样把“老师”这个亲切而又令人敬重的称呼深深地刻进世人心里。
  年少时,曾经不理解老师的严苛,甚至因为课堂上老师一句批评而委屈得哭泣;曾经不懂“师生”二字的真正含义,甚至对老师不厌其烦地讲做人的道理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曾经不在意老师的提醒,甚至把当众顶撞老师当作能耐和勇气……
  灾难,是一面镜子,一瞬间便照出了人的灵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相信那些被老师舍身救下的孩子们,已经深切地理解其中的道理。
  一个看上去不到10岁的小男孩被老师救出废墟时,对老师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师,我过去做了那么多错事,对不起!”满脸稚气,还有几分顽皮,但谁会认为他是说说而已?
  “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这是多才多艺的张米亚老师留下的一句歌词,也是所有老师对学生敞开的心扉。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师爱,在老师们忘我牺牲的那一刻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安息吧,老师!

女孩被迫截肢 醒来向妈妈要手

  “妈妈,我的手脚呢?”都江堰新建小学9岁女孩罗颖,在废墟中被埋20小时,当她被武警战士救出后,左手、右腿坏死,医生给她做了截肢手术。前日上午,昏迷4天的罗颖醒来,向病床旁的母亲询问左手情况时,她的母亲陈树彬眼含泪水的回答:“你的手被包扎上了,等你伤好了,就有感觉了。”

★被埋20小时与同学聊天
  罗颖是新建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地震时,她正在上计算机课,突如其来的灾难把他们一个班都压在了废墟中。而她的母亲陈树彬以及继父袁海,因为在逛街逃过一劫。陈树彬说,她与丈夫立即跑到学校,整个学校却已经变成了废墟。他们朝废墟中喊女儿的名字,没有回应,他们的手刨出了血,还是没见到女儿。20小时后,事情终于有了转机。13日,武警从废墟中救出女儿的同班同学刘显东,东东说,罗颖就埋在他身后,他们两个人从被埋开始就一直在聊天,他在被救出前都还听见罗颖在说话。夫妻两人等来了女儿生还的希望。随后,武警战士通过东东告诉的位置,救出了已经昏迷的罗颖。

★手脚坏死被迫截肢
  陈树彬说,女儿被救出后,被立即送到了成都三院抢救,医生诊断,颖颖的左手和右腿,由于长时间被石板挤压,已经坏死,必须进行截肢手术。听完诊断结果,陈树彬当场晕倒。“能保住其中的手或是腿吗?”看着妻子晕倒后,袁海当即询问医生。“你们立即转院去华西医院可能有希望。”医生表示。颖颖被转院到华西医院,但医生诊断后表示,必须立即对坏死的手脚截肢,否则会引发败血症。为了保全女儿性命,他们忍痛同意了手术,当天女儿被截肢。

★女孩醒来向妈妈要手
  “妈妈,我的手脚呢?”这是昏迷4天的罗颖醒来后对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前日上午10时,看着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的女儿,陈树彬眼眶含着泪看着女儿。母女俩相视几分钟后,陈树彬说:“颖颖,你的左手和右腿受了很重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你身体虚弱所以没有感觉,你伤好了,扯了纱布就有感觉了。”听着妻子与女儿的对话,坐在一旁的袁海转身,抹了一把眼泪,但随即转过身,看着女儿望过来的目光强颜微笑。

父母双亡 见人就叫“爸爸妈妈”

  昨天上午,获救3天后的宋馨懿第一次笑了。5月14日上午,北川县城,被压在垮塌的房屋下的三岁小女孩宋馨懿,在已经逝去的父母身体的翼护下与死神抗争了47个小时后终于获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在她被送去急救的途中,人们纷纷让路,包括当时正在灾区视察的温家宝总理。由于馨懿的右腿长期受到压迫,已经严重坏疽,医生不得不将其右腿进行截肢。目前,小馨懿的生命体征已经基本正常,正在逐步康复之中。

★地震时刻,父母用身体筑成“生命之墙”
  13日,已化为废墟的北川县城,救护人员在一处严重损毁的屋角处发现一名眨着大眼睛的小女孩。已经遇难的年轻父母脸对着脸、胳膊搭着胳膊,用自己的身体搭成一个拱形,在地震发生的一瞬双双挡住倒塌下来的沉重墙体,用血肉之躯为孩子构筑了一道“生命之墙”。据负责救援的红军师装甲团的官兵介绍,他们在13日8时左右就发现了这名小女孩,但整个移位的墙壁压在小女孩和遇难的大人身上,他们没有合适的工具,无法将孩子救出。
  不作美的天公又在13日下起了大雨,救援人员一边给小女孩遮雨,一边拿来牛奶、方便面等食品给小女孩补充营养。随后,救援人员开始连夜展开对小女孩的生死大营救,14日9时40分左右,随着人们的欢呼,一名救援队员终于将小女孩从危墙下面抱了出来。这时距离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7.8级地震已经过去了43个多小时,顽强的小女孩熬过了雨夜和余震,战胜了死神!随后,解放军官兵立即将小女孩紧急往城外转移。在转移途中,经过多方人员紧急救治,10时15分,担架来到了道路中断的三道拐处,只要翻过这里就可能遇到救护车。在道路中断的地方站着一群人,抬小女孩的担架员还是和其他类似情况一样一边高呼“让开、让开”,一边急速地往前冲。人们让开了一条路,而人群中还有正在灾区视察的温总理!
  温总理来到小女孩身边亲切地进行了慰问,由于病情紧急,担架并没有过多停留就继续往前。仅仅两分钟后,10时17分,小馨懿就被抬上了来自洛阳协和医院的救护车,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截肢手术,医生护士忍不住流泪
  小女孩的生命安危,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最终,由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疗小分队负责救治小馨懿。据报道,参与抢救的江苏省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蔡卫华说,由于在废墟下时间过长,送到医院时,小馨懿发生肺部感染,很快出现神志不清、呼吸困难,随时有窒息可能。
  医疗队员在第一时间为小馨懿吸痰并做气管切开,上呼吸机,避免了死亡的危险。但当时小馨懿右大腿三分之一已经全部坏死,必须截肢才能保住生命。“手术开始时,所有人都拼命忍住眼泪,但当孩子的右腿永远从小馨懿身体分离后,我们再也忍不住了。”蔡卫华说。
  考虑到小馨懿有肺部感染及合并其他感染的风险,江苏省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医师顾民15日晚11时向绵阳市分管市长申请了十多支“罗氏芬”,给她打点滴。
  昨天下午,本报记者在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外科的VIP病房,见到了可爱的小馨懿。小女孩的爷爷宋开云告诉记者,之前媒体报道的“欣宜”的名字错了,其实她的名字叫宋馨懿。
  在小馨懿的病房中,她正在护士的悉心照顾下吃着香蕉。见记者来,她眨眨大眼睛和记者打起了招呼,并甜甜地叫了声:“叔叔好!”在柔和灯光下,小馨懿一张红嫩的小脸蛋格外可爱。病床前摆着多束热心群众送来的鲜花和当地小朋友送来的小人书,还有多名小朋友给她画的画。小馨懿的爷爷告诉记者,这几天,他和小馨懿的奶奶、护士一直守护着小馨懿,每天都有很多人来看望小馨懿,这让她很开心。来自江苏省人民医院救援队的护士王文,这些天来一直照顾着小馨懿,“小馨懿非常坚强,这些天很少哭。”王文告诉记者,虽然这孩子很乖巧,但她入院来从没笑过,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静静地躺着,无论你怎么逗她,她要么就不说话,要么就认真说“不要”或“要”。
  “今天上午她终于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王文和小馨懿的爷爷奶奶开心地告诉记者,昨天一大早,当地一些小朋友来看她,当她看到小朋友给她送来的小人书时,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特别是看到小朋友给她画的一幅小孩笑脸的画时,她也开心地笑起来了。
  小馨懿51岁的奶奶陈英告诉记者,小馨懿很聪明,讨全家人喜欢,上幼儿园才3个多月,“她最喜欢的就是跳舞、画画了,不仅会数数,还会用英语叫全家人呢。”陈英对记者说,“就在地震前4小时,她还在我们面前跳了半小时舞呢,但现在她右腿都没了,不知以后还能不能跳舞,而小馨懿则总是说要长大要当画家。”讲到这,在场的人的都格外伤心。

★孩子心碎,我知道爸爸妈妈走了
  据了解,小馨懿的家在平武县响岩镇,她出生于2005年4月23日,刚过完3岁的生日20天。小馨懿的父亲陈军、母亲陈英都在北川县一餐厅打工,小馨懿刚到北川县一间幼儿园上学。
  12日上午10时,小馨懿的二叔带着她前往北川父母处,准备去上学。就在父母带其上学的路上,地震发生了。对于陈军夫妇用生命保住小馨懿的行为,小馨懿和爷爷奶奶都感慨万分。
  “我的儿子、儿媳是全村最孝顺的,从来没有和父母吵过架、顶过嘴。”小馨懿的奶奶陈英说到这里早已泣不成声,“他俩用生命给我们留下了孙女,这是我们全家一辈子的自豪呀,而现在,我们只想看看他们一眼,告诉他们小馨懿得救了。”同时,小馨懿的爷爷奶奶也一再希望记者能写上这几句话:“我们非常感谢党和政府,特别是温总理的对小馨懿的关怀。”
  奶奶陈英告诉记者,懂事的小馨懿已知道其父母去世的事情,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希望不要影响小馨懿以后的成长。护士王文告诉记者,前天早上小馨懿一醒来就拼命地哭起来,哭后她告诉王文,她梦见了自己和爸爸、妈妈在一个山洞里,“爸爸走了,妈妈走了!我知道!”王文告诉记者,随后小馨懿又对她重复着这些话,而这两天来,小馨懿也经常吵着说:“我要爸爸、妈妈!”
  “她还不时叫我‘妈妈’!”王文告诉记者,这两天很多人都来看小馨懿,她见到男人都会轻轻地叫“爸爸”,而见到女人也会叫“妈妈”。说着说着,年轻的护士王文已潸然泪下。
  这两天,全国的民众都希望能领养这个可爱的失去父母的孤儿小馨懿。昨天,小馨懿的家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也很想能为她找一个好的家,但这些必须要等要小馨懿完全康复后才会考虑。
  昨天下午,记者离开小馨懿时,她还调皮地向记者抛飞吻,并连声说“叔叔再见”。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5-19 at 08:25

Earthquake News, 1

leave a comment »


震难之夜——水墨安静 2008.05.12

  天崩地陷,
  落尽美丽的尘缘
  断壁残垣,
  把如花的岁月击穿
  血染的衣衫,
  灼热了我的双眼
  珠泪连连
  是无法剪开的挂牵

  厄难,殃及城区乡间
  悸痛,由心头传到指尖
  手足折损的概念
  刹那释诠
  故国乡梓的眷恋
  此刻弥坚

  一份薄捐
  我其实离你并不遥远
  尽管隔着万水千山
  几行浅言
  我真的就在你身边

  同趟那河,同翻那山
  同跨越一个又一个的沟沟坎坎
  风急浪卷,打不沉齐心合力的航船
  内忧外患,压不垮众志成城的家园
  这是信,是真,是呼唤
  是诚挚与理解的开端,
  是扶持并关爱的源泉

  今宵难眠
  为罹难者点一注青烟
  今宵难眠
  为幸存者祝祷康健
  今宵难眠
  为失踪者求告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今宵难眠

图片选自“水墨安静”博客

图片选自“水墨安静”博客

绵竹女教师感动日本——萨苏博客 2008-05-14 07:58:48

  随着中国地震救灾活动的深入,日本媒体对此的报道日益深化。从总的情况看,日本媒体这一次都在一定程度上站在了人道主义的立场上,而日本民众对这次重大灾难也十分关注,故此其报道十分及时,几乎和新华社,CCTV的新闻同步。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日本媒体比较客观正面地报道了中国政府在救灾中的作用。例如,在Yahoo Japan的网上新闻中,用显著位置登出了温家宝总理用扩音器对废墟中的幸存者喊话激励的大幅照片,读卖新闻社的摄影记者佐藤俊和从灾区拍回的图片,则把解放军与武警在艰难情况下奋力抢救灾民的情景带给了普通的日本民众。
  昨天晚间,在6‘30的收视黄金时段,日本NHK国家电视台播出了对在日华人媒体《关西华文时报》赈灾募捐情况的采访。该报黑濑道子社长描述了在日华人“少吃一口饭,少喝一口水”也要全力支持同胞的情况,她认为这其中受到长野奥运火炬传送后,中国人爱国与团结精神高涨的影响。同时被采访的还有到该报捐款数十万日元的两名日本低收入者,他们都是原在华日本遗孤的后代,其父母于战后是在善良的中国人照料下才得以幸存并返回日本的。他们表示,中国于自己有恩,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中国也是我们的故乡。故乡遭灾了,我们心痛”,他们这样说自己的心情。《读卖新闻》在都江堰的记者竹内诚一郎发回的报道名为《医院损坏,人,药,和机器都不足……四川大地震的医疗进展艰难》,他在文中写道:“「中国水電十局医院」の医師、看護師らが、24時間体制で待機している。救出作業が進むにつれ、顔なじみだった児童たちの遺体が、病院前の路上を埋め尽くし、看護師らは目を泣きはらしながら、小さな衣服を整えたりしていた。”(“中国水电十局医院”的医生护士们,24小时不间断地坚持工作着。救援工作在持续进行,而医院前的道路旁排满了脸部被覆盖着的孩子们的遗体,护士们难过得涕泪交流,只能帮他们把小小的衣服整理得整齐一点。)哀婉的语气凸显灾区急需救援的情景。在日本主流媒体的支持下,大量日本民众都在为中国震灾捐款和寻求更加直接的支援手段。《读卖新闻》报道,日本灾害救护协会石井博章等工作人员,带着救护犬到处寻找可以接受他们前往中国参加救灾的渠道,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受理部门而急切到顿足捶胸的地步。

  其中,两天来最让日本民众感动的报道,则是《每日新闻》女记者铃木玲子今天从成都发回的报道《四川大地震 —— 女教师付出生命保护园儿》。这篇报道描述了在绵竹市的一所幼儿园,当救援人员扒开废墟,发现一位女教师时,她的姿势是用自己的背承受着水泥板的重压,身下却护卫着一个幼小的孩子。孩子活了下来,而这位年仅21岁的女教师却没能抢救过来。地震中这所幼儿园有三位教师遇难。
  这则报道,在日本引发了剧烈反响。许多读者纷纷致函或通过网上途径表达对这位女教师的敬仰之意。
  有的日本读者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 “本当にこの災害の被害がすこしずつ明るみになるたびこの地震がとてつもない規模の地震だったんだなと感じます。この亡くなった先生は必死に子供達を守ってくれたんですね。本当にありがたいことです。同じ年頃の子供を持つ母親として敬意を表します。そして安らかにお眠りください。今回の災害で亡くなったすべての人にご冥福をお祈りいたします。“(是慢慢地,慢慢地才明白这次地震的灾难之沉重,规模之难以抵抗。这位逝去的教师是拼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着孩子的阿。了不起,非常地感谢啊。有着同样年龄孩子的母亲向您表达敬意了。请安息吧,让我们一起来为这次灾难中所有逝去的人而祈祷。)
  这段留言,短时间就引发了数千名日本人的响应和支持。
  而其他的留言则这样描述他们的心情。
  “要是世界上都是这样的人,世界就只有和平了。”
  “自己做不到,所以对这样的人只有敬佩。”
  “日本在室户台风来袭的时候,也有为就学生而死的老师,《呜呼,吉冈老师》写的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老师永远在我们心中。而人心不会因国境和人种而有所区别的。”
  “仿佛是自己的孩子在瓦砾下哭泣,这种情形想一想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动感情让人见笑了。现在,对那些能够救的人,大家赶紧想办法去帮助他们阿!全力以赴阿!快阿!拜托了!”
  “这位令人肃然起敬的教师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孩子的生命阿。老师和孩子都是一样的生命,然而,如果想想那里是自己的孩子的情形……我若作教师也只有向这样的人学习。表达全心的敬意,为所有的死难者而祈祷。还在受苦的人们请坚持,救援就会来的。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阿,这绝不是隔岸观火的时候!”
  每一个这样的留言,都得到了千百日本人的响应。

  或许,这种这位女教师这样无言的高尚与圣洁,最能唤醒人们心中的真情吧。

地震照亮每个人的灵魂 2008-05-14 08:17:34

  《每日新闻》刚刚报道了四川绵竹抢救一个幼儿园的情况,救援队员从废墟中扒出一位老师,却发现她用自己的身体紧紧保护着下面的孩子,结果孩子得救了,老师却在几分钟后安然而逝。在电车上看这段报道的一位日本女士倏然泪下,才让我注意到这条新闻。
  5月13日清早,刚走进在大阪的办公室,迎面走来的日本工程师就急切地问起来———怎么样,家人还好吗?今天,关于中国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汶川的震灾。

  在前一天地震刚刚发生不久,神户街头的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四川灾区的画面。虽然还没有很多伤亡的报道,但NHK的主持人与大屏幕下驻足观看的普通日本人一样神色凝重。作为地震频发的国度,日本人非常清楚7.8级的地震意味着怎样的灾难。发现笔者是中国人后,不时有日本人来询问受灾当地的情况,间杂着“不会死伤很多人吧?”这样的谈论。直到笔者走后,回身看去,依然可以看到这些普通日本人忧虑的目光。
  由于历史问题和现实社会的竞争关系,中日之间有着种种的纠葛。在日多年,深感日本人眼里,中国是怎样复杂的形象,而今天这样单纯的眼神,已经许久没有看到。
  日本的新闻事业的确发达,电视画面和报纸上关于震灾的新闻很快增多起来,这里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是 —— “救助”。在不断上升的死伤数字面前,对华不友好的声音被压缩到了最低的程度。

  公司里的华人职员,已经开始募捐的活动,当我们申请在会议室作一个简短的“中国地震灾情介绍”时,网络部负责人上野先生若有所思道:“你们为什么不在公司内部网上做一个网页呢?我想这会有帮助。”
  作为一家金融公司,把网络资源用于非业务的目的,是一种颇有忌讳的行为,所以我们最初并没有作这样的奢望。这时候,我们才感到,震灾的影响,在海外已经引发了怎样的关切。
  好的。我们说,作为中国工程师,编写一个网页,只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
  募捐网页得到了意外的关注,公司里的各国员工纷纷发来电邮,询问那些在成都街头排队献血,和在都江堰废墟中拼死救人画面背后的详情。我们不得不花了更多的时间,把网页翻译成英,日两种文字,因为最初的设想,募捐的对象只是公司的华人员工。
  短短两个小时,已经收到七万多日元的捐款,捐款人不仅有华人,而且有公司的日本,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伊朗籍员工,不断有人来抱怨———中国的捐款网页怎么这么慢?
  当我告诉一位加拿大同事网页慢的时候不要连续点击,否则可能造成重复捐款的时候,他耸耸肩膀,推了一下眼镜道:“Never mind, I know smoking a bad thing for a long time.”(不要紧,我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已经好久了,正好把烟钱捐掉好了)
  而美国来的财务总监John直接来告诉我可以补充一些材料到网页上去。什么材料呢?我问。《纽约时报》。嗯?这个报纸可是一向对中国不太友好阿。然而John拿来的报纸让我停止了质疑,《纽约时报》的报道,是温家宝总理亲临一线救灾的画面。
  “It’s a time for human—being to human—being.”(这个时候的话题是人与人的事情)John说,似乎很怕我拒绝他拿来的报纸。从他的眼睛里,我可以读出一种东西,那就是单纯的人类对于另一些人类的关切。
  尽管他们的捐款对于救灾可谓杯水车薪,但面对这份感情,作为华人员工我们依然对他们表达了诚挚的谢意。

  对中国的关切在各个地方点燃。
  海外目前所能做最多的就是捐款。
  大阪《关西华文时报》,是我国大使馆确认最早展开救灾募捐活动的在日华文媒体。主编先生告诉我,在13日凌晨4点,就有捐款电话打进报社。NHK日本国家电视台采访了《关西华文时报》社长黑濑道子女士和最早到该报捐款的三名捐赠人,并在当日晚间黄金时间段播放了这段采访,呼吁日本人民为中国的救灾做出更多帮助。捐款人中第一位的祝洪波先生清晨七点钟就开着车,携带一百万日元的现金,等候在报社的门前。另两位捐款人则是日本战争遗孤的后代,他们的收入都处在日本生活贫困线之下,却带来了总计相当于五个月生活费用的捐款。
  祝先生的捐款数让NHK电视台记者颇为惊讶,这也是当时收到的第一笔百万元捐款,超过了日本某个政党的捐赠额。而祝先生根本不是富豪,他开办的一家废品回收小公司刚刚起步,资金极为艰难。祝先生在NHK电视台的采访中说了一段话,被用大字字幕反复播放,他说道:“我虽然穷,但少吃一口饭,少喝一口水,也要挤出钱来救助祖国难中的同胞。”
  两名日本战争遗孤的后代,则深切地表示他们的父母都是在善良的中国人养育下才度过二战后的艰难时刻,所以,“中国也是我们的故乡。故乡遭灾了,我们心痛”。
  黑濑道子社长在接受NHK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表示,自从奥运火炬在长野传递以后,在日本的中国人爱国情绪极为高涨,而巨大的灾难也使大量日本人抛弃了成见,并感动于中国方面拼尽全力的救援行动,而回归对于中国人民的朴素友好感情。“报社里分分秒秒都在接到新的要求捐款的电话。”
  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真切,让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前一阶段,由于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颇有一些外国人用不友善的目光面对中国的一切,在他们眼中,中国带上了妖魔化的色彩。然而,震灾发生之后,却让我们看到了世界不一样的目光。这种目光,让我们想起了那些在北京机场帮助我们建设四机位机库的德国工程师忙碌的身影,也让我们想起了很多海外中国人初到异地时受到的友好相待。其实,海外对中国的一些负面情绪,是可以找到深层原因的。作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大国,确有一些我们的邻居感到嫉妒甚至威胁,担心强大的中国可能挤占他们的市场,抢夺他们的职位。这种负面情绪,不但存在于西方的媒体和政府机构,而且存在于普遍的民众之中,从而在中国高速发展的阶段,构成了某种程度上对中国防范乃至敌视的氛围。然而,在震灾面前,我们可以看到,政治的考量,价值观的对立被大多数人忘却,他们更加关注和重视的,是与他们流着同样鲜红血液的人类在受苦,在遭到危难。地震的敌人不是中国,不是日本,也不是西方,而是全人类。这种让全人类颤栗的灾难,照亮了每一个人的灵魂。从我们看到的情景,人道主义的光芒压倒了嫉妒的阴暗,不得不说,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人民总是最善良的。
  中国的普通百姓是善良的,世界的人民也一样,在同样善良的人群之间,就算我们有些分歧,又怎能妨碍我们对未来友好相处的信心呢?
  或许,这就是沉痛的震灾,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礼物。

3岁小女孩在父母尸体下被困40小时获救

  2008年05月14日13:40新华网
  新华社四川北川5月14日电(记者冯昌勇刘大江黄堃)5月14日上午,北川县城,被压在垮塌房屋下的3岁小女孩宋欣宜,在已经逝去的父母身体翼护下与死神抗争了40余个小时后终于获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早在13日,记者第一次进入已化为废墟的北川县城时,就有许多救护人员围在一处严重损毁的屋角处,压在房屋下的是两个不幸遇难的大人,和被他们护在身下的仍然眨着大眼睛的一名小女孩。据进行救援的红军师装甲团的官兵介绍,他们在8时左右就发现了这名小女孩,但整个移位的墙壁压在小女孩和大人身上,他们没有合适的工具,无法将人救出。
  记者在现场看到,比起原本是在同一列的房屋,这处墙壁已经平移了四五米,死死地压在两个大人身上,而小女孩的腿脚又在大人身下,丝毫不能移动。人们纷纷谈论,将孩子护在身下肯定是小女孩的家长,危难关头,令人肃然起敬的父母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孩子的平安。
  不作美的天公又在13日下了大雨,救援人员赶紧在小女孩头上拉起了一块遮雨布,并拿来牛奶、方便面等食品放到小女孩身边。
  13日夜晚是余震不断的雨夜,记者14日早上再次来到北川县城时,有些地方的坍塌变得更加严重。但记者却惊喜地发现,在前一天看见小女孩的地方仍有许多救援人员在工作,说明小女孩还活着!
  更令人高兴的是,来自辽宁的救援队员带来了切割机等专用设备,并已经在墙壁上打开了一个口子。倾斜的墙壁摇摇欲坠,救援队员一方面紧张地撬动砖头,一方面还要用木头支撑危墙,防止墙壁倒塌伤到小女孩和周围的人们。救援过程中小女孩不时发出的阵阵哭声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因为不知道撬动砖头是否影响到了小女孩的腿,救援人员不敢不用力,又不敢太用力。
  14日9时40分左右,随着人们的欢呼,一名救援队员终于将小女孩从危墙下面抱了出来。这时距离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7.8级地震已经过去了40多个小时,顽强的小女孩熬过了雨夜和余震,战胜了死神!
  记者看到,刚被救出的小女孩梳着两条小辫子,除了右额上一块已经结痂的硬币大小的伤疤外,脸上只有一些灰尘,清秀的面容颇为惹人喜爱。但小女孩的右腿因为长期受到压迫,已经严重坏疽。解放军官兵立马将小女孩放到担架上,往城外救护车能走到的地方转运。
  在运送途中,小女孩的思维非常清晰,她告诉记者她已经3岁了,叫做宋欣宜,并且清楚地用词语指明了姓名中的每一个字。她还说,自己已经上幼儿园了,平时喜欢看电视和画画。
  9时55分,刚到城外的小欣宜幸运地遇到了一名医疗兵,他对欣宜的右腿进行了简单包扎和固定,告诉救援人员一定要快速将小孩送去手术,不然有截肢的危险。

  北川县城周围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地震损毁,原来的盘山公路路面被拧成了麻花状,有的地方落差达两三米,并且到处都是房屋大小的巨石,解放军官兵只能抬着担架在泥泞的山坡和巨石阵中艰难前行,但他们以神奇的速度在前进。记者从小欣宜被救出全程跟着担架前进,尽管记者是名壮小伙,身上只有一个小采访包,但跑得气喘吁吁还是跟不上抬着担架的子弟兵的脚步。
  10时10分,小欣宜再一次幸运地遇到了几名医生,他们携带的医疗设备比较全,对小欣宜进行了较为仔细的处理。
  10时15分,担架来到了道路中断的三道拐处,只要翻过这里就可能有救护车。在道路中断的地方站着一大群人,担架队一边高呼“请让让!”,一边马不停蹄地往前冲。人们让开了一条路,这时记者才看见,人群中站着来灾区视察的温总理!
  温总理来到小欣宜身边亲切地进行了慰问,由于病情紧急,担架并没有过多停留就继续往前。仅仅两分钟后,10时17分,小欣宜就被抬上了来自洛阳协和医院的救护车,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中国消防在线)

  接通了一位采访过我的四川记者朋友的电话,她刚刚从绵竹退下来,这个娇小的丫头在电话里和我讲了她眼见的情况,她只用了四个字形容,就是:“世界末日。”她说她几乎无法工作,眼泪就没有停过,太惨了,一片一片的废墟,到处是哭喊的声音,救援队发了疯一样的救人,然而往往救不了,跟着去的摄影只了拍一张照片,就扔下相机去帮忙,因为那情景让你不可能站着看着。
  她和我说,她在一个学校现场看到了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学校的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当时正在上课,几乎有100多个孩子被压在了下面。全是小学生。一些似乎是消防队员的战士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看着那些小小的,带着红领巾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的孩子,她说她突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的危险,几乎等于送死,当时的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然而此时,刚从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
  几个战士听见了就不管了,转头又要往里钻,这时坍塌就发生了,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在往下陷,那几个往里转的战士马上给其他的战士死死拖住,两帮人在上面拉扯,最后废墟上的战士们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一个刚从废墟中带出了一个孩子的战士就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
  看到这个情形所有人都哭了,然而所有人都无计可施,只眼睁睁的看着废墟第二次坍塌。后来,那几个小孩子还是给挖出来了,但是却只有一个还活着,看着那些个年轻的战士抱着那个幸存的小女孩在雨中大叫着跑向救援所在的帐篷的时候,她已经泣不成声。
  我无法想象这在电话中已经如此惊心动魄的情形在当时是怎么样一个悲壮的场面,我只知道这是真实的,而且,在现在,在震中地区,这样的事情还在重复的发生着,就在今夜,我坐在舒适的房间内,第一次意识到我是否应该做些什么,虽然我不可能到现场去,但是我是否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于是我眼含着眼泪,首先发了这一篇博文,我知道这篇博文无法带来什么实际的帮助,但是,这是我想到的最便捷的,我所能立即做到的第一件事情,一篇文虽然没有力量,但是至少我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只有完成了第一件事情,才有第二件,第三件。
  天佑中国,人间有爱。朋友们,无论你们身边有任何的条件,只要是能帮助灾区的,希望我们都马上付之行动,莫以善小而不为,一篇文章,一元捐款,都是一种支持,2008注定是荣耀与灾难交辉的一年,灾难的是中国人的土地,荣耀的是中国人的心。

台湾“行政院”启动20亿新台币 2008-05-14 09:15:54 中评社

  台湾“行政院”宣布启动两阶段共20亿新台币投入支助四川救援工作,这是台湾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大陆捐款,“陆委会”计划透过台湾红十字会把款项汇给大陆红十字会,让这笔巨款投入赈灾工作。
  根据规划,20亿的赈灾,第一阶段为8亿元,其中包括政府动用第二预备金7亿元的现金捐款,及价值1亿元,由“农委会”负责的约2千吨米粮的物资。至于第二阶段12亿元的部分,除了“人事行政局”会协调所有公务员捐出一日所得,总计约2亿元外,其他的部分则希望民间能踊跃捐款补足。
  “陆委会”指出,这是台湾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大陆进行捐款。
  “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表示,在现金的部分,“陆委会”计划把款项汇给台湾的红十字会,再由台红会汇给大陆红十字会。
  至于物资方面,由于大米就有两千吨,因此计划以船运的方式运抵大陆。
  陈明通说,这次向民间募款之所以会用“陆委会”的名义在台湾银行开立帐户,是因为民众在捐款之后可以百分之百抵税,因此他呼吁民众踊跃捐款赈灾。

死亡统计 2008-05-14 09:09:30 中新网

  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5月14日14时,汶川地震死亡人数达14866人,其中四川达14463人。
  四川遇难者增至14463人25788人被埋1405人失踪
  四川省副省长李成云今天下午在抗震救灾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十四日十六时,四川省已有十七个市(州)受灾,因灾死亡已达到一万四千四百六十三人,被埋二万五千七百八十八人,失踪一千四百零五人,受伤六万四千七百四十六人,损害房屋四百一十五万余间、倒塌房屋二十一点六万余间。
  四川省截至目前各市(州)的人员伤亡情况为:阿坝死亡一百六十一人,失踪十一人,受伤七百二十五人。德阳死亡六千零四十九人,受伤二万一千零二十余人,被埋六千二百余人,被困二千六百余人。绵阳死亡五千四百三十人,失踪一千三百九十六人,被埋一万八千四百八十六人,受伤二万三千二百三十五人。成都死亡一千二百一十五人,受伤五千七百三十五人。广元死亡七百一十一人,失踪十一人,被埋一千一百零二人,受伤九千八百三十八人。遂宁死亡二十五人,受伤二百三十三人。资阳死亡十六人,受伤五百四十二人。南充死亡二十二人,受伤一千六百五十人。雅安死亡二十人,受伤四百二十一人。眉山死亡十人,受伤五百四十九人。巴中死亡八人,受伤一百九十三人。内江死亡五人,乐山死亡八人,甘孜死亡九人,受伤十三人;自贡死亡二人,受伤七十九人;广安死亡一人,受伤三十七人;泸州死亡一人,受伤一人;凉山死亡二人,受伤四人。四川省监狱系统死亡三人,受伤六十五人。国道三一八线路段两辆军车被埋,死亡一人,受伤十人。
  四川省已发生余震三千三百余次,最大余震为六点一级。

广州日报—四川什邡幸存者:“摔了一跤整个工厂就不见了”

  由于道路不通,陷在成都和都江堰的记者无法赶赴汶川和北川两个地震核心地带。5月13日,记者取道什邡市了解灾情。车过彭州,记者见到一路的
  难民,他们哭诉着告诉记者:“什邡银华镇、金华镇和洛水镇几乎所有的民房全都倒了,两个化工厂倒塌、洛水中学倒塌、大山滑坡掩埋矿区,每一个地方都掩埋近1000人,我们急需救援!”
  从洛水镇往蓥华镇方向走,记者看到沿途的道路出现了不少裂缝,前日地震时从山上滚下来的两块巨石一前一后横在路上,几乎占据了路面的一半。
  一路上不少的行人带着口罩或者捂着鼻子往山下走,记者发现空气中有明显的刺激味,眼睛有刺痛的感觉,弥漫着黄色的烟雾,景物在此时变得灰蒙蒙的。
  在云峰化工厂片区,记者顺着52岁的高启良的视线望去,整个化工厂片区都是一片废墟,仿佛是人堆放的建筑垃圾,剩下的几堵墙和一栋垮了一半的楼房很是显眼,“这些砖石下面还压着不少的人!”
  高启良说,前天下午到对面的商店买了一包烟,准备往厂区走,刚走到路中间,突然就被狠狠地摔倒在地,等他爬起来“整个化工厂片区一下子就不见了”,周围全部被冲天的尘埃淹没了。硫磺燃烧和液氨泄露,“我没有看到人从工厂里面跑出来。”
  记者看到,宿舍区不远是还冒着浓烟的厂区,消防队员试图将消防设备带到下面。许多搜救队员正在四处搜救。

“平民总理”温家宝蜀道践行“执政为民”

  2008-05-14 09:43:02
  今天下午十五时许,中国总理温家宝乘坐军用飞机飞往震中汶川。震后已过四十八小时,温家宝一行一直辗转在四川地震灾区,践行着中共高层倡导的“执政为民”及他强调的“镇定、信心、勇气和强有力的指挥”。

  五月十二日:飞赴灾区向遗体“三鞠躬”
  十六时四十分许,赶赴灾区的飞机起飞后,温家宝在机舱主持会议部署工作。他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在抗震救灾第一线,一切想着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
  十九时十分许,温家宝一行抵达成都后,随即乘车前往震中地区。由于地震造成前往汶川的道路中断,温家宝率领指挥部在都江堰就地搭建的帐篷里开展工作。他当即提出五点要求,要求部队立即从南北两个方向向震中地区前进,要克服一切困难、就是步行也要尽快进入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早一秒到达受灾地区,就可能早抢救更多的生命。
  二十二时许,微微细雨中,温家宝前往都江堰市灾情严重的中医院和聚源镇中学校查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地震中,中医院五层楼高的住院部已经坍塌,温家宝趋前仔细查看,手持喇叭透过废墟的缝隙向埋在里面的人喊话。
  随后,温家宝等驱车赶到都江堰市聚源镇中学校。他弯腰从废墟中捡起学生的鞋子和书包,脸色凝重。当了解到学校有数百学生被埋,温家宝说:人命关天,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尽全部力量救人,废墟下哪怕还有一个人,都要抢救到底。
  学校门前的广场上,摆放着一些遇难群众的遗体,温家宝心情沉重,他说:“我给遗体三鞠躬。”
  二十三时四十五分,临近子夜时分,温家宝回到指挥部,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再次对救灾工作作出部署。他提出四项要求,强调现在第一位的工作是抓紧时间救人,多争取一分一秒的时间就可能多抢救出一个被困者。

  五月十三日:流着泪指示给孩子送奶粉
  五月十三日上午七时,温家宝再次召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他强调,务必要在当晚十二时以前打通通往震中灾区的道路。
  温家宝随即乘车来到都江堰市区街道,看望正在雨中避震的群众。当得知有的婴儿缺少奶粉,很多群众缺水缺帐篷时,他马上表示,今天就要力争解决这些问题,要把奶粉及时送到年轻夫妇家里,不让孩子挨饿。他说,现在正在下雨,天气又冷,大家要吃苦了,但坚持一下,过一段时间情况就会好转的,大家就可以回家了。
  温家宝说:“房子裂了、塌了,我们还可以再修。只要人在,我们就一定能够渡过难关,战胜这场重大自然灾害。”
  温家宝还专程前往新建小学,实地考察抢救因地震被掩埋在废墟里的小学生们的情况。当他看到抢险人员正在解救两名被困在废墟下的孩子时,禁不住流下了热泪。在雨中,温家宝一直弯腰察看救援情况。他大声告诉孩子:“我是温家宝爷爷,孩子们一定要挺住,一定会得救!”
  据报道,温家宝在都江堰一家学校现场指挥、伸手参与救人时,手臂受了轻伤,他不用随行人员包扎,继续紧张的行程。
  随后,温家宝又乘车赶到受灾严重的德阳市,在国有大企业东方汽轮机厂,他强调,废墟里的人仍然有生还的希望,我们要尽最大努力,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付出任何代价,要用一百倍的努力抢救生命。中午,温家宝在德阳召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临时会议,提出地震灾区有四个突出问题需要尽快加以解决。会后,温家宝即驱车赶往重灾区绵竹查看灾情,慰问群众,指挥抗震救灾工作。
  十六时许,温家宝来到距离震中不远的绵阳市体育馆看望安置群众。在孤儿室,温家宝握住孩子们的小手,倾听他们的叙述,询问家里的有关情况,鼓励他们要勇敢面对灾难,好好生活。在体育馆主场地,安置着北川等地的受灾群众,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孩子们。温家宝一路走过去,亲切地和孩子们握手交谈。
  晚二十时三十分,温家宝在列车上召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强调当前抗震救灾的核心任务仍然是救人。

  五月十四日:为抢救受伤小女孩让路
  十四日上午十时许,温家宝来到距北川县城仅两公里的曲山镇察看灾情,公路塌方处巨石挡道,温家宝来到这里眺望县城,了解情况。此时,几名战士抬着一个小女孩从县城方向跑过来,温家宝指挥大家赶紧让路。他说,时间就是生命,要尽全力救人。
  在曲山镇赈灾现场接受香港记者提问说,温家宝说,山可以移动,但动摇不了广大人民抗震救灾的决心;水可以阻断,但阻断不了香港和内地的同胞之情,无论何种方式的支持和帮助我们都表示感谢。
  随后,温家宝来到地震重灾区北川县。路上,遇见几名美国志愿者,温总理对他们帮助灾区人民表示感谢,对美国政府表示感谢,欢迎国际以任何形式援助地震灾区。
  在北川中学救援现场,温家宝面对参加救援的全体人员高声说,北川地区是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你们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你们家里失去亲人,我和你们一样心里感到非常沉痛。我们已经派出了解放军、武警官兵、公安民警,总计达到十万人。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力救援幸存者,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之一百的努力。
  到笔者发稿时,温家宝总理一行已返回德阳、都江堰,并乘直升机前往震中汶川。
  “衙斋卧听箫箫竹,疑是民间疾苦声。”近年来屡屡出现在抗灾救险第一线的温家宝,这一次冒着余震和风雨奔走于灾区,再次展现了其“平民总理”的风范。

大地震给中国留下四大悬念

  中国大陆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突发7.8级大地震,据5月13日早上7时的统计,全国已有9219人在地震灾害中遇难,仅汶川附近的北川县估计死亡人数达3000至5000人,受伤者1万人。中国政府闻风而动,紧急启动抗震救灾应急措施。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立即作出重要指示。国务院迅速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总理温家宝亲任总指挥,火速飞抵四川成都,赶往地震中央,指挥抗震救灾工作。
  大量中国人对这次地震都有切身体会,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来形容本次地震再适合不过。由于震级很高,释放的能量巨大,大陆广袤的土地均受到地震波波及。据大陆官方媒体报道及网民感受,中国西部大都市成都有强烈震感;除东北外,中国西南、西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十多个省(市)及港澳台均有程度不同的震感。地震波及面积接近中国国土的一半,人口则可能超过一半;因此有媒体形容为“全国都在震”。此外,泰国曼谷、越南河内等地也有明显震感。
  在飞往成都的专机上,温家宝发表重要讲话,“同胞们,同志们,在灾害面前,最重要的是镇定、信心、勇气和强有力的指挥。我相信,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广大军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我们一定能够战胜这场特别重大的地震灾害”。温家宝用“特别重大”来描述是次地震灾害。
  作为抗击自然灾害的王牌主力,大陆解放军此次行动极为神速。总参谋部紧急启动应急预案,七大军区之一的成都军区作出快速反应,包括武警在内的大批官兵迅速奔赴抗震救灾第一线。大陆各路媒体如电视、广播、网络、报纸等,也立即跟上,及时通报灾情和救灾信息,宣传震中逃生自救知识,紧密配合抗震救灾工作。
  相比之下,在今年1月中下旬的大面积低温雨雪灾害中,大陆的抗灾救灾工作就显得有点迟钝。当然两者具体情况不同,地震灾害突然、迅猛,来势汹汹;上次的低温雨雪灾害则徐徐降临,渐渐加重,事前可能未有充分估计到严重后果。
  汶川“5.12”大地震恰巧与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震级相同,皆为7.8级,专家说两者释放的能量也相等。后来证实,唐山大地震释放的能量相当于1000枚广岛原子弹,共造成242,769人遇难,16万多人受重伤,54万多人受轻伤。唐山大地震成为中华民族永远的痛。
  “5.12”大地震发生在人口稀少地区,震中心汶川与西南最大都市成都相距较远,约159公里;加之现在科技大为进步,特别是大陆高层极其重视灾情,政府组织的抗震救灾措施迅速有力,故是次强烈地震造成的伤亡不会太大。
  温家宝总理亲自坐镇,及各级政府官员的强有力指挥,使抗震救灾各项工作迅速全面地展开,井然有序。由于信息的透明和公开,使得谣言没有市场,大陆社会秩序良好,民众情绪稳定,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恐慌。距离地震中心较远的许多省份,虽有明显震感,民众在迅速获得官方权威消息后,方知只是地震波波及所致,立即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可见信息畅通极有利于消除流言、安抚人心。

  本次大地震也给人们留下了一些疑问和思考。
  一、对地震的预报水平有待提高。是次大震,事前无声无息,悄然而至,猛然爆发,几乎各级地震部门均未提出预报和预警。地震专家解释说,准确预报地震属世界性的大难题,中国地震的预报水平在全球算是高的了,专家几年前即预测未来中国可能有大地震发生;专家进一步解释,气象预报是近期预报易、远期预报难,地震预报则是远期预报易、近期预报难。
  二、中国大致有三个地震带:华北、西北、西南及东南沿海,这并不意味着其它地方就可以高枕无忧。本次地震波及极广,地震很罕见的江苏、湖南、湖北也有明显震感。而中国大部分民众对地震麻痹大意,缺乏抗震自救逃生知识,媒体平时很少有这方面的介绍。未来政府和媒体要加强这方面的宣教,必要时开展一些演练,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三、减轻地震造成的伤亡和损失,最大的关键是保证各类房子等建筑物的建筑质量。有一种说法,大陆最近一二十年来建筑质量尤其是住房的建筑质量有下降趋势,若属实,无疑为地震危害埋下了巨大隐患。未来大陆应适当提高住房、办公生产用房、商场、桥梁等各类建筑物的抗震标准,并严格执行验收程序,杜绝豆腐渣工程。
  四、四川大地震发生后,许多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三峡大坝。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新闻发言人童崇德12日表示,大坝没有受到地震影响,目前安然无恙。童崇德用了“目前”两个字,说明他也有些替三峡大坝担心。对超级巨型工程,特别是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将可能带来巨大灾难的工程,在决定上马前一定要全方位反复论证,必须慎之又慎。

12岁女孩截肢获救后问: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 都市时报

  都市时报5月16日报道 “救救我……”北川县城废墟上每一个微弱的求救声,却是一个个渴望生命的强音。黑暗中,北川县曲山小学的废墟上,那些被困的生命也一次次发出这样无力的呼唤。忍受了70多个小时黑暗之后,昨天,云南的救援队员给了曲山小学7名孩子第二次生命。由于废墟下还有另外3名孩童还有生命体征,截至今日凌晨1点半左右,救援人员还在现场施救,他们将继续奋战,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被困的孩子成功救出。
  将近一天的救援工作中,救援人员冒着房屋顶棚坍塌、余震频袭的危险,想尽一切办法救出了7名孩子。哭声冲天而起,但那并不仅是因为悲伤,更多的却是因为激动、感谢和爱的宣泄。从早上7点开始,12岁的李月就紧紧拉着救援队员陈珍才的手,直到她被成功救出。“叔叔,你能给我唱首歌吗?”虽然陈珍才来不及满足李月的要求,可他还是一直握着李月的双手。“月月真乖,很配合我们抢救。”陈珍才的眼里满含泪水,他顿了一下接着说:“等她好了,我一定给她唱首歌。”外面传来医护人员抢救李月的声音,陈珍才起身冲进废墟中,那里还有别的孩子等着救援队员……

★7条生命:“还活着就好,3天了啊!”
  被山体滑坡摧毁的曲山小学原来3层的教学楼现在变成两层。废墟的第一层埋住了7条生命。“月月就埋在墙角,她前面一根柱子压在了一名男孩的腰上。男孩已经死了,月月因为左腿被压住,无法动弹。”陈珍才的眼里充满着怜爱。
  “立即勘查房内情况,采取救援措施,要尽最大努力把人员解救出来!”负责带队的驻滇某团参谋长商志军一声令下,救援一组迅速进入废墟。教学楼的房梁已经被顶杆支撑,可顶杆上下的着力点,都不敢用力。“往上顶,下面的就会坍塌;往下顶,上面的又受不了。”商志军的声音很轻,紧锁的眉头却透露着对战士的担心。
  早上7点30分左右,随救援队一起赶到四川震区的3条搜救犬进入废墟。不到一分钟,它们就准确地搜索出孩子们被埋的位置。救生犬的叫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兴奋不已。“还活着就好,3天了啊!”月月的远房叔叔赵云贵泣不成声。
  楼板一块接着一块,在两层楼板之间,月月和其他5名孩子被压在一起。没有空间,设备无法进场。“一点一点地挖,想尽一切办法营救孩子。”商志军坚定地说。

★截肢被救:“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的”
  清垃圾、挪楼板,月月旁边的空间越来越大。“动不了,怎么办?”月月的左腿被楼板死死地压住,小腿部分已经变成黑色,而在她的后面还有几个和她命运相同的孩子。
  “医疗队,看看能不能考虑截肢!”海军总医院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查看了月月的情况后,医生失望地说:“月月的腿已经坏了。”下了定论之后,医护人员就开始手术前的准备。麻醉药、线锯等器材一一进入现场,救援队已给医生进行手术腾了足够的空间。早上11点10分左右,截肢手术正式开始。
  “月月很乖,我用纱布蒙住她的眼睛,我真害怕她看到这一切。”和月月一起经历了手术过程的陈珍才回忆起那一幕还有些心疼。听到外面医生要截肢的说法后,月月焦急地哀求:“千万不要锯我的腿啊!”陈珍才爱莫能助,他拿起纱布对月月说:“现在要救你出去了,我把你的眼睛蒙上好不好?”月月的腿被截肢,20分钟后,她被救援人员抬出废墟。月月被救出后的最后一刻,她问陈珍才:“叔叔,我是不是最勇敢的?”陈珍才撇撇嘴,用双手蒙住了眼睛……

★安静等待:“不要吵,会影响叔叔救人”
  和月月被埋在一起的,还有小女孩小黄等6名学生。在救援月月的同时,几个孩子还在用微弱的声音交流。“不要吵,会影响叔叔救人。”小黄劝旁边被困的同学。
  中午12点左右,救援人员还在忙碌地进行救援。突然传来“轰”的一声,一阵强烈的余震袭来,远处的山上有几个石头滚下山坡。此时,余震还在威胁着灾区。
  经过八九个小时的救援,和月月困在一起的6名小孩被成功营救出来。与此同时,从另一处废墟中,救援人员还救出了一名学生。三天三夜来,战士们没有过躺下休息的机会,也没有机会吃一顿热饭。饼干、矿泉水已经在救灾中成为主食。在北川的废墟上,他们健步如飞,在他们黝黑的面孔下,一颗颗滚烫的心把全部的爱奉献给灾区人民。
  “谢谢你们了。”哽咽着说出这句话的是从另一处废墟中挖出的一名老人。老人在撤离路途中联系上了远在外省正在赶来北川的孩子。“你不要担心。”老人说完这句后开怀一笑。

天使的翅膀搭起了一座爱城
  昨日上午10时左右,记者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公安直属大队院内,听到缝隙里传出微弱的呼救声,医护人员钻入狭窄的缝隙,发现了这位叫杨玉芳的阿姨,“她全身已经开始发凉了,但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医护人员为其输液,并扯下窗帘当作被褥为其盖好。10分钟后,解放军赶到大院内对其进行挖掘。
  在救援杨玉芳过程中,一位阿姨抱来她4岁的外甥女。该女孩的妈妈,杨玉芳的女儿连蓉是映秀小学的教师。地震发生时,连蓉反复从二楼带着孩子们跑下来,当她再度进入教室带学生的时候,她自己被压住。家长介绍称,连蓉先后救下的孩子有13名,当挖掘队员从废墟里找到她的时候,她两手各抱着一个孩子,其中一个已经死了,而另一个却活着。
  与连蓉一样被发现时手中死死抱着孩子的老师还有幼儿园的张米亚老师和映秀中学的孙建军老师。其中孙建军依然在废墟中压着。

怀远镇中学学生99%存活创奇迹:用胆识勇敢救自己(中新网2008-05-16 09:28:49)

  “让母校因我的存在而骄傲,让老师因我的存在而欣慰……”这是怀远镇中学的口号。这一口号在现实生活中不折不扣地发生着,吴忠洪老师为救留在教室的学生返回教室而与生机擦肩而过,七百余师生仅四人罹难,存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师生们为之感到骄傲和欣慰。
  怀远镇中学共有十二个班,七百多名学生。其中四楼有一个班,三楼四个班,二楼四个班,一楼三个班。地震发生时,除了当时有一个班在上体育课外,其他学生全部在教学楼里上课。
  地震发生后,怀远镇中学教学楼四分之三在短短四十多秒塌成一堆废墟。初二语文老师郑礼跑出来后,回头一望,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巨大的灰尘扑天盖地,熟悉的教学楼瞬间成为一堆废墟。
  郑礼说:“我当时惟一的想法是,完了,完了,三、四楼的孩子们肯定没戏了。”不光是郑礼,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学生伤亡肯定超过两百人。怀远镇中学校长高列回忆说,“我当时手脚冰凉,心想完了完了,孩子们肯定跑不出来了。”然而,地震过后清点人数,只有三名学生和一位老师失去了生命,其他学生大多轻伤,创造了一次生命的奇迹。
  为什么如此多的学生能够在短短四十多秒内成功逃生?从二楼成功逃生的郑礼认为,老师的行为领导非常重要。郑礼所在班有五十名左右的学生,“当时我正在上语文课,课堂上还有七八名学生在睡觉。我笑着对他们说:”如果你们都在睡觉,老师哪有心情给你们上课?”这时地震发生了。”郑礼站在门口,她身后的一名学生已经站了起来,轻轻地推了她一把,反应过来是地震,郑礼不由自主地大喊:“快跑!”然后转身向楼梯口冲去,同学们跟着老师冲了出来。“我冲出去就没有停下来,一直向前跑,直到教学楼坍塌。”在她身后,学生们紧紧跟着老师,全部被灰尘包围。一名学生在出了楼道口后没有直跑,而是转了弯,结果被倒下的教学楼压在了下面,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与郑礼持相同观点的教师人数不少。他们采取了相同策略,第一时间反应,第一时间领跑,让三楼的孩子们也成功逃了出来。“从地震开始到楼房倒塌只有短短四十多秒,你根本没有时间再去组织、或是安排,只能大叫一声跑,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向下冲。孩子们会跟随着他们的老师,只要老师跑,他们肯定会跟着跑。”
  一名叫薛英的老师提出了另一个理由。这位身高一点七零米的初三化学老师当时还穿着高跟鞋,没跑几步就摔倒在楼道上。她的学生们并没有从她身上踏过,而是跑在前面的学生拽着她的手,后面的学生抬着她的腿,硬是将她向下拖,逃生的通道也没有因此堵塞。在被拖出到广场上时,薛英五个小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学生们的本能反应救了自己,他们在逃生时没有慌乱,只要是跌倒的同学或是老师,他们都是顺手就往下拖,楼道口保持着畅通。“学生们也是英雄,他们用自己的胆识与勇敢,拯救了自己。”一位老师说出了他的心声。

道歉与转变:CNN对中国地震报道感动很多人(人民网2008-05-16 09:26:06)

  在CNN正式道歉的同时, 我们也注意到了CNN与一些西方媒体在对华新闻报道上的一些变化, 近日对华报道客观多了。
  CNN在四川地震后作了不少报道,其中一篇短小的新闻报道感动了许多美国人。这篇题为《中国的地震灾民忍辱负重》的新闻,报道灾区在缺少粮食、水的情况下,记者看到了地震生还者没有埋怨,他们都非常有信心地相信他们会得到政府的帮助。记者说,他看到了中国人忍辱负重,也是美国人讲的微笑着承受的精神, 中国人做得很好。报道写了记者采访灾区车家窐(译音)书记的简单经过, 这位年轻的书记用平静的口气, 介绍了当地的受灾情况。当记者问这位书记车家窐死了多少人时,这位原先平静的书记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边流泪边告诉记者,车家窐死了500多人,这里面包括他的双亲、妻子、和两个孩子。报道最后说:正在这位书记沉浸在悲伤中时,他的报话机响了起来,这位书记向CNN记者表示抱歉,马上又投入到救灾工作中。这篇感人的报道很快被CNN放到了网站的首页上, 马上吸引了众多美国人的阅读和评论。不管CNN是否有意通过这一报道向中国人民示好,但这一报道的确值得赞赏和肯定。很多美国读者看到这篇报道深受感动,表示敬佩中国人民的优良品质,也为地震受难者祈祷。
  从CNN的道歉与变化,我们欣喜地看到了中国的进步。CNN主持人对中国人民恶毒攻击与污蔑,理所当然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反对与抗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前后三次严正要求CNN向中国人民道歉,CNN却置之不理。 CNN的傲慢与无礼进一步激怒了海内外华人的愤慨,全球华人示威抗议之声此起彼伏,要求封杀CNN在华播放的新闻, 甚至呼吁政府将CNN在华办事处驱逐出中国的声音不绝于耳。
  然而, 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封杀CNN在华播放的新闻,反而敞开胸怀, 欢迎CNN和其它西方媒体在华采访报道。中国的这一举措无疑是非常英明和正确的,显示了泱泱大国的风度,也使CNN及那些对中国存在偏见的西方媒体在报道对华新闻的时候,不得不遵重客观事实。目前,CNN和一些西方媒体在对华报道上日渐客观,也证明中国开放CNN和其它西方媒体在华采访报道是对的。假如中国采取的是封杀CNN的激进做法,可以肯定,不仅美国读者看不到上述客观报道,也会严重激化中国与西方媒体的矛盾,对中美两国政府和人民都不是好事。
  社会与言论的开放是一个国家与政府自信的表现。一些别有用心的西方人就常常以此攻击中国,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这些戴着有色眼镜的西方人对中国的许多进步视而不见,甚至歪曲抵毁。其实,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虽然还有不少有待改进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中国社会与言论的开放程度前所未有。事实说明, 西方国家做到的,中国做到了;西方国家做不到的,中国也可以做到。
  西方国家最反对的是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千方百计处心积虑地在谋划中国和平演变,希望中国与他们那样实行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中国的巨变, 中国的开放,使西方媒体也渐渐看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从这次四川地震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快速有效的应急处理措施,举国上下众志成城大力支援抗灾,就得到许多西方媒体的好评,这就是最好的说明。《纽约时报》今天有篇文章,将中国政府在四川地震的表现,与美国政府在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的救灾工作做了比较,那次救灾,美国政府的失误和缓慢遭到美国国内强烈的批评。这篇文章说,如果中国政府能比美国政府更好地处理自然灾害,那么中国体制的优越性,也许能向世人表明的不光是快速增长的经济, 还展示出有效的政府能力。类似客观正面的报道,出自西方媒体之口,西方读者容易接受,比中国媒体自我宣传更具说服力。
  CNN虽然道歉了,但并不表示对中国持有偏见的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污蔑从此偃旗息鼓,改邪归正。树欲静而风不止。西方国家的某些反华政客,毫无疑问还会在很多方面给中国制造麻烦。北京奥运将在八月举行,这是中国人民企盼了一百多年的大事。尽管中国今年天灾连连,先是年初的雪灾,接着又是5.12四川大地震,多重的灾难没有使中国人民屈服, 反而更加凝聚了中华民族不屈的坚强决心。中国办好奥运的决心不可动摇, 中国和平崛起势不可挡。现在西方一些顽固不化的反华政客叫嚣抵制北京奥运,一些狂热的藏独份子也妄图制造事端破坏奥运。我们希望也相信,中国政府会对此保持高度警惕。任何破坏奥运、抵毁中国的罪恶行径最终将以失败收场。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

Written by Boathill

2008-05-16 at 07:00

%d bloggers like this: